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494|回复: 5

[同人] 【原创 星战短篇小说】雨幕(上)

[复制链接]

2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5
水晶
0
发表于 2020-6-20 1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色阴沉,隔着蒙蒙细雨,对面爆能枪发出的能量束还是清晰可见。我从隐蔽的岩石后站起,身边的Saito几秒钟后也直起身,带着警惕的神情。
“走了。”他悄声对我说。我点点头,向身后的克隆人部队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我们率先冲上前,然而背后并没有克隆人跟上来的动静。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Saito低低地说道。我咬住了牙关,然后几乎是在同一瞬间,我们打开光剑,向身后挡去。
剑刃猛地震了一下,我知道那是弹开能量束的感觉。
跟随我们战斗的这支克隆人部队,此刻正举枪对着我们。
“该死,怎么回事?”我有些愤怒,眼看离得较近的两个克隆人又准备扣下扳机,我上前用光剑迅速斩下了他们的脑袋。红色的爆能束在面前斜射入空气。
“这算是处理叛军吧?”未曾设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不太确定该如何应对。
“……只能这么办了。遵循原力……保命。”Saito也摆开了战斗的架势。
一边杀死克隆人,一边还要应付密集的能量束,让人感到不适的是将剑刃刺入克隆人身体的每一个瞬间。难以置信,在这之前我甚至没有用光剑直接杀过人。我无法想象身体上被开个洞然后伤口瞬间碳化的感觉,看着蓝色的光剑没有从克隆人的身体里带出一点血,仍闪烁着有些天真的干净的蓝光,忽然觉得很可笑。
也是,绝地武士从来就不是战士,而是和平的守护者。不过当下这一点毫无价值。
原力给了我平静,我利落地解决掉了一半克隆人。回头看向Saito,最后一个站立的克隆人在他的剑下倒地。
我长吁一口气。虽然还是没弄清状况,但至少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性命之忧了。剩下要做的,是先撤离战场,与最高委员会取得联系。
“兄弟——”
就在我伸出手要拍他的肩膀时,他向后仰倒。眼角的余光里,一个克隆人撑起上半身,还保持着持枪的姿势。
我没来得及扶住Saito。

雨变大了。可恶的多雨的星球。
我跪坐在地,Saito斜躺着,头靠在我的膝上。他胸口涌出触目惊心的血,看了让人揪心地疼。
我能清楚地感知道他生命原力的流逝,而对于这种事我竟然束手无策。我尝试集中精神,可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Saito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你又不会原力治疗,”他声音微弱。
我想哭。脑子里一片混乱,偏偏这个时候原力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先前的百战不殆给了我过分的自信,这是第一次意识到绝地武士原来也这么脆弱。
Saito的嘴唇在颤动,好像要说些什么。我俯下身,将耳朵凑到他嘴边,模糊了视线的泪水在低下头的一刻终于夺眶而出。但愿他分不清我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Aris,我想回家。”他轻声说,仿若是在自语,却十分清晰,“我甚至不知道我父母的样貌呢……”
我狠狠点了点头,紧攥住他的手。和绝大多数绝地一样,我们在婴幼儿时期便离开父母,被送到圣殿接受训练,久而久之,“家”这个字已逐渐淡薄。忽然听到,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想回家,回Mohsen。”他又重复了一遍。
“嗯。”我回应着,努力抑制住哽咽。
Saito轻轻笑了。“Aris,谢谢你。”他艰难地抬起一只手臂,手心对着天空,“明明还想抓住更多东西,可有些事就是让人猝不及防。”他的声音里带着惋惜,但没有痛苦。
不愧是他。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光顺着他的手往上,天空的灰色还是那么压抑。
雨还在下。
沉默中我觉得凉意刺骨……直到Saito的手颓然垂落。我的心脏骤然痛起来,好像遭到了重击般。
从Saito的身上已经无法感知到生命原力的存在。我站起,抱着他渐渐冰冷的身体,最后看了一眼横七竖八的克隆人的尸体,还有前方那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结束的战斗,转身离去。
战场的声音逐渐远去,我走着,感觉整个世界只剩下身边的雨。
一股悲伤忽然涌上心头。仅仅是因为朋友的离世吗……我不知道。
我站住了。然后,在大雨中,忽然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夜,粘稠的夜,带着水汽的冰凉。虽然雨已经停了。
红色的火焰在蹿动,却无法点亮深邃的黑暗。白布裹着Saito的遗体,在火中一点点化为灰烬。
我木然注视着,恍惚间天竟已拂晓。火熄了。
山上有风,一小撮余烬飘起又落下。
我在原地伸手,用原力将灰烬收拢,在走上前,把它们放入一个木匣中。我在Saito的长袍里找到了它,盖子内侧有一张他的照片,记录着那张已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的脸庞。
……朝阳跃出云层,红得凝重。
我将木匣捧到胸前,用另一只手打开了Saito的光剑。磁场振动的细微声音穿过空气,绿色的剑刃在曙光中显出一如既往的平静。
我行着注目礼,向着冉冉升起的朝阳,还有那条已经触手可及的,充满了迷茫的前路。

2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2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2: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同时投稿于Bilibili  ID :来自塔图因的凌月QAQ 下篇已经安排了,到时候就放在这个帖子下面吧QAQ

2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6-22 2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_(:3」∠ )_

2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6-27 1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驾驶着我的绝地截击机,随着科洛桑的交通流在空中穿梭。绝地圣殿就在近处,但我迟迟没有降落。 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圣殿的信息,让幸存的绝地迅速赶回圣殿,然而此刻的圣殿的方向却分明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气息。 仿佛是有……许多灵魂在惊恐地挣扎着。 我犹豫不决。 唯一能肯定的是这条信息的发送人此刻并不在圣殿内。因为我试着回复,对方却不再有回音。 也许可以靠近一点。我向上爬升,离开交通流,能看见圣殿了。悬停在空中,我闭上眼,清晰地感知到圣殿内有一个原力十分强大的个体,是一位绝地吧,我想。但还有许多并不能感受到如此原力的生命体存在。如果他们和绝地一起,想必就是一队克隆人。 这加重了我的疑虑。我忘不了那时向我们射击的家伙们,虽然那有可能只是小部队叛乱。为什么会有绝地将克隆人部队带入圣殿? 几乎是瞬间的决定,我将截击机向圣殿驶去。不管情况如何,至少也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我未在着陆场停机,而是选择了正式入口的左侧,一名战士大师的雕像后。我跃出驾驶舱,左翼的机器人位上,R2-G8转动脑袋,发出哔哔声。“你呆在这儿,  Green,” 我对他说,“有人或不明信号接近这里,立即联系我。”他头上的信号灯闪了几下,表示明白。我取下腰间的光剑握在手中,向圣殿敞开的大门跑去。 几乎本能地,我循着强大原力的源头向前。出乎意料的是,一路上没有碰到一个人,我只能感觉到我离什么东西越来越近—— 一个着长袍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松了一大口气。“天行者大师——” 阿纳金·天行者忽然转身,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冲到了我的面前,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和紧张感让我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打开光剑。 我从未做过如此正确的事。 天行者的光剑同时亮起。如果我刚才没有任何防御站在原地。现在是否还能安然无恙就说不清楚了。 剑刃相触的一刻,我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噤。生平第一次,我感觉到了如此深的黑暗,它们充斥着天行者周围的空间。跑,有个声音响在脑海中,快跑。 我顺从了原力,倒退着接了天行者的几招便转身飞奔起来。开始有爆能束从身边掠过,我无暇停步,只能躲闪着前进,一边将光剑挡在身侧,反射那些爆能束。 至少弄清了一件事,克隆人的叛乱是整个集体的行为。逃跑的我这么想到。有几次我几乎想回过头,干脆直接和天行者正面交锋好了,这是和他一定有关系——但是不行,那个声音更响了。你没有胜算的。你不可能预估黑暗面的力量。 啧。 总算看见圣殿的大门了,我将通讯器凑到嘴边:“ Green ,打开舱门,快,我马上到!” 眼看离门口仅一步之遥时,右腿忽然一阵剧痛。一刻分心竟然被击中了吗……我摇晃了一下身体,勉强保持住平衡。是我低估了克隆人的能力,能让爆能束紧随原力加速的方向,天行者的手下确实有两把刷子。 但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我及时收住思想,克隆人怎样都无所谓了不是吗。 天行者不紧不慢地向我走来,然后脱下长袍,握住光剑向我挥来。我不知道他之前是否听说过我,但是显然刚才我的原力加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恐怕要动真格了。 我没有战前脱袍的习惯。好在我对自己的剑术足够自信,但现在右腿几乎不能移动了。天行者步步逼来,我尽力控制住颤抖。希望在他看来我不脱袍不是一种轻蔑。

2

主题

1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5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20-6-27 1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手机版没法换行QAQ建议想看的朋友还是去B站专栏吧,id见楼上……这阅读体验实在……(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9-28 23:07 , Processed in 0.04476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