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3443|回复: 0

[小说] 巴特勒圣战简史——《沙丘传说》三部曲剧情概述

[复制链接]

3638

主题

2281

回帖

177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975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23-9-30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巴特勒圣战(Butlerian Jihad)其实有两个版本,最早的版本出自1984年出版的《沙丘百科全书》(The Dune Encyclopedia)。里面对巴特勒圣战的记载很简略,大致故事如下:

**剧透开始**

巴特勒圣战起源于行星科莫斯(Komos)——这颗行星后来的名字更出名:伊克斯(Ix)。当时科莫斯是行星里切斯(Richese)的一个行省。

科莫斯人杰汉妮·巴特勒(Jehanne Butler)是贝尼·杰瑟里特姐妹会成员,也是科莫斯的库比比女祭司(Priestess of Kubebe)之一。“库比比”是科莫斯当地人信仰的女神。杰汉妮的丈夫叫塞特尔·巴特勒(Thet'r Butler),是科莫斯扎尼亚区(Xania)的行政长官。杰汉妮在生女儿时流产。但作为贝尼·杰瑟里特,她对自己的身体有几乎完全的掌控力,知道不可能流产。于是她通过丈夫的关系查阅了医院档案,确认是医院院长执行了不正常流产程序。这名院长其实不是人,是科莫斯第一台自编程机器。

于是,她和丈夫成立了“结束科莫斯人被剥削阵线”(Front for the End of Koman Exploitation)。打算推翻里切斯对科莫斯的统治,因为科莫斯的自编程机器都是里切斯提供的。库比比女祭司是阵线的领导力量。

科莫斯的革命很顺利。阵线决定把革命扩散到里切斯去。三天内,全体科莫斯人就几乎都来到里切斯,夺取了里切斯的太空舰队。里切斯是一个完全依赖人工智能的社会。当地的德姆伦博士(Doctor Demlen)在被科莫斯人审讯时,傲慢地说,他制造的机器远比人为编造的女神崇高,还唾弃库比比标志。这彻底激怒了科莫斯首席女祭司乌拉妮娅(Urania)。她当即处决了德姆伦。当晚,女祭司们决定把革命变成圣战,反抗思维机器和一切崇拜机器的人。

但在具体的圣战方式上,杰汉妮·巴特勒和乌拉妮娅产生了分歧。杰汉妮希望仁慈与克制,而乌拉妮娅要求彻底根除机器对人类的统治。圣战的前十几年由杰汉妮及其丈夫领导,打得很有骑士风格。圣战军每到一颗星球,会用各种计谋和策略让守军放弃阵地投降,让平民撤离,从而兵不血刃占领当地。但在行星卡撒戈斯(Carthagos),杰汉妮的旗舰触雷爆炸,杰汉妮成为烈士。

自此以后,圣战就朝着越来越残酷的方向发展。随着计算机等现代机器被摧毁,人身依附关系逐渐取代税收、法律系统等国家结构,封建体制终于重新崛起。

**剧透结束**

《沙丘百科全书》由弗兰克·赫伯特的好友、威利斯·E. 麦克内利博士(Dr. Willis E. McNelly)编纂。虽然这本书的出版得到了弗兰克本人的授权,他甚至亲自为这本书作序,但他承认,他之后创作的《沙丘》小说不会参考《沙丘百科全书》的设定。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沙丘百科全书》出版后,弗兰克又写了《沙丘异端》和《圣殿:沙丘》两本小说,里面的设定就与《沙丘百科全书》存在冲突。比如,在《圣殿:沙丘》里,宇航公会的总部在交叉点(Junction),而在《沙丘百科全书》里,宇航公会的总部在图派尔(Tupile)。在《圣殿:沙丘》里,星际飞船走的是折叠空间(foldspace),而在《沙丘百科全书》里,星际飞船走的是超空间(hyperspace)。

弗兰克逝世后,他的儿子布赖恩·赫伯特与我最喜欢的科幻作家之一凯文·J. 安德森联合创作衍生《沙丘》小说。衍生《沙丘》小说与《沙丘百科全书》的冲突就更多了,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因此,我们就有了巴特勒圣战的最新版本——

《沙丘传说》(Legends of Dune)三部曲出版于2001年至2004年,详细介绍了巴特勒圣战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剧透开始**

一、人类与思维机器的早期历史

1、泰坦时代的兴亡


人类进入太空时代后,建立了一个被后世历史学家称为“旧帝国”的政权。在旧帝国末期,人类失去进取心,计算机和互联网接管了大部分日常工作。一名来自萨利姆星系的幻想家企图唤醒人类的精神。他秘密组建了反抗组织,旨在改变帝国,推翻愚蠢的统治者。这个组织的成员全部用上古英雄和神话人物的名字来作为自己的昵称。这名萨利姆幻想家的昵称是特拉洛克。他的最初追随者包括:

阿伽门农将军,本名安德鲁·斯库罗斯,一个依靠策略网络游戏学习军事知识的地球人。

朱诺,本名朱莉安娜·帕尔希,阿伽门农的网友,也是军事天才。后来她和阿伽门农发展成灵魂伴侣。他们的爱情将持续1200多年,直到巴特勒圣战结束。

巴巴罗萨,本名威廉·雅伊特尔,计算机程序专家,由阿伽门农和朱诺招募。正是他最早把人类特性赋予人工智能,把奴隶机器变成无畏战士。“思维机器”由此诞生。

埃阿斯,后来加入的成员,强大的打手。

但丁,后来加入的成员,会计与管理者。

薛西斯,后来加入的成员,原罗代尔九号行星的王子,虽然娇生惯养,但为反抗组织提供了大量资金和资源,最后弑父,直接把罗代尔九号行星献给反抗组织。罗代尔九号行星后来的名字更出名:伊克斯。

该组织核心成员一共20人。他们最终接管帝国,称自己为“泰坦”,用巴巴罗萨的思维机器贯彻意志,征服了大部分银河系已知空间。旧帝国残余势力被迫组成“贵族联盟”,在旧帝国边缘苟延残喘。

上位十年后,特拉洛克死于一起悲惨事故。阿伽门农继位。为了永远统治下去,在1000多岁的“我思者”(Cogitor)阿恩·埃克洛的启发和帮助下,泰坦们先接受延年益寿的细胞改造,再把自己变成“人脑机”(Cymek)。“我思者”和“人脑机”很像,都是摆脱肉身,只把大脑保存在维生罐中。不同点是,我思者大都是哲学家与科学家,只保留一个大脑思考和解释宇宙,而人脑机则为自己安装了机器身体,变成战争机器或星际飞船。

“泰坦时代”持续了一百年,直到第一次“肉啾叛乱”在瓦尔吉斯、里切斯、科里恩等行星爆发。“肉啾”(Hrethgir)是泰坦对普通人类的蔑称。这场叛乱导致亚历山大和帖木儿两名泰坦死亡。在镇压叛乱时,埃阿斯过于残暴,用原子弹、毒气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几乎屠灭了瓦尔吉斯的全部人口,导致他的伴侣泰坦赫卡忒离开其他泰坦,遁入深空。

叛乱爆发两年后,无能的薛西斯赋予他的人工智能过多权限,导致计算机网络控制了整颗罗代尔九号行星。随后,一颗接一颗星球被计算机智能网络征服。最终,被称为“全能者”(Omnius)的网络掌控了所有泰坦统治的星球。泰坦由曾经的统治者沦为人工智能的仆人。不过,由于程序限制,全能者不能直接伤害创造它的人。

2、同步世界、贵族联盟与不结盟行星

全能者统治的星球被称为“同步世界”,以地球为首都。十五艘更新船在各同步世界间往来穿梭,同步数据,保持各地的全能者程序处于最新版本。一千年来,在全能者的铁腕统治下,绝大多数人类是奴隶,少部分被委以重任的人类被称为“受托者”。全能者诱惑受托者忠于自己的方式是,承诺把他们变成“新人脑机”,这样他们就有了不死之躯。

由于保留了自己的精子,在这一千年里,阿伽门农有过13个生物学上的儿子,但都被他杀了。他的第14个儿子是沃里安·阿特雷迪斯(Vorian Atreides)。作为一名受托者,沃里安在更新船“梦想航海家号”上工作,还与船长机器人瑟拉成为好朋友。


上图:人脑机与伊拉斯谟

在全能者的手下有个特殊的机器人个体——伊拉斯谟。他本来是个普通机器人,但由于意外被困在科里恩的一条冰裂缝里20年,因此获得了独立于全能者的思维。伊拉斯谟成为某种程度上的科学家兼哲学家,负责研究人类的思维与行为,以便思维机器更好地利用人类。

贵族联盟是自由人类的家园,由联盟议会领导,最高领导人被称为“总督”。贵族联盟的首都是位于外屏γ星系的萨卢萨二号行星。在这一千年的最后一百年里,同步世界和贵族联盟大致处于相对和平的冷战状态。传奇发明家蒂奥·霍尔茨曼发明了扰频护盾。这种护盾能烧毁思维机器的凝胶电路,而不伤害人类。因此,思维机器对贵族联盟的威胁大大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在贵族联盟先后反抗泰坦和全能者的战斗中,大量佛伊斯兰教徒选择逃避和流亡,导致他们在贵族联盟境内备受歧视。佛伊斯兰教(Buddislam)主要分为两派:禅逊尼派(Zensunni)和禅什叶派(Zenshia)。在行星波里特林,即霍尔茨曼的母星,一大群禅什叶派教徒沦为奴隶,取代机器,从事重复性工作,世世代代被当地贵族奴役。霍尔茨曼自己就有许多奴隶替他做机械性的数学计算。另外,部分旧帝国的科技在贵族联盟已失传,比如我思者和人脑机使用的延年益寿术。

在同步世界和贵族联盟之外,还有阿拉基斯、卡拉丹、特卢拉克斯等零星的人类殖民地,属于第三方不结盟行星。其中,神秘的特卢拉克斯位于遥远的萨利姆星系,即特拉洛克的故乡。当地人经营器官农场,卖给需要器官移植的人。

二、巴特勒圣战爆发前的局势与英雄的崛起

1、思维机器的扩张


全能者崛起一千年后,在巴巴罗萨的建议下,贵族联盟与同步世界战火重燃,冷战结束。阿伽门农将军指挥机器舰队进攻萨卢萨二号行星。28个新人脑机突击队员轨道空降至行星首府齐米亚,实施地面进攻,意图摧毁扰频护盾发生器,为机器人的全面入侵铺平道路。萨卢萨民兵队总部被炸毁后,19岁的丙等军官泽维尔·哈科南临时接管战斗指挥权。在他的领导下,民兵队击退了人脑机和机器人的进攻。此役导致齐米亚几万人死亡。泽维尔本人身负重伤,被迫接受双肺移植手术。新肺由特卢拉克斯商人图克·基代尔提供。

由于保卫首都有功,泽维尔被贵族联盟最高领导人马尼恩·巴特勒总督晋升为一级丙等军官,并参与整个联盟联合舰队的管理。巴特勒总督的大女儿塞雷娜·巴特勒是泽维尔的女朋友。

思维机器方面,为了一雪前耻,阿伽门农和巴巴罗萨指挥机器舰队入侵吉迪主行星。他们派遣一艘飞船以自杀式袭击的方式撞入扰频护盾,然后像陨铁一样撞毁护盾发生器。一旦护盾消失,机器军队便轻松占领这颗行星。正是在吉迪主行星,全能者制造并发射了5000个探测器。它们将殖民银河系5000个远离贵族联盟的宜居星球,扩张人工智能的势力,阻断人类未来的殖民企图。

2、罗萨克女术士与诺尔玛·森瓦崭露头角

由于联盟行星罗萨克环境毒性高、畸胎原多,因此当地生物流产率和畸形率极高。但另一方面,这也让当地人类女性有很大几率变异,拥有心电感应、隔空移物、生物放电等超能力。这些拥有心电感应能力的女性成立了女术士团体。她们还会记录许多家族的基因,用于优生优育。为了对抗思维机器,在丛林里,最高女术士祖法·森瓦组织了大约300名女术士进行秘密训练。她们将向思维机器发起强大的心电进攻。其中,23岁的赫奥玛心电能力最强。

祖法的15岁女儿是身高只有1.2米的诺尔玛·森瓦。她似乎没有心电能力,因此总被母亲忽视,但她拥有超强的数学天赋。她写给蒂奥·霍尔茨曼的信令后者对她刮目相看。霍尔茨曼亲自写信邀请她去波里特林当助手。在波里特林,研究了霍尔茨曼的设计后,诺尔玛提出,可以利用扰频护盾的原理,制造便携式扰频器作为进攻型武器。

3、巴特勒、哈科南和阿特雷迪斯三大家族的祖先初等历史舞台

在泽维尔和塞雷娜的订婚仪式上,传来了吉迪主行星沦陷的消息。为了夺回吉迪主行星,求胜心切的塞雷娜不顾联盟议会的反对,秘密率领10位突击队员潜入吉迪主行星,妄图激活备用扰频护盾发生器。为了配合塞雷娜的行动,贵族联盟被迫组织一支大舰队紧随其后。这支舰队由泽维尔指挥,配备了便携式扰频器原型,赫奥玛同行。

潜入吉迪主行星一周后,塞雷娜不幸被巴巴罗萨俘虏,但思维机器没有发现她激活备用扰频护盾发生器的企图。于是,她带去的工程师继续秘密干活,终于在7天后完成备用扰频护盾发生器的组装工作。2天后,联盟大舰队抵达。扰频护盾发生器启动后,大量思维机器的飞船被毁,人类顺利攻入吉迪主行星地表。巴巴罗萨和赫奥玛同归于尽。吉迪主行星的全能者警卫机器人被便携式扰频器消灭。全能者本身被炸毁。由于没有及时更新,其他全能者不知道这个全能者向外太空派遣了5000个探测器。

此役过后,泽维尔被晋升为乙等军官。由于塞雷娜的飞船残骸被发现,里面还有塞雷娜的DNA,因此泽维尔误以为他深爱的未婚妻已牺牲。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塞雷娜的妹妹奥克塔·巴特勒对泽维尔无微不至的关怀令他心动。终于,他向奥克塔求婚。一直暗恋他的奥克塔激动地答应了。他俩结为终身伴侣。年轻有为的战争英雄泽维尔·哈科南成为联盟总督的女婿。

思维机器方面,由于巴巴罗萨是被一名罗萨克女术士杀死的,因此为了给他报仇,阿伽门农决定率军攻打罗萨克。这造成罗萨克成千上万人死亡,但祖法以牺牲五名女术士的代价顺利击退人脑机的进攻。

在联盟重夺吉迪主行星的战斗中,“梦想航海家号”恰巧要去那里更新全能者。在面对逼近的联盟飞船时,沃里安·阿特雷迪斯急中生智,谎称自己是俘获一艘机器飞船的联盟人类,从而争取到宝贵的逃脱时间,保护了全能者的更新程序。此事令阿伽门农对自己的儿子极其满意。作为奖赏,他让沃里安也接受了延年益寿的细胞改造。虽然手术过程极其痛苦,但术后,沃里安将获得成百上千年的寿命。

三、巴特勒圣战的爆发与地球的毁灭

1、圣战爆发


被押送到地球时,塞雷娜已怀孕。孩子是泽维尔·哈科南的。伊拉斯谟把她收为奴隶,并与她达成口头承诺:她帮助伊拉斯谟了解人类,换取伊拉斯谟不伤害她的孩子。

在地球期间,她结识了两个将在日后对人类和思维机器的历史都产生重大影响的人:

一个是沃里安·阿特雷迪斯。在伊拉斯谟的别墅里,沃里安第一次见到塞雷娜,就被叛逆的她迷住了。第二次见面时,塞雷娜怒斥沃里安被洗脑了,要他了解一下人类的真正历史。随后,沃里安查阅了全能者记录的人类历史,才意识到他的父亲有多么残暴,人类的命运有多么悲惨。起义的种子在他心中萌芽。

另一个是易卜劣厮·吉尼奥(Iblis Ginjo)。他是一位圆滑的受托者,既忠于机器主人,也会讨好手下的人类奴隶。伊拉斯谟为了测试受托者的忠心,故意给众多受托者发匿名信,邀请他们领导反抗思维机器的运动,其中包括易卜劣厮。有的受托者中计,付诸行动,结果被泰坦五马分尸。心思缜密的易卜劣厮则暗中求助已经2000多岁的我思者阿恩·埃克洛。他提醒易卜劣厮,宗教圣战是团结人民,发动起义的最好形式。在他的建议下,易卜劣厮逐渐建立起一个组织严密的秘密团体,还在至少五处隐蔽的地方秘密安装了武器,为即将到来的起义做准备。

被俘半年后,塞雷娜诞下一个儿子,她为他取名马尼恩·巴特勒——与她父亲同名。

随着小马尼恩的诞生,塞雷娜的精力越来越放在育儿上,而不是帮助伊拉斯谟了解人类。伊拉斯谟觉得人类婴儿又混乱又无效,欲除之而后快。他首先打晕塞雷娜,用手术摘除她的子宫,防止她再怀孕。到小马尼恩11个月大时,伊拉斯谟违背诺言,当着塞雷娜的面,残忍地摔死了她的孩子。

悲愤的塞雷娜摔死了一个机器人岗哨,还与伊拉斯谟扭打在一起。这一幕被易卜劣厮和他领导的奴隶看在眼里。面对群情激愤的奴隶,易卜劣厮意识到时候到了!他抱着小马尼恩的尸体,振臂一呼,伟大的圣战揭开了序幕!

很快,起义如燎原之势席卷全球主要城市,易卜劣厮亲自指挥数万奴隶消灭了埃阿斯。至此,原20名泰坦仅剩四人:阿伽门农、朱诺、但丁和薛西斯。

起义爆发后第三天,沃里安前往伊拉斯谟的别墅解救出塞雷娜。他俩和易卜劣厮带着小马尼恩的尸体登上“梦想航海家号”。沃里安瘫痪了船长瑟拉,把他留在地球上。他们驾驶“梦想航海家号”前往萨卢萨二号行星,希望贵族联盟能支援地球上的圣战。

与此同时,导致圣战爆发的罪魁祸首伊拉斯谟也仓皇逃往科里恩。

经过几天的混乱,思维机器稳住阵脚,开始组织对人类起义军的反击。在阿伽门农的提议下,全能者实施了“最终解决方案”:杀死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包括我思者阿恩·埃克洛。接着,泰坦们被派到其他同步世界维持秩序,以防当地也发生奴隶起义。

2、首战告捷

“梦想航海家号”抵达萨卢萨二号行星后,沃里安马上受到审问,因为贵族联盟怀疑他是机器人的间谍。但祖法·森瓦利用真言能力确认他提供的情报都是真话。塞雷娜知道自己的妹妹嫁给了自己的未婚夫,还生了一个女儿后,感到天旋地转,但只能接受现实。

小马尼恩的遗体被放在一座神龛中供人瞻仰。在易卜劣厮的演讲煽动下,越来越多的贵族联盟人类把小马尼恩视为殉道者,把塞雷娜视为圣徒。他们呼吁联盟舰队反攻地球。但联盟议会还是针对此事展开了辩论。在会上,塞雷娜把这场战争命名为“巴特勒圣战”,以纪念自己的儿子。泽维尔提议用原子弹轰炸地球,因为当地已无人类同胞。最后,议会投票通过他的方案。

贵族联盟花了三个月的时间集结舰队。在泽维尔的指挥下,这支大型特遣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萨卢萨二号行星赶到地球。他们以超预期的巨大伤亡为代价,赢得战斗的胜利,用原子弹消灭了地球的全能者和全部思维机器,把地球表面彻底轰炸成核辐射污染区。沃里安在战斗中缴获了一个全能者复制品。

战后,泽维尔被授予议会荣誉勋章。沃里安被授予模范服役勋章,还被晋升为荣誉丙等军官。

四、易卜劣厮·吉尼奥与他领导下的巴特勒圣战

1、易卜劣厮·吉尼奥的政治野心与赫卡忒的秘密回归


圣战9年,易卜劣厮·吉尼奥成立了“圣战警察”,简称“圣警”,负责铲除间谍和破坏者。但其实,在圣警多年来逮捕的成千上万人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只是易卜劣厮的政敌。圣警指挥官是密探出身的约雷克·瑟尔——这人自己其实就是全能者的卧底。他效忠全能者是为了换取延年益寿术。他逮捕的所谓间谍都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同时,易卜劣厮娶了旧帝国末代皇帝的唯一后人卡米·博罗为妻,以便提升自己的象征性地位。他们育有三个孩子。

圣战11年,易卜劣厮为塞雷娜·巴特勒配备了一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警卫队——六翼天使。

圣战12年,马尼恩·巴特勒总督退休,塞雷娜被选为总督。但她坚持只保留“过渡总督”和“圣战女祭司”头衔,直到战争结束。换而言之,圣战结束前,贵族联盟不再有真正的总督。

圣战13年,塞雷娜遭到人类叛徒的未遂暗杀。躲过一劫后,为了安全,她开始在萨卢萨二号行星的“内省市”隐居。

议会冗长低效的辩论导致联盟接连吃了几个败仗。塞雷娜对此深感失望。易卜劣厮趁此机会在圣战15年成立了圣战委员会——一个表面上只处理圣战事务的高效领导机构,并自封为“圣战大牧首”。到圣战25年,易卜劣厮已向议会安插了大量政治盟友,让他们故意拖延各项议程,使议会显得低效,以便联盟让渡更多权力给圣战委员会。

为了确保塞雷娜继续隐居并且信赖自己,易卜劣厮安排一名六翼天使伪装成刺客刺杀塞雷娜。另一名六翼天使尼里姆及时阻止了她。随即,尼里姆被塞雷娜亲自提拔为首席六翼天使。

圣战26年,机器舰队企图摧毁波里特林的造船基地。没想到,在甲等军官沃里安·阿特雷迪斯的建议下和蒂奥·霍尔茨曼的指导下,当地奴隶在轨道上建造了大量空有外壳的假飞船。机器舰队信以为真,通过计算认为自己没有胜算,转头撤离了。

事后,易卜劣厮前往波里特林参加胜利庆典。没想到,在他离开波里特林的返程路上,遇到了失踪千年的泰坦赫卡忒!对思维机器越来越厌恶的她提出要援助人类。易卜劣厮决定把她当作秘密武器。她的存在只有易卜劣厮和瑟尔知道。瑟尔甚至杀死了同行的圣警成员以确保秘密不会被泄露。

25年来,在易卜劣厮孜孜不倦的传教下,各个同步世界的人类奴隶几乎都知道塞雷娜的事迹和她儿子的牺牲。在潜入当地的圣战者和吉纳兹雇佣兵的煽动下,伊克斯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人类起义。但塞雷娜的母亲和我思者奎娜先后提醒塞雷娜,易卜劣厮正以她的名义把伊克斯人推向无谓的牺牲。他并不想真正战胜思维机器,而是想通过圣战掌握更多的权力。奎娜说完这些话就自杀了。

听完这些话后,塞雷娜幡然醒悟。因此,待易卜劣厮从波里特林返回萨卢萨二号行星,塞雷娜就宣布自己将领导圣战委员会,易卜劣厮暂时休假。

2、吉纳兹雇佣兵崭露头角

早在巴巴罗萨的机器人征服旧帝国时,吉纳兹就是唯一打跑机器人的世界。一个世纪前,一名吉纳兹打捞侦察员在一艘损坏的思维机器飞船里发现了记忆被清除的机器人奇罗克斯。被重新编程后,他成了当地的徒手格斗陪练,用来训练雇佣兵如何与机器人战斗,被雇佣兵们亲切地称为“先生”。

圣战爆发8年后,佐恩·诺雷特与其他一些人参战,成为最早参战的吉纳兹雇佣兵团队。

圣战24年,佐恩的儿子朱尔·诺雷特改进了奇罗克斯的程序,使它更强大。

圣战的前17年,人类和思维机器一直处于攻防胶着状态。人类从沃里安俘虏的全能者复制品身上获得大量宝贵的情报,在圣战的最初几年获得了一场又一场胜利。但随着全能者俘虏的情报越来越过时,人类的优势也逐渐不在。从圣战18年开始,为了包围贵族联盟,全能者开始征服一系列小殖民地。联盟的圣战军决心保卫所有不结盟行星,不管当地人愿不愿意。

圣战25年,在不结盟行星安巴斯四号行星,特卢拉克斯基因科学家兼奴隶贩子雷库尔·范发现机器人侦察兵。他意识到这里将成为全能者的下一个目标,马上警告联盟。甲等军官泽维尔·哈科南和沃里安·阿特雷迪斯率领一支战斗群赶到,迎战机器军队。沃里安指挥太空战;泽维尔指挥地面战。作为银河系最好的雇佣兵,佐恩·诺雷特指挥的吉纳兹雇佣兵也在地面战中表现抢眼。但他们没想到,当地人背叛了他们。

安巴斯四号行星有人口7900万,是禅什叶派文明的中心,最复杂的佛伊斯兰难民世界。首都道里奇存放着佛伊斯兰教经典《修多罗古兰经》的原始手抄本。当地人把机器人和其他人类都视为侵略者。他们在圣战者的饮料里下毒,破坏圣战者的武器,导致圣战者对机器人的伏击被延误。

为此,泽维尔不得不作出艰难的决定:炸毁道里奇的大坝。当然,他给了当地人两小时撤离时间。洪水清洗了机器人地面部队,也淹没了这座禅什叶派圣城。

在太空战中,沃里安起初用计算机病毒和虚张声势的战术击退了机器人舰队,但随着阿伽门农指挥的人脑机舰队赶来,这一战术不再起效。虽然沃里安也打跑了阿伽门农的舰队,但丙等军官弗盖尔·坦托被俘后就义。他是泽维尔异父异母的弟弟。泽维尔从小被坦托家族收养长大。

佐恩从安巴斯四号行星回到吉纳兹后,朱尔忘记关闭奇罗克斯的增强程序,导致佐恩在和奇罗克斯对练时意外身亡。

圣战26年,朱尔和其他六位年轻人被吉纳兹老兵委员会选派至圣战军当雇佣兵。

圣战27年,泽维尔率领圣战军大舰队前往伊克斯,朱尔和他的吉纳兹雇佣兵同行。在伊克斯的地下战斗中,雇佣兵伤亡殆尽,最后是朱尔一个人用定时原子弹摧毁了伊克斯全能者。在太空战中,圣战军一度寡不敌众,眼看就要崩溃时,赫卡忒突然出现,用一颗小行星摧毁了半数机器舰队后再度隐匿。圣战军反败为胜。泰坦薛西斯逃之夭夭。

3、人脑机叛乱

圣战29年,祖法·森瓦生下一个外表健康的女婴——蒂西亚·森瓦。孩子的父亲是易卜劣厮·吉尼奥。因为祖法相信易卜劣厮拥有心电感应基因,所以前一年勾引了他。

随着塞雷娜的权力越来越大,易卜劣厮急需一场胜利重建自己的威望。他请求赫卡忒帮助自己。于是,赫卡忒用核弹摧毁了行星贝拉特古斯的全能者。然而,不再被易卜劣厮控制的圣战委员会陷入低效的争论,白白浪费了解放贝拉特古斯的时间。

卧薪尝膽一千年的阿伽门农、朱诺和但丁利用这个机会,带领新人脑机贝奥武夫和其他117名新人脑机占领贝拉特古斯,摧毁更新船送来的全能者复制品,发动叛乱,成为圣战中的第三方势力。

经过九年的扩军备战,在圣战38年,阿伽门农的人脑机部队又占领了贝拉特古斯以外的第一个同步世界:里切斯。

4、塞雷娜·巴特勒、易卜劣厮·吉尼奥与泽维尔·哈科南之死

圣战28年,在易卜劣厮的安排下,塞雷娜、泽维尔和最出色的战地外科医生之一拉吉德·苏克访问特卢拉克斯,参观了他们的传奇器官农场。塞雷娜还留下了自己的DNA。

圣战36年,塞雷娜的父母双双逝世。

圣战38年,在我思者维达德的擅自调停下,全能者愿意与贵族联盟达成永久停火协议,以共同对抗人脑机。消息传到萨卢萨二号行星,大部分人都非常兴奋,因为人类早已厌倦了这场几乎看不到头的战争。但是,易卜劣厮和塞雷娜非常愤怒和担忧。他们知道随着空间折叠飞船被军事化,胜利迟早属于人类。如果贪图眼前的和平,思维机器将获得休整的时间,届时他们卷土重来,圣战将前功尽弃。为了重新点燃人类的斗志,在易卜劣厮的建议下,塞雷娜决定牺牲自己。她亲自担任谈判代表,带着五名六翼天使前往科里恩签署协议。

抵达目的地后,塞雷娜提出,除非全能者解放同步世界的所有人类奴隶,否则她拒绝接受停火。此举激怒了全能者,它下令处决塞雷娜。但了解人类的伊拉斯谟看出塞雷娜是故意为之,因为她想当殉道者,于是马上阻止全能者。没想到,这时首席六翼天使尼里姆转身杀死了塞雷娜。原来,易卜劣厮料到思维机器可能不会杀死塞雷娜,便让尼里姆担任后备计划,确保塞雷娜一定会死在思维机器的领地里,从而成为殉道者。接着,五名六翼天使在摧毁26个机器人后全部牺牲。

几个月后,易卜劣厮把塞雷娜牺牲的假视频散布给公众。这段视频是事先伪造的。在视频里,塞雷娜被机器人钉在十字架上,先被烧掉了双手和双眼,最后被活活烧死。为了万无一失,易卜劣厮还委托特卢拉克斯人做了DNA与塞雷娜一模一样的假遗骸。这段视频顿时让整个贵族联盟群情激愤,和平的声音彻底被打压,到处都是复仇的呼声。易卜劣厮借此机会重新掌握最高权力,宣布要把圣战进行到底。

接着,易卜劣厮访问特卢拉克斯,邀请这颗一直与他秘密勾结的不结盟行星加入贵族联盟。一直不信任易卜劣厮的泽维尔与他同行。果然,泽维尔在那里发现了真相:特卢拉克斯人的器官农场在和平年代能勉强维持供需平衡,在圣战期间完全供不应求。于是,在易卜劣厮的授意下,他们到处进攻小殖民地,把俘虏变成提供器官的奴隶,再把现场伪造成遭遇思维机器的入侵。易卜劣厮还把塞雷娜的真正死因告诉了他。驾驶飞船离开特卢拉克斯后,知晓一切的泽维尔选择把飞船撞向特卢拉克斯的恒星,与易卜劣厮同归于尽。不过,他事先让戊等军官保罗把真相告诉沃里安·阿特雷迪斯。

沃里安获悉真相后,意识到,虽然易卜劣厮死了,但他的追随者甚多,因此很难全盘否定他,而且这么做也会分裂贵族联盟,给全能者可乘之机。他最多只能揭露特卢拉克斯器官农场的真相。

易卜劣厮·吉尼奥、塞雷娜·巴特勒和小马尼恩·巴特勒被并称为三大殉道者。围绕他们形成了一个被称为“殉道教”的宗教团体。殉道教徒并不听命于贵族联盟,而是以宗教狂热打击思维机器。

泽维尔被约雷克·瑟尔和易卜劣厮的遗孀卡米·博罗宣传为人类的叛徒。哈科南这个姓成为懦夫的代名词。泽维尔的三个女儿全部随母亲改姓巴特勒。小女儿万德拉·巴特勒的丈夫昆廷和他们的三个儿子都改姓巴特勒。

阿布卢尔德·巴特勒是万德拉和昆廷最小的儿子,后来也参加了圣战军,成为最高指挥官沃里安·阿特雷迪斯的得意门生。而他的父亲昆廷·巴特勒当时也已成为甲等军官,是圣战军二号人物,仅次于沃里安。大约在圣战94年,即阿布卢尔德18岁时,沃里安把他外公泽维尔的真相告诉了他。阿布卢尔德成为当时整个哈科南-巴特勒家族唯一知道泽维尔真相的人。

五、诺尔玛·森瓦领导科技进步

1、香料的发现


圣战爆发前,距离上一次贩奴行动四个月后,图克·基代尔来到阿拉基斯,原计划在这里抓捕一批奴隶,却意外发现令他神清气爽的当地特产——香料美琅脂。当地一名叫达尔塔的奈布组织人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开采了整整一船香料卖给他。

回到贵族联盟后,基代尔邀请成功的商人奥雷柳斯·文波特作他的商业伙伴,共同销售美琅脂。尝遍各种藥物的文波特对美琅脂非常满意,欣然答应。他俩再次前往阿拉基斯后,达尔塔向他俩展示了美琅脂延年益寿的功效:至少160岁的老人依然健朗。

2、护盾的发明

圣战爆发那年,蒂奥·霍尔茨曼通过改进扰频护盾的公式,发明了可以阻挡快速物体穿透的单人护盾。他将这一原理命名为“霍尔茨曼效应”。在诺尔玛的计算和强烈建议下,霍尔茨曼在一颗小行星上做实验,证明用激光射击单人护盾会产生恐怖的核爆效果。

泽维尔·哈科南率领他的舰队来波里特林安装新护盾时,发现工程错误率高达20%!他怀疑是当地的奴隶制度导致奴工故意破坏生产,于是只能让其他地方的船坞为他安装护盾。事后,波里特林勋爵尼科·布拉德斥责当地奴隶叛国,结果这成为当地奴隶起义的导火索。以禅什叶派教徒贝尔·穆莱为首的奴隶罢工,扣押部分贵族为人质,要求返回母星。不得已,布拉德勋爵命令龙骑兵卫队身穿单人护盾镇压起义,解救人质。龙骑兵顺利完成任务,生擒穆莱。讽刺的是,虽然单人护盾的首次实战检验取得圆满成功,但它不是用来防御思维机器,而是用来防御人类自己。

起义被镇压后,布拉德公开剪掉穆莱的舌头,砍掉他的双手,挖掉他的双眼,最后绞死了他。

3、空间折叠飞船的发明与霍尔茨曼的死亡

圣战爆发前,诺尔玛·森瓦根据霍尔茨曼的理论发明了悬浮场生成器和球形灯。在之后的25年里,文波特与基代尔合伙经营的文基企业依靠買卖罗萨克藥物、香料美琅脂、球形灯、悬浮器、军用物资等成为贵族联盟境内最大的企业之一。美琅脂在联盟境内广受欢迎,但文基一直对外保密其产地。

霍尔茨曼效应是通过折叠空间实现护盾的。因此诺尔玛计划以护盾的原理为基础,实现更大范围的空间折叠,最终把飞船星际旅行的时间缩短为眨眼之间。从圣战17年开始,诺尔玛就不再担任霍尔茨曼的首席助手,而是独立研究空间折叠公式。经过8年的计算,到圣战25年,她终于完成了空间折叠技术的理论计算。她把这个喜讯告诉文波特后,文波特、布拉德和霍尔茨曼三人达成协议,用未来二十年球形灯销售利润的三分之一换取诺尔玛的专利自由。诺尔玛此后的发明专利都属于她自己,而不再属于波里特林。

圣战26年,在文基企业的资助下,诺尔玛有了自己的巨大实验室和131名佛伊斯兰教奴隶协助数学计算和建造飞船,包括101名禅逊尼派和30名禅什叶派。其中,禅逊尼派的领导人是伊斯梅尔,禅什叶派的领导人是他的发小阿利德。伊斯梅尔出生于行星哈蒙塞普,8岁时被图克·基代尔领导的特卢拉克斯奴隶贩子卖到波里特林,和阿利德成为搭档。

圣战28年,由于诺尔玛拒绝向霍尔茨曼透露她到底在研究什么,在布拉德勋爵的支持下,霍尔茨曼以莫须有的罪名带人查封了诺尔玛的实验室,把她赶出波里特林。

不久,奴隶们又叛乱了。伊斯梅尔带领全体禅逊尼派奴隶劫持了诺尔玛的空间折叠飞船原型,同时绑架基代尔,要求他把他们送走。由于只记得阿拉基斯的坐标,因此基代尔就启动飞船的霍尔茨曼引擎,把101名奴隶在一瞬间送到阿拉基斯。空间折叠飞船的首次试飞就这样在一群奴隶的劫持下取得成功!

不过,因为尚不稳定,所以飞船抵达阿拉基斯后也报废了,被禅逊尼派教徒们改造成安置点。一名禅逊尼派教徒背着伊斯梅尔,把基代尔秘密赶进沙漠,任其自生自灭。

另一方面,阿利德效仿当年的贝尔·穆莱,再次在波里特林首都斯塔达发动奴隶起义。没想到,对科技一知半解的他用激光枪向身穿护盾的霍尔茨曼开火,引起核爆,斯塔达的大部分城区被炸毁,阿利德、霍尔茨曼、布拉德和其他几十万人同归于尽。

4、诺尔玛·森瓦的进化

圣战27年,暗恋诺尔玛多年的文波特终于向她求婚,并送给她一块苏石作定情信物。苏石能增强心电感应能力。但诺尔玛没有马上答应。

圣战28年,她被赶出波里特林后,意外地被薛西斯俘虏。没想到,在人脑机的折磨下,以苏石为催化剂,诺尔玛潜在的强大心电能力被唤醒。与其她罗萨克女术士不同,她变成了一个纯能量生命体,而且她的祖先记忆也被同时开启。她轻松消灭薛西斯和几十个新人脑机,把他的飞船据为己有。她还操控原子和细胞,为自己打造了一具完美躯体,彻底摆脱侏儒相貌。

接着,她来到行星科尔哈,再叫来了母亲祖法·森瓦与文波特。她答应了文波特的求婚。同时,他们仨开始雄心勃勃地落实诺尔玛的计划,要把科尔哈打造成空间折叠飞船的基地。

圣战30年,诺尔玛与文波特有了一个儿子:阿德里安·文波特。

5、祖法·森瓦、奥雷柳斯·文波特、朱尔·诺雷特与赫卡忒之死

到圣战36年,从科尔哈起飞的空间折叠商船已为文基企业带来了巨大利润。但是,由于缺少精确的导航手段,空间折叠飞船的事故率高达1/10,因此文波特还不敢把空间折叠技术介绍给军方。没想到,在圣战37年,塞雷娜亲自要求文波特把空间折叠飞船舰队提供给圣战军,而且不考虑事故率。

圣战38年,经过谈判,文波特同意把空间折叠飞船军用。作为回报,联盟将免除文基企业欠其他实体的一切债务,给予文基企业空间折叠技术的专利垄断权,允许文基企业用军用空间折叠飞船运货。事后,文波特被授予圣战最高勋章:马尼恩十字。与他一同被授勋的还有拉吉德·苏克医生。

不料,在从萨卢萨二号行星返回科尔哈的路上。祖法和文波特的飞船在吉纳兹附近遭遇贝奥武夫率领的新人脑机伏击。他们妄图夺取空间折叠技术。赫卡忒及时出现,击退新人脑机舰队,救了他们。然而,祖法误以为赫卡忒是敌人。为了防止思维机器获得任何空间折叠技术情报,她在赫卡忒靠近时运用心电能力自爆,与赫卡忒和文波特同归于尽。接着,他们的飞船坠毁在吉纳兹的海洋里,引起的巨大海啸杀死了数万人,包括朱尔·诺雷特。

六、全能者之鞭

1、同步世界向贵族联盟投毒


特卢拉克斯器官农场的真相被公之于众后,特卢拉克斯人成为众矢之的,被迫东躲西藏。基因科学家雷库尔·范甚至逃到同步世界,投靠伊拉斯谟。没想到,伊拉斯谟砍掉他的四肢,把他的双臂和双腿分别嫁接到另两名奴隶身上,并把他俩命名为“四臂”和“四腿”。伊拉斯谟把雷库尔变成试验品,比如在他身上培养类似爬行动物的断肢再生能力。而雷库尔也从一开始的反抗慢慢变成伊拉斯谟的科学研究合作者。

另一方面,卡米·博罗通过一系列政治手段确保易卜劣厮·吉尼奥的儿子和孙子先后继承大牧首一职,成功排挤觊觎大位的约雷克·瑟尔。瑟尔只能伪造自己的死亡后回到同步世界,成为沃勒克九号行星的统治者。他向全能者提出,可以研发一种病毒来滅絕人类。

圣战94年,伊拉斯谟和雷库尔研制出一种感染率接近70%,致死率达43%的逆转录病毒。它能感染肝脏,把睾酮、膽固醇等各种荷尔蒙转化成肝脏无法代谢的合成代谢类固醇。病例就算被治愈,也会留下肌腱破裂的后遗症。

距离同步世界最近的联盟行星帕门蒂尔成为第一个投毒点。几周内,帕门蒂尔一半人口死亡,包括行政长官里科夫·巴特勒及其妻子。里科夫是昆廷·巴特勒的二儿子、阿布卢尔德·巴特勒的二哥。

里科夫生前派出的信使抵达萨卢萨二号行星通报了情况。昆廷立即分散兵力,把圣战军部署到各个联盟世界,拦截从同步世界射来的病毒鱼雷。可惜,还是有31个世界没拦截住,导致病毒在联盟境内大爆发。

2、香料第一次解救人类

圣战28年,沃里安·阿特雷迪斯奉命到行星卡拉丹建立观察基地。生性风流的他爱上了酒馆服务员勒罗妮卡·特尔吉特。他伪装成一名普通士兵,与勒罗妮卡共度了四个月。临别前,他才向她透露真实身份。

沃里安走后,发现自己怀孕的勒罗妮卡嫁给了追求她多年的卡莱姆·瓦兹。对方欣然同意抚养别人的孩子。圣战29年,勒罗妮卡生下一对双胞胎。

圣战37年,卡莱姆在海上为了保护老丈人和两个继子,被一群电蚺杀死。第二年,沃里安回到卡拉丹,决定带勒罗妮卡和两个儿子去贵族联盟生活。

沃里安和勒罗妮卡一直没有结婚,但他们一家四口在萨卢萨二号行星生活了近60年。几十年的家庭生活让沃里安意识到他应该尽一个父亲的责任,于是开始寻找他风流时代的情人和私生子。他发现他有一个外孙女叫拉奎拉·贝尔托-阿尼鲁尔,和拉吉德·苏克的侄孙莫汉达斯·苏克一起生活。他俩都是帕门蒂尔绝症医院的医生。

拉奎拉和莫汉达斯把那种病毒称为“全能者之鞭”。拉奎拉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发现香料美琅脂能大大缓解症状!目睹了帕门蒂尔的惨状后,沃里安和拉奎拉认亲。然后,拉奎拉把她目前掌握的情况全部交给沃里安,让他马上去进口大批量香料。

沃里安赶到科尔哈,把情况告知诺尔玛·森瓦。当时文基企业已在阿拉基斯用上了香料开采车。她一方面派空间折叠飞船去各个受灾星球分发香料,另一方面与沃里安一起赶到萨卢萨二号行星,在议会宣布文基企业将无偿提供香料用于对抗病毒。没想到,在罗萨克最高女术士、她同母异父兄的妹妹蒂西亚·森瓦的建议下,时任大牧首赞德·博罗-吉尼奥宣布,贵族联盟将吞并阿拉基斯,任何人都能去开采香料。“香料热”开启,香料迅速成为人类社会最热门的商品之一。

同时,蒂西亚也宣布将派女术士前往各地搜集健康的人类基因样本,为最坏情况做准备。她们把人类基因数据秘密存储在计算机里。

在伊克斯收集基因样本时,蒂西亚明目张膽地宣扬某些人的基因比另一些人优秀,因此可以撤离,结果引发众怒,导致阿布卢尔德·巴特勒公开反对她。她随即辱骂了阿布卢尔德的外公泽维尔。阿布卢尔德一怒之下,宣布改姓哈科南。

随着香料的大规模运用,全能者之鞭疫情终于得到缓解。据统计,全能者之鞭总共导致贵族联盟损失三分之一的人口。

3、塞雷娜教的崛起

里科夫·巴特勒的11岁女儿雷娜·巴特勒奇迹般地在疫情中生还。她认为自己得到了圣塞雷娜的启示,开始到处摧毁机器设备。幸存的殉道教徒很快被她吸引,团结在她周围,一同摧毁任何形式的机器,连医疗设备也不放过。拉奎拉和莫汉达斯被迫逃离绝症医院,在一群犹太人中行医。

在殉道教徒的第一次集会中,雷娜声称圣塞雷娜告诉了她神的最高戒律:“汝等不得造出机器,假冒人的思维。”

阿布卢尔德·哈科南和沃里安·阿特雷迪斯重返帕门蒂尔调查病毒起源时,发现了雷娜所做的一切。她已把自己的追随者统称为“塞雷娜教”。而且他们中已有很多人搭乘飞船前往其他星球传教。为了让她远离这群暴民,阿布卢尔德把她带回萨卢萨二号行星,由她的大伯,即阿布卢尔德的大哥、昆廷的大儿子费坎·巴特勒照顾。

七、官方宣布圣战结束

1、全能者与沃里安·阿特雷迪斯的决战计划


趁贵族联盟元气大伤,忙于疫情之际,全能者决定集中一切力量对贵族联盟发动决战。

圣战98年,昆廷·巴特勒和费坎·巴特勒父子在萨卢萨二号行星上空捕获一艘隐藏的机器人间谍飞船,里面收集着大量贵族联盟情报。他们预感全能者正计划对联盟发动一场大进攻。于是,经过圣战委员会的批准,父子俩驾驶空间折叠飞船赶到科里恩侦察,发现全能者已经集结了数以十万计的机器人飞船。

巴特勒父子刚回萨卢萨二号行星,93岁的勒罗妮卡就无疾而终。虽然沃里安·阿特雷迪斯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但昆廷还是不得不打扰他,向他汇报贵族联盟危在旦夕。

面对这场危局,沃里安决定实施一个被称为“大清洗”的大膽计划:既然全能者把所有飞船都集结在一起,而且它们使用常规的超光速星际驱动器要一个多月才能飞抵萨卢萨二号行星,那人类就打一个时间差,在这段时间里,派遣一千多艘空间折叠飞船,把所有543个不设防的同步世界用原子弹轰炸一遍,同时把萨卢萨二号行星的10亿居民撤离到其他星球。这些空间折叠飞船将大都由狂热的殉道教徒驾驶。这样,即便全能者的大舰队征服了萨卢萨二号行星,那也是一个空无一人的星球,而机器舰队本身将因为老家被毁而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届时,人类再慢慢把它们一艘一艘消灭。

费坎·巴特勒和阿布卢尔德·哈科南兄弟负责萨卢萨二号行星的撤离行动。部分实在无法撤离的难民将被安置在地下避难所。

沃里安亲自指挥对同步世界的原子弹轰炸。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的12艘旗舰其实被诺尔玛安装了导航计算机,事故率被降低到1/20。但这件事没有别人知道,因为现在整个贵族联盟都弥漫着强烈的反计算机情绪。整个贵族联盟远征舰队被分成90个战斗群,每个战斗群包含12艘主力舰。在轰炸过程中,数以十亿计的同步世界人类奴隶成为附带伤害。折叠空间的不稳定性导致整个人类舰队在轰炸完542个同步世界后,仅剩266艘飞船。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思维机器的大本营——科里恩。

2、我思者破坏计划

圣战94年,全能者又派了一支大舰队讨伐以里切斯为基地的人脑机叛军,但被击退。

其实,两面三刀的沃勒克九号行星统治者约雷克·瑟尔同时也在为阿伽门农提供情报。在他的建议下,阿伽门农在圣战98年率领人脑机离开里切斯,征服了我思者的基地——行星赫斯拉,并把它当成新基地。五位我思者遇害,仅维达德因身处萨卢萨二号行星而逃过一劫,成为仅存的我思者。

贵族联盟决定实施沃里安的大清洗计划后,维达德决定回赫斯拉与其他我思者讨论。没想到,他的飞船刚抵达目的地,就遭到人脑机追杀。他只能逃至科里恩,将人脑机和人类的最新动向告知全能者。全能者答应,一旦消灭人类,就将派军去赫斯拉收拾人脑机,为我思者报仇。但现在,他要立即把滅絕人类的大舰队召回。

3、科里恩僵局

贵族联盟远征舰队和机器人的滅絕舰队几乎同时抵达科里恩。意识到自己寡不敌众后,沃里安在科里恩轨道上投放了许多霍尔茨曼卫星。这些人造卫星启动后,在科里恩周围形成一张巨大的扰频网,把整颗行星和滅絕舰队包围在里面。任何企图穿越扰频网的思维机器都会被瘫痪。人类和思维机器形成了战略僵局,但思维机器理论上不再对人类社会构成威胁。

先前逃离萨卢萨二号行星的难民陆续返回家园。贵族联盟时任过渡总督布列温·奥库科维奇宣布圣战结束。

但另一方面,贵族联盟和思维机器都继续维持着军工生产,不断向科里恩的封锁网两面增派兵力和武器,贵族联盟加固封锁,思维机器寻找漏洞。

八、间战期

1、门塔特的诞生与面舞者雏形


圣战26年,随着对人类研究的深入,伊拉斯谟相信任何人类经过训练都能拥有与思维机器一样的智慧。全能者不相信,向伊拉斯谟提出挑战,要它训练一个邋里邋遢的9岁奴隶。伊拉斯谟答应了。伊拉斯谟给这个奴隶取名为吉尔伯塔斯·奥尔本斯,开始像父母一样管教这个孩子。

圣战36年,伊拉斯谟给吉尔伯塔斯做了延年益寿术。

经过几十年的培养和训练,吉尔伯塔斯已拥有杰出的记忆组织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能计算五十阶导数。为了把他和其他人类相区别,伊拉斯谟为他发明了一个新词——门塔特(Mentat),兼有“导师”(Mentor)、“门生”(Mentee)和“精神活动”(Mentation)的意思。

圣战94年,雷库尔·范培育了塞雷娜·巴特勒的克隆人。吉尔伯塔斯对她表现出兴趣,毛遂自荐当她的老师。

科里恩被围困期间,吉尔伯塔斯发现自己爱上了塞雷娜克隆人,与她形影不离。

与此同时,为了更方便融入人群,观察人类,伊拉斯谟委托雷库尔研制一种能任意改变外形的“生物机器”。

2、姐妹会与第一位圣母的诞生

圣战结束后,沃里安·阿特雷迪斯亲自出资,采购医疗设备和太空飞船,为拉奎拉·贝尔托-阿尼鲁尔和莫汉达斯·苏克组建人类医学委员会,以便密切监视各星球的公共卫生情况。

随着圣战被宣布结束,联盟的主要精力转向战后重建和经济发展,罗萨克最高女术士蒂西亚·森瓦全面指导人口的增长。然而好景不长,可能由于罗萨克特殊的生态环境,全能者之鞭病毒的新变异毒株在当地再次爆发。新毒株致死率将近60%,哪怕服用香料也不管用。人类医学委员会来到当地救灾,但遭到蒂西亚的白眼。因为蒂西亚是顽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体弱的人就该被病毒淘汰。

很快,拉奎拉自己就被感染了,蒂西亚的畸形儿子吉马克·泰罗几乎是唯一能照顾她的人。他把拉奎拉带到丛林深处一处秘密石灰岩天然井里。里面的水非但治愈了拉奎拉,还增强了她对身体细胞的控制力。

拉奎拉的康复令蒂西亚怀恨在心,认为这反衬出女术士的无能,甚至威胁到她自己的领导地位。于是,她企图用强致命性的罗萨克毒藥毒杀拉奎拉。不料,拉奎拉用新获得的能力从分子和原子层面化解了毒藥。在毒藥的催化下,她还获得了祖先记忆和音言能力。她用音言逼迫蒂西亚透露了女术士的最大秘密:存储人类遗传信息的计算机。蒂西亚眼见自己阴谋败露,服毒自杀。

拉奎拉用自己体内的抗体研制成疫苗,消灭了疫情。事后,罗萨克女术士请求拉奎拉领导她们。于是,她把女术士们改组为姐妹会。她们将用计算机内的人类基因数据库秘密配种,引导人类演化。爱情将让位于人类的基因改良。

同时,拉奎拉利用自己操控细胞的能力,在体内开始孕育她与莫汉达斯·苏克的女儿。阿特雷迪斯家族的拉奎拉·贝尔托-阿尼鲁尔成为第一位圣母。

3、杀人机器螨

联盟宣布圣战结束后,圣战警察被解散,圣战军被改组为人类军。原来一目了然的高效军衔被废除,取而代之的是旧帝国的军衔:莱文布雷希、巴特尔、伯塞格、巴沙尔等。沃里安的军衔就是最高巴沙尔。

到圣战结束19年时,科里恩封锁网外的人类监视舰队由巴特尔阿布卢尔德·哈科南指挥。

当年圣战军刚出现在沃勒克九号行星上空时,约雷克·瑟尔就仓皇出逃。他抵达科里恩时,封锁已完成,导致他被困科里恩19年。正是在他的建议下,全能者开发了一种不含凝胶电路的导弹。它们能突破扰频网,射向萨卢萨二号行星。

人类的监视舰队发现这一情况后,阿布卢尔德马上乘坐空间折叠飞船返回萨卢萨二号行星,与沃里安一起向议会报告这一情况。没想到,懈怠和官僚的议员们对这一威胁不屑一顾,反而认为人类军意图加强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就在这时,导弹陆续降临萨卢萨二号行星、罗萨克等联盟星球。它们落地后,会变成自我生长的自动工厂,源源不断建造数以十万计的微型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像蝗虫一样成群结队飞向人类并杀死他们,还能把周围一切金属制品拆毁,再把原材料提供给自动工厂。但阿布卢尔德发现,由于没有凝胶电路,这些被称为“杀人机器螨”的无人机使用很原始的方法识别人类:看外形。因此,他和沃里安用油布把自己从头到脚遮住,掩盖人类外形,就能顺利靠近自动工厂并摧毁它。一旦自动工厂被毁,无人机会很快因为失去动力源而瘫痪。

事后,阿布卢尔德被沃里安提拔为四级巴沙尔。

4、塞雷娜教成为国教

圣战被宣布结束后,费坎·巴特勒从政,被选为过渡总督。

在这19年里,塞雷娜教蓬勃发展,在萨卢萨二号行星首都齐米亚建造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宗教建筑:塞雷娜大教堂。他们不仅在贵族联盟内传教,还去被核弹洗地的前同步世界传教,因为那里有少量人类幸存者。教徒们摧毁除星际飞船以外的一切机器,回归农业社会。雷娜·巴特勒被无数人崇拜。终于,费坎决定与侄女合作:联盟将通过法令禁止制造类似思维机器的物品,换取塞雷娜教支持他成为真正的总督。

终于,约雷克·瑟尔设法逃离了被封锁近20年的科里恩。他来到齐米亚,暗杀了大牧首赞德·博罗-吉尼奥。但阿布卢尔德通过监控画面认出凶手正是失踪近80年的瑟尔。

由于费坎迟迟不指定大牧首继承人,塞雷娜教徒开始上街闹事,因为他们认为应该让雷娜担任大牧首。在向议会大厅进军的路上,最后的我思者维达德呼吁他们保持理智。但他们认为理智是机器才有的特质,而我思者本身也是“思维机器”。因此,失去理智的他们杀死了维达德。我思者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在暴乱中,瑟尔躲进阿布卢尔德的实验室,那里正在研发对付杀人机器螨的失真器。阿布卢尔德发现他后,启动失真器原型机,让十二个杀人机器螨测试机忽略自己,而只攻击瑟尔。这个人类叛徒就这样被自己设计的机器啃成了肉酱。

不久,在议会的掌声中,费坎宣布雷娜的宣言成为联盟的法律。任何使用思维机器的人将被处死;任何拥有思维机器的人将以最痛苦的方式被处死;任何制造思维机器的人将以最痛苦的方式被灭族。虽然雷娜依然没有被任命为大牧首,但塞雷娜教成为贵族联盟事实上的国教。暴乱暂时得到平息。

5、人脑机的覆灭

在赫斯拉躲藏了19年后,泰坦决定摘取人类的胜利果实——去临近的沃勒克九号行星俘虏幸存的人类,把他们改造为新人脑机,以扩大自己的兵力。同时,他们杀死了因受伤而愚钝不堪的贝奥武夫。

昆廷·巴特勒去沃勒克九号行星执行救济任务,结果遇到人脑机,重伤被俘,被泰坦带到赫斯拉改造成新人脑机!受尽折磨和诱骗的昆廷无意中透露联盟最大的秘密之一:激光打护盾会产生核爆效果。为了验证这一秘密,阿伽门农派遣但丁征服了五、六个小型人类殖民地,引诱贵族联盟派遣带护盾的飞船来营救。然后但丁派麾下的新人脑机向人类舰队发射激光,果然产生震撼的爆炸,导致新人脑机与人类舰队同归于尽。

事后昆廷懊悔不已,但覆水难收。接着,他与其他人脑机开始一起执行任务,只不过没有武器。在雷利孔星系,他利用秘密通信频率救了费坎率领的联盟舰队。联盟这才知道昆廷还活着,至少大脑还活着。

然而,不管沃里安怎么呼吁和号召,被避战情绪笼罩的联盟议会迟迟不愿向人脑机采取行动。于是,沃里安宣布辞职,将以自己的方式继续打击人类的敌人。在他的辞职仪式上,所有议员都为他的百年功绩喝彩,但没人阻止他。

沃里安独自一人来到赫斯拉,谎称自己回心转意,愿意回归泰坦阵营。作为对他的考验,阿伽门农让他去劝降昆廷。而他在与昆廷交谈时,用他俩发明的军事手语向昆廷透露了他的真正计划。接着,沃里安向阿伽门农表示他愿意接受人脑机改造。就在朱诺给他准备手术台时,昆廷趁她放松警惕杀死了她。他给自己换上朱诺的身体,帮助沃里安完成弑父。最后,当但丁逃跑时,他驾驶飞船撞了上去,与但丁同归于尽。

随着最后三个泰坦死亡,其他新人脑机将因为收不到泰坦的保险信号而在一年内陆续自毁。人脑机的帝国彻底覆灭。

九、对思维机器的最后一战

1、机器人的恶毒计谋


回到齐米亚后,沃里安得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费坎·巴特勒让沃里安官复原职。沃里安决定把雷娜·巴特勒和塞雷娜教徒的狂热引导到他希望的方向——彻底剿灭盘踞在科里恩的残余机器人。阿布卢尔德觉得此时的沃里安就像一只鹰。沃里安深受鼓舞,决定把鹰当成自己的家族标志。

沃里安指挥复仇舰队远征科里恩,费坎和雷娜陪同。这支舰队的规模是科里恩监视舰队的三倍。

意识到机器人舰队寡不敌众后,伊拉斯谟想出一个恶毒的战术:把科里恩剩余的200多万人类奴隶装进集装箱,部署在轨道上,组成被称为“肉啾桥”的人盾。吉尔伯塔斯进一步建议,如果人类舰队越过扰频网,就触发集装箱的自毁机制。这样把杀害无辜平民的主动权完全交到人类手中。伊拉斯谟还把塞雷娜克隆人的实时影像展示给人类舰队看,让塞雷娜教徒大为震惊,有人甚至相信圣塞雷娜没死!

机器人的这套心理战令阿布卢尔德与沃里安产生严重战术分歧。阿布卢尔德希望停止进攻,要首先想办法确保200万人盾的安全;沃里安坚持不计代价地前进,这200万无辜奴隶只是附带伤害。作为最高指挥官,沃里安不得不把自己一手培养的这位“义子”解职,而坚持己见的阿布卢尔德暗中关闭了整个复仇舰队的自动武器系统,导致人类飞船只能使用低效的手动操作武器。这让沃里安恼羞成怒,下令逮捕阿布卢尔德。

接着,机器人又派出瑟拉分散沃里安的注意力。瑟拉趁沃里安疏忽之际,向沃里安的旗舰开火,杀死了大约100名船员。沃里安只能下令摧毁自己的老友。

2、思维机器文明的陨落

然而,没过多久,伊拉斯谟惊恐地发现,他的儿子吉尔伯塔斯由于深爱着塞雷娜克隆人,居然偷偷溜上了关押她的集装箱,与她在一起。万一人类舰队越过扰频网,他的儿子将一命呜呼。为了救儿子,他决定不惜牺牲整个思维机器文明——关闭集装箱的自毁机制。随后派机器人去把儿子接下来。他要求吉尔伯塔斯活下去,把门塔特技艺传授给人类,给人类留下思维机器的印记。吉尔伯塔斯则取出伊拉斯谟的存储器,随身携带,混入其他人类。

人类的复仇舰队顺利越过肉啾桥后,开始用核弹攻击机器人舰队,并派雇佣兵和塞雷娜教徒向地面目标进攻。最终彻底摧毁科里恩全能者。

在随后联盟解救人质的行动中,塞雷娜克隆人为了阻止集装箱里的机器人杀害人类而遇害。沃里安讽刺地发现思维机器又杀死了一次塞雷娜。最后,关押她的集装箱里的炸弹爆炸,炸死了雷库尔·范和他发明的变脸者机器人。

十、战后的人类文明

1、科里诺王朝的崛起


从科里恩胜利返航后,费坎·巴特勒一度希望任命雷娜·巴特勒为大牧首,但遭到婉拒。于是,本来声望就如日中天的费坎顺水推舟,宣布把总督和大牧首两个职位合并,建立更高效的世袭统治,致力于恢复旧帝国的荣耀。为了纪念刚刚结束的决战,他宣布改姓科里诺。科里诺王朝就此诞生。

很快,费坎·科里诺把贵族联盟改组为新帝国,他成为开国皇帝。

2、阿特雷迪斯家族与哈科南家族的决裂

在沃里安·阿特雷迪斯的建议下,联盟议会裁决阿布卢尔德·哈科南为懦夫,把他流放到行星兰基韦尔。他在那里的渔村生活,娶妻生子。他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儿子们,声称是沃里安·阿特雷迪斯剥夺了他们的贵族身份。哈科南家族从此视自己为落难王子,把阿特雷迪斯家族当成世仇。

3、“最后一个思维机器”关机

在吉纳兹,圣战战士学员们按传统在毕业时摸碟片。没想到伊斯蒂安·戈斯摸到了朱尔·诺雷特的碟片,因此被认为是朱尔·诺雷特转世。在伊克斯,他的同学纳尔·特里格受到殉道教徒的蛊惑,决定跟着他们前往科里恩远征同步世界总部。

纳尔最终活了下来,但已成为塞雷娜教的狂热信徒。他把伊斯蒂安和奇罗克斯诱骗到萨卢萨二号行星,当着大批塞雷娜教徒的面,提出与奇罗克斯决斗,结果失败,被奇罗克斯斩首。随后,面对群情激愤的塞雷娜教徒,为了防止更多人类受到伤害,奇罗克斯选择自我关机。

4、第一位导航员的诞生

为了找到降低空间折叠飞船失事率的方法,诺尔玛·森瓦夜以继日地工作,因此需要服用香料保持精神集中。结果,大剂量服用香料,尤其是大剂量吸入香料气体,让她拥有了预知能力。她因此确认,香料就是导航空间折叠飞船的最佳方法。她同时发现过量吸入香料气体会让身体变异成四肢短小、头颅巨大的怪物。她尽管能自行让身体恢复美女状态,但决定还是不浪费这个精力,毕竟她已经不在乎外表的美丽了。

最后,在儿子阿德里安·文波特的单独陪伴下,诺尔玛第一次把一艘空间折叠飞船从科尔哈导航到阿拉基斯,验证了用香料导航飞船完全可行!

接着,阿德里安投资成立了新公司——折叠空间航运公司,还为诺尔玛找了十个志愿者。他们将被培养成第一批导航员。

十一、弗雷曼人的起源

1、塞利姆时代


圣战爆发前,在阿拉基斯,禅逊尼派孤儿塞利姆遭人诬陷,因偷水罪被奈布达尔塔驱逐出他的穴地。在沙漠中,绝望的他面对势不可挡的沙虫,竟意外学会了如何骑沙虫。沙虫体力透支死亡后,他还从它嘴里拔下一颗牙齿。接着,塞利姆又在沙漠深处幸运地发现一座至少有1100年历史的植物测试站,里面有丰富的食物和水。然后,在差不多骑了十次沙虫后,“虫骑士”塞利姆完全掌握了驾驭沙虫且不伤害它们的本领。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塞利姆在沙漠里共建立了8个补给站,其中包括两座植物测试站。他骑着沙虫巡游沙漠,甚至偷窃村民的物资,在阿拉基斯各地散播有关自己的传说。他还学会了用声波锤召唤沙虫。

由于长期服用香料,塞利姆的预知能力告诉他,沙虫的名号应该是“夏胡卢”。他还预见达尔塔会把香料卖给外乡人,最终导致香料在阿拉基斯枯竭。因此,他骑着沙虫去破坏了达尔塔的香料采集行动。

塞利姆在沙漠里巡游五年后,意外遇到前来投奔他的贾法尔。塞利姆教会他骑沙虫后,两人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接受了越来越多的禅逊尼派流亡者。但他们必须有强大的沙漠生存能力,否则塞利姆的人宁可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亡。为了更好地在沙漠里生存,塞利姆和他的追随者发明了蒸馏服,而且发现只有走随机步伐才能不吸引沙虫。

有一天,一个叫玛尔哈的小姑娘克服困难投奔塞利姆。而且她也来自塞利姆曾经的部落。两年后,玛尔哈嫁给了他。他们结婚当晚,整个部落陷入狂欢。

塞利姆预见到把香料卖到外星球会导致沙虫死亡,因此一直领导他的队伍打劫达尔塔的香料采集队。圣战28年,达尔塔纠集一群人深入沙漠,企图剿灭塞利姆的部落。塞利姆预知这一危险后,先把其他人都转移走,然后一下子召唤出四条沙虫,与达尔塔同归于尽。

不久,玛尔哈为亡夫塞利姆诞下一子:埃尔希姆。

2、伊斯梅尔时代

圣战29年,以伊斯梅尔为首的禅逊尼奴隶迫降阿拉基斯五个月后,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因为饥饿、脱水、意外等原因死亡。图克·基代尔非常幸运地被贾法尔的人找到。在他的指引下,贾法尔带着虫骑士找到剩下的57人,邀请他们加入自己的部落。

到圣战38年,玛尔哈和伊斯梅尔领导的虫骑士部落持续壮大。他俩终于结为夫妻。伊斯梅尔宣布把部落改名为“阿拉基斯自由人”。

后来,玛尔哈病危时,守旧的伊斯梅尔拒绝向城里的外乡医生求助,导致埃尔希姆把母亲的死怪罪到这位继父头上。埃尔希姆偷偷登上一艘文基企业的飞船,巡游了各个贵族联盟星球。回来后,他成为部落的新奈布,更认为自由人部落应该拥抱外界,出售香料,改善生活。

圣战94年,随着“香料热”的到来,外乡人越来越多地涌入阿拉基斯。埃尔希姆热衷于与外乡人做生意,改善自由人的生活。这严重背离了传统,因此他与继父伊斯梅尔的矛盾越来越深。有一次,奴隶贩子甚至顺着埃尔希姆留下的线索找到自由人部落。自由人以牺牲四人的代价把奴隶贩子全部杀死。这件事差点让伊斯梅尔与埃尔希姆决裂。

事后,父子俩一起去骑沙虫朝圣。他们路过盾墙山时,发现山下一座定居点遭到奴隶贩子洗劫。熟悉外乡人的埃尔希姆一眼判断出奴隶贩子来自行星赞巴尔。接着,伊斯梅尔组织人马对奴隶贩子实施报复行动。在行动中,他指示自由人在杀死奴隶贩子后,把尸体的血液、体液等水份蒸馏出来并保存起来,作为他们对所犯罪行的补偿。

虽然自由人报了仇,但伊斯梅尔越发认为埃尔希姆与外乡人交流是错误的。但埃尔希姆不愿意回归传统。伊斯梅尔不得不宣布与埃尔希姆脱离继父子关系,还向他提出沙虫挑战,即双方各骑上一条沙虫,指引两条沙虫搏斗。因为沙虫的领地意识很强,所以它们一见面就会缠绕打架。然而,决斗的结果是伊斯梅尔的沙虫输了。

失败的伊斯梅尔只能带着一众认同他理念的追随者远走高飞。

**剧透结束**

译名表

人名
Tlaloc,特拉洛克
Agamemnon,阿伽门农
Andrew Skouros,安德鲁·斯库罗斯
Juno,朱诺
Julianna Parhi,朱莉安娜·帕尔希
Barbarossa,巴巴罗萨
Vilhelm Jayther,威廉·雅伊特尔
Ajax,埃阿斯
Dante,但丁
Xerxes,薛西斯
Alexander,亚历山大
Tamerlane,帖木儿
Hecate,赫卡忒
Arn Eklo,阿恩·埃克洛
Vorian Atreides,沃里安·阿特雷迪斯
Seurat,瑟拉
Erasmus,伊拉斯谟
Tio Holtzman,蒂奥·霍尔茨曼
Xavier Harkonnen,泽维尔·哈科南
Tuk Keedair,图克·基代尔
Manion Butler,马尼恩·巴特勒
Serena Butler,塞雷娜·巴特勒
Octa Butler,奥克塔·巴特勒
Wandra Butler,万德拉·巴特勒
Quentin Butler,昆廷·巴特勒
Abulurd Butler,阿布卢尔德·巴特勒
Rikov Butler,里科夫·巴特勒
Fayna Butler,雷娜·巴特勒
Faykan Butler,费坎·巴特勒
Faykan Corrino,费坎·科里诺
Norma Cenva,诺尔玛·森瓦
Zufa Cenva,祖法·森瓦
Ticia Cenva,蒂西亚·森瓦
Heoma,赫奥玛
Iblis Ginjo,易卜劣厮·吉尼奥
Camie Boro,卡米·博罗
Xander Boro-Ginjo,赞德·博罗-吉尼奥
Niko Bludd,尼科·布拉德
Bel Moulay,贝尔·穆莱
Selim Wormrider,“虫骑士”塞利姆
Dhartha,达尔塔
Ishmael,伊斯梅尔
Aliid,阿利德
Aurelius Venport,奥雷柳斯·文波特
Adrien Venport,阿德里安·文波特
Yorek Thurr,约雷克·瑟尔
Rekur Van,雷库尔·范
Niriem,尼里姆
Kwyna,奎娜
Zon Noret,佐恩·诺雷特
Jool Noret,朱尔·诺雷特
Vergyl Tantor,弗盖尔·坦托
Chirox,奇罗克斯
Beowulf,贝奥武夫
Rajid Suk,拉吉德·苏克
Mohandas Suk,莫汉达斯·苏克
Vidad,维达德
Paolo,保罗
Jafar,贾法尔
Marha,玛尔哈
El'hiim,埃尔希姆
Four-Arms,四臂
Four-Legs,四腿
Leronica Tergiet,勒罗妮卡·特尔吉特
Kalem Vazz,卡莱姆·瓦兹
Raquella Berto-Anirul,拉奎拉·贝尔托-阿尼鲁尔
Brevin O'Kukovich,布列温·奥库科维奇
Gilbertus Albans,吉尔伯塔斯·奥尔本斯
Jimmak Tero,吉马克·泰罗
Istian Goss,伊斯蒂安·戈斯
Nar Trig,纳尔·特里格

组织

Old Empire,旧帝国
Titan,泰坦
League of Nobles,贵族联盟
League Parliament,联盟议会
League Armada,联盟联合舰队
Synchronized Worlds,同步世界
Unallied Planet,不结盟行星
Trustee,受托者
Buddislam,佛伊斯兰教
Zensunni,禅逊尼派
Zenshia,禅什叶派
Salusan Militia,萨卢萨民兵队
Sorceresses of Rossak,罗萨克女术士
Dragoon,龙骑兵
Sietch,穴地
Jihad Police,圣战警察
Jihad Council,圣战委员会
Army of the Jihad,圣战军
Army of Humanity,人类军
Jipol,圣警
Seraphim,六翼天使
Council of Veterans,老兵委员会
VenKee Enterprise,文基企业
Foldspace Shipping Company,折叠空间航运公司
Free Men of Arrakis,阿拉基斯自由人
Martyrists,殉道教徒
Parmentier Hospital for Incurable Diseases,帕门蒂尔绝症医院
Cult of Serena,塞雷娜教
Mentat,门塔特
Face Dancer,面舞者
Humanities Medical Commission,人类医学委员会
Vengeance Fleet,复仇舰队

地名
Thalim system,萨利姆星系
Tlulax,特卢拉克斯
Rodale IX,罗代尔九号行星
Ix,伊克斯
Walgis,瓦尔吉斯
Richese,里切斯
Corrin,科里恩
Gamma Waiping system,外屏γ星系
Salusa Secundus,萨卢萨二号行星
Poritrin,波里特林
Starda,斯塔达
Arrakis,阿拉基斯
Caladan,卡拉丹
Zimia,齐米亚
Giedi Prime,吉迪主行星
Rossak,罗萨克
Harmonthep,哈蒙塞普
City of Introspection,内省市
IV Anbus,安巴斯四号行星
Ginaz,吉纳兹
Darits,道里奇
Kolhar,科尔哈
Bela Tegeuse,贝拉特古斯
Richese,里切斯
Wallach IX,沃勒克九号行星
Parmentier,帕门蒂尔
Hessra,赫斯拉
Cathedral of Serena,塞雷娜大教堂
Relicon,雷利孔
Shield Wall,盾墙山

飞船
Update ship,更新船
Dream Voyager,“梦想航海家号”

科技
Thinking Machine,思维机器
Cogitor,我思者
Cymek,人脑机
Neo-cymek,新人脑机
Omnius,全能者
Scrambler shield,扰频护盾
Scrambler web,扰频网
Portable scrambler,便携式扰频器
Gelcircuitry,凝胶电路
Suspensor field generator,悬浮场生成器
Glowglobe,球形灯
Stillsuit,蒸馏服
Omunius Scourge,全能者之鞭
Spice Harvestor,香料开采车
StarDrive,星际驱动器
Fold space,空间折叠
Piranha mite,杀人机器螨
Distorter,失真器

头衔
Viceroy,总督
Primero,甲等军官
Segundo,乙等军官
Tercero,丙等军官
Quinto,戊等军官
Tercero, First Grade,一级丙等军官
Levenbrech,莱文布雷希
Bator,巴特尔
Burseg,伯塞格
Bashar,巴沙尔
Bashar,Fourth Grade,四级巴沙尔
Supreme Sorceress,最高女术士
Naib,奈布
Interim Viceroy,过渡总督
Priestess of the Jihad,圣战女祭司
Grand Patriarch of the Jihad,圣战大牧首
Sensei,先生

其他
Hrethgir,肉啾
Parliamentary Medal of Honor,议会荣誉勋章
Exemplary Service Medal,模范服役勋章
Manion Cross,马尼恩十字
Shai-hulud,夏胡卢
Melange,美琅脂
Sutra Koran,《修多罗古兰经》
Elecran,电蚺
Spice Rush,香料热
Great Purge,大清洗
Bridge of Hrethgir,肉啾桥
Thou shalt not make a machine in the likeness of the human mind. 汝等不得造出机器,假冒人的思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7-20 07:36 , Processed in 0.09964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