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5089|回复: 7

[电视] 《波巴·费特之书》第一季细节解析(更新至第7集)

[复制链接]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22-1-2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集《异乡异客》


一、波巴·费特生平简介

波巴·费特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出名的角色之一。虽然他在电影里戏份不多,但从1978年至今,卢卡斯影业在衍生作品里为他创作了大量故事。从动画到漫画,从小说到游戏,到处都能看到波巴·费特的身影:



因此,《波巴·费特之书》第1集开篇就来了一段类似前情提要的“梦境”,简介了这个角色的起源。当然,对于初涉《星球大战》的朋友,不需要饱览这40多年的作品,只需要通过以下作品大概了解这个角色的背景即可:

1、电影《星球大战:第二部:克隆人的进攻》



在行星卡米诺,波巴·费特是当时银河系著名赏金猎人詹戈·费特的克隆人。詹戈是银河共和国所有克隆人士兵的模板。绝大多数克隆人都是加速生长的,但波巴没有。因此,当大多数克隆人都在短短十年内就已“长大成年人”时,波巴依然是个孩子。詹戈把波巴留在身边,当儿子抚养。克隆人战争在行星吉奥诺西斯打响后,詹戈惨遭斩首。波巴抱着“父亲”的头盔痛苦不已。



在《波巴·费特之书》第1集,小波巴·费特回忆詹戈遇害的片段大都是20年前的电影拍摄素材再利用,但与当时的电影成片不尽相同。只有那个詹戈头盔护目镜反射出小波巴脸的镜头是这次新拍的。由于20年前扮演波巴·费特的小演员丹尼尔·洛根已经长大了,因此在这个新镜头里,扮演小波巴·费特的是芬尼根·加雷(Finnegan Garay)。在电影里,詹戈·费特与所有克隆人的扮演者都是特穆拉·莫里森,即​波巴·费特在《波巴·费特之书》里的扮演者。

2、电影《星球大战:第五部:帝国反击战》



距离父亲遇害25年后,波巴·费特已成长为银河系最著名的赏金猎人。银河帝国雇佣了一群包括他在内的赏金猎人追捕起义军要犯。最后,他把起义军要犯汉·索洛移交给行星塔图因的黑帮大佬贾巴,因为贾巴也在悬赏汉·索洛。

3、电影《星球大战:第六部:绝地归来》



起义军英雄们从贾巴手里救出了汉·索洛。在这过程中,波巴·费特的飞行背包被打坏,不幸落入沙漠怪物“沙拉克”口中。同时,贾巴被勒死。

4、连续剧《曼达洛人》



逃出沙拉克的波巴·费特在塔图因沙漠里救了被打成重伤的通缉犯芬内克·尚德,还把她受伤的腹部改造成机器,救了她一命。两人从此结伴谋生。在行星泰桑,两人从曼达洛人丁·贾伦手里拿回了波巴的盔甲。丁·贾伦在制服帝国军阀吉迪恩,解救“孩子”古古的过程中,一度得到波巴与芬内克的帮助。最后,波巴与芬内克回到塔图因,打死贾巴的继承人比布·福图纳,开始统治塔图因的黑道。

二、波巴·费特逃出沙拉克的过程演变

其实在《波巴·费特之书》第1集播出前,《星球大战》衍生图书就讲过波巴·费特逃出沙拉克的过程。而且波巴·费特是三进三出沙拉克:



波巴第一次落入沙拉克的肚子就是《绝地归来》里那次。他第一次逃出沙拉克的肚子记载在1995年的短篇小说《像这样一头巴夫兽》(A Barve Like That)中。这篇小说被收录进了1995年的短篇小说集《贾巴宫殿的故事》(Tales from Jabba's Palace)。

按照《像这样一头巴夫兽》的记载,波巴在沙拉克肚子中设法启动了飞行背包,导致飞行背包爆炸,沙拉克肚中着了火。接着他又在沙拉克肚中引爆一枚震荡手雷。冲击波把他炸出了沙拉克。

按照1998年出版的小说《曼达洛盔甲》(The Mandalorian Armor)的记载,波巴第一次逃出沙拉克就发生在贾巴死后几天,恩多战役都还没爆发。他逃出沙拉克后,是赏金猎人登加救了他。



波巴第二次落入沙拉克的肚子原因不明,但第二次逃出沙拉克的肚子被记载在1983年末出版的漫威古早漫《星球大战》第81集《末日贾瓦人》(Jawas of Doom)中,当时已经是恩多战役后。按照这集漫画中某个机器人的推测,这次波巴是在沙拉克反胃时被吐出来的。



波巴第三次落入沙拉克的肚子也是在《末日贾瓦人》中。波巴第二次逃出沙拉克后,不省人事地倒在沙漠中,被路过的贾瓦人误以为是机器人。贾瓦人把他带进沙漠履带车。碰巧,汉·索洛和莱娅·奥加纳当时回到了塔图因,因为被人逼债的汉要来塔图因取一笔巨款。没想到,汉在莫斯艾斯利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因为银行计算机认为汉还处于“碳凝”状态。就在汉指望R2-D2去“说服”银行计算机时,R2又被贾瓦人抓走了——这恰恰是抓到波巴的同一批贾瓦人。在解救R2的过程中,迷迷糊糊的波巴一开始没认出汉,而当时这辆沙漠履带车已被贾瓦人抛弃,因为他们遭到了宿敌塔斯肯人的袭击。失控的沙漠履带车驶向一株沙拉克的血盆大口。汉本打算救出波巴,可波巴听到车外的莱娅大叫“汉”的名字时,记忆恢复,立刻举枪欲杀汉。于是,逃命要紧的汉不再管波巴,自己跳出沙漠履带车。波巴随着沙漠履带车再度落入沙拉克之口。



波巴第三次逃出沙拉克的肚子原因不明。在1992年6月的黑马漫画《星球大战:黑暗帝国》第4集,即恩多战役后6年,汉再次见到生龙活虎的波巴时,十分震惊。他本以为波巴死了,但波巴说:“沙拉克发现我有点难以消化。”



当然,上述图书现在都属于《星球大战》传说,不是正史。《波巴·费特之书》是《星球大战》正史。目前波巴逃出沙拉克的正史版本与传说的任何一次都不同:波巴通过冲锋队盔甲里的氧气活命,然后用火焰喷射器烧出一个洞,爬出沙拉克,结果被贾瓦人扒了盔甲,最后是塔斯肯人救了他,但把他当成奴隶。

三、有故事的角色

作为《曼达洛人》的衍生剧,在《波巴·费特之书》里出现的所有种族、机器人型号和生物几乎都已在《曼达洛人》中出现过。因此,除非这个角色有值得一说之处,否则就不再赘述了。

1、多克·斯特拉西(Dokk Strassi)



多克·斯特拉西是本剧原创角色,特兰多沙人,由本集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斯亲自客串。他手里拿的是伍基人的皮毛。特兰多沙人与伍基人都发源于卡希克星系。特兰多沙人的母星是特兰多沙;伍基人的母星是卡希克。但特兰多沙人与伍基人是世仇。

2、不知名的罗迪亚人



这是一个来自行星罗迪亚(Rodia)的罗迪亚人(Rodian)。这个角色由萨姆·威特沃(Sam Witwer)配音。2008年至今,萨姆·威特沃几乎参加了每一部《星球大战》影视剧以及重要游戏、有声书和综艺节目的配音工作,比如,在《原力觉醒》和《侠盗一号》里为冲锋队员配音,在《克隆人战争》、《义军崛起》和《游侠索罗》里为摩尔配音,在《前线》系列游戏里为帕尔帕廷皇帝配音等。当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在《原力释放》系列游戏里为主角“弑星者”盖伦·马雷克提供脸模和配音。

​3、​马克斯·里博(Max Rebo)

​​

在圣域堂(Sanctuary)酒馆里,演奏音乐的是马克斯·里博和一位比思人(Bith)乐手。他俩演奏的音乐是名曲《为我疯狂》(Mad About Me)的变奏。马克斯·里博是来自行星​奥尔托(Orto)的奥尔托人(Ortolan)。按照部分《星球大战》正史作品的设定,奥尔托人只有两肢,而没有四肢,也就是说,他们的手其实也是他们的腿。马克斯·里博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当时带领他的马克斯·里博乐队在贾巴的宫殿里表演节目。他演奏的乐器叫红球杰特风琴(Red ball jett organ)。他身旁的比思人极有可能是乐调节点乐队(Modal Nodes)的成员,但尚不清楚究竟是谁。

​4、8D8



为波巴·费特效力的机器人叫8D8,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当时作为监工机器人EV-9D9的助手,专门负责折磨其他机器人。看来,波巴为他赋予了更阳光的职责。

5、熟悉的机器人型号



在圣域堂酒馆外,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起重机器人。这种机器人最早出自《星球大战:第七部:原力觉醒》。在起重机器人附近,一群型号暂时未知的四足机器人格外引人瞩目。在现实世界,它们是波士顿动力制造的机器狗。



在圣域堂酒馆外的路边,有一个KT动力机器人。动力机器人是《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机器人,其实就是移动充电宝。但KT这个型号之前只在《原力觉醒》里出现过。



在圣域堂酒馆里的賭桌上,有个RX系列驾驶机器人在当荷官。这个型号最早出自迪士尼乐园的游乐项目《星球大战:星际漫游》(Star Tours)。它们虽然名为“驾驶机器人”,但似乎总是不务正业。在《星球大战:银河边缘》主题公园里,就有一个RX系列驾驶机器人在当音乐DJ。

四、其他

1、巴克塔(Bacta)



“巴克塔”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医疗物质,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巴克塔由弗拉蒂克斯人(Vratix)发明,能迅速促进伤口附近的细胞再生,几乎可以治疗一切伤口。

2、风帆游艇(sail barge)的残骸



波巴·费特刚逃出沙拉克时,可以看到背后有巨大的残骸。那就是贾巴的风帆游艇“凯坦纳号”(Khetanna)。在《绝地归来》里,正是在“凯坦纳号”上,义军解救了汉·索洛,勒死了贾巴,把波巴打进了沙拉克。

3、莫斯埃斯帕(Mos Espa)



本集的主要故事发生地在莫斯埃斯帕。莫斯埃斯帕是塔图因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塔图因事实上的首都。在《星球大战:第一部:幽灵的威胁》里,莫斯埃斯帕也是小阿纳金·天行者(即后来的西斯黑暗尊主达斯·维德)的故乡。注意,在《星球大战:第四部:新的希望》和《曼达洛人》里,出现的是塔图因的另一座城市——莫斯艾斯利。

4、新共和国信用点



在圣域堂酒馆里,加莎·弗威普(Garsa Fwip)支付给波巴和芬内克的硬币上有新共和国标志,暗示当时至少莫斯埃斯帕的金融已被新共和国控制。塔图因之前一直是赫特人的地盘;在《幽灵的威胁》里,莫斯埃斯帕当地人是不收共和国货币的。

5、黑瓜(Black melon)



塔斯肯儿童要波巴·费特从沙漠里挖的是黑瓜(black melon)。这种水果最早出自2015年的《星球大战》正史漫画主线刊第7集和2020年的《曼达洛人》第二季第1集。

6、不知名的尼克托人飞车党



被塔斯肯人奴役期间,波巴目睹了一群尼克托人飞车党在残害无辜百姓。这群人在墙上留下的标志很像纳尔赫特文(Nal Huttese)里的字母“K”:



尼克托人发源于赫特空间内一颗叫金坦(Kintan)的行星。所以这个标志很有可能是“Kintan”的首字母。

7、夜风刺客(Night Wind Assassin)



走出圣域堂酒馆后,波巴和芬内克遭到一群夜风刺客的袭击。虽然早在1995年,一个名为“夜风”的组织就出现在《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戈罗思:帝国奴隶》(Goroth: Slave of the Empire)中,但书里的夜风只是帝国殖民政府用来欺骗当地抵抗运动的一个幌子,其成员也都是戈罗思人。显然,这与本集出现的夜风刺客似乎并无太大关联。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22-1-7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集《塔图因的部落》



被俘的夜风刺客在遭到波巴·费特审讯时,喊了一句“E chu ta”——这是经典的赫特语粗话脏话,大概也是在《星球大战》作品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赫特语句子,但实际含义已不可考,反正就是骂人。


贾巴宫殿的地牢里原本关着一头著名的兰克(rancor),名叫帕蒂萨(Pateesa)。贾巴会把自己不喜欢的人扔进地牢喂兰克。在《绝地归来》里,卢克·天行者杀死了这头兰克,所以地牢现在空空如也。地牢里出现的老鼠叫“塔图鼠”(Tatoo-rat)——虽然这种动物早在《绝地归来》里就出现了,但它的名字直到36年后的2019年才被公布。


继上一集出现KT动力机器人后,这一集在莫斯埃斯帕街头又出现了EGL动力机器人。同样,这个型号之前只在《原力觉醒》里出现过。


莫克·谢兹市长(Mayor Mok Shaiz)是伊索人(Ithorian),由第1集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斯配音。这个种族最早出自《新的希望》。他们有四个喉咙,在颈部两侧有两张大嘴,导致他们无法正常说银河基本语,因此需要翻译项圈(Translator Collar)把他们的话翻译成基本语。伊索人的翻译项圈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四季第16集。


波巴·费特对加莎·弗威普提到的穆斯塔法是一颗炎热的火山星球,最早出自《西斯复仇》。达斯·维德的城堡就建在那里。


波巴·费特提到的赫塔,即纳尔赫塔(Nal Hutta),是赫特人的母星,在《星球大战》作品里经常出现或被提到。但传说赫特人其实并不发源于那里,而是来自纳尔赫塔附近的瓦尔(Varl)。


与双胞胎赫特人一起出现的是黑克尔桑坦(Black Krrsantan)。他是伍基人(Wookiee),银河系著名赏金猎人之一。这个角色最早出自2015年2月出版的漫威漫画《星球大战:达斯·维德》第1集。从此以后,他就几乎成为《星球大战》漫画的常驻角色之一,在主线刊、《达斯·维德》、《阿芙拉博士》等多套漫画中都有亮相。他最早是宗蒂兄弟(Xonti Brothers)训练的角斗士,所以波巴称他为“角斗士”。他后来成长为享誉银河系的赏金猎人,先后受雇于赫特人贾巴、达斯·维德、阿芙拉博士等银河系名人,与欧比-旺·克诺比、汉·索洛、同族的丘巴卡等人都交过手,与波巴也是老相识。


从沙漠下蹿出来,遭到马西夫(massiff)和塔斯肯人捕猎的生物叫“沃特”(worrt),最早出自《绝地归来》。


波巴获得飞行摩托的地方叫托希站(Tosche Station),是一个动力维修站,归默尔·托希(Merl Tosche)所有。站内的那对青年是卡米·马斯特拉普(Camie Marstrap)和“修理工”拉兹·洛内奥兹内尔(Laze 'Fixer' Loneozner)。托希站、卡米和修理工原本都会在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新的希望》里出现,但最后从正片里被剪到了,仅仅有卢克·天行者的一句台词提到了“托希站”。不过,卡米和修理工还是在不少与《新的希望》有关的图书里亮相。他们都是卢克的发小,在《新的希望》里是情侣关系,现在不知道有没有结婚。有意思的是,在《最后的绝地》小说版里,老年卢克做梦梦到自己如果没有离开塔图因,卡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在《新的希望》里,卡米的扮演者是好莱坞摄影师兼影星库·斯塔克(Koo Stark)——英国安德鲁王子的前女友之一。


派克人(Pyke)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是《星球大战》创始人乔治·卢卡斯亲自参与设计的种族之一,后来在《游侠索罗》里也有出现。不过本集是他们第一次在影视剧中摘下头盔,露出真容。他们的派克辛迪加(Pyke Syndicate)是银河系最大的黑帮组织之一,主营香料贸易。


科舍尔最早在《新的希望》里被提及。四十多年来,科舍尔一直是《星球大战》作品最常提及或最常表现的星球之一。科舍尔的全貌在《星球大战》正史和影视剧里的首次亮相发生在2014年的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一季首播集里;科舍尔是《游侠索罗》的故事发生地之一。在正史里,科舍尔是一颗球形行星,地表宜居,有完整的生态系统。香料矿场位于南半球,由派克人管理,矿工都是奴隶。北半球居住着以亚鲁巴王(King Yaruba)为首的科舍尔王室。桑桑那香料(Sansanna spice)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派克辛迪加的领导人洛姆·派克(Lom Pyke)是它的消费者。


锚头镇(Anchorhead)最早在《新的希望》里由卢克的一句台词提及,是塔图因的一座小镇,就位于托希站边上。在经典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里,玩家可以拜访锚头镇。但这款游戏现在不是《星球大战》正史。


塔斯肯部落打造加菲棒(gaffistick)的地方明显以40多年前拉尔夫·麦夸里为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创作的一幅概念画为灵感。


塔斯肯人对波巴说,塔图因的海洋干涸后,他们躲藏了起来。虽然目前《星球大战》正史尚未详述这段历史,但根据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和漫画《星球大战:绝地黎明》的设定,塔图因在几万年前确实是一颗有海洋和树林的行星,结果史前超文明拉卡塔人(Rakata)在征服塔图因的过程中实施了惨烈的轨道轰炸,导致海洋蒸发,地表被烧成玻璃,塔图因成为沙漠行星。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22-1-13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集《莫斯埃斯帕街道》



这是一位布奥马僧侣(B'omarr Monk)。这个组织的成员最早在《绝地归来》里一晃而过——C-3PO和R2-D2刚进入贾巴的宫殿时,眼尖的观众可以看见有个布奥马僧侣从他们背后的阴影里缓步走过。布奥马会(B'omarr Order)是一个宗教组织。其真正开悟的信徒会把自己的脑子取出,放在一个罐子里,从而脱离感官的干扰,思考宇宙。这个放置脑子的容器由一个蜘蛛形机器人携带。其实,贾巴的宫殿很久以前就是布奥马僧侣的僧院,后来才成为贼窝,但布奥马僧侣依然居住在里面。



波巴·费特骑着班萨进入莫斯艾斯利后,路过一片刺穿帝国冲锋队头盔的长杆。这个地点我们最早在《曼达洛人》第5集里已经见过了。而且,与波巴交错而过的,是佩莉·莫托(Peli Motto)和她的三个维修机器人——他们同样最早出自《曼达洛人》第5集。



奥巴迪亚(Oba Diah)是派克人的母星,位于科舍尔航程的终点,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六季。



我们终于确认了那个尼克托人飞车党的正式名称是“金坦阔步帮”(Kintan Striders)——首字母确实是“K”。



金坦阔步兽是金坦当地的一个原始种族,硅基生命,只会使用简单工具。在风靡银河系的德贾里克棋(dejarik)中,有个棋子就是金坦阔步兽。



波巴招募的街头混混叫“摩德族”(Mod)。他们的名称和灵感来源之一是20世纪60、70年代在英美等国青年中兴起的同名亚文化。“摩德”是“现代主义”(Modernism)的简称。当时英美的摩德族喜欢把自己的摩托车改装得很酷炫。“摩德”同时也是“改造”(modification)的简称,暗示剧中这些人都对自己进行了半机器人改造。



仔细看黑克尔桑坦左眼上方,会发现有至少两道伤疤。这其实是19年前欧比-旺·克诺比的光剑给他留下的:



在2016年6月的《星球大战》正史漫画主线刊第20集里,贾巴雇佣黑克尔桑坦去调查谁阻止了他收水税。克尔桑坦来到拉尔斯家,把拉尔斯夫妇扣为人质,逼那个人出来。那个人原来就是欧比-旺。欧比-旺最后击退了克尔桑坦。克尔桑坦不得不逃离塔图因,因为他知道贾巴对他的失败不会满意。



这道菜叫“烤努纳”(Roast nuna),出自《克隆人战争》。



努纳是一种不会飞的小型鸟类,源自行星纳布。在《幽灵的威胁》中,贾巴就把一只无辜的努纳弹下了赛车看台。



兰克饲养员的扮演者是好莱坞影星丹尼·特雷霍(Danny Trejo)。他的代表作《弯刀》系列电影正是由本集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斯编导的。



波巴提到达索米尔女巫会骑兰克。这一设定最早出自1994年的小说《星球大战: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此后就延续至今,从传说到正史都没有变化。在《克隆人战争》中出现的暗夜姐妹其实只是达索米尔女巫的一支。而驯服兰克则是达索米尔所有女巫组织都会从事的行为。在游戏《星球大战:战火中的帝国:腐败力量》(Empire at War: Forces of Corruption)中,玩家可以亲眼目睹达索米尔女巫骑兰克的霸气场景。



波巴提到他骑过比兰克大10倍的野兽,很有可能是指帕尔鱼牙龙(Paar's ichthyodont)。在1978年播出的电视电影《星球大战:假日特集》(The Star Wars Holiday Special)中,有一段动画片是“剧中剧”,里面就有波巴骑帕尔鱼牙龙的场景。这段动画片也是波巴·费特在《星球大战》作品里的首次登场,目前已在“迪士尼+”重映。不过这段动画片不是正史。



龙驼(ronto)出自1997年的《新的希望》特别版,是塔图因的爬行类草食动物,高达4、5米。它们的肉可以被做成各类菜肴。



芬内克·尚德骂的“荡个肺里”(Dank Farrik)是一句出自《曼达洛人》的粗话。



莫斯埃斯帕街道上出现的那幅画其实是40年前拉尔夫·麦夸里为《绝地归来》绘制的概念画之一。其中波巴·费特自己就站在比布·福图纳左边。与原图相比,本集出现的版本删除了卢克·天行者。



在莫斯埃斯帕街头可以看到RIC系列通用劳工机器人(RIC-series general labor droid)在拉人力车。这种机器人和人力车最早出自《克隆人的进攻》。



最后淹没市长管家的是梅卢伦瓜(Meiloorun fruit)。这种水果最早出自1996年的小说《星球大战:X翼:韦奇的賭博》(X-Wing: Wedge's Gamble),但这本小说不是正史。2014年10月,梅卢伦瓜被动画连续剧《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一季第4集引入正史,从此成为《星球大战》正史作品里最常见的水果之一。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22-1-20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集《风暴将至》



塔图因有两颗恒星和三颗卫星。两颗恒星分别叫塔图一号(Tatoo I)和塔图二号(Tatoo II);三颗卫星分别叫戈姆拉森(Ghomrassen)、盖尔梅萨(Guermessa)和舍尼尼(Chenini)。在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塔图因的取景地是突尼斯的泰塔温省(Province of Tataouine)。戈姆拉森、盖尔梅萨和舍尼尼分别是当地两个镇和一个村的名字。



芬内克·尚德受伤昏迷的故事记载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5集中。



波巴刚进半机器人改造店时,右边那位男青年的扮演者是温明娜的儿子库珀·多米尼克·徐(Cooper Dominic Zee)。



芬内克的无人机在贾巴宫殿内外侦察时,其摄像头上的奥里贝什文只有第一个单词和最后一个单词有意义。第一单词是“幽灵”(Ghost);最后一个单词是“卢卡斯”(Lucas)。



这是一只索尔根蛙(Sorgan frog)。这种动物出自《曼达洛人》第一季第4集,是古古喜爱的食物之一。



这两个机器人的型号分别是COO系列厨师机器人(COO-series cook droid)和EV系列监管机器人(EV-series supervisor droid)。厨师机器人最早出自《克隆人的进攻》——阿纳金和帕德梅从科洛桑前往纳布时,在他们搭乘的货轮上就有一个同型号厨师机器人。监管机器人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即EV-9D9。看来贾巴的宫殿里不止一个EV系列监管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的型号是LEP系列服务机器人(LEP-series service droid),在《克隆人战争》里比较常见。



贾巴宫殿的机库最早出自游戏《星球大战:前线》DLC《外环》(Star Wars Battlefront: Outer Rim),发售日期是2016年3月22日。在《波巴·费特之书》第4集里,我们又看到了一个新的动力机器人型号:PLNK系列。这个型号在《克隆人战争》里很常见。



波巴驾驶“奴隶一号”在贾巴宫殿机库里闪转腾挪时,还撞翻了一艘“班萨Ⅱ”货运小艇(Bantha-II cargo skiff)。在《绝地归来》里,跟着贾巴的风帆游艇一同进入沙丘海深处的就是两艘货运小艇。



波巴逃出沙拉克五年后,拿回“奴隶一号”,返回沙拉克,却差点被沙拉克缠住,幸亏芬内克向沙拉克肚子里投了一枚震波炸弹(Seismic charge),才把沙拉克炸死。而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短篇小说《像这样一头巴夫兽》(A Barve Like That)里,波巴逃出沙拉克一年后,驾驶“奴隶二号”返回沙拉克,用推进器的烈焰灼烧它,但最后还是饶了它一命。



我们其实在上一集就见过沙跳鼠(scurrier)了。那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的“蝉”就是一只沙跳鼠。沙跳鼠在《新的希望》、《克隆人的进攻》和《曼达洛人》第二季第1集中都出现过。



芬内克提到“像亚扎姆人(Yuzzum)一样唱歌”大概是指《绝地归来》里的乔·尤扎(Joh Yowza)——作为马克斯·里博乐队的成员,他在贾巴的宫殿里引吭高歌。亚扎姆人发源于恩多森林卫星,虽然科技比石器时代的伊沃克人还要落后,但他们喜欢乘坐路过的星际飞船去银河系探险。



伍基人与特兰多沙人是世仇,但黑克尔桑坦扯断特兰多沙人的胳膊其实没什么用,因为特兰多沙人拥有超强的再生能力,四肢断了还能再长出来。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22-1-2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集《曼达洛人回归》

一、与《曼达洛人》相关的细节

这集与其说是《波巴·费特之书》,不如说是《曼达洛人》第三季的预热。波巴·费特本人在本集完全没有亮相。本集包含大量源自《曼达洛人》的元素,不一一赘述,只说几个值得一提的:

“我可以抓活的,也可以抓死的。”(I can bring you in warm, or I can bring you in cold.)这句经典台词最早出自《曼达洛人》第一季第1集。


官方终于把帕兹·维兹拉(Paz Vizsla)的姓氏拼对了。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3集里,他的姓被拼成了“Vizla”——这是这个氏族在网游《星球大战:旧共和国》里的拼写,但《旧共和国》不属于《星球大战》正史。


这集终于略微介绍了“千泪之夜”(The Night of a Thousand Tears)的前因后果。盔甲匠(Armorer)领导的这个曼达洛人小派别叫“卫之子”(Children of the Watch)。“千泪之夜”发生时,他们躲藏在谐和星(Concordia)上。谐和星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二季,是行星曼达洛的卫星,也是曼达洛人派别死神卫(Death Watch)的基地之一。当时谐和星与死神卫都由超凡维兹拉(Pre Vizsla)领导。他也是当时暗剑的持有者。


千泪之夜时,帝国首先用TIE轰炸机对曼达洛实施了地毯式轰炸。TIE轰炸机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是帝国最常用的飞船之一。


这是圆顶城市森达里(Sundari),曼达洛首都,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二季。千泪之夜,森达里被彻底摧毁。


千泪之夜,被帝国用来扫荡战场的是KX系列安保机器人(KX-series security droid)和蝮蛇探测机器人(Viper probe droid)。这两个型号分别出自《侠盗一号》和《帝国反击战》。


我们终于知道原来这根传奇的长杆叫低温高密度助燃器(cryogenic density combustion booster)。它最早出自《新的希望》的死星垃圾压缩机,后来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3集一晃而过。


这位新共和国飞行员是卡森·泰瓦队长(Captain Carson Teva),最早出自《曼达洛人》第二季第2集,所以认识丁·贾伦。这个角色依然由加拿大籍韩裔演员保罗·李森海(Paul Sun-Hyung Lee)扮演。他是星战迷扮装组织501军团加拿大驻防军的正式成员。


这位新共和国飞行员叫里德(Reed),本剧原创人物。他的扮演者是英国演员马克斯·劳埃德-琼斯(Max Lloyd-Jones)——在《曼达洛人》第二季第8集里,他是卢克·天行者的动作戏替身。

二、与《曼达洛人》无关的细节


环形太空站在过去的《星球大战》作品里出现过不少,但环形世界是第一次出现。这个环形世界叫格拉维斯(Glavis),本剧原创。


丁·贾伦见的这位行会会长(Guild master )是伊希蒂布人(Ishi Tib)——这个种族最早出自《绝地归来》。这个角色由英国演员海伦·萨德勒(Helen Sadler)配音。她先前在游戏《星球大战:前线》和动画片《星球大战:命运的力量》里为琴·厄索配音,在动画片《乐高星球大战:抵抗组织崛起》和《乐高星球大战:假日特集》里为蕾伊配音。


丁·贾伦与盔甲匠对练时,盔甲匠喊的“一二三四”其实是曼达洛语(Mando'a)。曼达洛语的“一”到“十”分别是:solus、t'ad、ehn、cuir、rayshe'a、resol、e'tad、sh'ehn、she'cu和ta'raysh。


帕兹·维兹拉使用的是单兵战斗护盾(Personal Combat Shield),曼达洛人的常用装备,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16集。


丁·贾伦登船时,在他左手边有个乘客穿着帝国游骑兵(Imperial range trooper)同款制服。帝国游骑兵出自《游侠索罗》。《游侠索罗》的导演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正是本集导演布赖斯·达拉斯·霍华德(Bryce Dallas Howard)的父亲。


塔图因上这种门的式样被称为古典建筑赫特风格(Classical architectural Hutt style),最早源于《星球大战》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为贾巴宫殿入口大门绘制的概念画,后来在马塔欧(Mataou)、塔科博(Takobo)、贾库(Jakku)等行星上都有出现。它们分别属于手机游戏《起义》(Uprising)、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二季第10集和电影《原力觉醒》。这是赫特人喜欢的建筑风格,不仅限于贾巴的宫殿。贾巴宫殿自己的这扇门在漫画《赏金猎人之战》第1期中正式亮相。


这是一个可爱的BD探险机器人。这个型号最早出自经典动作冒险游戏《星球大战:绝地——陨落的武士团》。玩家的伴侣就是一个BD机器人。


N-1星际战斗机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


法西骆(Fathier)出自《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就是在坎托湾賭场中赛马的“马”。


在N-1星际战斗机的驾驶舱外有一行文字,这是纳布当地的弗萨克文(Futhark),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但官方尚未公布这种文字的具体含义。


超空间对接环(hyperspace docking ring)最早出自《克隆人的进攻》。在共和国时代,很多小型战斗机没有安装超空间推进器,因此要与停泊在轨道上的对接环对接后,才能跳入超空间。但N-1星际战斗机的标准型号本来就有超空间推进器,不需要对接环。


这是一只打鸣的沙蝠(Sand bat)。这种动物最早在1977年的漫威古早漫《星球大战》第17集被提及。塔斯肯人会在他们的加菲棒上沾染沙蝠的毒,从而更好地捕猎。这一设定被沿用至今。


丁·贾伦试飞N-1星际战斗机时,一开始飞的一段路其实与邦塔夜精英飞梭车赛(Boonta Eve Classic podrace)的赛道几乎重合,比如上图他飞越的那片区域就是蘑菇台地(Mushroom Mesa)。邦塔夜精英飞梭车赛就是《幽灵的威胁》中小阿纳金参加的那场比赛。


乞丐谷(Beggar's Canyon)也是邦塔夜精英飞梭车赛的一段赛道,但这个地名其实最早在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中就被提及了。


丁·贾伦驾驶N-1星际战斗机穿越乞丐谷时,路过一条服务坡道(service ramp)。坡道口的栅栏是40年前小阿纳金驾驶飞梭赛车跑第三圈时撞毁的——我们可以在《幽灵的威胁》中看到这一幕。


丁·贾伦用“Wizard”来赞赏他的N-1星际战斗机。无独有偶,在《幽灵的威胁》里,小阿纳金的发小基茨特(Kitster)也用这个词来赞赏阿纳金的飞梭赛车。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22-2-3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集《沙漠来客》



科布·万思对派克人说,他腰带上的红白条纹是警长标志。先前在《曼达洛人》第二季里,卡拉·杜恩的新共和国警徽上也有这种条纹。



在《星球大战》正史里,卢克·天行者的绝地圣殿最早出自《最后的绝地》。不过,卢克的圣殿到底在哪颗星球,甚至《最后的绝地》里的圣殿和本集出现的刚开工的圣殿是不是同一座,官方都尚未公布。目前官方只确认,在《天行者崛起》里,卢克训练莱娅的地方是卫星阿詹克洛斯(Ajan Kloss),所以莱娅选了这颗卫星当抵抗组织的新基地。但目前并不清楚卢克的圣殿是不是也在阿詹克洛斯。



“Size matters not.”出自《帝国反击战》1小时10分31秒(以蓝光版为准)。本集的卢克由格雷厄姆·汉密尔顿(Graham Hamilton)饰演,但他被换上了青年马克·哈米尔的脸。斯科特·兰(Scott Lang )担任卢克的动作替身。卢克的配音依然是马克·哈米尔本人。



在卢克的摸头下,古古回忆了《西斯复仇》中的第66号指令。当时帝国刚成立,帕尔帕廷皇帝命令克隆人部队执行第66号指令。501军团突袭绝地圣殿,把里面的绝地赶尽杀绝。在古古的回忆中,位于正中间的绝地很像绝地大师辛·德拉利格(Cin Drallig),位于左边拿蓝剑的绝地很像绝地学徒贝内(Bene),位于右边拿绿剑的绝地很像绝地学徒维·马尔罗(Whie Malreaux)。不过,在《西斯复仇》里,他们仨是被卢克的父亲达斯·维德杀死的,不是死于克隆人的枪下。



66号指令发生时,古古很有可能在巴丽斯·奥菲(Barriss Offee)房间外面的走廊里。因为走廊两边的标志最早出现在动画连续剧《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第五季最后一集的巴丽斯·奥菲房间内外。



卢克基本上就是用尤达在《帝国反击战》里的那一套来教古古。



在《帝国反击战》里,卢克背着尤达奔跑、前空翻和向上爬。在本集,他也背着古古奔跑、前空翻和向上爬。



卢克对古古说:“Don't try. Do.”因为尤达曾在《帝国反击战》里对卢克说:“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古古只是单腿站在竹竿顶,人家尤达单腿站在单手倒立的卢克脚上!



卢克用训练遥控球(training remote)训练古古,正如欧比-旺·克诺比在《新的希望》里用训练遥控球训练卢克。



有其父必有其子。卢克向阿索卡道别时说的话正如小阿纳金在《幽灵的威胁》里向母亲道别时说的话。



卢克向古古展示了尤达的光剑,但在《星球大战》正史漫画《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第1集,帝国总理大臣马斯·阿梅达当众焚毁了尤达的光剑。不过,这集漫画的编剧查尔斯·索尔和卢卡斯影业故事组成员马特·马丁都在推特上不约而同地表示:尤达不止一把光剑。可是,在2019年出版的《星球大战》正史漫画《起义时代》特刊(Age of Rebellion Special)中,尤达又下决心不再挥舞另一把光剑:



所以,尤达的这把光剑是哪里来的?让我们静待后续作品的解释吧。



卢克说,古古如果选择尤达的光剑,将成为学院里的第一个学生。根据2017年出版的《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视觉图典》的设定,卢克的第一个学生是他的妹妹莱娅,但莱娅后来还是选择了从政,因此没有走绝地之路。2020年2月,在漫画《星球大战:凯洛·伦崛起》第3集里,本·索洛说他是卢克的绝地学院里的第一个学生:



这样看来,至少到本·索洛拜卢克为师时,古古已经不在卢克身边了。



科布·万思警长的下属是斯科特警官(Deputy Scott),本剧原创角色。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是JJ·达什诺(JJ Dashnaw)——他是波巴·费特的全身盔甲替身。



莫斯佩尔戈与科布·万思警长的故事最早记载在从2015年开始出版的《星球大战》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里。《余波三部曲》的故事由主线剧情和彼此独立的支线插曲(Interlude)构成。莫斯佩尔戈的科布·万思就属于支线人物,与主线无关。按照小说的设定,他不仅是莫斯佩尔戈的警长,还是事实上的镇长。正是他把莫斯佩尔戈改名为“自由镇”(Freetown)。万思警长上一次出镜是在《曼达洛人》第二季第1集里,但当时没提到莫斯佩尔戈改名的事。这集终于确认莫斯佩尔戈确实被改名为“自由镇”。



这位是凯德·贝恩(Cad Bane),杜罗人(Duros),被认为是银河系最强大的赏金猎人之一,至少已经70岁了。在动画连续剧《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和《星球大战:异等小队》里,他是常驻反派之一。在2017年的漫画《星球大战:达斯·摩尔》里,他也是主角团成员之一。他的事迹包括:从科洛桑的绝地圣殿内偷窃全息记录仪、绑架共和国议员、越狱、刺杀共和国议长未遂等。波巴·费特和芬内克·尚德都与他有过节:



在《星球大战》2017年奥兰多庆典上,卢卡斯影业播放了一段被废弃的《克隆人战争》未完成动画。在这段动画里,少年波巴·费特似乎是凯德·贝恩的赏金猎人团伙的成员,但他要求贝恩别伤害无辜的人。贝恩粉碎了波巴的小叛乱,要求波巴投降。两人于是展开快枪手决斗。



结果贝恩被爆头,波巴只是头盔被打出一个洞。



2021年6月播出的《星球大战:异等小队》第9集显示凯德·贝恩的头部被一大块金属覆盖。这块金属的下面可能就是波巴给他留下的伤疤。



同样是在《异等小队》第9集里,卡米诺总理拉马·苏雇佣凯德·贝恩去逮捕女克隆人欧米加,而卡米诺科学家娜拉·塞则雇佣芬内克·尚德去保护欧米加。这导致贝恩与芬内克在行星博拉维奥大打出手,最后芬内克获得胜利,让欧米加成功逃脱贝恩的魔爪。

在本集,凯德·贝恩由多里安·金吉(Dorian Kingi)扮演,而配音则是从《克隆人战争》到《异等小队》一直为贝恩配音的科里·伯顿(Corey Burton)。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1

主题

15

帖子

0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24
水晶
0
发表于 2022-2-10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贝恩 模仿的是天使眼吧

3137

主题

5342

帖子

162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80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22-2-11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集《荣誉之战》


凯德·贝恩对波巴·费特说:“If that's not the Quacta calling the Stifling slimy.”我们上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在《曼达洛人》第二季最后一集里,是波巴对科斯卡·里夫斯说的。


自由镇人民开来的陆行艇(landspeeder)型号是V-35“信使”(V-35 Courier),塔图因上最常见的陆行艇型号之一。在《新的希望》里,至少有两个镜头出现了V-35。V-35长7.64米,最高时速120千米,虽然老旧,但价格低廉。


这一对是战蝎歼灭者机器人(Scorpenek annihilator droid)。这个型号最早是20多年前为《克隆人的进攻》设计的,但从未进入正片。后来,它们也只出现在《星球大战:机器人新必备指南》(The New Essential Guide to Droids)、《完全星球大战百科全书》(The Complete Star Wars Encyclopedia)、《星球大战:战争必备指南》(The Essential Guide to Warfare)等背景设定参考书里。按照这些书籍的设定,战蝎高3.5米,由科利科伊德人(Colicoid)生产,是机器佣兵(droideka)的放大版。战蝎的战斗力十分惊人。克隆人战争期间,单台战蝎就能消灭三个排的克隆人士兵,或者击毁十二台AT-TE步行机。但由于造价高昂,战蝎产量极低,克隆人战争期间大概只有不到100台。


“Sleemo”是《星球大战》作品里的常见粗话脏话,赫特语混球(slime ball)的意思。


波巴一声“do it”,兰克就扯坏了战蝎机器人,正如在《西斯复仇》中,帕尔帕廷一声“do it”,阿纳金就砍下了杜库的头。


凯德·贝恩说这是他教波巴的最后一课,因为按照《星球大战》正史设定,波巴少年时一度是贝恩的学生。


在动画连续剧《异等小队》第一季第8集,贝恩声称对付克隆人很容易,但他最后还是死在了一个克隆人的手里。


不管是本集的兰克,还是《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19集里的斯洛怪兽(Zillo Beast),在失控时都钟情于爬上高楼耍威风,像另一个宇宙的“金刚”一样。


本集终于确认派克人在莫斯艾斯利的总部叫“沙漠勘探办公室”(Desert Survey Office)。这个地方出自2001年11月出版的杂志《星球大战游戏者》(Star Wars Gamer)第7期。按照这期杂志的设定,这个办公室位于城北边缘,名义上是当地政府的地理勘探局,其实是老派探险家互相吹水的俱乐部。真正的探险家从不来这里。


片尾演职员表中间片段:自由镇的科布·万思警长躺在波巴的巴克塔舱里养伤,由美国著名音乐人斯蒂芬·布鲁纳(Stephen Bruner)饰演的半机器人改造大师将对警长动手术。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9-25 04:28 , Processed in 0.05549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