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284|回复: 2

[综合] 旧正史帕尔帕廷在电影与之后的主要敌人及实力相关

[复制链接]

84

主题

427

帖子

5

精华

版主

原力
122
水晶
2
发表于 2019-3-20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真 于 2019-7-11 10:48 编辑



这文介绍的是,旧正史里:

达斯·西迪厄斯,科辛加·帕尔帕廷之子,达斯·普雷格斯之徒,达斯·维德之师,西斯黑暗尊主,贝恩派二人法则系西斯的摧毁者,贝恩派一人法则系西斯的创立者,西斯阿里称号的有力竞争者,银河共和国的议长与颠覆者,银河第一帝国的初代开国皇帝与末代之君,重生帝国的全能战斗领袖,黑暗帝国的皇帝,帕尔帕廷
(还是模仿不出龙妈那个感觉

在EP3与之后重要战斗及实力增长相关。


注意,无论新旧正史,正传皇帝均远胜过前传自己,而只有旧正史存在的《黑暗帝国》复生皇帝则又远胜过正传自己——这个远胜过的概念,是天壤之别。






这文原本是主要想介绍下多数人不了解的,帕尔帕廷在EP3之后三场战斗前因后果。也可以看下现实世界里官方延续数十年,无论星战新旧正史其实都没有改变的设定—— 正传及之后角色武力远强于前传 这个设定的发展。
这里我主要想介绍三场EP3之后战斗的一个共同点是——帕尔帕廷都输了。当然虽然帕尔帕廷皇帝都输了,但打这三场战斗的帕皇,实力是远远比前传时期自己强的,尤其是最后一场。


不过后来想想干脆把他EP3对温杜跟尤达那两场也说下吧,毕竟其实EP3小说作者其实受帕尔帕廷输掉的最后那战影响蛮大。然后再想下,决定顺便再把《原力释放》里皇帝与弑星者交手,以及EP6他死在恩多那次也说下。所以本来预计介绍三场变成了七场。



这里介绍的七场都是旧正史,不过也穿插讲点在新正史里的延续


所以这里介绍的目录是:




一.EP3帕尔帕廷对温杜之战



1.EP3官方小说里温杜对帕皇之战前因后果章节,与当时西斯的合法性问题



2.威世智设定的“原力面具”说与卢卡斯本人对帕尔帕廷对温杜之战评价



3.温杜非克隆人战争时期里剑术最强的角色,也非克隆人战争时期里剑术最强的绝地,温杜的瓦帕德版七型没有真正顶级强者使用的尴尬





二.EP3帕尔帕廷与尤达之战



1.EP3官方小说里尤达对帕皇之战


2.前传之后,帕尔帕廷实力变得再非区区前传自己可以比拟的原因








三.《原力释放》里帕皇与弑星者交手



1.官方小说里在帕皇出手前,弑星者击败维德之战——没有证据证明此时弑星者一定强于EP6维德或卢克


2.官方资料里显示弑星者与帕尔帕廷差距之悬殊








四.EP4后不久,帕尔帕廷在科里班被古代西斯阴魂重创至濒死



1.帕尔帕廷被古代西斯重创濒死的黑历史——最黑历史还不是被重创濒死








五.EP5之后,银河系历史上已知最强大的西斯尊主帕尔帕廷,被黑暗绝地阿登·林击败并抓获




1.电影两万多年前,绝地第一次光明与黑暗大分裂时期的黑暗绝地领导者阿登·林


2.皇帝手下有不止一名比达斯·维德更强的黑暗绝地



3.帕尔帕廷手下那数量至少超过千人的黑暗绝地


4.正传时期,帕尔帕廷早已抛弃西斯二人法则,并且自诩已经毁灭了旧西斯组织


5.帕尔帕廷的黑暗帝国之梦






六.EP6皇帝本体之死


1.皇帝麾下有多名黑暗绝地,早已预见帕尔帕廷死于EP6



2.达斯·维德不但没有像很多人脑补的EP6对卢克主动放水,反而使用外挂作弊



3.皇帝本体之死




4.无论新旧正史,都是帕尔帕廷的安排,导致自己死后新共和国的高歌猛进






七.《黑暗帝国》皇帝对卢克




1.《黑暗帝国》复生皇帝,与电影时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帕尔帕廷皇帝最强形态


2.《黑暗帝国》卢克曾经一度是皇帝的黑暗绝地学徒,但从不是西斯学徒



3.皇帝最后的光剑对决,《黑暗帝国》复生皇帝败给29岁卢克之战



4.再度重复,官方从来没有阿纳金·天行者后裔潜力低于阿纳金本人之说










收尾.一些其他相关归纳






1.《黑暗帝国》里,帝国与新共和国的其他实力超过达斯·维德的强者在干什么?



2.原力黑暗面本身不是邪恶,但西斯之类其使用者走向邪恶是必然



3.原力不是武侠真气之流,也不是基本力一类的东西,原力更像神灵。


























一.EP3帕尔帕廷对温杜之战


旧正史TRPG里,EP3温杜与EP3帕尔帕廷的D20人物卡。


注意,官方对TRPG桌游判定是,承认桌游剧情资料部分是正史,但等级豁免强弱属性等数据规则的部分都不被承认是正史。所以这卡其实剧情意义不大,不过大多数人没看过,所以我发下:



帕尔帕廷



20级(3级男性人类贵族/3级黑暗面掠夺者/4级西斯武士/10级西斯尊主),力量12、敏捷14、体质15、智力18、感知16、魅力16,更多具体见上面的卡。
重复一下,等级豁免强弱属性等数据规则的部分都不被承认是正史,所以这卡除了第一段括号前其实剧情意义不大。虽然一般来说,旧正史同一套桌游模组里,在正史剧情有交集的角色卡实际战力是跟剧情比较贴合的。但是不要单纯看我发的等级跟属性数据判断卡的强弱,仔细看技能特性专长加值等。以及——如果有不接触这类游戏的提醒,千万别当智力魅力等跟战斗力无关。





温杜



19级(5级男性人类绝地守卫/7级绝地武器大师/7级绝地大师),力量12、敏捷14、体质15、智力16、感知17、魅力18,更多具体见上面的卡。
同样重复一下,等级豁免强弱属性等数据规则的部分都不被承认是正史,所以这卡除了第一段外其实剧情意义不大。虽然一般来说,旧正史同一套桌游模组里,在正史剧情有交集的角色卡实际战力是跟剧情比较贴合的。但是不要单纯看我发的等级跟属性数据判断卡的强弱,仔细看技能特性专长加值等。以及——如果有不接触这类游戏的提醒,千万不要当智力魅力等跟战斗力无关。








1.EP3官方小说里温杜对帕皇之战前因后果章节,与当时西斯的合法性问题



科洛桑的夜幕笼罩了整个星系。

原力中的黑暗丝毫没有妨碍议长办公室的那个黑影。因为它就是黑暗本身。黑暗笼罩哪里,这个黑影就能看到哪里。

黑影在暗夜里感受到了这个年轻人的痛苦,很好。黑影也感觉到了搭机前来的四位大师坚毅的决心。这也是正合其意。

当绝地穿梭机停靠在外面的着陆平台上时,黑影的意识探入了更深的夜色中,伸入了用于装饰办公室的几件雕塑品之一:这是一尊抽象扭曲的雕塑,材质是实心的钮金属(neuranium),为了承受这尊雕塑的重量,办公室地板都经过了特殊强化,而且其密度非常之大,较为敏感的种族在离得很近的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其引力造成的细微时空扭曲。

钮金属厚度超过一毫米,就足以屏蔽探测器,对运进议会办公室大厦的所有设备、家具,只经过一般的保安扫描,根本显示不出任何异常。但如果有人想到使用先进的引力分析探测器,他会发现有一小块雕塑的密度比正常情况稍微小了一点点,但是,当这座雕塑作为纳布前大使的私人家什,从纳布运来的时候,口口声声被说是由一整块实心的钮金属铸成的。

这是谎言。雕塑并不完全是实心的,并不是所有的部分都由钮金属铸成。

雕塑中心有一条细长的棍形空洞,里面躺着一件器具,它已经在暗无天日的绝对黑暗中,等待了数十年。

等待着共和国被夜幕笼罩的那一刻。

黑影感觉到绝地大师们大步走过外面空荡荡的拱顶大厅。他甚至能听到靴根踏在奥德朗大理石上的节奏。

雕塑内部的黑暗力量,低声描述着它所藏匿的那件器具是何形状、何种触觉以及各种详细的特质。它轻轻动一动意念,黑影便启动了这件器具。

钮金属变得温热。

一个小小的圆点,比人类的小孩用拇指、食指比出的圆圈更小,变成了凝血的颜色。

接着变成了鲜血的颜色。

接着燃烧起来。

终于一个鲜红色的能量刃尖刺破了金属表面,把整间办公室染成星辰的颜色,从燃烧的行星表面透过浓烟看到的星辰的颜色。

能量刃尖渐渐变长,拖着那件器具从黑暗中滑了出来,接着,红色的刃消失了,那件器具滑进袖口,进入了更柔软的黑暗处。

原力的怒吼把办公室外门外面的红袍卫兵冲得七零八落,黑影作了个手势,碟形灯自动亮起。另一声原力的怒吼撞开了私人办公室的内门。就在四名绝地冲进来的时候,黑影又动用了一次念力,悄悄开启了办公桌内隐藏的录制设备。

只录制音频。

“啊,温杜大师,”黑影说。“见到你真让我又惊又喜。”



莎克·蒂还没看到他,就感觉到了他的到来。她头两侧高高竖起的、弯曲的顶角里,生有对次声波和超声波敏感的空穴,赋予了她一种类似触觉的听觉能力:他逼近的脚步声的纹理,就像旧麻布袋一样糙乱不堪。他转过拐角处,走向着陆平台门时,呼吸声好像一堆砾石一样,他的心跳就像扎布拉克人的刺头一样。

他看起来气色很差。面色惨白,即使对人类来说,也太没有血色了,而且他的眼睛红肿。

“阿纳金,”她温和地说。也许他需要友善的话语。她怀疑温杜是不是对他说话的时候太严厉了。“谢谢你所做的一切。绝地武士团会记住你的——整个星系都会记住你的。”

“莎克·蒂。让开。”

他尽管看起来踉踉跄跄,但声音却无比坚决:这声音比她记忆中更深沉、更成熟,带着更多权威的语气,这是她从未听到过的。

她当然也注意到了,他没有叫她大师。

她伸出手,通过原力散发出平静的能量。“圣殿已经封锁了,阿纳金。门上都加了密码锁。”

“你挡住面板了。”

她退到一旁,让他走到面板前。她没有理由违背他的意愿把他关在这里。他急匆匆地敲进密码。“如果帕尔帕廷发动反击,”她通情达理地说道,“你难道不应该留下来,协助我们防御袭击吗?”

“我是天选之子。我应该去。”他呼吸加剧,看起来好像更加不适。“我必须去。那才是预言,对不对?我必须去——”

“阿纳金,为什么?他们是武士团里最优秀的大师。你能做什么呢?”

门滑开了。

“我是天选之子,”他重复道。“预言不会改变。我会——”

他用一双垂死的眼睛看着她,一阵无法承受的痛苦痉挛般地袭过他的面孔。莎克·蒂向他伸出手——他应该去诊所,不应该冲向一场可能会极其野蛮的战斗——但是他躲开了她的手。

“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他说着,冲进沉沉夜幕与瓢泼大雨。



[以下内容是第一个帝国日下午呈交给银河议会的一份录音文件的文字转录稿。经过语音特征波纹分析,所有说话者的身份均已被证实。]

帕尔帕廷:啊,温杜大师。见到你真让我又惊又喜。

梅斯·温杜:没什么好吃惊的,议长。而且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绝非幸事。

帕尔帕廷:什么意思?菲斯托大师好。科拉大师,你好。我相信你们一切都好吧。蒂恩大师——我看到你的角已经重新长出来了,我很高兴。请问四位绝地大师深夜造访我的办公室有何贵干?

梅斯·温杜:我们知道你是谁。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们是来逮捕你的。

帕尔帕廷:对不起,你说什么?我是什么东西?没记错的话,我是你们宣誓效忠的共和国的最高议长。我希望我是误解了你所谓的什么逮捕,温杜大师。那可是叛国行为。

梅斯·温杜:你被捕了。

帕尔帕廷:是吗?温杜大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以什么罪名呢?

梅斯·温杜:你是西斯尊主!

帕尔帕廷:是吗?即便如此,那也不算是什么罪行。我信奉何种哲学纯属个人自由。事实上,上一次读宪法的时候,我注意到,我们的法律是严厉打击这种迫害行为的。那么我再问你一次:你们指控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打算如何在议会面前将这次叛乱合法化?还是说,你们也打算逮捕整个议会?

梅斯·温杜:我们不是来和你狡辩的。

帕尔帕廷:不,你们是不经审判就要监禁我。你们甚至不屑于伪造合法性。你们的计划终于暴露了:绝地想要接管共和国。

梅斯·温杜:跟我们走。快。

帕尔帕廷:我不会束手就擒。如果你们想谋害我,现在就可以动手。

梅斯·温杜:不要试图反抗。

[此处的声音经过频率谐振分析,认定为数只光剑点亮的声音。]

帕尔帕廷:反抗?我怎么可能反抗?这是谋杀,你们这些绝地叛徒!我怎么可能对你们构成威胁?蒂恩大师,你有心灵感应能力。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混乱的打斗声]

基特·菲斯托:萨西——

阿真·科拉:[声音片段,可能是“不会疼”(?)]

[混乱的打斗声]

帕尔帕廷:救命!救命!保安——快来人!救救我!

谋杀!叛乱!

[录音终止]

一股紫色的能量从梅斯·温杜的拳中泉涌而出。“不要试图反抗。”

他手中剑刃的低吟,得到了基特·菲斯托、阿真·科拉和萨西·蒂恩手中的绿焰的共鸣。

科拉和蒂恩逼近帕尔帕廷,挡着通向门口的路。绿色的光芒,从两人的阴影中渗出,滴淌,交织缠绕着爬上办公室四壁,悄悄翻过椅子,贴着地板向四面八方铺开。

“反抗?我怎么可能反抗?”帕尔帕廷此时仍然坐在办公桌前,无助地挥舞着空拳,把一个疲惫、恐惧的老人形象扮演得惟妙惟肖。“这是谋杀,你们这些绝地叛徒!我怎么可能对你们构成威胁?”

他绝望地转向萨西·蒂恩。“蒂恩大师,你有心灵感应能力。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蒂恩皱起眉,昂起头。他的剑向下垂着。一抹黑暗带着红光一闪,从办公桌后袭来。

萨西的头滚落在地板上。

一缕烟从颈部缭绕而起,两只断角也冒着烟,从下巴以下被斩断。

基特·菲斯托惊呼:“萨西!”

无头的尸体挺立了一会,随后膝盖一弯,扭倒在地板上,气管里流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不会…”阿真·科拉挥剑砍去。

他鲜绿色的剑刃消失了,剑柄从他松开的手指间脱出。他额头正中出现了一个干净的小洞,冒着烟,透着脑后的灯光。

“…疼…”

他前仆倒地,身子一动不动。

帕尔帕廷站在门口,但是没有开门。从他右手中伸出一道火焰色的剑刃。

门在他身后锁上了。

“救命!救命!”帕尔帕廷尖叫着,好像是一个绝望求生的人。“保安——快来人!救救我!谋杀!叛乱!”

接着他笑了。

他伸出一只手指放在唇上,然后,出人意料地,挤了个眼色。

随后的那一秒中,梅斯·温杜和基特·菲斯托束手无策,只能举起光剑作防御姿势,帕尔帕廷轻快地跨过尸体,回到桌旁,倒持光剑,以一种外科手术般精确的手法,灵巧地把剑刃向下刺进桌面里。

“这就够了。”

他让剑刃自由地割开桌子的前半部分,随后转过身,举起武器,似乎开始端详,好像在端详一位被误认为早已过世的挚友的面庞。能量在他周身集结,直到原力开始闪烁出黑暗的光芒。

“你可知道,”他温柔地说,可能是在对绝地大师说话,也可能是在对自己说话,甚至可能是在对鲜红的剑刃说话,他现在举剑的姿势好像是一种戏谑的致敬。“我为这一刻等了多久…”


阿纳金的飞车在雨中飞驰,躲闪着从高楼劈入云霄的叉状闪电,横穿交通路线,尖啸着从摩天大楼之间飞过,尾波击碎了沿路的窗户。

他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不给他让道。他不明白银河城熙熙攘攘的万亿居民怎么能继续办自己那些鸡毛蒜皮小事,好像整个宇宙根本没有改变一样。与他相比,他们怎么能认为自己很重要呢?

他们怎能认为自己的生命还有意义呢?

现在这些庸碌盲目的生命毫无意义。所有人都是如此。因为前方,议会办公大楼宽阔的立面上,一扇窗户里迸发出道道闪电,映入狂风暴雨之中,回应着窗外的电闪雷鸣。但这闪电是光剑相互撞击时火花的颜色。

绿色的扇面,紫色的帷幕——

鲜红色的火焰。

他来得太晚了。

绿色的火光变暗,闪灭;现在闪电只有紫与红两种颜色了。

反重力装置怒吼着,他把飞车侧过来,在猛烈的风暴中急停,靠在帕尔帕廷私人办公室窗外。一道闪电突然击中了一公里外“五百共和区”大厦的尖顶,强烈的白光从窗户上反射回来,使他短暂失明。他愤怒地眨着眼,气恼地拍打眼睛。

他眼前无色的亮光渐渐褪去,焦点顿时集中在帕尔帕廷私人办公室地板上的一堆杂乱的尸体上。

裹着绝地袍子的尸体。

帕尔帕廷的桌上躺着基特·菲斯托的人头,脸朝上,头顶的触角像鱿鱼触手一样散在胶木桌面上。他无睑的眼睛茫然盯着天花板。阿纳金记起他在吉奥诺西斯角斗场上的身手,面对一波波潮水般涌来的战斗机器人,他易如反掌地杀出一条血路,嘴唇上还挂着一丝幽默的微笑,仿佛恐怖的战争不过是一场笑谈。他的头颅仍然挂着同样的微笑。

也许他认为死亡也是可笑的。

阿纳金亮起蓝色的光刃,劈开窗户,从缺口处窜了进去。他一个滚翻,在散乱的尸体间落脚,跃过一扇破碎的门,穿过狭小的私人走廊,越过被能量散射照亮的门廊。

阿纳金猝然停下脚步。

在银河共和国最高议长的公共办公室内,最后一名绝地大师正在孤军奋战,与一个活生生的黑影交锋。


梅斯·温杜已经彻底陷入瓦帕德剑法(Vaapad)的状态,他是在为自己性命而战。

不,不仅仅是他的性命:每一次剑刃的旋舞,每一次闪电般的撞击声,都是为了捍卫民主、公正和自由,为了让普通人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享受自己的生活。

他是在为他热爱的共和国而战。

瓦帕德,第七式光剑格斗法,得名于萨拉平(Sarapin)卫星上著名的危险食肉动物:瓦帕德袭击猎物时,疾如闪电般地用触角抽打猎物。大多数瓦帕德至少有七条触角,有多达十二条的也不在少数,迄今为止被杀死的最大一只,有二十三条触角。你只有在杀死一只瓦帕德以后,才能知道它到底有多少条触角:因为它动作太快,无法计数。快得几乎让人看不见。温杜的剑,也是那么快。

瓦帕德剑法就像那种野兽一样,极具攻击性,极其强悍,但其威力的代价,是巨大的危险:沉浸于瓦帕德剑法,就会打开约束内心黑暗的大门。使用瓦帕德的绝地,必须纵容自己享受战斗,他必须全身心地迎接战斗的刺激感。获胜的快感就如同一股湍流。瓦帕德是穿行于黑暗面边缘,明暗交接处的一条小径。

梅斯·温杜创造了这种剑法,他是唯一一位活着的,精通瓦帕德的大师。

这是瓦帕德的终极考验。

阿纳金眨眨眼,又揉了揉眼睛。也许他的眼睛还没彻底摆脱刚才强光的影响——眼前这位科伦族(Korun)大师似乎时隐时现,周身蒙着一团不断增厚的黑霾,舞动着一道一米长的烈焰。梅斯冷酷无情地向前压进,一步步逼退黑暗。他的剑刃,那独特的紫晶色光芒,曾经是星系各地无数奸邪魍魉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此时也笼罩着一层雾霭:一团扁球形的紫色火焰,火焰中似乎有数十把利剑同时劈向不同的方向。

与他相斗的那个黑影,那腾挪躲闪、身手敏捷的模糊身影——难道是帕尔帕廷?

两人的剑刃闪烁摇曳,每次相交都迸发出一片火光,编制着致命能量的网络,他们交手如此之快,阿纳金几乎看不见他们——

但他可以在原力中感觉到他们。

原力在他们周围激荡着,喷薄着,碰撞着,能量沸腾,剑锋闪转,杀气腾腾。

原力正在变暗。

阿纳金可以感觉到原力在汲取黑影的残忍癫狂;他可以感觉到两人心中毒囊达到饱和,向原力喷射着致命的怒火。

眼下已经没有什么绝地的约束。

梅斯·温杜正在失去控制。


梅斯已经深陷其中:被瓦帕德淹没、吞没,他甚至不再是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

瓦帕德是黑暗的通道,黑暗会流出,也会流入。他承接着西斯尊主疯狂的攻速,把黑影的愤怒与能量吸进自己的内心——

再让它如泉涌一般喷薄而出。

他把愤怒折回其源头,就像光剑挡回爆能射流一样。

曾几何时,梅斯·温杜也畏惧过黑暗的力量。曾几何时,他也曾畏惧自己内心的黑暗。但是克隆人战争赐予了他理解的能力:在一颗被称为哈伦卡尔的星球上,他直面自己的黑暗,发现黑暗的力量并不值得恐惧。

他发现正是恐惧使黑暗变得强大。

他不再畏惧。黑暗对他没有控制力。但是——

他对黑暗也没有控制力。

瓦帕德使他成为畅通的通道,再加上黑影,就构成了一个超导环。他们成了一波持续不断的战斗的怒浪,扩散到议长办公室的每一寸空间。每一小块地毯,每一小片椅子碎片,都可能下一秒就在红色或紫色的光焰中化为乌有。灯柱成了短命的盾牌,瞬间被切成碎片,卷到半空中;躺椅变成了进攻者需要翻越、退却者需要跳过的障碍。但是交战双方至今均未受伤,也均未显出丝毫疲态,只有循环的能量,无尽的环路。

僵局。

这一切本会永远持续下去,可是瓦帕德并非梅斯的唯一一张王牌。

对他来说,此战毫不费力。他让自己的身体顺其自然,不经大脑干预。当他的剑刃与敌人交锋时,当他的脚腾转挪移,肩膀自由转动时,他的头脑顺着黑暗力量的回路滑行,追随这股力量回溯着无尽的源头。

寻找着它的碎裂点。

他在黑影的未来中找到一个断层线构成的节。他循着那条最大的裂痕,回溯到此时此地——

这条裂痕引导着他,让他惊讶地发现一个男子正一动不动地站在被劈裂的门廊口。梅斯无需再看,此人在原力中的形象是如此熟悉,他顿时备受鼓舞,如同一缕阳光终于刺破了浓厚的乌云。

天选之子来了。

梅斯脱离黑影的剑刃,跳向窗边,一挥手劈碎了透明钢。

他为瞬间的分神付出了代价:一股原力的黑暗激流差点将他冲出他在窗户上劈开的破口。他情急之中使出一记原力推,勉强改变了身体的运动轨迹,才没有从窗口飞出半公里,而是撞在了一根柱子上。他弹了回来,原力清空了他的头脑,他再次投入瓦帕德的怀抱之中。

他可以感觉到这场战斗的结局正在逼近,而他对面这个西斯的黑影也可以感觉到。在原力中,黑影如同一颗脉冲星,不断放射着恐惧。他轻易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黑影的恐惧转变成自己的武器:他推动着战斗,把两个人带上窗台边缘。

这里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这里湿滑的窗台濒临着五百米的深渊。

这里,黑影因恐惧而犹豫。这里,黑影因恐惧而牺牲了一部分原力加速,转化成一部分原力抓力,好在滑溜溜的永凝土窗台上站稳脚跟。

这里,梅斯可以剑锋一挑,以精确的弧度将黑影的光剑斩为两段。

一段穿过劈开的窗户飞回室内,另一段从松动的手指中滑脱,在窗台上弹了一下,随着雨水坠向深处的小巷。

现在黑影变回了帕尔帕廷的原形:衰老、皱缩、头发因为时光侵蚀、心事烦忧而稀疏花白,脸上布满皱纹,疲态百出。

“就算法力无边,你毕竟不是绝地。我的大人,你现在,”梅斯盯着剑刃之下的帕尔帕廷,平静地说:“被捕了。”

“你看到了吗,阿纳金?你看到了吗?”帕尔帕廷的音调再次变成了惊恐的老人。“我不是警告过你,绝地会叛乱吗?”

“你的歪理邪说留着以后再说吧,我的大人。这里可没有政客。西斯永远不会再次染指共和国了。一切都结束了。你输了。”梅斯举起剑。“你失败的原因,就是西斯一直失败的原因:你们都败给了自己的恐惧。”

帕尔帕廷抬起头。

他的眼中燃烧着仇恨。

“傻瓜。”他说。

他抬起手臂,礼袍展开,变成了猛禽宽大的羽翼,十指勾起,变成铁爪。

“傻瓜!”他的声音就像一声惊雷。“你以为你感到的恐惧是我的吗?”

闪电穿透了乌云,闪电从帕尔帕廷的指尖迸射而出,梅斯没有时间思索帕尔帕廷的言下之意。他堪堪退回瓦帕德的状态,举剑接住像魔爪般向他抓来的叉状电弧,那是一股纯粹的刺眼的仇恨。

瓦帕德不仅仅是一种战斗风格。它是一种精神状态:疏导黑暗的通道。能量进入他体内,再向外反出,丝毫没有伤到他一根毫毛。

回路闭合:闪电被反射回最初的源头。

帕尔帕廷大惊失色,疯狂咆哮,但这反而使他手中倾泻出的灼热能量更加剧烈。

他用自己的痛苦增强了这股能量。

“阿纳金!”梅斯喊道。他的声音听起来遥远而模糊,仿佛来自一口深井。“阿纳金,帮帮我!这是你的机会!”

他感到阿纳金从办公室内的地板上跳到窗台上,感到他从背后接近自己——

而帕尔帕廷并不害怕。梅斯感觉得到:他一点也不紧张。“除掉这个叛徒,”议长说道。扭动的能量流将他的手与梅斯的剑刃连了起来,他提高声音,盖过能量流的呼啸声。“这根本不是逮捕行动。这是刺杀行动!”

此刻梅斯终于明白了。他懂了。最终胜利的关键。帕尔帕廷的碎裂点。西斯的绝对碎裂点。

这个碎裂点就是黑暗面本身。

梅斯茫然而惊讶地想道,帕尔帕廷信赖阿纳金·天行者…

现在阿纳金已经来到梅斯的肩旁。帕尔帕廷依旧没有任何防范天行者的举动,他只是增加了闪电流的能量,把温杜的光刃顶向这位科伦族大师的面孔。

帕尔帕廷的眼睛放射着强烈的光芒,黄色的亮光灼退了眼旁的雨水。“他是叛徒,阿纳金。干掉他。”

“你是天选之子,阿纳金。”梅斯因为紧张而喊不出声音。目前的形势已经超过瓦帕德的能力之外,他没有余力抗衡不断倾斜的剑刃。“制服他。这是你命中注定。”

天行者茫然重复道:“命中注定…”

“救救我!我坚持不住了!”帕尔帕廷眼中发出的黄光透过他的皮肉扩散开来。他的皮肤像油一样滑动,仿佛皮下的肌肉正在被燃烧殆尽,仿佛他的头骨都在软化、弯曲、鼓胀,因为仇恨闪电的热能和高压而扭曲变形。“他快要杀死我了,阿纳金——!求求你,阿纳啊——”

梅斯的剑刃几乎贴着面孔,剑刃周围电离产生的臭氧把他呛得厉害。“阿纳金,他太强了,我顶不住——”

“啊——”帕尔帕廷压过闪电霹雳的咆哮越来越弱,最后变成了绝望的呻吟。

闪电突然自行消失,只剩下夜雨滂沱,一个老人在湿漉漉的窗台上蜷缩着双腿。

“我…不能。我放弃。到头来,我…我太虚弱了。太老了,太弱了。不要杀我,绝地大师。求求你。我投降。”

胜利感在温杜弓起的身躯里奔流。他提起剑。“你这个西斯瘟疫——”

“等等——”天行者竭尽全力抓住他举剑的手臂。“不要杀他——你不能就这么杀了他,大师——”

“不,我能。”梅斯坚定不移地说。“我不得不这么做。”

“你是来逮捕他的。他必须接受审判——”

“审判将是一场闹剧。他控制着法院,控制着议会——”

“那你也要把他们都一起杀了吗?就像他说的那样?”

梅斯甩开阿纳金的手。“他太危险了,必须就地处决。如果你能生擒杜库的话,你会留他一命吗?”

天行者的面孔突然变得毫无表情。“那不一样——”

梅斯扭头看着这团畏畏缩缩,萎靡不振的西斯尊主。“你可以在他死后跟我解释。”

他举起光剑。

“我需要他活下去!”天行者喊道。“我需要他救帕德梅!”

梅斯莫名其妙地想:为什么?同时光剑已经向议长身上砍去。

他的剑还没挥到底,一道蓝色的等离子束突然弧光一闪,切断了他的手腕,他的手带着光剑飞了出去,帕尔帕廷咆哮着直起身,闪电再次从西斯尊主手中射出,此时的梅斯已经没有光剑可以招架,他对帕尔帕廷的仇恨能量毫无抵抗能力。

他太专注于帕尔帕廷的碎裂点,他根本没有想过去寻找阿纳金的碎裂点。

黑暗闪电炸裂了他的宇宙。他跌进永恒的坠落。






说明:
EP3电影小说的内容是依据电影剧本创作,然后经卢卡斯本人以及卢卡斯影业电影部门逐句审核修改后出版的


基本上来说电影小说里有什么内容就是卢卡斯当时希望小说里有什么内容,电影小说没有什么内容就是卢卡斯当时不希望小说里有什么内容

此战虽然温杜确实有抗衡帕尔帕廷的实力按照小说主要是属性克制,真实原力造诣温杜明显不如,但此战也确实一直在帕尔帕廷的算计之中。










这里帕尔帕廷在与温杜对话中



梅斯·温杜:你被捕了。

帕尔帕廷:是吗?温杜大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以什么罪名呢?

梅斯·温杜:你是西斯尊主!

帕尔帕廷:是吗?即便如此,那也不算是什么罪行。我信奉何种哲学纯属个人自由。事实上,上一次读宪法的时候,我注意到,我们的法律是严厉打击这种迫害行为的。那么我再问你一次:你们指控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打算如何在议会面前将这次叛乱合法化?还是说,你们也打算逮捕整个议会?

梅斯·温杜:我们不是来和你狡辩的。

帕尔帕廷:不,你们是不经审判就要监禁我。你们甚至不屑于伪造合法性。你们的计划终于暴露了:绝地想要接管共和国。



引起了当时共和国法律里,西斯是否非法的争议。



在《旧共和国武士》之后,共和国制定了一条法律,该法律规定所有西斯是共和国的敌人,无论是否有其他科证实的罪行,单纯身为西斯即是非法。
有的人根据EP3小说这里帕尔帕廷的话,认为当时共和国已经取消了西斯非法的法律。



但是这点其实是不确定的,首先帕尔帕廷这里对话是含糊其辞的,他并没有真正承认自己是西斯尊主的指控。






并且按照《西斯之书》里帕尔帕廷本人的记录也证明,旧共和国末期的法规里,仍然是禁止散布流通西斯文献的,只是很多人都无视了禁令。

很难相信如果西斯文献仍然禁止流通,西斯非法的规定却被取消的情况。


除此之外,旧共和国法律是规定,绝地有对共和国境内所有原力敏感者司法管辖权的。

共和国法律没有明文禁止西斯担任议长是真的,不过不代表按法律绝地没有权力逮捕做为议长西斯……














2.威世智设定的“原力面具”说与卢卡斯本人对帕尔帕廷对温杜之战评价




关于为什么帕尔帕廷在与温杜之战里变脸,大部分官方材料其实一直选择回答模棱两可。

官方明确的“原力面具”说,最初是由威世智(出DND那家)提出的,上面给出帕尔帕廷与温杜D20规则人物卡的也是威世智。“原力面具”其实原文就是用西斯炼金术制造的 面具(Mask) ,真正叫做原力面具的另有其物:






威世智这个设定的问题之处在于,关于面具的具体相关使用的是规则数据,而星战对于TRPG是不承认规则数据是正史的。



尽管除了规则数据外这个回答却是可以看做(旧)正史,我当年也跟上面同样认为,如果变脸是被闪电反弹毁容的话,没理由EP6卢克被电了那么久皮肤也没变化。


所以,旧正史确实可以认为,帕尔帕廷变脸的设定是:
原力黑暗面腐蚀了帕尔帕廷的脸,帕尔帕廷使用西斯炼金术制造的面具掩盖,当被温杜反弹闪电后面具效果撤销,露出真容。





卢卡斯声称:
关于温杜与帕尔帕廷之战,最终设定是帕尔帕廷在僵持中夸大了自己的虚弱,主动收回闪电促使阿纳金援手(这段卢卡斯说明有DVD版本收录)


但是这里并不代表,帕尔帕廷如果不保留而阿纳金又不介入,凭帕尔帕廷自己就一定能赢温杜。





卢卡斯也说过,EP3时温杜跟尤达都有抗衡帕尔帕廷的实力






3.温杜非克隆人战争时期里剑术最强的角色,也非克隆人战争时期里剑术最强的绝地,温杜的瓦帕德版七型没有真正顶级强者使用的尴尬



很多人以为温杜是前传时期里剑术最强的角色,这不是事实。
很多人以为温杜是克隆人战争时期里剑术最强的绝地,这也不是事实。
还有人觉得温杜的瓦帕德版七型是最强的剑法,这照样不是事实。





由EP3主笔作者所写,卢卡斯本人负责写开篇的《破碎点》小说里:

温杜自己的独白明确提及,单纯论剑术自己不如徒弟比拉巴——尽管真打起来比拉巴赢不了温杜,不过旧正史她的实力也接近温杜了




无论新旧正史,比拉巴都是温杜的弟子,绝地委员会成员。
新正史里,比拉巴还是《义军崛起》里凯南的师父,凯南是温杜那一系的传承。







而《破碎点》里,Kar Vastor在克隆人战争里曾跟温杜交过手。这本书里温杜击败Vastor前也曾明确表示,如果单纯论光剑格斗能力,自己是不敌Vastor的:






而且有必要说明一点,Vastor在面对温杜时,是没有受过原力训练,基本靠本能自学成才的类型:





温杜对于自学成才的这位的评价,表示自己无法判断Vastor与尤达跟阿纳金比,谁的力量更强——这里力量我理解为原力潜力,因为实际原力怎么看尤达跟当时的阿纳金也不能相提并论。大概阿纳金在前传相对自己潜力就是个废物的实际造诣,让温杜低估了阿纳金的潜能。


从身体理论潜力上说,卢克与阿纳金相当,是远胜过Kar Vastor的。但阿纳金因为自己的严重心理缺陷,根本无法发挥自己的潜力——穆斯塔法被烧煤球后,心理缺陷倒是减轻了不少,但身体严重受损。而且他心理缺陷也只是减轻,不是没有缺陷了。所以虽然到正传比前传自己强很多,但跟自己潜力比还是太弱。




所以我说:
相对于自身的潜力,就前传阿纳金那点水平,简直丢人现眼


也无怪达斯·维德自我评价为,阿纳金·天行者意志薄弱,这方面从天生就有着瑕疵。
而帕皇对他嘲讽则是,软弱的内心却永远被原力无能的一面支配着。



原力是一种非常唯心的存在,它与天朝武侠真气一类的东西看似相近,实则差了十万八千里。






另外要说的是,实际上旧正史顶级强者里,没有任何人被证明是主修七型的。如果说混用朱尤版第七型的好歹还有个《黑暗帝国》版的复生帕皇(当然其实也没证据证明,复生帕皇随着原力跟身体素质都早已比前传的暴增,剑型是否也做了调整。姑且算他跟前传一样混用吧),根本没有哪个到了复生帕皇级别的还被证明是主修温杜的瓦帕德版七型。不过我得补充,这绝不是有些人脑补的瓦帕德在温杜后已经失传,旧正史新绝地武士团是有瓦帕德知识的。


再重复,旧正史顶级强者里,没有被证明主修七型的,尤其没被证明有主修瓦帕德的。



反而是六型尼曼,这剑型因为入门容易,被很多倾向外交而不是武力的绝地主修。结果么,这帮绝地在克隆人战争早期死得很多,所以很多人因此认为六型弱。但其实并非如此,六型差不多上是一门易学难精 ,需要配合强大原力才能尽可能发挥其威力的剑型。
即便是旧正史克隆人战争时期的小说中,阿纳金也让阿索卡练过尼曼。

而六型尼曼是有顶级强者主修的,比如埃克萨·库恩这种《黑暗帝国》复生帕皇级的角色——尽管我觉得库恩这厮是法师级别比战士级别高,然后却偏犯中二去拼物理的类型。
这厮后期的西斯魔法造诣登峰造极,却偏喜欢吹嘘自己剑术多么多么强,怎么看都是他丢西斯魔法能轻松解决的战斗,这厮却偏喜欢没事抡光剑冲去砍人……后期化成原力生命体了,这喜欢用自己相对短处跟敌人碰的缺点总算没了。

比如,靠一本《绝地的命运》结局篇升级成古往今来最强西斯的达斯·克雷特,主修六型。



而这点就让瓦帕德版七型显得很尴尬了,被很多人无脑吹成最强,结果温杜这种可以抗衡前传帕皇的角色用
像《黑暗帝国》帕皇这等级的,跟区区前传帕皇已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判的真正顶级角色里,反而找不到一个确定用的,也是那啥


















二.EP3帕尔帕廷与尤达之战


1.EP3官方小说里尤达对帕皇之战





  外面一道银光一闪,吸引了达斯·维德的眼睛,好像一面优美的曲面镜荡过烟雾和火山灰,反射着炽热熔岩的光亮。他单膝跪地,一边向师父继续报告,一边透过全息影像看着外面。

  他不再害怕;他正努力装出恭敬的样子。

  “分离派领导层已不复存在,我的师父。”

  “那么,一切都结束了。”半透明的影像露出一丝扭曲的笑意:“你已经恢复了银河系的和平与正义,维德尊主。”

  “那是我唯一的企望。师父。”

  影像倾斜了一下头部,笑容毫无过渡地阴沉下来。“维德尊主——我感觉到原力中有扰动。你可能有危险。”

  他瞥了一眼窗外镜面的闪光;他认识那艘船。也许有被亲死的危险吧……“我怎么会有危险,师父?”“我说不上来。但是危险的确存在;多加小心。” 小心,小心,他暗暗讥笑道。你就这点能耐?不比欧比万好多少……“我会的,我的师父。谢谢。”影像消失了。

  他站起来,讥笑浮现在他的唇角和眼中。“你才应该多加小心,我的‘师父’。我就是原力中的扰动。”

  室外,光洁明亮的小艇在起降平台上停稳。他花了点时间重新变回阿纳金·天行者:他让阿纳金·天行者的爱意流遍全身,让阿纳金·天行者欢喜的笑容到达他的嘴唇上,让阿纳金·天行者青春的能量为他的步伐带来欢欣的活力,越过横七竖八的尸体和零碎的尸块小跑向门口。

  他得在外面见她,并且得把她挡在外面。他有种预感,她不会赞同他……重新装饰……控制中心的方式。

  毕竟,他在脑中耸了耸肩,个人品位的问题,没什么好争的……

  共和国最高议长的会前办公室(holding office)构成了议会竞技场的最低点;它基本上只是一个圆形的准备区,作为议长的会前休息室,议长的客人可以在此稍作休憩,再进入议会讲演台(Senate Podium)——议会讲演台是一个圆形座舱,位于一根巨大的液压柱顶端,舱内装有控制面板,用于协调议员代表团席舱的漂浮动作——会议正式召开后,讲演台会上升到会议厅正中的焦点位置。

  在讲演台上,一幅巨大的西斯全息影像屈膝跪在台下站立的黑影身前。猩红装束的卫兵分立在黑影左右;一个谄媚的查格里亚人在一旁卑躬屈膝。

  “但是危险的确存在;多加小心。”

  “我会的,我的师父。谢谢。”

  全息影像消失了,原先屈膝跪地的巨大半透明影像中,显露出另一个身影,一个真实的身影,矮小、年迈,裹着长袍,拄着一根扭曲的木杖。但是他的外貌是一种假象;只有在原力中才能看到他的真身。

  在原力中,他是一股光芒四射的喷泉。

  “真为你的新弟子感到可惜;刚刚成为学徒,师父就要不在了。”

  “哎呀,尤达大师,真是惊喜!欢迎!”黑影声音低沉、充满期待。“我是第一个祝你帝国日快乐的人!”

  “感到快乐,你不会。你称为‘维德’的那个凶手也不会。”

  “啊。”黑影向亮处走近几步。“所以这就是我预感到的恶兆。我能否问问,另一个人是谁?你派了谁去杀他?”

  “就足够了,你知道自己的掘墓人是谁。”

  “噢,得了吧,尤达大师。不会是克诺比吧?但愿是克诺比——维德尊主会因为杀死关心他的人而感到兴奋异常……”

  黑影身后几米远的地方,马斯·阿梅达(Mas Amedda)——银河议会主席(Speaker of the Galactic Senate),阿谀奉承的查格里亚人——听到帕尔帕廷声音中的一声低语。逃。

  他这样做了。

  光明和黑影都没有因他的离去而瞟一眼。

  “轻易被杀,欧比万不会。”

  “很显然,你也不会;不过这一点就要改变了。”黑影上前一步,接着又是一步。

  一把光剑亮起,像森林中的阳光一般鲜绿。“就来试试,那今天。”

  “即使黑暗面的一小部分,也强大到超出你们这些狂妄自大的绝地的想像;生活在光明中,你从来没有见过黑暗面的博大精深。”

  黑影张开手臂,袖子变成了黑色的羽翼。

  “准备大开眼界吧。”

  闪电从伸展的双手中射出,战斗开始了。




  帕德梅磕磕绊绊奔下舷梯,扑入阿纳金怀中。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刚才一上飞船,她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哭了一路,恐惧感如此强烈,如此残忍,几乎把她撕碎。她的嘴唇肿了,全身发抖。她心中充满感激,谢天谢地,她不禁又泪如泉涌:谢天谢地他还活着,谢天谢地他蹦跳着跑过着陆平台来迎接她,他还是那样强壮和俊美,他的臂弯还是那样温暖,他柔软的嘴唇贴着她的秀发。

  “阿纳金,我的阿纳金……”她贴着他的胸膛,颤抖不止。“我吓得要命……”

  “嘘。嘘,没事的。”他轻抚她的头发,直到她渐渐停止颤抖,接着他用手捧着她的下巴,温柔地抬起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你永远不需要为我担心。你不明白吗?没人能伤害我。也没人会伤害到我们。”

  “不是因为那个,亲爱的,是——噢,阿纳金,他说了关于你的非常可怕的事情!”

  他低下头对她微笑。“关于我?谁会想到要说我的坏话?”他轻笑道。“谁敢?”

  “欧比万。”她抹去脸颊的泪水。“他说——他告诉我你堕入了黑暗面,你谋杀了绝地……甚至包括幼徒……”

  说出这些话让她觉得舒服些了;现在她只想安躺在他的臂弯中,让他搂着她,抱着她,向她承诺永远不会做那样的事。她露出微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

  但是她在他眼里看到的,不是爱的光芒,而是灼灼熔岩的映射。

  他没有说,我永远不会堕入黑暗面。

  他没有说,谋杀幼徒?我?全是瞎说。

  他说,“欧比万还活着?”

  他的声音低了八度,她脊背发凉,而他的语调更让人心寒。

  “是——是的——他,他说他在找你……”

  “你告诉他我在哪了吗?”

  “没有,阿纳金!他想杀你。我没有告诉他任何事情——我不会那么做的!”

  “太糟了。”

  “阿纳金,什么——”

  “他是个叛徒,帕德梅。他是国家的敌人。他必须死。”

  “别,”她说,“别那样说话……你吓到我了!”

  “要害怕的人不是你。”

  “这好像——好像——”泪水又一次盈满眼眶,“我不再认识你了……”

  “我是爱你的人,”他说道,但他是在咬牙切齿地说,“我是愿做任何事来保护你的人。所有我所做的,都是为你而做。”

  “阿纳金……”恐惧把她的声音挤成耳语一般:细小、脆弱、幼小,“——你干了什么?”

  她祈祷他不会真的回答。

  “我所做的,是为共和国带来和平。”

  “共和国已经死了,”她低语道,“你杀了它。你和帕尔帕廷。”

  “它必须死。”

  新的泪水涌了出来,但没关系;为此而哭泣,她的泪水永远也不够。“阿纳金,我们就不能一走了之?求你了。我们走吧。一起走。就今天。就现在。趁你——趁某些事还没发生——”

  “没什么事会发生。没什么事能发生。让帕尔帕廷自封皇帝好了。随他去。让他去做肮脏的事,那些肮脏的、残忍的压迫,好让银河系永远统一——但人们会团结起来反抗他。他会使自己成为历史上最遭憎恨的人。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就推翻他——”

  “阿纳金,别说了——”

  “你不明白吗?我们会成为英雄。全银河系都会爱戴我们,我们会统治银河。我们俩。”

  “求求你别说了——阿纳金,求求你,别说了,我受不了……”

  他没有听她说的话。他没有看她的脸。他越过她肩头望去。

  他的眼中燃烧着凶光,他的脸不再是人类的脸。

  “你……”

  从她身后,传来平静、清晰声音,是短促的科洛桑口音:“帕德梅。从他身边离开。”

  “欧比万?”她迅速转身,看到他就在舷梯上,静立,神色哀伤。“不!”

  “是你。”一个声音咆哮道。那是她的爱人吗?

  “是你带他来的……”

  她转过身,现在他是在注视着她了。

  他的眼中充满烈焰。

  “阿纳金?”

  “帕德梅,走开。”欧比万的声音焦急得近乎恐惧,帕德梅从没听过欧比万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他只会伤害你。”

  阿纳金的嘴唇从牙齿上翻起。“我会为此对你表示感谢,如果它是一份爱的礼物。”

  她战栗着,摇着头,开始退后。“不,阿纳金——不……”

  “帕尔帕廷是对的。有时候越是身边的人越看不清。我太爱你了,帕德梅。”

  他的手握成拳,她不能呼吸了。

  “我太爱你而看不清你!看不清你是什么人!”

  世界开始蒙上一层红色的面纱。她抓着喉咙,但没有抓到任何东西。

  “放开她,阿纳金。”

  他的回答,就像是猛兽扑在猎物身上时的咆哮。“你休想从我这里夺走她!”

  她想尖叫,想乞求,想哀号:不,阿纳金,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但她紧锁的喉咙扼杀了她脑中真实的想法,眼前的世界开始由红转黑。

  “休想!”

  脚下的地面离开了她,一道白色闪光把她撞进了黑夜。



  在议会竞技场里,叉状闪电从西斯手中射出,又被绝地的一个手势折向别处,把红袍卫兵们震得不省人事。

  于是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他们之间的交锋超越了个人的范畴;新一股闪电迸射的时候,不再是帕尔帕廷用他仇恨的力量烧灼着尤达,而是代表了所有西斯的一位尊主,把代表了所有绝地的一位大师炙烤成一团冒烟的衣服和绿色的皮肉。

  隐藏千年的西斯为他们的胜利而狂喜。

  “你们的时代终结了!是西斯统治着银河!从今往后,直到永远!”

  整个绝地武士团直冲而上,以自身为武器,要把西斯打翻在地。

  “结束了,你的统治。但结束得还不够早,我得说。”

  一支剑刃出现了,是象征生命的颜色。

  从一只黑色羽翼的阴影中,滑出一把细小的武器——一张偷藏的王牌,一件可轻易隐藏的备用武器,一点体现西斯精髓的狡诈——落入一只干瘪的手,吐出一束火焰色的剑刃。

  当两剑相交之时,不只是尤达对阵帕尔帕廷,不仅是千年西斯对阵绝地军团,而是宇宙自身根本冲突的表现。

  光明对抗黑暗。

  成王败寇。




  欧比万跪在失去知觉的帕德梅身旁,她躺在烟雾弥漫的黄昏里,了无生气。他感受着她的脉搏——稀疏而不规则。“阿纳金——阿纳金,你做了什么?”

  在原力中,阿纳金周身燃烧着熊熊烈焰,有如聚变火炬(fusiontorch)。“你唆使她背叛我。”

  欧比万看着他曾经最好的朋友。“是你逼她的。”他伤心地说。

  “我给你一次机会,欧比万。念在往日的交情上。你走吧。”

  “如果我能的话就好了。”

  “去到某个偏远的地方。退休。冥想。那就是你喜欢的,不是吗?你不再需要为和平而战。和平就在这里。我的帝国就是和平。”

  “你的帝国?这个国家绝不会有和平。它建国的根基是背信弃义和无辜者的鲜血。”

  “不要逼我杀你,欧比万。如果你不和我联手,你就是我的敌人。”

  “只有西斯才会一意孤行,阿纳金。真理不是非黑即白的。”他站起身,摊开空手。“让我们把帕德梅送到一个医疗中心。她受伤了,阿纳金。她需要医疗救助。”

  “她得留下。”

  “阿纳金——”

  “你别想带她去任何地方。你休想碰她。她是我的,你明白吗?这是你的错,全是你的错——是你叫她背叛了我!”

  “阿纳金——”

  阿纳金的手中生出了一道蓝色的等离子体。

  欧比万一声叹息。

  他取出了自己的光剑,斜握在身前。“那我只好履行职责了。”

  “你试试看吧。”阿纳金说,跳了起来。

  欧比万和他在空中交手。

  两把蓝色的剑刃交错,迸射出一道闪电,头顶的火山同时喷发出一团烈焰。

  C-3PO小心地从小艇的舱门边上探出头来。

  虽然他的避险子程序的警报都要过载了,虽然他真正想做的只是找个还不错的小黑房间,团起身子关机,直到一切都结束——最好是一个带装甲的小房间,门可以从里面反锁,或可以被焊死(他在这点上不是很讲究)——他发现自己还是蹑手蹑脚地走下小艇的舷梯,暴露在极其骇人的熔岩雨和燃烧的火山灰之中。

  这样做对于任何理智的机器人来说,都是完全荒谬的行为,但他继续向前走,因为他一点也不喜欢那些交谈的腔调。

  一点也不喜欢。

  他不能完全确信那些人类之间的分歧是关于什么的,但是有件事是完全清楚的。

  她受伤了,阿纳金……她需要医疗救助……他拖着脚走出来,进入旋转纷飞的烟雾中。燃烧的岩石在他周围咔哒咔哒地落下。议员不见了,即使他能找到她,他也完全不知道怎么才能使她回到飞船上——他的确不是设计来运送比一托盘鸡尾酒更重的东西的;毕竟,负重能力是装卸机器人的特长——但是在火山的咆哮声和阵风的呼啸声中,他的声感受器捕捉到了一声熟悉的“费鲁-惠普,佩鲁”声,他的自动翻译协议将其转换为[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

  “R2?”C-3PO喊到。“R2,你在这里吗?”

  继续走了几步,C-3PO看到了这个小宇航技工机器人:它用操纵臂揪住议员的衣服,拖着她穿过起降平台。“R2!立即停下来!你会伤到她的!”

  R2-D2的圆顶转了过来,光感受器对准这个神经兮兮的礼仪机器人。[你究竟建议我怎么做?]它发出哨声。

  “呃……噢,好。我们一起来。”




  光明和黑暗碰撞的转折点到来了。

  不是来自一道闪电的闪光,或能量剑刃的一次挥砍,尽管每时每刻应接不暇;这也不是来自飞踢,或外科手术般精准的出拳,尽管你来我往、眼花缭乱。

  随着战斗从议长的会前办公室转移到巨大的议长讲演台上;随着讲演台被液压升降机抬升到100多米高的耐钢塔顶端,变成这场战斗的激光点,在议会竞技场广阔而空虚的空间中央闪耀;随着议员代表团分离舱被原力和讲演台控制按钮拽离环形墙壁,变成战锤、攻城槌和抛石,一个接一个地互相撞击,轰鸣如雷声咆哮,仿佛回荡着议会为星系新皇帝而发出的欢呼声。

  随着光明化身变成世世代代的绝地,世世代代的绝地又凝聚为一名绝地。

  随着尤达发现自己孤身一人面对黑暗面,转折的时刻到来了。

  拳、脚、光剑和机械相撞组成的龙卷风向四周放射着尖锐的闪电,在这团风暴中,他的视力终于穿透了遮蔽原力的黑暗。

  终于,他看到了真相。

  真相就是:他,光明的化身,绝地武士团最高大师,黑暗势力所遇到过的最勇猛、最不共戴天、最具毁灭性的强敌……

  完全——

  没有——

  胜算。

  他从未拥有过对抗西斯的优势。他在对抗开始之时就丧失了优势。

  他在出生前就丧失了优势。

  西斯已经改变了。西斯成长了,适应了,在各个方面投入了长达千年的彻底研究,不仅研究原力,也研究绝地的学识,正是为这一天的到来在作准备。西斯重塑了自身。

  他们成为了新的西斯。

  而绝地——

  在同样的一千年中,绝地却以打赢上一场战争为训练目标。

光剑无法消灭新的西斯;原力的火炬也无法将他们烧尽。他的光越亮,他们的影越暗。在这场对抗黑暗的战争中,战争本身就已经是黑暗的武器,你怎么可能打得赢?

他知道,在那一刹那,这一领悟承载着银河系的希望。但如果他在此战死,希望就会随之泯灭。嗯……尤达想着。一个问题,这是……



  剑刃相交,他们的动作一模一样。上千小时的光剑对练后,他们对彼此的了解,比兄弟更亲,比情人更近;他们珠联璧合。

  每一回合,欧比万都在退让。这是他的方式。他知道,如果杀死阿纳金,他的心也会烧成灰烬。

  剑锋相逢,电光四射。跳跃在半空中被原力侧推,或遭到飞踢;后扫堂被屡屡跳过,拳掌被一一挡开。控制中心的门倒下成碎片,他们进入室内,来到满屋的尸体中间。一座座控制台像喷泉一样迸射出白热的火花,摆脱束缚,被抛到空中。几具尸体的手突然抽搐着扣动板机,爆能枪射流咝咝作响,四下跳飞,构成了密集得不可思议的弹雨。

  欧比万勉强挡住几束射流,把它们弹向阿纳金:一个绝望的举动。任何可以分散他注意的事,任何可以让他慢下来的事。轻易地,轻蔑地,阿纳金又把它们弹了回来,射流在两把剑刃之间弹飞,直到能量耗尽,射流中的粒子束消散成一团放射性的烟雾。

  “别逼我杀了你,欧比万。”阿纳金的声音变得比矿井更深邃,比黑曜石悬崖更凄凉。“你不是原力黑暗面的对手。”

“我以前听过这句话,”欧比万牙缝中挤出这句话,同时疯狂地格挡闪避,“但是我从没想过会从你口中听到。”


  原力的一声咆哮把欧比万撞向墙壁,重击把空气撞出肺部,他摇摇晃晃,几乎昏死过去。阿纳金跨过尸体走过来,举起了光剑准备最后一击。

  欧比万只剩一计可用,它只有一次成功的机会——

  但这是非常好的计策。

  毕竟,用在格里弗斯身上的时候,此计效果甚好……

  他抽动一只手指,通过原力反转阿纳金机械手中电子驱动器的极性。

  耐钢手指弹开,松开了光剑。
  欧比万伸手。阿纳金的光剑在空中旋转,轻弹进他的手中。他把两剑交叉在胸前。“傲慢自负,这是过分强大的缺陷。”

  “你在犹豫,”阿纳金说:“这是怜悯的缺陷——”

  “这不是怜悯,”欧比万伤感地说:“这是对生命的尊敬。甚至是你的生命。我尊敬你,以前的你。”

  他叹息道:“我很惋惜,你没有成为你应该成为的那个人。”

  阿纳金咆哮着扑向他,同时用原力和他身体的力量再次把欧比万撞到墙上。他的手用惊人的巨大力量抓住欧比万的手腕,迫使他张开双臂。“我非常讨厌你的说教!”

  黑暗力量全力施加在阿纳金的抓紧的双手上。

  欧比万感觉前臂的骨骼开始弯曲,有旁弯性骨折的趋势,很快就会完全折断。

噢,他想。噢,这可不妙。



  结局突如其来,毫无预兆。

  黑影可以感觉到,这个绿色的小怪物将原力闪电折回笼罩他们的能量圈中要付出多少代价;这家伙已经到达力量极限了。黑影在一瞬间释放了它的能量,趁机飞到空中,落在一个飞过的代表团分离舱上,小怪物跟着起跳——

  可惜慢了半秒。

  黑影的闪电在半空中击中了这个小怪物。他承受了全部的能量,被电震击回,撞上分离舱,摔了下去。

  下落的距离很长。

  竞技场底部在下面100米深的地方,遍地是战斗中被摧毁的分离舱的扭曲碎片和金属尖刺。绿色的小怪物摔下去之后,终于,在高处,胜利的黑影再一次变回帕尔帕廷:一个非常衰老、非常疲惫的人,喘着气靠在分离舱的护栏上。

  他或许已经老了,但是他的视力没有问题;他扫视下面的残骸,并没有看到尸体。

  他轻弹手指,12米开外议长讲演台的一个开关启动,警报声响彻庞大的建筑物;另一股原力使他的分离舱螺旋下降,降到讲演塔基部的会前办公室。克隆人士兵已经冲了进来。“是尤达,”他大摇大摆走出分离舱:“又一次暗杀未遂。找到他,杀了他。如果需要,炸了这幢大楼。”

  他没有时间亲自指挥搜索。他的骨头都能感觉到原力嗡嗡作响的警告:维德尊主有危险。非常危险。

  克隆人士兵四下散开。他叫住了一个军官。“你。呼叫穿梭机库,告诉他们我在路上了。预热我的飞船,作好起飞准备。”














尤达的D20卡

20级:
7级绝地领事/9级绝地大师/4级绝地指导者,力量8、敏捷12、体质14、智力14、感知19、魅力17,更多具体见上面的卡。
同样重复一下,等级豁免强弱属性等数据规则的部分都不被承认是正史,所以这卡剧情意义不大。虽然一般来说,旧正史同一套桌游模组里,在正史剧情有交集的角色卡实际战力是跟剧情比较贴合的。但是不要单纯看我发的等级跟属性数据判断卡的强弱,仔细看技能特性专长加值等。以及——如果有不接触这类游戏的提醒,千万不要当智力魅力等跟战斗力无关。



另外说下一点,有一本官方设定书,官方明确设定书内容是某个经历过三十年后《黑暗帝国》里复生皇帝重现的历史学家史料视点。
然后,在这经历过《黑暗帝国》复生皇帝种种的历史学家史料视点的设定书里,描述EP3此战称尤达无法击败历史上最强大的西斯尊主。

然后有些老外就拿这个,经历了早已增强的跟前传是天壤之别的《黑暗帝国》皇帝的历史学家写的史料,来嚷嚷EP3时的帕尔帕廷就是星战官方承认的整个历史上最强西斯,而EP3尤达有对抗历史上最强西斯的实力。

但这种拿着角色视点的史料(而且还是经历过三十年后早已比EP3增强太多太多太多的复生皇帝)的人写的史料,来证明EP3帕尔帕廷是历史上最强西斯这种显然有悖剧情的观点,自然惹得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的人大为不满,为此外网上撕了多年,各种欢乐发展也是那啥。









再给下EP3阿纳金与欧比万的官方卡



阿纳金的D20卡

13级:
1级男性人类Fringer(Fringer意思大概指偏远地区,资源匮乏情况下,擅于使用能够收集到的物资处理解决自己需要的人员)/5级绝地守卫/2级绝地王牌(这个职业指擅长以原力指引驾驶飞行战斗的绝地)/3级绝地武器大师/2级西斯尊主,力量14、敏捷16、体质13、智力14、感知12、魅力13,更多具体见上面的卡。
同样重复一下,等级豁免强弱属性等数据规则的部分都不被承认是正史,所以这卡剧情意义不大。虽然一般来说,旧正史同一套桌游模组里,在正史剧情有交集的角色卡实际战力是跟剧情比较贴合的。但是不要单纯看我发的等级跟属性数据判断卡的强弱,仔细看技能特性专长加值等。以及——如果有不接触这类游戏的提醒,千万不要当智力魅力等跟战斗力无关。






欧比万的D20卡

14级:
7级绝地守卫/5级绝地大师/2级绝地调查员,力量15、敏捷16、体质14、智力13、感知14、魅力12(,更多具体见上面的卡。
同样重复一下,等级豁免强弱属性等数据规则的部分都不被承认是正史,所以这卡实剧情意义不大。虽然一般来说,旧正史同一套桌游模组里,在正史剧情有交集的角色卡实际战力是跟剧情比较贴合的。但是不要单纯看我发的等级跟属性数据判断卡的强弱,仔细看技能特性专长加值等。以及——如果有不接触这类游戏的提醒,千万不要当智力魅力等跟战斗力无关。








2.前传之后,帕尔帕廷实力变得再非区区前传自己可以比拟的原因



一个星战官方延续了数十年,历经重启也从未改变的设定是——正传电影角色远远比前传角色要强

最初提及这点的,是电影上映前的1976年,小说里欧比万与维德相遇后所说的你我都远胜当年。




而最早提及正传皇帝远胜前传的,大概——不排除还有更早的,只是我没注意——就是下面这资料书





导致正传帕尔帕廷拥有远胜前传原力造诣的最大促进性因素,是他建立了帝国清洗了绝地武士团。建立帝国后,从包括绝地在内的银河系各原力使用者组织中,他搜刮收集到了海量原力资料,包括:



被绝地收缴封存的大量古代西斯全息仪与西斯原力资料
记录了大量原力知识(很多被现代绝地视为不应涉猎的禁忌)的绝地全息仪与绝地原力资料——帕尔帕廷的灵魂转移技能就是从古代绝地全息仪里找到的
银河系大大小小其他原力使用者组织(如Jarvashqiine萨满教、达索米尔暗夜姐妹会、列夫亚的泰亚组织等等)的原力资料,注意——旧正史暗夜姐妹组织远不止TCW动画展示的那点成员,塔尔津不是整个暗夜姐妹的最高领导者,暗夜姐妹的真实实力也远比TCW被GG剿了的那些成员强
等等等

帕尔帕廷从数以百万计的星球,搜刮了海量的原力相关资料,他研究学习改进属于黑暗面的,研究扭曲腐化原本属于光明面的,自从帝国建立后这海量资料的进入,是帕尔帕廷化蛹成蝶的最大促进因素。






上面截图是90年代设定书,这是EP3小说对90年代设定的呼应:





欧比万的表情毫无变化。

他敞开心扉,坦然接受他将要看到的一切。他准备充分,泰然自若,深信原力,但是…

戴兜帽的男人转身面向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他是——

他是——

欧比万目瞪口呆,宁愿自己有力量把眼睛从脸上扯下来。

但即使他失明了,也能永远看到这一幕。

能看到自己的挚友、学生、手足,转身跪在一个披着黑斗篷的西斯尊主面前。

寂静的尖叫在他脑中长鸣。

“叛徒都被消灭了,西迪厄斯大人。档案馆已经被占领。古老的全息记录仪再次回到了我们西斯手中。”

“很好…很好…我们齐心协力,就能掌握原力的所有秘密。”西斯尊主喉咙发出低沉的声音,仿佛一只心满意足的兰科兽。“你做得很好,我的新徒弟。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增强?”

“是的,师父。”

“维德尊主,你的实力是在你之前的任何西斯都无法匹敌的。去吧,孩子。去吧,为我们的帝国带来和平。”

欧比万无力地摸到开关,关掉了全息扫描图像。他靠在控制台上,却没有伸出手臂支撑自己,他两臂一弯,倒在地上。

他蜷缩身子,靠着控制台,什么也看不见,只感到无尽的痛苦。

尤达就像罗西尔树的树根一样,沉默着,没有表现出丝毫同情。

“警告过你,我早就。”

欧比万说:“我真该让他们打死我…”

“什么?”

“不。那时已经太迟了——吉奥诺西斯就已经太迟了。那个扎布拉克人*,在纳布,我早该死在那里…那样就不会带他来这儿——”

“住嘴!”尤达用手杖狠戳他的肋下,痛得他直起身来。“让绝地堕落,没有人可以。无法做到这一点,即使是西迪厄斯尊主。天行者自己的选择,这是。”







(被帕尔帕廷口头加封史上最强西斯的阿纳金233)


当然帕尔帕廷从绝地手里收缴的资料并不只有绝地档案馆,他找到灵魂转移这技能的那古代绝地全息仪,就是在他处捕获绝地后得到的。
那个珍贵的古代全息仪,就是记录有《黑暗帝国》里击败皇帝预言的那个。


那个全息仪里的记录非常全面,包括记录有不许绝地学习,但供给绝地了解其危险程度的一些黑暗面原力技能。
那全息仪有很强的预防黑暗面原力使用者读取功能,以至于帕尔帕廷无法解锁其深层信息。
但强行解锁浅层信息,就已经让帕尔帕廷获得了极为珍贵的灵魂转移技能。


这个全息仪在《绝地学院三部曲》小说里,被埃克萨·库恩的不死阴魂当着卢克的面摧毁








除了在全银河系搜刮原力资料外,帕尔帕廷前传之后实力飞速暴增,还有个相对次要,但影响也很大的原因:














这种吞噬不像维希埃特与面罩披风男那么立竿见影,星球上人们不会立刻因为吞噬而死亡,
在生命逐渐被吞噬抽空前时,他们的意志也被摧毁,充斥着宁静幸福的幻觉。


同时其实整颗比斯星球都因为帕尔帕廷的吞噬,而遭受黑暗面原力腐蚀。


这种细嚼慢咽的吞噬法,是帕尔帕廷跟手下部分懂得吞噬生命精华的黑暗面门徒们,在前传之后快速进步的另一个原因。











重复,以上规则数据并不是(旧)正史











没错,最早吞星球的西斯是帕尔帕廷。
而不是面罩披风男,更不是维希埃特,尽管帕尔帕廷是细嚼慢咽的吞法。







而再同时,平民生命被帝国黑暗面原力使用者吞噬的星球并不只有一个比斯:













帝国黑暗面原力使用者,在不止一颗能够对外瞒住他们勾当的星球,干着吞噬平民生命增强自己实力的勾当



随着帝国建立,投效皇帝的黑暗绝地们,随着自身技能增强与更重要的因素——无需顾忌旧共和国跟绝地,大量吞噬平民生命,以此来增强自己












头像是大美女,绝无虚假——常年居美漫美女排行榜前十之列。反对就是不客观!

84

主题

427

帖子

5

精华

版主

原力
122
水晶
2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曾真 于 2019-3-21 18:04 编辑

三.《原力释放》里帕皇与弑星者交手




星战官方对于游戏的正史认定是,承认游戏过场动画、文献资料、剧情大纲部分是正史。
但是,不承认游戏规则等级数据、玩家操作流程部分是正史。

具体到《原力释放》上,就是类似玩家自觉怎么大战三百回合,打败皇帝那种操作流程官方并不承认。官方承认的只有过场动画部分




我得说,旧正史我个人最讨厌看到人吹的一个角色就是弑星者。你说像上面提及的无脑吹前传帕皇,好歹帕皇还有远比前传强的正传版本跟远比正传强的《黑暗帝国》版本。

但弑星者……虽然是击败了临近正传的维德,但无论小说还是官网都很明确,他敌不过帕尔帕廷。《原力释放》时维德虽然已经比前传阿纳金强很多,比正传电影时期自己尤其EP6败给卢克时尚有所逊色。而弑星者的原力潜力虽然很强,但别说跟卢克比,比新绝地武士团的基普·达伦、凯尔·卡塔恩、杰登·科尔这些人比都没啥出众的。

然后对于喜欢并了解旧正史的人而言,弑星者的战斗风格有个没有原力使用者美感的特点——简单粗暴,明明一个锁喉就能解决的事,偏拿出拆房子的劲头。虽然对于不了解作品的人可能觉得这么玩挺能体现角色实力,但其实这类战斗风格在旧正史里很蠢……能够简单解决的事,没必要开大范围破坏才是旧正史强大原力使用者风格,也是读者眼里的旧正史原力使用者美学。

而非常吹嘘弑星者的人还喜欢吹过头,比如:
科塔不拦着他能杀皇帝,潜力超过卢克,不死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强原力使用者云云

简直吹得让人看着就尴尬带好笑


当然弑星者简单粗暴不假,但他的实力按照六部曲电影标准来说确实是很强。虽然说最引入注目的拉歼星舰,其实是用原力拖拽改变已经失控的歼星舰下落方向,不是真的把正常状态的歼星舰拉下来,但此时弑星者尚未达到巅峰。





























































1.官方小说里在帕皇出手前,弑星者击败维德之战——没有证据证明此时弑星者一定强于EP6维德或卢克



《原力释放》1代维德与弑星者最终战,小说描写挺精彩。很能够体现此时维德已经远胜《西斯的复仇》阿纳金,以及维德半机械化后战斗风格的蜕变。虽然此战维德败了,但那是对手比自己更强。


"Lord Vader, deal with the boy. Properly, this time."

The Dark Lord was already moving. The red blade of his lightsaber flared into life, casting bloody shadows across the room. There was no discussion. He offered no threats. It was clear he intended only to complete what he had failed to finish on Corellia.

The apprentice knew exactly what to expect. They had dueled many times before. He had learned how to fight at the hands of the man in the black suit-the man whose face had been forever hidden from him. He knew the intimacies of his refined version of Djem So, a fighting style that incorporated elements of Ataru, Soresu, and Makashi. He had fended off many wild, slashing attacks that would have overwhelmed even an extraordinary Jedi Knight. He had borne the brunt of many psychological battles.

He thought he was ready-and so the sheer severity of the opening blow took him by surprise.

A simple double stroke, up and then down, it contained enough power to jar his wrists and shoulders and very nearly disarm him completely. The collision of their lightsabers was blinding. He staggered backward and found himself at the center of a telekinetic storm. His Master seized on his momentary weakness and hurled missiles at him from all sides, hoping to keep him off his guard. For a moment, it worked.

Then the apprentice straightened and, with a sweep of his left arm, blew the missiles away. He blocked a savage slash that would have cut him in two and another that would have lifted his head clean from his shoulders. Ducking low, he stabbed for his Master*s belly then flicked the tip of his lightsaber upward, hoping to catch the chin of Darth Vader*s helmet and spear him through the throat. The red lightsaber blocked the blow, but only barely. They parted for a moment to assess the brief exchange and circled each other warily.

The apprentice understood that, until this moment, they had never truly fought as equals. His Master had either held back, or he himself had capitulated. Now, for the first time, they would see each other*s true potential. Where Darth Vader was strong and relentless, he was fast and sly. And there were ways to fight that didn*t involve lightsabers. Loose objects, accelerated to killing speeds by the Force, became projectiles that converged from all directions. Invisible fists clutched for throats or punched with the power of pile drivers. Floors tipped underfoot; severed beams stabbed like javelins; overloaded circuits exploded.

"You are weak," the apprentice said as his former Master launched a second series of bone-crushing blows, each one of which he blocked with elegant precision.

Darth Vader fought brilliantly, never employing anything less than a killing stroke. His intention was lethal. All he needed was one slip, one tiny gap in his opponent*s defenses.

The apprentice vowed not to give him one. He whirled and danced around his Master*s defenses, testing them to their limits.

"You thought I was dead," he said, letting that small triumph spur his determination to new heights. Their lightsabers danced, blurring and sweeping and shedding sparks in a way that would have been beautiful had their intent not been so deadly. The apprentice felt the wild, joyous energies of the dark side flowing through him and he resisted its call, seeking a better way to finish the job.

They fought back and forth across the observation dome.

"I understand you now," he said, still trying to goad his former Master into breaking his concentration. "You killed my father and kidnapped me from Kashyyyk, not just to be your apprentice, but to be a son to you. Was that how your father treated you?"

The intensity of Darth Vader*s attack redoubled. "I have no father."

The apprentice fell back under the rain of blows. The sizzling of fabric and a faint stink of burning skin told him that at least two of Darth Vader*s misses had been horribly near, but he felt no pain. He, on the other hand, had definitely struck a nerve.

Glancing over Darth Vader*s shoulder, he saw the Emperor watching the duel, his face screwed up in malevolent delight. And the apprentice understood. A better way to kill. . .

Not out of hatred. Whatever lay beneath that black mask, it wasn*t beauty or happiness. Only ugliness and pain would hide itself away for so long. Hatred would not be enough to turn the tables on Darth Vader.

Reaching out with his left hand, he blasted his Master with Sith lightning. That broke the momentum of the furious onslaught, enabling him to stand and catch his breath.

"I don*t need to hate you in order to beat you," he gasped. "That*s something I will teach you now."

"You can teach me nothing," Darth Vader*s leaden voice intoned. One black glove clenched, and for a moment the apprentice*s throat closed tight.

He beat back the telekinetic attack with one of his own, shoving his Master in the chest with the force of a small explosion, throwing Darth Vader backward across the room.

For all his size and occasional clumsiness, the Dark Lord was sure on his feet. He landed upright and launched himself back into the fray.

"I don*t hate you," the apprentice went on, blocking him blow for blow. "I pity you." With a new strength of his own, he forced Darth Vader onto his back foot. "You destroyed who I was and made me as I am now, but this wasn*t your idea. It was the Emperor*s, and it*s what he*s already done to you." A strip of Darth Vader*s cape fluttered away, smoking. The two came closer together until they were face-to-mask. The apprentice stared directly into the black eye guards of his former Master. "You are his creature just as I was yours-but you*ve never had the strength to rebel. That*s why I pity you. I will no longer serve a monster, and if I have my way I*ll make sure you don*t, either."

Vader tried to pull away, but the apprentice followed him, keeping him on the back foot.

"I will kill you," he said, "to set you free."

The lightsabers flashed again-and it was the apprentice who found the chink in the armor that both of them had been waiting for. Vader*s lightsaber moved too slowly to block a blow to his chest, allowing the apprentice*s blade to slash deeply across his armored throat. Vader staggered backward, gloved hand upraised to the smoking wound.

There was no blood. Instead of pressing the attack, the apprentice stood his ground. Despite himself, he was as surprised as his former Master clearly was.

For a moment, the only sounds were the twin humming of the lightsabers and the wheezing of Darth Vader*s respirator.

Then the Dark Lord laughed.


It was an awful sound, empty of humor and full of mockery. In it, the apprentice heard a decade and a half of torture and abuse.

Anger flared. He lunged forward. His former Master barely blocked the blow. A second scored a deep wound across his black-clad shoulder. A third stabbed deep into his thigh.

Darth Vader reeled backward, servos whining in his injured limbs and lightsaber shaking.

The apprentice gripped his lightsaber in both hands and held himself back. Anger was familiar and powerful; it also clouded his eyes when he most needed to see clearly.

Vader prepared for combat again. His power over the apprentice, however, was gone. His lightsaber went skittering and sparking across the floor, twisted out of his grip by telekinesis. The Force wrenched him into the air, as he had once lifted the apprentice*s father, and a barrage of missiles struck at him with increasing strength. He raised his gloved hands to defend himself, but the battery continued until, with a crash, the apprentice ripped the energy field generator in the center of the room right out of the floor and hurled it at his former Master.

The generator exploded with greater force than he had expected, throwing him and everyone else to the floor. The transparisteel dome shattered. Debris rained everywhere. The sound of the explosion rang in his ears for an unnaturally long time afterward.

He was the first to his feet, striding across the rubble to where Darth Vader lay face-forward, gravely wounded and stripped of his armor in places. Flesh and machinery showed through the gaps. Finally, some real blood was flowing.

The apprentice stood over him with his lightsaber upraised and ready to strike. His former Master was trying to stand, feebly willing his massive bulk to move as it was supposed to. Servomotors whined and strained. When he rolled over, the apprentice froze.

Darth Vader*s helmet had been ripped away by the blast. Beneath was the face of the man who had stolen and enslaved him, a pathetic, hairless thing covered in wrinkles and old scar tissue. Only the eyes showed the slightest signs of life: blue and full of pain, they stared up at him with undisguised weariness.

The Emperor appeared out of the settling smoke, glee on his face. He raised one hand as though to touch the apprentice. The apprentice felt a wave of hypnotic suggestion flow through him.

Yes! Kill him! He is weak, broken! Kill him and you can take your rightful place at my side!


从官方小说明显能够看出,虽然弑星者是强于此时已经远胜《西斯的复仇》阿纳金的达斯·维德,但其实优势并不大。
而达斯·维德的实力是日渐增长的,EP6维德比《原力释放》时更强,而且EP6维德跟卢克之战时还带了古代西斯护身符增幅外挂——这个下面EP6皇帝死时再说

弑星者能够以这种差距击败此时的维德,并不能证明他此时一定强于EP6维德或卢克









2.官方资料里显示弑星者与帕尔帕廷差距之悬殊





官网资料明确提及,弑星者敌不过帕尔帕廷

As Juno rescued the Senators, Starkiller confronted the Sith Lords who had been manipulating him for years. Lightsabers clashed inside the Emperor's observation dome, but Starkiller was ultimately no match for the power of Darth Sidious.
朱诺救下议员们后,弑星者跟控制自己多年的西斯尊主再次相见。光剑在皇帝的观察室里撞击,但弑星者最终还是敌不过达斯·西迪厄斯的威力。




而官方小说对双方差距描述的更具体





















He was the first to his feet, striding across the rubble to where Darth Vader lay face-forward, gravely wounded and stripped of his armor in places. Flesh and machinery showed through the gaps. Finally, some real blood was flowing.

The apprentice stood over him with his lightsaber upraised and ready to strike. His former Master was trying to stand, feebly willing his massive bulk to move as it was supposed to. Servomotors whined and strained. When he rolled over, the apprentice froze.

Darth Vader's helmet had been ripped away by the blast. Beneath was the face of the man who had stolen and enslaved him, a pathetic, hairless thing covered in wrinkles and old scar tissue. Only the eyes showed the slightest signs of life: blue and full of pain, they stared up at him with undisguised weariness.

The Emperor appeared out of the settling smoke, glee on his face. He raised one hand as though to touch the apprentice. The apprentice felt a wave of hypnotic suggestion flow through him.

Yes! Kill him! He is weak, broken! Kill him and you can take your rightful place at my side!

The apprentice remained frozen, mesmerized by the Emperor's ghastly charisma. Why not? Wasn't this what he had considered on Raxus Prime? If he agreed to that plan, he would be free of one Master and slave to another-but what was to stop him from attacking that Master in turn, one day? He would not make the same mistakes Darth Vader had.


Darth Vader-who had murdered his father, lied to and betrayed him, killed PROXY, branded Juno a traitor, and kidnapped Kota and the others. Didn't he deserve to die a thousand times over?

And power-he had become used to it in the service of his Master. When the dark side sang through him, others danced to his will. That would be hard to give up.

"No!" Kota's voice came as though from a great distance. The apprentice noted, as though viewing the world in slow motion, the Jedi Master telekinetically snatching the Emperor's lightsaber from his waist and, with a surety belying his physical blindness, using it to cut down the Imperial Guards watching the prisoners. Lunging forward, he struck next at the Emperor, who stood, apparently unarmed, with one hand still reaching out for the apprentice.

But the Emperor was never unarmed. Raising his other hand, he blasted Kota with lightning before the blow came close to falling. Sith energy crackled between them and the Jedi Master fell back, caught in the Emperor's deadly grip.

"Help him!"

Bail Organa's voice snapped the apprentice out of his trance. He shook his head, feeling the Emperor's influence sliding off him like oil. What had he been thinking? He didn't want to return to the dark side after everything he had been through. He had seen what it did, in Maris Brood, on Felucia, and in the eyes of Darth Vader. He didn't even want to kill his Master, now that he saw him humbled and at his mercy. That was where it had all started, he now realized. When Darth Vader had killed Galen's father and Galen had snatched the lightsaber from his hand, his intention had been solely to avenge his father's death. That had been what Vader had seen in him all those years ago, not just that he was strong with the Force-and that was why Galen had blotted out the person he had once been. He had taken that first step down the path of the dark side all on his own, before he had been subjected to Vader's cruel tutelage. He had to retract it now or submit to the dark side forever.

Murdering Darth Vader would accomplish nothing. Saving his friends might change the course of history.

Seen in that light, the decision was surprisingly easy.

A hail of shattered transparisteel and debris drove the Emperor back from Kota, breaking his concentration and freeing the Jedi Master from the fatal web of energy. Smoking and weak, Kota fell away and was caught by Garm Bel Iblis. The apprentice tossed them the comlink and advanced on Palpatine.


"Good," hissed the Emperor, his claw-like hands upraised between them like a weak old man fending off an attacker. Stumbling, he fell to his knees. "Yes." He looked up at the apprentice. "You were destined to destroy me. Do it! Give in to your hatred!"

The apprentice stood over him for a moment with his lightsaber upraised. Its aqua light reflected in the eyes of the galaxy's Emperor as though it was the last thing he would ever see.

With a snap, the apprentice extinguished the blade and lowered his arm.

Kota limped up behind him and put a hand on his shoulder. "That's it, boy," he said with rough pride. "He's beaten. Let it go."

The sound of engines from above distracted them both. They looked up to see the Rogue Shadow descending over the shattered dome, lights flashing on and off to attract their attention. Its repulsors dispelled the last of the smoke and sent the apprentice's tattered cape whipping around his legs.

Juno, he thought. At last,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all right.

"You fool!" snarled the Emperor, sending another wave of Sith lightning into Kota's back. "He will never be yours."

Kota fell with his arms upraised, and the apprentice knew that it wasn't over yet. The moment of truth had arrived.

Without hesitation, he stepped between Kota and the Emperor, taking the full brunt of the Sith lightning into his own body.

The pain was incredible, searing every nerve back to its individual cells, skewering each of them on white-hot needles. He had never before felt anything like this. He wanted to recoil from the source, to curl into a ball and let unconsciousness take the pain away, but somehow he stayed standing, seeing the world through a crackling blue light, and even took a step toward the Emperor.

"Go!" he hissed at Kota. "Hurry!"

有人玩游戏或看漫画觉得没有科塔制止,弑星者能够杀死帕尔帕廷。但实际上小说里写得很明白,皇帝开始根本就是在玩弑星者——那连放水都算不上。
在弑星者拒绝投入黑暗,临近正传的皇帝不做保留出手后,弑星者一接上手就明白俩人真实实力差距过大,自己完全不敌。


弑星者是在知道不敌后放弃了自己生还的可能,选择全力拖住皇帝让其他人跑路。
结果放弃自己生还可能,全面投入光明面导致弑星者自己临时大幅度升级——重复,原力是一种非常唯心的东西。阿纳金那种脆弱意志可以使得自己强大的身体潜能迟迟无法发挥,一个坚定强大的意志决定也可以使得自己飞速升级。事实上我很怀疑EP6维德扔皇帝时小说的描写,阿纳金/维德也是心灵全面投入光明面,使得自己暂时升级,这才扔了当时大部分精力被战斗冥想分散的皇帝——原力能量暴增,弑星者开自杀性原力地图炮,这才暂时拖住了皇帝。


但结果还是他被皇帝电翻,而他临时大幅度升级后的自杀性原力地图炮,并没对近身的皇帝造成明显伤害。


所以,这是临近正传的皇帝之强。









四.EP4后不久,帕尔帕廷在科里班被古代西斯阴魂重创至濒死


嗯,建议把这个跟上面有人拿角色观点当上帝观点,说EP3皇帝已经是历史上最强西斯惹人不满对照着看。



1.帕尔帕廷被古代西斯重创濒死的黑历史——最黑历史还不是被重创濒死


颠覆旧共、灭亡绝地、建立帝国,帕尔帕廷在银河系大肆搜刮了海量的原力使用者典籍资料。帕尔帕廷从一个珍贵的古代绝地全息仪里,找到了当时贝恩派西斯已经失传的灵魂转移技能,随着掌握该技能帕尔帕廷相信自己已经可以永生永世的统治银河。
然后,一边准备着自己用来预备死后灵魂转移的克隆体,一边去科里班跟那些古代的西斯阴魂们聊天求教相关黑暗面知识。


在雅文战役后不久,帕尔帕廷到科里班跟古代西斯阴魂求教黑暗面知识时,不知怎么把科里班死去的古代西斯给得罪了。
于是古代西斯阴魂攻击了帕尔帕廷,结果帕尔帕廷受创。




(考虑《西斯之书》里帕尔帕廷各种自恋的吹嘘,老子我踩着前面的历代失败者的尸体登上巅峰,那些失败者活该做我的垫脚石。跟无所不能的我相比,那些先辈的成就无关紧要云云看……没准是他去科里班对前辈开嘲讽,接着被古代西斯阴魂里的强者怒修理了)


幸好(还是该说感觉这个设计就是在黑帕尔帕廷的呢?),皇帝当时带去科里班的是一名皇帝之手,号称皇帝之影的黑暗绝地Jeng Droga,他救走了当时受到阴魂攻击,居然处于被吓呆了状态的帕尔帕廷。

没错,帕尔帕廷是吓呆了


原话:
cowed master


接着回去帕尔帕廷泡了巴克塔箱疗伤,然后Jeng Droga担心帕尔帕廷身体撑不过去,还取来一具克隆体预备让皇帝灵魂转移。
虽然按照后来设定,帕尔帕廷这次是撑下去了,没有灵魂转移。



被西斯阴魂给吓呆了这个描述,顿时让这次科里班之行,也许成了帕尔帕廷最黑的黑历史233





这位皇帝之影的尊容





嗯……这事其实大家如果在星战相关资料网转悠的时间足够久,那大概也不算陌生。
(虽然我很怀疑、天朝有几个人真的看过这段原文,因为这原文在外网都非常非常非常难找。)
因为在十多年前就通过WP整理翻译——抱歉,我真不记得当年第一版译者是谁——的“星球大战编年史”早期版本里,就收录了这段剧情:



所以十几年前就接触星战圈子的人,即使不直接接触作品,也听过这事。



这剧情在早期天朝网上撕电影跟古代西斯谁强时,被有些主张古代西斯强的星战迷当依据。当然我再说一遍,我很怀疑当时拿这段支持自己观点的天朝读者没一个看过原文。




而随着如今旧正史的终结,我们也可以看出:


虽然出自某历史学家角色视点的,帕尔帕廷是历史上最强西斯这说法有争议——其实考虑有资格挑战这定位的埃克萨·库恩,虽然生于帕尔帕廷的大约四千年前,但其实是死在帕尔帕廷后面,因此库恩能不能算帕尔帕廷他的历史上很成问题。
而杰森与克雷特更根本不可能归到帕尔帕廷的历史上,就最终《黑暗帝国》版帕尔帕廷来说,这个争议也不见得有多大。


(当然,觉得前传版帕尔帕廷有资格争历史最强西斯这位置的属于 智 障 )



剩的人里,算帕尔帕廷历史上的,恐怕也就一个KOTOR2的面罩披风男有资格跟《黑暗帝国》版帕尔帕廷争这个最强定位

……神马?你说维希埃特?
这玩“大事不好了,皇帝造反了!”的西斯叛徒,首先就自己把自己开除出了西斯。其次,他如今又被自己创作方给黑出翔了。按照待发售TOR里的剧情,他已经被黑的没资格跟《黑暗帝国》版帕尔帕廷比了。



再其次,就算这些都不考虑,做为维希埃特,他表现出的武力也顶多就是《黑暗帝国》版帕尔帕廷这一级。
维希埃特的武力,想跟后面的巅峰杰森比都没资格,就更别说远胜杰森的《绝地的命运》版巅峰克雷特了



而《黑暗帝国》的复生帕尔帕廷,至少是绝对无愧历史上最强西斯之一的定位。
从武力上说,旧正史整个历史最强西斯无疑是《绝地的命运》版巅峰达斯·克雷特






而在帕皇吹很多的外网,大概因为这事——尤其里面某个描述词把皇帝这次黑得实在蛮搞笑——也很少见到有人提这事。
大家有意忘记+时间略长+威世智删除自己星战页面,导致如今这原文在外网也非常难看到了。









五.EP5之后,银河系历史上已知最强大的西斯尊主帕尔帕廷,被黑暗绝地阿登·林击败并抓获






帕尔帕廷跟阿登·林的两次交手,反映了帕尔帕廷正传与《黑暗帝国》的实力差异


话说特别好笑一点,因为败给了阿登·林,很多国外帕皇吹在列举帕尔帕廷定位时,能够拿不靠谱的历史学家角色说当依据,却不喜欢列举这个设定书明文将帕尔帕廷称为银河系历史上已知最强大的西斯尊主的资料233



1.电影两万多年前,绝地第一次光明与黑暗大分裂时期的黑暗绝地领导者阿登·林



谁是阿登·林?

旧正史银河帝国第一位皇帝之手阿登·林



她是两万多年前绝地第一次光暗大分裂后期,黑暗绝地一方的领袖,她在两万多年前跟绝地大师奥德里斯塔·皮纳两败俱伤。

那位绝地大师死在她手上,她也被那名绝地大师临死所释放的休眠技能击中——说是休眠,这样对敌人使用是使得对方的生命离开停止死亡,本来她应该因此而死亡的。


但是她依靠自己的原力沉眠技能跟原力护身符保护,将这种死亡变成了介于生死之间长期生命停滞的沉眠,结果一睡就是两万多年,并且被当尸体建了坟墓。


然后两万多年后银河帝国建立,官方桌游资料书里,一帮进行搜捕绝地的帝国侦查员(由玩家扮演)把她坟给挖了,结果她从介于生死之间的长期沉眠中唤醒。
这里资料描写的很模糊,就我感觉她应该是从接近死亡的沉眠中刚苏醒力量远没有恢复




因为从这段桌游资料书描述看,她从濒临死亡状态时身体状态已经有如尸体,而且当时她显然处于精神混乱状态。


在攻击桌游玩家扮演的主角侦察员后,与赶来的裁判官冲突,并败给这3名裁判官——高级裁判官安廷尼斯·特里梅因、裁判官阿米萨·达里斯(高级裁判官杰雷克做为绝地大师时的学徒)、拉迪纳尔·托宾(这位也是旧正史乏善可陈的最高裁判官里,唯一值得夸耀的一个)联手。
尽管刚从干尸木乃伊状态转化成活人状态的阿登·林显然精神混乱,不过这三名裁判官赢她也代价极大。阿米萨·达里斯丧命,安廷尼斯·特里梅因被重创,拉迪纳尔·托宾断了阿登·林的手将其抓获。

随后托宾拒绝特里梅因杀死阿登·林的要求,因为觉得一名古代黑暗原力使用者是皇帝所需要的,因此把她带给皇帝。

而随着阿登·林身心在恢复,皇帝也没有能力长期监禁她,必须做出决定是杀死她还是招募她。
皇帝对于这位两万多年前的古代原力使用者很看重,以复活其恋人辛铎(第一次大分裂黑暗前期绝地领袖)为空头支票许诺,将她诱入自己旗下效力。
并且将她提升为皇帝之手,拥有接近达斯·维德的权力级别,她也是最早的皇帝之手。




然后阿登·林在发现即帕尔帕廷是开空头支票忽悠自己后,怒而找帕尔帕廷算账。
与扎林元帅结盟,正传时期扎林叛变时,她帮扎林对付帕尔帕廷。




结果如今身心正常的她VS正传帕尔帕廷,结果是帕尔帕廷败:




记录帕尔帕廷这次被阿登·林抓获事迹的设定文里,将帕尔帕廷称为银河系已知最强大的西斯尊主。
至于皇帝不是大概EP4时间点还被古西斯阴魂狠++神马的……你不许皇帝被虐个濒死后再突破极限,实力暴增?至于《黑暗帝国》复生帕皇级的埃克萨·库恩……连三十岁的卢克都不知道这位被封印在雅文的古西斯尊主的事迹,明显不属于银河系已知啊。好吧,认真说银河系已知这个定义可以做下文章,但怎么说也是很值得夸耀的定位不是?

然后,国外帕皇吹嫌皇帝这次输给阿登·林,在吹嘘皇帝时对这段资料书反而避而不谈,也是好笑233





后来皇帝在EP6原始肉身被毁后,阴魂转移附身克隆体原力暴增后跟林登算账
这次双方再交手,阿登·林死于实力比正传再次大增的复生帕皇之手







嗯,阿登·林擅长被引进新正史的铁手功,关于阿登·林更多见:
http://www.acfun.cn/v/ac4136575

警告,我绝对不建议实际玩这个游戏!







2.皇帝手下有不止一名比达斯·维德更强的黑暗绝地


帕尔帕廷皇帝手下里,比达斯·维德更强的黑暗绝地不止一名。
正传之前,明确是帕尔帕廷手下的黑暗绝地中,除了身心恢复正常的阿登·林外,还有一位皇帝之手,也就是帝国影子情报部长黑洞的原力造诣明确在维德之上——尽管黑洞喜欢对维德装怂,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







无法确定是否属于皇帝手下,也无法确定正传时是否比达斯·维德更强的,还有《索三》里的瑟校长克隆体。


另外黑暗面先知的最高先知卡当,也有原力媲美维德的设定,这个设定因为卡当死于阿兹拉凯尔的战绩而颇受质疑。
不过首先,当年被皇帝跟卡当共同玩各种黑暗面实验改造,随后皇帝因为无法抹消抛弃其自主意识而遗弃,被卡当秘密接手回来继续训练完善的黑暗绝地阿兹拉凯尔,是卡当参与玩原力炼金术改造的最出色作品。卡当训练阿兹拉凯尔,也是想用阿兹拉凯尔杀死皇帝。
也就是说,阿兹拉凯尔起码应该强于卡当(或者他手下)他们搞出来的那个复生达斯·摩尔,而那个复生达斯·摩尔的实力已经提升的接近临近正传达斯·维德了。理应比那个复生摩尔更强的阿兹拉凯尔,借助EP6维德跟卢克那战作弊外挂情况下,杀死卡当跟数十名黑暗面先知成员,自己也被杀。好像……也无法说这个设计,对卡当原力媲美维德的设定有多大冲突?




当然,皇帝麾下最强的黑暗绝地,无疑是《黑暗帝国》里一度成为皇帝黑暗绝地学徒的卢克——卢克从来不是皇帝的西斯学徒





3.帕尔帕廷手下那数量至少超过千人的黑暗绝地





按照设定资料,皇帝光在自己隐秘皇座所在的比斯星球,就有400名帝国主权卫士跟600名帝国哨兵的配置。



而所有帝国主权卫士,跟起码第一代时期的帝国哨兵,都是属于黑暗面原力使用者的,这还仅仅只是比斯星球的配置。


所以帕尔帕廷手下的黑暗绝地数量,显然是至少超过千人的




有人——很多对电影外星战的了解基本仅限TCW动画跟那点新正史动画——觉得黑暗绝地低于西斯,裁判官低于绝地神马的。

首先按照旧正史官方定义,基本可以认为,所有黑暗面原力使用者都是黑暗绝地。西斯也属于黑暗绝地中的一个分支,只是往往被跟其他黑暗绝地分开表述。
同样的,无论新旧正史,都从来没有黑暗绝地武力必然低于西斯一说。

甚至于在达斯·维德于1976年就被小说提及是西斯尊主时,帕尔帕廷直到90年代前期还被的设定还是选择堕入黑暗面的绝地大师,帕尔帕廷的西斯身份是到前传才确定的。




而从80年代就存在的帝国裁判官这种设定,无论新旧正史里,其成员战力都是在普通前传绝地之上的:


旧正史,正式裁判官都普遍强于前传普通绝地。旧正史在EP6前大概最强者有几个能到杜库水平(这个不确定)+EP6后有超过维德甚至可能胜过正传皇帝的裁判官

新正史显示在帝国早期,排名前十裁判官的都至少明显强于普通前传绝地大师









4.正传时期,帕尔帕廷早已抛弃西斯二人法则,并且自诩已经毁灭了旧西斯组织


到了这里有人可能得问,帕尔帕廷这不违反二人法则么?

没必要讨论是否违反二人法则,建立帝国后的帕尔帕廷早已废弃了二人法则,帕尔帕廷在前传后奉行的是一人法则











帕尔帕廷在西斯之书里都直接声称,虽然自己不在乎古代死人的预言。但摧毁了达斯·贝恩二人法则,建立了一人法则的自己,无疑应该就是古代西斯预言里摧毁西斯,又重建西斯,使得西斯变得比过去更强大的西斯阿里。


后期的帕尔帕廷,根本就不在乎二人法则。

达斯·维德也早就不是帕尔帕廷可能的继承人了,帕尔帕廷不需要也不允许有潜在继承人的存在。




5.帕尔帕廷的黑暗帝国之梦

从银河第一帝国建立开始,帕尔帕廷这个开国之君就已经是银河帝国最大的敌人。








早在90年代早期资料书就提及,帕尔帕廷想用自己的黑暗面门徒取代帝国各高级星区总督、星区总督等帝国官职,直接建立以黑暗面原力使用者为统治者的神权帝国。


帕尔帕廷训练自己黑暗门徒唯一的限制是——不能比他自己本人更强大,而从来没有皇帝不肯训练出比维德更强的手下之说。



到了旧正史后期收尾时,这些早期设定被呼应:








其实从旧正史收尾设定文,再次强调二十年前这本资料书里:
皇帝早就想把银河帝国给改朝换代,用黑暗帝国取而代之的设定后,反而显得前传后皇帝智商其实仍在了。


皇帝从建立银河帝国起,帝国就跟他担任议长的共和国没区别了,皇帝就是要像颠覆旧共和国一样玩死帝国。
从这个视角看,后来皇帝花样玩死帝国,各种坑帝国军政强人智商爆表……





被坑的索龙:
我这里有一句……


EP4皇帝解散议会后,帝国军政高管欢呼旧共和国最后的残余被消除了,殊不知对皇帝而言他们这些军政势力才是旧共和国最后的残余













六.EP6皇帝本体之死


皇帝的力量在伴随着时间不断日益滋长









1.皇帝麾下有多名黑暗绝地,早已预见帕尔帕廷死于EP6


皇帝死于EP6恩多战役这事,在EP4前已经有多名其麾下的黑暗绝地预知到了。
这些预见到的人包括,黑暗面先知组织的最高先知卡当、帝国影子情报部长黑洞




其中卡当的情况是









在达斯·贝恩创立二人法则之后,曾有一位名为达斯·千年(Darth Millennial)的原二人法则系西斯尊主赞同卡恩尊主的哲学,拒绝接受贝恩的二人法则。
他背叛了二人法则,来到当年维希埃特的重生西斯帝国首都所在的德罗蒙德卡斯星球,将西斯教义与包括两位两万多年前思想家在内的诸多古老理论结合,创立了一个名为“暗黑原力(Dark Force)”的教派,尤其擅长预见未来的达斯·千年本人自命原力选择的先知。后来这个擅长预见未来的组织被称为“黑暗面先知”。


在在克隆战争之前的某刻,帕尔帕廷的发现了黑暗面先知的存在,并且将他们征募为自己的顾问。





黑暗面先知为帕尔帕廷出谋划策,知晓并且参与了帕尔帕廷在克隆人战争期间的左手打右手行为计划。因为其成员擅于预见未来,而为皇帝倚重。在帕尔帕廷成为皇帝之后,黑暗面先知被称为“皇帝的魔法师”,继续为皇帝服务。
该组织的存在一度很隐秘,很长时间内达斯·维德并不知道其存在。至少直到临近雅文战役发生前,达斯·维德并不知道皇帝身边有黑暗面先知这个组织。反而是少数跟黑暗面先知有交集的帝国海军成员,可能比维德更早的知道他们的存在。
(按照某设定书作者私下放的一本被取消未出版的设定文里,黑洞跟维德的通信,维德可能是EP4前后从黑洞口中知道的这个组织。虽然这设定因为被取消没出版或通过官方取道发布,旧正史时代也并不能看做确定的正史)





这期间,黑暗面先知的最高领导人是后来最高先知的卡当。
他原本是一位旧共和国末期的绝地武士,因为相信原力同时拥有同等的光明与黑暗才能够平衡,而去研究黑暗面。结果虽然他当初是真想要光暗平衡,但结果跟太多持有这种想法的原光明面使用者一样,是直接堕入黑暗面再也无法回头。他成了黑暗绝地,并最终加入了黑暗面先知。

这位卡当最高先知擅脾气古怪而嚣张,他曾经因为一位帝国海军元帅马卡蒂的部下嘲讽黑暗面先知组织装束,而是要原力闪电攻击这海军元帅本人……要知道就算已经很嚣张的达斯·维德,也不会对这种名义上级别比塔金还高的帝国顶层成员这么干。当然介于这事相关只记载在设定书里,我感觉这可能也是黑暗面先知行踪诡秘,干事嚣张也不太怕报复。行踪明确的达斯·维德如果闲得没事乱掐元帅跟高级星区总督的脖子,小心被军方炮轰报复。
其实从后来皇帝想整死某海军元帅,也是给他少量舰队派遣他去干这点舰队等于自杀的任务看,估计帕尔帕廷都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对元帅扔闪电……


卡当擅于预见未来,他与黑洞一样预见到了死星2的毁灭与皇帝之死。并且跟黑洞不同,卡当他警告过帕尔帕廷。这事有多本设定与文章明确提及





但在上述这本桌游资料书剧情里,帕尔帕廷表示自己也预见到了这个未来,同时声称自己有能力让这个未来不会发生。
这就造成了星战迷的一个争议,帕尔帕廷究竟有没有预见到EP6维德背叛自己的那一幕。不过上述帕尔帕廷称自己也预见到这一幕的设定书剧情,并不是完全的正史,所以可信度存疑。




但是卡当预见死星2的毁灭与皇帝之死,并且警告过皇帝,是多个明确是正史的设定作品提及的。
但皇帝坚信自己不会让卡当的预言发生,帕尔帕廷被卡当多次警告后暴怒……按照卡当的嚣张性格,以及后来黑暗面先知提前预言了皇帝之死这事帝国很多人都知道,大概这事卡当大肆宣扬。
然后不满卡当唱衰自己的帕尔帕廷,派出手下的大批帝国裁判官去教卡当跟黑暗面先知夹起尾巴做人,别给自己唱反调。于是卡当带领忠于自己的大部分黑暗面先知成员背弃帝国,躲到博斯瑟达星球。结果在EP6之后死于当初皇帝各种玩黑暗面改造实验后抛弃,被卡当捡回来训练,教导要他消灭皇帝与达斯·维德的黑暗绝地阿兹拉凯尔之手。并且杀死卡当后,阿兹拉凯尔在战死前也杀死了大部分黑暗面先知。

关于卡当的原力造诣不知黑洞,不过也被资料书称为原力可以媲美维德。




而黑洞则是帝国里最早发现卢克身份的人,黑洞的情况是:










而死星被毁后,黑洞预见到了卢克在《黑暗帝国》里投入皇帝麾下的未来,这时他也发现维德就是阿纳金的事,而且他也预见了死星2毁灭的未来黑洞就开始琢磨今后的计划。
他用在佯装嫉妒而跟维德内斗中故意失败等方法,自己给自己造纰漏,保证了自己不像维德一样被皇帝给拉到死星2。然后,他想灵魂转移卢克,做为卢克完成《黑暗帝国》击败皇帝的发展。




总之,皇帝在拒绝卡当建议,黑洞想他去死又没拦着的情况下,去了恩多






2.达斯·维德不但没有像很多人脑补的EP6对卢克主动放水,反而使用外挂作弊



无论新旧正史,早已远胜EP3阿纳金的维德,主观上跟卢克那战里根本就没有放过水。
而旧正史EP6小说漫画等多部作品提及,当时卢克已经至少跟维德势均力敌。

虽然客观上维德确实在跟卢克之战中,伴随着卢克的嘴炮而战斗意志松动,但同时卢克也主动对维德收手,不肯与父亲战斗。而且旧正史小说跟漫画介绍也都明确说过:之前维德战斗意志没减退+同时卢克也没飙黑暗面时,达斯·维德已经对卢克占不了上风了

另外最重要的问题是——EP6那战里维德配备了外挂装备:











EP6之战时,达斯·维德已经在自己右机械手做了一个强化改造——他不知在哪找到了卡恩尊主(就是千年前黑暗兄弟会那位)的古代西斯护身符,然后把这玩意改造放到了自己右边的机械手里。


卡恩本身的原力造诣跟此时维德比,并不能说多强,但护身符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是按使用者自身原力能力变化的。维德装有古代西斯护身符改造后的右手,有以下主要作用:

强化佩戴者原力的能力,能够强化多少不知道。估计不会太多,但肯定是强化了。
护身符使得维德右手坚不可摧,光剑难伤——然后卢克在护身符保护的范围外一剑把维德手砍了,这手套玩意在EP6经历死星2爆炸后还保存着
护身符可以极大提高使用者消耗的原力恢复速度,这个恢复能力非常强大,以至于阴魂重生的皇帝都一度想把徒弟手套找回来自己用。







嗯,这事很少有人提,为什么呢?
首先,最早提到这事的由头(注意:是由头)的,是90年代初一个风评非常差的小说系列《Jedi Prince》里。


这小说里首次出现出现维德右手有西斯护身符这事的由头(注意:是由头),以及首次出现“黑暗面先知(后来被官方确定是一帮假货)


那系列小说对于维德右手的描写看的我 蛋 疼 ,称维德右手套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达斯·维德强大的原力锁喉等能力是拜这手套所赐等等。
然后……这小说里的装神弄鬼,搞预言说带上维德右手手套的人成为帝国新的皇帝,实力 垃 圾 的可以的黑暗面先知(后来被官方确定是一帮假货)等……













然后,这小说被官方后期给各种设定大修。












在这小说里第一次被提及的黑暗面先知,但官方后来表示这小说里的都是假货


原本《Jedi Prince》这系列后官方为强化黑暗面先知,表示这系列小说只是莱娅给儿女讲的睡前故事,实际黑暗面先知的成员比这小说里强大得多


然后,官方干脆表示《Jedi Prince》小说里的黑暗面先知成员是假货,是黑洞整出来嘲讽跟自己不睦的卡当的。


最后确定为——当初在预见到了EP6里恩多战役皇帝死亡结果后,大多数黑暗面先知成员在最高先知卡当带领下背弃了皇帝,脱离帝国。
同时,黑暗面先知里的最强者帝国的影子情报部长“黑洞”,却选择了继续效忠(真算效忠么?)帝国。一方面早已预见到这一切,甚至预见到《黑暗帝国》里卢克效忠复生帕尔帕廷的黑洞,想利用局势灵魂转移附身卢克并夺取帝国。一方面黑洞本来就与卡丹关系不睦,跟卡当对着干颇合其意。


恩多战役后,黑洞这位帝国影子情报部长部分出于嘲讽卡当的目的,在残余的帝国用非组建了一个名为黑暗面教会的组织,并且被批准成帝国官方宗教组织。这组织绝大部分成员身份,是一帮由非原力敏感者帝国特工伪装的黑暗面先知,比如由非原力敏感者伪装的假最高先知卡当。















然后……因为这系列小说槽点太多,而且官方也曾经表示这就是个莱娅讲的睡前故事(虽然官方后来又给了新的说法),小说本身也没说EP6维德右手装了西斯护身符,所以很长时间也没人纠结这个问题。


但进入21世纪后,官方突然想起来要解释下达斯·维德右手手套这事,于是加了个设定——EP6时维德右手手套已经经过了改装,加入了卡恩的西斯护身符,于是旧正史维德又被官方黑了一次233



这个设定的好处在于,可以解释维德为啥被儿子砍了手后就直接倒地上了。
本来因为外挂一直处于力量增幅+消耗源源不绝恢复的状态,突然失去外挂后暂时感觉不适应,所以直接倒地上了。






3.皇帝本体之死





首先,EP6里皇帝在恩多战役是被战斗冥想分散了大半精力的状态。

战斗冥想这种技能,可以通过原力影响战场上每一个人的心智,让己方将士勇气倍增、配合协调、策略精准,让敌方将士士气低落、纪律涣散、失误连连。

甚至也可以直接从确实增强己方人员的战斗力——不过这种例子通常是己方人员是原力敏感者的情况下




描述1:


第一次,死亡之星震动了。与爆炸的毁灭者相撞还仅仅只是开始,这导致了各种系统的倒塌,而这又导致了反应器的融解,而这再导致了操作人员的恐慌、岗位的抛弃。进一步的失灵,以及全面的嘈杂。

到处都是烟雾,大量的隆隆声从各个方向传来,人们跑着,叫着。电子炮火,蒸汽压力爆炸,机舱降压,指挥链的混乱。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反军巡洋舰的连续轰炸——它们已嗅到了敌人的恐慌———这使已经是四处弥漫的歇斯底里更加强烈了。

由于皇帝已经死了。那种重要的、强有力的、一直是帝国凝聚力的邪恶已消失了;而当黑暗之面如此扩散、如此无方向性时——它仅仅是到了它本身所引向的地方:

混乱。

绝望。

消沉的恐惧。



——《星球大战》EP6电影小说





战斗冥想这种技能虽然对增幅己方人员作战非常有利。
不过有个非常大的副作用,就是对使用者负担极大。而如果按照类似正传电影里的帕尔帕廷皇帝这种方法使用,又中断使用的话,会把己方军队的士气协调配合等给完全清零。



EP6里帕尔帕廷皇帝不知道怎么想的
居然在自己军力完全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去释放这玩意,来影响恩多战役里所有宇宙战的所有军队。

结果被战斗冥想这玩意给分散了大部分精力,导致其战力大减的情况下,被维德给扔进反应炉了。
又因为他的死亡,造成帝国舰队全面崩溃。















其次,卢克在EP6里,一度使用驭能术(就是尤达挡皇帝闪电,以及TOR预告片里尚大妈徒手挡光剑那技能)折射过皇帝的闪电,但随后皇帝的闪电威力增加,超过了当时卢克能够偏折的上限:






  卢克盯着他父亲那只被切断了的、抽搐的金属手——然后再盯着自己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人工手——一突然意识到他已变得多么象他父亲,象一个他憎恨的人。

  他颤抖着站在维达面前,闪亮的剑尖指向黑暗君主的喉咙。他想毁灭这个“黑暗”,毁灭这个曾经是他父亲的人,毁灭这个……他。

  皇帝在旁边出现了,咯咯地笑着,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好!杀死他!你的憎恨已使你充满了力量!现在,完成你的命运,并取代你父亲在我旁边的位置!”

  卢克盯着躺在他下面的父亲,然后盯着皇帝,敢后又回到维达那儿。这是“黑暗”—一而他所憎恨的也是“黑暗”。不是他父亲,甚至不是皇帝。但“黑暗”在他们的心中,也在他自己的心中。

  而毁灭“黑暗”的唯一方法就是抛弃它,永远地。他一下挺直了身体,作出了他已花了自己的一生来为之准备的那个决定。

  他把光剑猛地扔开。“决不!我决不转到黑暗之面!你已经失败了,帕尔帕丁。我是一个绝地,正如在我之前,我的父亲那样。”

  皇帝的高兴一下变成了绷着脸的愤怒。“那就这样吧,绝地。如果你不愿被转变,你就将被毁灭。”

  帕尔帕丁向卢克举起他细长的手臂:眩目的白色能量闪电一下便从他的手指发射出来,穿过房间,再急速刺透这个孩子的身体,最后奔向地板。年青的绝地立刻感觉到一阵极度的痛苦——他从未听说过如此一种能量,如此一种对“力量”的讹用,更不用说体验过它了。

  但如果它是被“力量”启动的,它就能被“力量”击退。卢克举起自己的手臂,试图使这些闪电偏转。刚开始时他成功了—…闪电一碰到他的力场便弹开。毫无伤害地射进了墙中。但不久,闪电的速度变得如此之快,能量变得如此之大,以至于它们在他身上和体内都在奔涌着,而他只能蜡缩在它们面前,痛苦地抽搐。他的力量正在一点点衰退。

  维达,象一只受伤的动物,慢慢地爬到了皇帝旁边。










最后,维德仍皇帝是全面投入光明面的状态,其实这状态跟《原力释放》最后暂时拖住皇帝的弑星者类似,都是不顾自身全面投入了光明面:




  死亡之星。在皇帝闪电的连续攻击下,卢克几乎已失去了知觉。折磨得失去了清醒的意识,被推到了一种耗尽他精髓的虚弱,此时卢克什么也不希望了,只希望屈服于那种地正向它飘去的虚无。

  皇帝看着地上那个虚弱的年青绝地,狞笑着。维达慢慢地在他主人旁边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年青的傻瓜!”帕尔帕丁对着卢克粗声粗气地说,“只是现在,在终结时,你才明白了。你那些不成熟的技能根本不是黑暗之面的对手。你已为你缺乏眼光付出了一个代价。现在,年青的天行者,你将付出彻底的代价。你将毁灭!”

  他疯狂地大笑起来;尽管卢克认为这几乎已不可能了,但从皇帝手指上发射出的闪电还是比刚才猛烈了许多。尖叫声在屋里回荡,杀气腾腾的闪电照亮了屋里的黑暗。

  在可怕的闪电网中,卢克的身体变得呆滞、衰弱,并终于崩溃了。他完全停止了蠕动,看上去已完全失去了生命。皇帝恶毒地发出一阵嘶嘶声。

  就在这时,维达猛地跳起来,从后面抱住了皇帝,把帕尔帕丁的上臂紧紧地箍在了他身体上。尽管比刚才更加虚弱,维达仍坚待着这最后的几分钟,把他生命中的所有力量全集中在这个行动上——唯一可能的行动;最后的行动,如果他失败了的话不顾痛苦,不顾羞耻,不顾虚弱,不顾头脑中那个震耳欲聋的声音,他闭着眼睛,完全集中在他的意志上——去击败包含在皇帝心中的那种邪恶。

  帕尔帕丁在维达冷酷无情的紧箍中挣扎着,他的手掌仍在向各个方向发射出邪恶能量的闪电。有些闪电击中了维达。黑暗君主颤抖起来,电流沿着他的头盔,沿着他的斗篷劈劈叭叭地冒着火花,穿进了他的心脏。

  他和皇帝一起跌跌撞撞地退到了桥的中间,下面就是通向动力核心的那个黑色深渊。他把嚎叫的暴君举过头顶,用最后的力量进发,猛地把他扔进了无尽深渊中。

  帕尔帕丁的身体,仍在喷射明亮的闪电,旋转着,在内壁上不断地弹撞着,掉向真空。最终,它完全看不见了;然后,几秒钟之后,在核心下面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遥远的爆炸。一阵空气猛地从深渊中翻滚而出。

  风扬起了维达的斗篷。









4.无论新旧正史,都是帕尔帕廷的安排,导致自己死后新共和国的高歌猛进











































哦,再强调一次
这是90年代前期的资料书,有些正传时期的老设定跟后来有冲突,比如:

这时的设定里,维德是西斯尊主,但帕尔帕廷本人却并不是西斯——反而应该是一个选择堕入黑暗面的原绝地大师,同时也是一名成为旧共和国总统的共和国原参议员。


无论新旧正史,帕尔帕廷都没有打算在自己死亡之后,让帝国继续存在下去。如果自己死了,宇宙就理应给自己陪葬。

旧正史在帕尔帕廷这种心态之下,帕尔帕廷把帝国权力网给设置的错综复杂,保证没有任何真正帝国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实质二号人物。同时分割帝国军政指挥系统,使自己之外没人能够做到接管帝国军政指挥大权。单纯此举就使得皇帝死后,帝国军队的指挥系统陷入一片混乱。
而帕尔帕廷在旧正史虽然通过阴魂转移重生,不久之后就变得远超EP6的强大。但在刚刚死亡重生之时,他死亡的灵魂一度堕入混沌地狱,因为灵魂从混沌地狱逃回人间与可供转移的克隆体距离太远两大因素,跨越生死与空间,刚转移自己克隆体重生的皇帝一度暂时非常虚弱。在这种虚弱状态下,一方面为了防止有人在自己回归之前接掌帝国,一方面为了扫除建立黑暗帝国的障碍,开始指示影子情报部长黑洞与忠于自己的帝国总理大臣塞特·佩斯塔奇,要他们扇动帝国内乱,让帝国军政各界自相残杀。以此剔除自己神权帝国的反对力量,与测试帝国军政人员的能力与对自己的忠诚度。
此前皇帝顾虑帝国军政势力强大,自己建立神权帝国必然成为军政势力的众矢之的,因此一直隐蔽的缓步推进。这次险死还生之后,皇帝借机大幅度加快了自己的神权帝国计划。




对于皇帝的指示,心怀鬼胎的黑洞与忠于皇帝的佩斯塔奇出于不同的目的予以的贯彻执行。甚至就连索龙元帅也出于剔除自己计划阻碍者的目标,派遣诺格人刺客暗杀与新共和国和谈,意图双方结束战争,并以帕尔帕廷一个11岁远亲为傀儡皇帝,联合组成议会制君主立宪制的帝国海军女上将Betl Oxtroe。
结果帝国内陷入部混乱分裂,明明仍然拥有远超新共和国的力量,但大量帝国军政强人彼此攻歼,自损实力。同时又有掌握大量帝国军事力量军政强人拥兵自重,拒不参与对行共和国战争。


这种人为制造混乱之下,导致新共和国对帝国一路高歌猛进,至索龙回归之前,新共和国跟跟帝国领土已经变成3:1。









七.《黑暗帝国》皇帝对卢克


如上所说,皇帝EP6刚刚死亡重生之时,帕尔帕廷死亡的灵魂一度堕入混沌地狱。
最终在众古西斯尊主帮助下,他的灵魂从混沌地狱逃回人间,随后艰难的穿越以光年距离而计的空间——早期设定是他灵魂自己艰难的跑到比斯克隆体,后来设定为他灵魂先艰难的来到他最忠诚的手下,皇帝之影Jeng Droga所在。然后他灵魂暂时寄宿(这不是取代其意识的附身)Jeng Droga体内,最终辗转到了比斯附身克隆体。











随着阴魂进入年轻的克隆体,帕尔帕廷狂笑着睁开了双眼,他赢了。反叛摧毁了死星2,但是重生的自己将再次统治银河。帕尔帕廷相信,这次能够险死还生代表着自己能够永永远远的活着。
由于从混沌地狱逃出与克隆体距离太远两大因素,跨越生死与空间,刚转移自己克隆体重生的皇帝一度暂时非常虚弱。

但是,帕尔帕廷很快就完全恢复了EP6实力,随后变得远比已经远胜前传的正传自己更加强大。

头像是大美女,绝无虚假——常年居美漫美女排行榜前十之列。反对就是不客观!

84

主题

427

帖子

5

精华

版主

原力
122
水晶
2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曾真 于 2019-3-20 20:24 编辑

1.《黑暗帝国》复生皇帝,与电影时期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帕尔帕廷皇帝最强形态



设定书里对《黑暗帝国》复生皇帝远比EP6自己更强的若干说明





































《黑暗帝国》复生皇帝展现的最可怕技能,是他在《西斯之书》里声称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才能掌握的空间版原力风暴,通过愤怒结合坚定意志,《黑暗帝国》帕尔帕廷能够释放黑暗面能量撕裂空间,生成虫洞。
这种虫洞攻击时可以摧毁宇宙舰队、撕裂行星表面,按照卢克的笔记其实也能够彻底摧毁星球。攻击距离可以达千光年之外,而且还可以在不摧毁目标的前提下进行跨光年传送。




设定书里,帕尔帕廷对于原力风暴的记述:

















以下是一张《黑暗帝国》帕尔帕廷的D6人物卡(上面西斯的复仇是D20卡)














这90年代前期资料书里《黑暗帝国》皇帝的卡,当时皇帝设定还是选择堕落入黑暗面的前绝地大师,并不像维德一样是西斯尊主
虽然数据部分从来不是(旧)正史,也没有剧情讨论上的价值












不过类似这种:

剧情描述部分,还是可以看做(旧)正史的
事实上这个剧情描述部分,甚至比原力风暴更加可怕。

皇帝此时被据信已经掌握了:
所有已知的原力技能、所有未知的原力

皇帝此时还可以创造全新的原力技能


当然, 拒信(It is believed ) 这里其实还是有真实性可以争议的,而且掌握了不代表掌握程度如何。








另外,即便不考虑原力的暴增,也不考虑皇帝克隆体的年轻身体优势,还有一点帕尔帕廷那些克隆体的智力、敏捷、力量、耐力,都被通过科学结合西斯炼金术的一类的黑暗科学手法增强过






就是说按照设定,《黑暗帝国》里重现的皇帝,无论:


原力造诣
敏捷、力量、耐力这些身体素质
智力


都更胜原版




尽管从《黑暗帝国》作品看,皇帝智力上完全是智障——虽然考虑他就是要毁掉银河帝国,以黑暗帝国取而代之这点,他有些坑队友的神操纵可以理解。


不过《黑暗帝国》皇帝也有严重缺陷
虽然克隆人经过强化,无论智力、敏捷、力量、耐力都更胜原版。但是,或许是克隆生命对于黑暗面的腐蚀承受性远不如自然生命,帕尔帕廷暴增到《黑暗帝国》地步的原力造诣腐蚀,导致被他附身的克隆体快速老化。短短六年间,从克隆体年轻形态就附身的帕尔帕廷,因为克隆体老化而多次灵魂转移更换身体。







2.《黑暗帝国》卢克曾经一度是皇帝的黑暗绝地学徒,但从不是西斯学徒


卢克一度成为《黑暗帝国》皇帝徒弟期间,成为了皇帝所有学徒中的最强者,也是皇帝麾下黑暗绝地里的最强者。但是,卢克从来不是皇帝的西斯学徒。
尽管这里有《黑暗帝国》里皇帝并不是西斯的早期设定影响,但即便是在官方各种填早期坑的旧正史收尾阶段,设定资料里卢克也从来不是西斯学徒。所以,卢克是皇帝手下最强的黑暗绝地,也是皇帝最强的门徒。








3.皇帝最后的光剑对决,《黑暗帝国》复生皇帝败给29岁卢克之战





索龙在将帝国与新共和国疆域推成1:1时陨落并非偶然,在索龙之死背后也隐藏着帕尔帕廷的阴影。在恩多之战后,帕尔帕廷跟索龙就存在着日渐明显的互相利用行为。帕尔帕廷选择以索龙为吸引新共和国注意力的棋子,索龙也意图接掌帝国。

新共和国曾经以为索龙是帝国最后的垂死反击,随着帕尔帕廷的影手行动的发起,新共和国明白自己错了。


之前崩溃的指挥链,在重生帕尔帕廷的手上再次重聚。之前自保的军阀纷纷再次对帕尔帕廷效忠,大量游离的帝国军事力量再次聚集在帕尔帕廷的旗下,大量隐藏的战舰以及被帕尔帕廷抽离没有交给索龙的战舰组成了重生帝国强大的海军力量。
而索龙之前的胜利,在精神上给了帝国摧垮新共和国的信心,伴随着军事力量重聚,帕尔帕廷发起影手行动。在影手行动中科洛桑再次沦陷,新共和国一度被摧垮,再次成了反抗军。如果帕尔帕廷的意图是重建帝国,那他应该能够实现目标,但帕尔帕廷的目的并非如此,他要的是黑暗面神权帝国——黑暗帝国。

为了摧垮帝国内世俗力量,检验属下对自己忠诚度,以及淘汰弱者的黑暗面冷酷心理。重新占据科洛桑并且收复大半原帝国领土后,在帕尔帕廷的煽动挑拨操控之下,原本就有种种矛盾的各帝国派系军阀陷入疯狂的内战之中。
这些内战给了新共和国再次反击的机会,在科洛桑卢克找到了皇帝关于《愤怒之书》的全息记录。然后受到跟《黑暗帝国》帕皇原力链接影响,帕尔帕廷《愤怒之书》的全息影像,对远远比恩多战役EP6电影时期强大的绝地大师卢克·天行者造成的压迫感,居然远胜电影结局的帕皇本人



LUKE: Wait--leave it on!!! That's an image of the Emperor~! What's he saying? C-can you boost the power?

ARTOO: BEEPS IN ACKNOWLEDGEMENT.

EMPEROR: My attempts to create my own version of the device called "the Jedi Holocron" have failed. I have resorted to this crude device to record my discoveries of the Dark Side.

LUKE: It is the Emperor!

ARTOO: BLATTS IN DISGUST.

LUKE: (strangely insistent) NO, Artoo, leave it on! (voice trailing off) I...want....to listen......

Sound: A low humming echoes through the next line, as if the Dark Side itself was audible.

EMPEROR: The Book of Anger, Chapter One.....



…………



EMPEROR: And I have come to realize that the Dark Side is my only ally. The Dark Side is the only means to power.

ARTOO: BEEPS UNEASILY.

LUKE: Be quiet, Artoo,I-I don't care about the time. But could you do something about the heat? I suddenly feel....cold.........

ARTOO: TRIES TO COMPLY.

EMPEROR: My explorations of the Dark Side of the Force have revealed to me many wonderful secrets.

LUKE: (growing weak) Cold.....like a dead hand pressing against my heart......

EMPEROR: I have learned that anger and will, when joined together, forge a most unholy and devastating alliance.

LUKE: Maybe Artoo's right.....time to leave......but it's like a great weight, pressing down on me.....I....can't move.....can't.....leave.....

EMPEROR: Using anger, I have learned to unlock the hidden reserviors of the glorious Dark Side power.

LUKE: No.....

EMPEROR: Anger, concentrated by will, in the vital center of the body, creates a portal through which vast energies are released--the energies of the Dark Side of the Force. This is the power I command now that I am one with the Dark Side.

LUKE: Is this....what my father felt?

EMPEROR: With these energies, I have slain my enemies from across the empty reaches of space.

LUKE: I shouldn't.....listen....

EMPEROR: I have created lightning, and unleashed devastating fires.

LUKE:......but I can't.....stop......

EMPEROR: With this knowledge, I can unleash the Dark Side energies around us, even to shatter the fabric of space itself! In this way, I have created storms.....

Sound: New and louder humming as Luke calls upon the Force.

LUKE: Got--to--break---FREE!!!

Sound: Luke crashes against the floor. The holoprojector suddenly cuts out.

ARTOO: BEEPS IN ALARM.

LUKE: I'm all right, Artoo. This place is strong with the Dark Side. And the presence of the Emperor.....even in a hologram....is almost overpowering. I've got to resist the temptation to study these tapes. Still......I wonder what he meant about "storms"........









随后帕尔帕廷以原力风暴撕裂空间,以虫洞隔千光年将卢克传送至比斯。
面对暴增的重生的皇帝,之前达斯·维德重回光明面带给了卢克一个错误的理解,认为自己能够卧底皇帝手下,学习皇帝的原力知识,破坏皇帝的战争计划,从内部摧毁黑暗。在实力差距与这种错误理解下,卢克向帕尔帕廷臣服,成了帕尔帕廷的黑暗绝地学徒与帝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









































注意,关于复生帕尔帕廷对卢克声称自己EP6前就已经灵魂转移,更换过克隆体的说法。前传后卢卡斯影业官方人员的表态是,皇帝属于信口雌黄,EP6就是他真身第一次死亡
卢克借此破坏了帕尔帕廷不少军事计划,包括破坏灭世者超级武器,但是……原力黑暗面本身就有腐化扭曲使用者意志的效果,随着原力黑暗面涉猎的加深,最初抱着什么念头加入黑暗面的,将会无关紧要。

卢克做为帕尔帕廷学徒期间,掌握了后来EP8模仿致敬的跨光年制造投影能力

















LEIA: Of course. Leia out. (turns off intercom, then sighs.) Got to pull myself together. Luke needs me. And now that I'm--
  
VADER: (echoing) Leia......Leia......
  
Sound: A slow, blowing wind.
  
LEIA: (gasps) A vision.....appearing before me.....that black armor, the death mask......F-Father? Is....is it you?
  
VADER: No. Your father is free, with all the Jedi who went before. And Darth Vader lives no more.....(while still echoing, the voice changes to Luke's).....my sister.
  
LEIA: (relieved) Luke.
  
LUKE: Leia.....do not try to find me. Do not interfere.
  
LEIA: Why do you wear that armor?
  
LUKE: Destiny has forced me to follow the path our father took. It was the only way....the only way to save everything..... from the power of the Dark Side.
  
LEIA: Luke, NO!! That can't be! You know that! How can you save us--by joining the Dark Side?!? You'll destroy yourself, and you'll destroy us with you!
  
LUKE: Leia.....m-my mind is....can't......concen--
  
LEIA: I've got to help him! Try to use the Force to reach him.....
  
Sound: Humming as Leia calls on the Force--but the humming is suddenly overtook by humming on a lower--and louder-- level.
  
EMPEROR: (echoing) No, little Jedi!! Skywalker is beyond your reach!! Your brother has risked all--and LOST!!!
  
Sound: The low humming becomes deafening--and stops abruptly as Leia shrieks and crashes to the ground. After a long moment of silence, the door opens.
  
THREEPIO: (in the room this time) Princess Leia, I've just had the most fascinating discussion about the complex dining etiquette on the planet Sisk, where all the spider people have eight arms, so it seems--Princess Leia? Princess Leia-- oh my word, she's collapsed!!
  
SCENE 2-12 INT. DA SOOTCHA MEDLAB
  
=============================================
  
Sound: Medical equipment.
  
LEIA: (weak and moaning) Luke.....Luke.......
  
HAN: Take it easy, Leia. It's me, Han. You're safe in the infirmary. Me, Mon Mothma, and Threepio have been looking after you.
  
MON MOTHMA: You gave us quite a scare, Princess.
  
THREEPIO: (excited) I thought you had short-circuited. But medical scan indicates you are simply--
  
LEIA: FINE, Threepio. I said I was fine. Han, Luke--
  
HAN: What's wrong, Leia? You've been muttering about Luke in your sleep for hours.
  
LEIA: The Force....the Force is bringing me closer....to him. Even though he's light-years away. I must--
  
HAN: Hey, take it easy, Leia. Just sit back, relax for a while.
  
LEIA: He's in terrible trouble, Han. The Dark Side is swallowing him whole. I've got to find him.....before it's too late.
  
HAN: Sure, why not. There's only 12 million inhabitated star systems out there. Shouldn't be too hard--
  
LEIA: I can find him. The Force will lead me to him.
  
HAN: Leia, we've talked about this before--
  
MON MOTHMA: General Solo, may I speak with you for a moment?



话说卢克你跨越光年给莱娅投幻影,还占自己老妹的便宜……先把自己的影像展现成维德的样子,你老妹差点当你是老爸后才给转化成自己的模样 = =

活该《绝地学院》里被埃克萨·库恩的不死阴魂变成你老爸的模样管你叫儿子——不对,那次按年纪卢克你明明是占了埃克萨·库恩的便宜吧……




















HAN: Okay, we're clear of the H-K. Shields up, Chewie.

Sound: Close-range blaster fire on the Falcon.

LEIA: Han, you sure have a habit of collecting unwanted attention.

HAN: These security ships are no problem, sweetheart. The Falcon'll lose 'em on one thruster.

THREEPIO: But sir, what about the planetary shield? We'll be smashed up against it!

HAN: I'm on that, too. Leia, calculate the jump to hyperspace from our present coordinates.

CHEWBACCA: "WHAT?!?!"

LEIA: But Han, we're still in the planet's atmosphere! If we make the jump now--

HAN: I know, I know, we're gonna risk high-atmosphere burnup. But unless your pretty smile can open up that shield, it's our only hope!

LEIA: I hope you know what you're doing......

HAN: Chewie, distance to the shield perimeter?

CHEWBACCA: "TWO KILOMETERS."

THREEPIO: Two kilometers? We'll never make it! 1.5 kilometers....

HAN: Navicomputer's finished it's calculations--

THREEPIO: One kilometer---

HAN: Disengaging sublight engines--

THREEPIO: Half a kilometer---

HAN: We're going hyper--

THREEPIO: We're doomed!!

HAN: NOW!!!

Sound: The Falcon screams into hyperspace......and everything suddenly goes down several degrees in pitch.

HAN: We're past the energy shield. Weeee mmmaddeeee ittttt........

LEIA: Mmmaddee iittttt??? Wwwwwhhhhaattt'ssss wrroonnggg wittthh ussss?????

HAN: Llleeegggsss feeellll likkkeee chhhhuurrnninnggg innnn watterrrrr......

CHEWBACCA: RRROOARRSS VERRRYY SLLOOWWWLLYYYY.

ARTOO: BEEEEPPPSS VERRRYYY SLOOWWWLLLLYYYYY.

SALLA: Haaaannnnddsssss arrreeee dddiisapppearrrinnnggg......

HAN: Weee''rree toooo cloooseeee toooo tthhheee woorrrrmmhoollllee efffecttt,,, ttttrriigggerrreddd byyy thhheee plllannnett''ssss magggnetttiiiccc fiiieeellldddd.....

LUKE: Ooouurrr attoommmsss arreeee beeeinngggg scccattterrreedd accrroosss hypppeerrsppacceeee.......

LEIA: Navvviiicccommmputtterrrr'sss (unintelligable)

SALLA: Ooohhhh nooooooooo (unintelligable)

LUKE: Cuuttt innnn yyouurrr suubbbliighhhttt ennggginnesss!!

HAN: Arrreee youuuu crazzzyyy? Ifffff IIIIII cuutttt innnn thhheeee subbbliighhtttsss, wwwwee'llll dropppp outttt offf hyyypperrrrsppaccceeee,,,, annnndddd weeee donnnn'ttt evvveeennn knnnowwww whhheerreeeee wweeee arrreeee! Yyyyyyouuuu wannnttttt tooooo droopppp righhhtttt innntttooooo aaaa plannnnettttarrryyyy coorrrreeee????

LEIA: Ttttrrrruuustttt himmmmm,, Haaannnn........

HAN: Alll righhhttt......buutttt evvverryyy timmmeee Lukkkkeee'sss innnn troubblleeee, itt''sss myyyy shippp thattttt getttssss bloowwwnn toooo pieeceessss......

Sound: The hyperdrive cuts out, and things go back to normal.

LEIA: There. We're out.

HAN: Yeah. We're back in normal space.

THREEPIO: Thank goodness. I thought my servo motors were going to fall right off!

HAN: Hey, Luke, how'd you know we were gonna be okay?

LUKE: I told you, Han--I can discover things you'll never imagine. With the Force.

HAN: With the Dark Side, you mean.

LEIA: Han, that's not fair. Luke has provided us with everything the Rebels need to beat those World Devastators. It's all stored in Artoo's memory banks.

ARTOO: BEEPS "SHE'S RIGHT!"

LUKE: Take Artoo and plug him into your hyperspace comm system. He'll help you beam interference codes to the World Devastators, even while you're in hyperspace.

HAN: That's great. Why don't you show us? Or maybe you've got a little surprise planned?

LUKE: I can understand why you still don't trust me, Han. But now that all of you are safely away from Byss, I have other work to do.

Sound: The Force rises....

LUKE: If I fail in the task I must now accomplish, the Alliance must be prepared to fight it's greatest battle.

HAN: What do you mean, "all of us are safely away"? Aren't you too?

LUKE: No.

HAN: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LUKE: Very simple. (Voice becomes immaterial and fades out) I'm on Byss.....

SALLA: He's gone! How?

LEIA: He must have used a Dark Side power to project a double of himself, Salla. He knew I'd never willingly leave him on Byss.

HAN: I knew it. He's STILL a traitor!

LEIA: Han, he did it to save us!

HAN: I don't care what you say, Leia. I'm starting to feel sorry I ever heard the name Luke--








EP8跟这一幕更像

这时随后莱娅跟汉才知道,看似与自己一起离开的卢克真身还在比斯星球。飞船上这只是一个幻影——其实EP8时,卢卡斯影业官方也在官推上提过这个致敬





留在比斯的卢克,认为自己已经学到了足够的原力知识,变得足以击败帕尔帕廷后,双方在《黑暗帝国》的初次交手



如上所说帕尔帕廷皇帝虽然依靠灵魂技能,将阴魂转移自己的克隆体,以暴增的武力再临银河。


但是却出现一个严重问题:

暴增的黑暗原力和克隆体的缺陷——这个缺陷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克隆体各方面素质经过黑暗科学改造强化,即便同龄状态也强于本体。但问题是,似乎克隆生命对原力黑暗面侵蚀承受力本身就不如自然生命——存在,使黑暗面原力对自己身体的腐蚀极端严重。
帕尔帕廷克隆体在阴魂进入后,会快速老化。为此,EP6后皇帝已经不止一次的更换衰老肉身。
因此与卢克交手时,帕皇选择阴魂主动放弃衰老肉身,随着阴魂再次进入年轻肉体,伴随着阴魂进入巅峰年轻克隆体那进入,双方初次交手爆发。




























EMPEROR: --Skywalker? I sense your presence.


LUKE: Yes. I am here.


EMPEROR: How did you get into my cloning chamber? This laboratory is sealed! My moment of transition is close....no one is allowed in here no--


Sound: Luke's lightsaber ignites.


LUKE: I have come to prevent that transition.


EMPEROR: .....So you have. Using powers I have given you. Let me offer you a bargain, my friend. I will kill you now, or you can permit me to move into YOUR body. Then, you and I will rule the Universe as one.


LUKE: I've learned many of your secrets, your Majesty. Your power over me is broken. When I destroy your clones, your reign will be at it's end!!


EMPEROR: Hmm......is it so? Very well......then I must die!!! (laughs. The laughter echoes as his body fades out of his clothing.)


LUKE: He's vanished!


EMPEROR: (echoing) Vanished, Skywalker? I exist as energy, remember? I am all around you. Here--and here! And here, and HERE!


LUKE: He's trying to enter one of the clones! Must destroy them all! (Sound: Lightsaber slashes through glass, and water floods as the bodies thump to the floor.) Cut through the cloning chambers! Slash these mindless clones to bits!!


Sound: Screaming as each of Palpatine's mindless clones die.


EMPEROR: Too late, Skywalker. Too late.


(Note: Although the Emperor is in a young body now, his soul is still as old and corrupt as ever--and so is his voice.)


EMPEROR: Yes. You missed ONE clone. And one is all I need, for now. Look at me! I am YOUNG again!! I will live FOREVER!!!


LUKE: Not if I can help it! (slashes at the Emperor, who dodges the attack)


EMPEROR: (laughs) Too slow, Skywalker!


LUKE: (lunges at Palpatine again, screaming.)


EMPEROR: Did you think you could conquer me by coming here to Byss--to the very heart of the Dark Side?


LUKE: You forget, I am a Jedi Master now. And I KNOW something about the Dark Side!


Sound: Luke unleashes his OWN Force lightning on the Emperor. The old (young) man crashes against the wall.


EMPEROR: You try to use the Force against ME?!? All you've succeeded in doing in hurtling me in reach of my collection of Jedi weapons! As for your Dark Side knowledge--


Sound: The Emperor ignites his OWN lightsaber.


EMPEROR: Does it tell you how many other so-called "Jedi Masters" failed to vanquish me? Does your knowledge tell you that I have already beaten you?! Poor Jedi. Your kind will soon be extinct. And how fitting that one of their precious lightsabers brings an end to the Jedi delusion!!


Sound: Luke lunges. The two clash sabers, and duel viciously.


EMPEROR: What's the matter, Skywalker? Getting tired? Not quite as young as you were when you fought your father!


LUKE: (breathing hard) You have filled the galaxy with your darkness. But I have seen what my father could not see. I have seen that ultimately, the Dark Side will FAIL!!


EMPEROR: Jedi FOOL! In spite of the stories you tell yourself, I am the stronger! Did I not warn you?!? Now, take the consequences of your failure, like your father before you!!


Sound: Furious dueling--but the Emperor gets the better of Luke, forcing the elder Jedi's lightsaber out of his hands. Both lightsabers deactivate.


EMPEROR: No, Skywalker. It is not your time to die. It is your time to submit. The Dark Side WILL break you. Now get up. We are going to find your sister. I want my Holocron, and I want your sister's child! I am going to crush the Rebellion, once and for ALL!!!




上面文字版是后来星战官方出的《黑暗帝国》广播剧,按照广播剧,卢克开始对皇帝那记看似原力推的其实是原力闪电




尽管此时卢克早已远胜当年,但面对原力造诣远胜电影,甚至身体素质都远胜电影的皇帝,卢克败北。
其实这战就是赢了,卢克此战这种使用黑暗面原力驱动的情况,也没准只是成为第二个皇帝。


最后一个吐槽点,这段帕尔帕廷居然向卢克求合体过……


广播剧:

EMPEROR: .....So you have. Using powers I have given you. Let me offer you a bargain, my friend. I will kill you now, or you can permit me to move into YOUR body. Then, you and I will rule the Universe as one.



漫画:





要卢克同意自己灵魂进入其肉身,声称两者合为一体将永远统治宇宙

复生帕尔帕廷这是在向卢克求合体呢


中间剧情略过不表


随后帕尔帕廷以原力腐蚀卢克意志,一度将他变成自己的半傀儡一般存在,但最终被莱娅用妹控光环给拉了出来。

最后被莱娅通过妹控光环……哦不,是光明面亲情给唤醒的卢克,与帕尔帕廷展开了最后一次光剑对决





















Sound: The Emperor lashes out with his Force lightning, leveling Luke!


EMPEROR: The "great" Darth Vader was a sick man in an iron mask!!! Yes, that mask inspired terror throughout the galaxy. But the feeble heart within was forever possessed by the impotent side of the Force!! You can be far stronger than he was. Dark Jedi, are you going to let your weak sister get the better of you?!?! GET UP!! I can give you the power to break her! You will KILL YOUR SISTER, if I demand it!!!


LUKE: NO!!! I made a mistake! I thought I had to save the galaxy alone. All by myself. But the way of the Jedi is not a solitary path.


LEIA: (gasps suddenly) The Holocron!! Luke, the Holocron told me to "join with my brother!"


LUKE: (realizing) Yes. The Force binds us. Brings us TOGETHER. Many people are fighting this war---together!! Our ally IS the Force! Through the strength of the Force, your shroud of evil has been lifted from my mind!


Sound: The Emperor's own lightsaber activates.


EMPEROR: So be it. Through the power of the Force, you will DIE!!!


Sound: The Emperor lunges at Luke--who activates his own lightsaber and blocks the blow!! A vicious duel ensues between the two. Both grunt and yell as they lash out.


LEIA: Be careful, Luke! The Force is strong....they're both moving so fast, I can hardly see them....I feel waves of power....the Dark Side and the Light.....But......I feel......the Light.....is winning!!


Sound: One blow finally lands---and something thuds on the floor as both lightsabers deactivate!


EMPEROR: NNAAAAARRRGGGHHH!!!! MY HANDD!!! YOU'VE CUT OFF MY HANNNDDDD!!!!!!


LUKE: NOW, "Your Highness," we will escort you to the Alliance base, where you will surrender the Galaxy to the New Republic!!





此战


复生帕皇——远胜正传(当然就更加远胜前传)的原力修为,搭配远比电影时年轻的身体,而身体即便是同龄时也在本身力量、敏捷、耐力上都胜过原版。远远不是电影任何时期能够比拟

卢克·天行者——远远胜过电影时期的原力造诣,由黑暗面重返光明后进一步增强。
完全继承了阿纳金·天行者的天赋与潜力,又没有阿纳金·天行者的身体与心理缺陷。

结果:
复生帕皇败给了卢克·天行者。



顺便,我喜欢皇帝此战前对维德的嘲讽:

“伟大”的达斯·维德只是个戴着铁面具的病夫!诚然,那个面具引发了整个银河系的恐惧,但他软弱的内心却永远被原力无能的一面支配着!



有些老外帕皇吹居然发表 智 障 脑补言论,说卢克能赢是莱娅放了战斗冥想的缘故。
事实上单漫画本身就很明确,这战时莱娅根本就不会战斗冥想,而广播剧则说得更明白,这战就是类似EP3温杜跟尤达与皇帝之战的情况。莱娅那表情是肉眼捕捉不到双方动作情况下,以心灵感应观看两人对决的光明与黑暗浪潮。






不过仅是斗剑如此,斗剑不敌后帕皇再次释放原力风暴:





Sound: One blow finally lands---and something thuds on the floor as both lightsabers deactivate!

EMPEROR: NNAAAAARRRGGGHHH!!!! MY HANDD!!! YOU'VE CUT OFF MY HANNNDDDD!!!!!!

LUKE: NOW, "Your Highness," we will escort you to the Alliance base, where you will surrender the Galaxy to the New Republic!!

EMPEROR: (long pause) Look at you. Don't think I don't know your plan.

Sound: A far-off roar begins in the far distance.....the same noise that spirited Luke away from Coruscant.

EMPEROR: The Dark Side HAS you. You intend to rule the Galaxy, in my place. But....utter imbecile that you are....you have STILL failed to understand MY POWERRRR!!!!!!

LEIA: (hearing the noise) What's happening?!

EMPEROR: Watch the viewscreen!! And listen as your friends DIE!!!!

Sound: The sound becomes louder......and moving lower.

LUKE: He's created another storm!

LEIA: It's descending on Pinnacle Base, consuming all the ships in its path! (rushes to the comm console and activates the comm) Mon Mothma, can you hear me?!

MON MOTHMA: (on intercom, shouting to be heard) Princess Leia, there's an energy storm! It's suddenly taken over the planet!! We have 12 ships lost already!!! All our hands have been lost--we're being wiped out!!!

HAN: (on intercom) LEIA!! LE-----(ominous static)

LEIA: (tightly controlling her anger) You're going to SLAUGHTER all those people!!

EMPEROR: Yes. Did I not warn you? I've played your Jedi dueling games long enough. Now, you will experience my FULL potency. I live as energy!! I AM THE DARK SIDE!!!!
















可惜,莱娅和卢克(外加莱娅腹中孕育的阿纳金·索洛也帮了忙)
三人(两人+1胎儿)联手,释放了一个很无耻的原力技能,原力河蟹、哦不,是:


—— 原力和谐
此技能可使多个原力使用者的原力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光明面能量,并使对手与黑暗面断绝。




河蟹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口牙。
因为遭遇这技能的突然干扰,皇帝这能摧毁舰队的原力风暴直接给扭转到皇帝自己的船上:















结果……这就是作品剧情明确展现的,帕皇的第三次死亡(EP6跟《黑暗帝国》期间他再次更换克隆体没有作品剧情明确展现)


顺便,桌游非正史的规则数据部分对这一幕的解释


































这一幕这里实现了《黑暗帝国》里,击败皇帝的古代绝地预言


我以前就说过,正传时期明显应该是没有——或即使有这个设计构思,也至少应该绝对不是设计成型,确定使用——原力平衡,以及阿纳金·天行者是天选之子这些设定的。


这个设定很有可能,是卢卡斯从帕尔帕廷皇帝阴魂转移克隆体复活《黑暗帝国》漫画里,自阿纳金·天行者的外孙阿纳金·索洛身上抄来的。
而且卢卡斯很可能为了掩盖自己的抄袭行为,完事后下令发了阿纳金·索洛的便当。




这里来追根溯源一下啊,在如今已经属于传说世界的星战旧正史里,有这么一个预言






漫画




广播剧





设定书:






THE TEDRYN HOLOCRON
Leia Organa Solo discovered the existence of Jedi Holocrons during the events of Palpatine’s resurrection, six years after the Battle of Endor. After being captured by Palpatine and detained at his citadel on the planet Byss, Leia escaped with a Jedi Holocron—by all appearances a milky jade crystal block—that Palpatine claimed had been given to him by an aged Jedi Master. Subsequent research eventually determined that the Jedi Master was Ashka Boda, who was slain by Palpatine during the Jedi Purge at the end of the Clone Wars.


This Holocron’s primary hologrammic gate-keeper was the Jedi Bodo Baas, who’d served in the Adega system six hundred years earlier. Via the Holocron, Bodo Baas revealed many details of the history of the Jedi, including the saga of Exar Kun and his contemporary, the Jedi Ulic Qel-Droma, who also turned to the dark side. Shortly after Leia first activated the Holocron, Bodo Baas recited a prophecy that had been written by his own Master a thousand years earlier:


A brother and sister born to walk the sky,


But reckless brother falls into Dark Side’s eye!


Jedi sister carries hope for future in her womb.


Only she can save the Skywalkers from certain doom!


A Jedi-killer wants to tame her.


Now the Dark Side Lord comes to claim her.


She must battle join against this thief,


Or the dynasty of all the Jedi will come to grief!


Leia had no reason to doubt the veracity of the prophecy, for it described her then current circumstances: Palpatine, the “Jedi-killer,” wanted to convert Leia and her expected child to the dark side, while Luke Skywalker had embraced the power of the dark side in an effort to conquer Palpatine. Fortunately, Luke eventually realized that he could not defeat Palpatine alone, and the Dark Lord ultimately failed to seduce Leia or any of her children. Because the Holocron contained other prophecies as well as seemingly infinite data about the Jedi, its value was incalculable.



最终在《黑暗帝国》里,这个预言被通过击败帕尔帕廷而实现。


29岁卢克在光剑格斗中击败远胜正传时期自己的复生帕尔帕廷(正传帕皇原力造诣远胜前传自己)后,复生帕尔帕廷怒放能够彻底摧毁星球的原力风暴。
然后卢克+莱娅+当时还是胎儿的阿纳金·索洛联手,给了复生帕皇一记原力和谐,导致帕尔帕廷的原力风暴被扭转失控,第三次杀死了帕尔帕廷的肉身。








这也是整个星战世界里,现实世界里第一次出现的,通过击败帕尔帕廷而实现的绝地千年预言。
而严重的问题是,这个预言是在90年代初期,出现在官方漫画《黑暗帝国》里的。


尽管卢卡斯在十年后不认账,口称自己心里皇帝从没复活神马的,但卢卡斯事后再怎么不认账,也掩盖不了《黑暗帝国》这漫画跟他的关系。


80年代末期和90年代初期,其实是一个星战官方相当丧失希望的年代。
当时随着正传影响力的退却,星战官方人员是处于大范围对星战后续作品推出没有信心的时期。那个时期,很多星战官方人员不相信星战还能在电影之外的时代推出主线作品,不相信星战还有生命力,甚至不相信还能拍出新的星战主线电影。
(这些在一些星战相关杂志,甚至TCW动画总监兼《义军崛起》负责人Dave Filoni的说明里都看到)


这种前途与希望渺茫的情绪,官方需要延续星战影响力的现实,造就卢卡斯与EU的一段时间的蜜月期。
尽管随着前传的上映,过河拆桥的卢卡斯使这蜜月期很快一去不复返






当时《黑暗帝国》漫画本来编剧是没打算复活皇帝,把电影里明确死去的BOSS拖出来复活,这种事其实漫画是没膽子干,而本来准备塑造一个穿着维德盔甲的反派当BOSS。


但是别忘了,论折腾有卢卡斯啊……后来卢卡斯要求Dave Filoni在TCW里复活摩尔时,Dave Filoni哭笑不得,表示我看EP1时还告诉卢卡斯恭喜你让这家伙吐不了便当呢。
(如果看过动画总监Dave Filoni的采访不难发现,所谓摩尔因为粉丝而吐便当属于谣言。其实他吐便当主要是借了当初EP1转3D版的东风,卢卡斯当时跟当年《黑暗帝国》时类似开脑洞想眼球,Dave Filoni开始还以为卢卡斯是开玩笑呢)








卢卡斯否定了塑造一个穿着维德盔甲的反派的提议,然后卢卡斯决定,直接让帕尔帕廷皇帝复活当《黑暗帝国》BOSS。
再说一遍,当年是一个相当丧失希望的年代,星战官方自己都想抓眼球都有点想疯了,否则也不至于出现复活皇帝这种事。




由此就可见,《黑暗帝国》尽管在卢卡斯度过困难期后被他毫不犹豫的过河拆桥,但当年是跟卢卡斯合作非常密切的。
因此说卢卡斯不知道《黑暗帝国》的剧情?我是不信。






然而在卢卡斯知道《黑暗帝国》剧情的情况下,出现了《黑暗帝国》里:
有一个绝地的古老预言,该预言以阿纳金(尽管这个阿纳金姓索洛)参与击败帕尔帕廷而实现的情况。








好吧,本来这预言跟后来前传模式的相似,或许还有牵强附会的成分。
但问题是就在1998年,在《新绝地武士团》系列的剧情策划讨论会议上,这算是卢卡斯跟EU的蜜月期,双方合作最密切的一个时间点了,卢卡斯下令——杀死阿纳金·索洛。理由:认为他的故事与即将上映前传电影里的同名外祖父太相似。


结果阿纳金·索洛,这位可能是天行者血脉所有角色里,潜力最强大的一位。在多个古代预言(不止我帖的那个胎儿时期的他参与击败帕尔帕廷预言)里被提及的原未来主角,在未成年前就被卢卡斯下令做掉了。

啧,到了这种地步,就不能不让人怀疑卢卡斯是觉得阿纳金·索洛的预言很不错,给抄到前传的阿纳金·天行者身上,然后转手还把阿纳金·索洛给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吧?































这已经是帕尔帕廷最后一次有描写的战斗,后来再次灵魂转移的皇帝,用远程原力攻击影响梦境+手下黑暗面精英与带毒机器人的暗算,差点整死卢克那次不算战斗,就不介绍了。





虽然后来帕皇远程精神攻击整卢克那次证明,卢克《黑暗帝国》时原力造诣与皇帝差距还是颇大。
卢克自己是四十岁时,才把自己原力水平跟皇帝与埃克萨·库恩俩人相提并论的。










4.再度重复,官方从来没有阿纳金·天行者后裔潜力低于阿纳金本人之说



官方从来没有阿纳金·天行者后裔潜力低于阿纳金本人之说



首先,按照卢卡斯本人在电影相关采访和其它访谈里屡次提及的明确定义,卢克是阿纳金只在理论上存在而实际上不存在的最上限。

当初那些人宣扬阿纳金·天行者潜力高于卢克的言论,本身就是无视旧正史设定、卢卡斯本人表态、电影剧情表现,自行脑补意淫出的谬论。






按照卢卡斯本人的说法是:
如果阿纳金没有被人棍+煤球,他实力能够超过皇帝。
也就是说——虽然维德之后进步明显远超EP3没被人棍+煤球前,但是如果没被人棍+煤球而维德心态方面又不下降,他会比实际上更强。


而卢卡斯又曾说过,阿纳金心态有严重缺陷,他心理缺陷对于自己实力的限制比身体残疾更大。


也就是说阿纳金/维德实际是身残心更残的状态
这点被旧正史作品沿用



而卢卡斯又说过,卢克完全继承了阿纳金的潜力
卢克没有阿纳金的身心缺陷
所以卢克理所当然的强于身残心更残的老爹,所以卢克将来能够超越皇帝





卢卡斯本人关于阿纳金与卢克实力的有这么句话:

"Anakin wasn't what he was supposed to become. But the son could become that."









而卢卡斯还曾说过,莱娅潜力与卢克相当
这点也在旧正史最后一本卢克莱娅汉三人组小说里体现






而在旧正史里,出现在不止一个原力预言中的莱娅与汉的小儿子阿纳金·索洛,从胎儿时期就有很强的原力表现
潜力之巨大被认为今后能够超越舅舅卢克·天行者,可惜天妒英才还没成年就陨落


(阿纳金·天行者的天选之子预言有可能就是卢卡斯抄袭阿纳金·索洛漫画里的设定,抄完后还下令小说给阿纳金·索洛发便当毁尸灭迹)









也就是说从始至今:
官方从来没有阿纳金·天行者后裔潜力必然低于阿纳金本人之说



另外我喜欢皇帝对维德的嘲讽:
“伟大”的达斯·维德只是个戴着铁面具的病夫!诚然,那个面具引发了整个银河系的恐惧,但他软弱的内心却永远被原力无能的一面支配着!










收尾.一些其他相关归纳





1·《黑暗帝国》里,帝国与新共和国的其他实力超过达斯·维德的强者在干什么?



按照这桌游,黑洞拖住了凯尔·卡塔恩。



《黑暗帝国》期间,黑洞——这里“黑洞”是谁有争议:有的说那就是黑洞本人黑洞阴魂转移后,还为复生皇帝服务了一段时间;有的则说那时黑洞已经离开皇帝,这是其他人用了黑洞代号——为复生皇帝抓获玛拉 然后凯尔·卡塔恩带着主角(玩家扮演)等人,前去从黑洞手里救玛拉



当然这里不一定还是黑洞本人,但我觉得这里设定为黑洞就是黑洞有个好处。凯尔·卡塔恩杀了黑洞女儿,黑洞阴魂转移后想乞求女儿原谅自己的鬼父行为,结果只找到女儿虫啃的尸体……
为此设定俩人见面的剧情很有意思



黑洞,帝国影子情报部长,原力造诣犹胜达斯·维德——但是为了保证自己不被提到名义老二的地位,经常喜欢对维德装怂。恩多之战一年后试图附身卢克与莱娅,于死于卢克之手,但灵魂转移复活。

凯尔·卡塔恩,当初在没有正式受原力训练的情况下,几乎单纯靠自我摸索成才。这种情况下,他击败了摄取绝地之谷力量,当时在外挂作用下应已强于正传达斯·维德的杰雷克。当时也是恩多之战一年后,与黑洞之死大概是同一时间段。





2.原力黑暗面本身不是邪恶,但西斯之类其使用者走向邪恶是必然




















hat was why the dark side existed. Life bore death, death nourished life, destruction came before rejuvenation. And pain came before healing. The dark side was as necessary to life as the light side was. Without it, verdant worlds would stagnate, galactic empires would rule forever.

原力的黑暗面是宇宙万物死亡终结的推动力与具现化。








原力黑暗面本身不是邪恶,其是组成自然存在的一部分,是应该存在也必然存在的。
但是,原力黑暗面不是属于生者的力量,其会扭曲腐化其使用者的精神,最终将使用者变成邪恶的。


旧正史对西斯与黑暗面的形容是,吞噬周围一切给周围一切带来死亡,最终也导致自身死亡的一种癌症。



西斯这种黑暗面原力使用者无论在新旧正史,要有效驱动原力黑暗面,都需要类似愤怒、痛苦、憎恨、绝望、贪婪等负面情绪。

要使用黑暗面,尤其是像西斯那样使用黑暗面,跟这些负面情绪是难以分开的。
黑暗面会扭曲使用他的人的性格,放大愤怒、痛苦、憎恨、绝望、贪婪等负面情绪,以此造成恶性循环。

这本身就决定了西斯的性质

至少在旧正史里,可以说一个合格的西斯式黑暗面原力使用者,当其原力造诣发展到足够地步,统治控制权力的追求是一种表现,其反生命、反自然也是必然的结果。




3.原力不是武侠真气之流,也不是基本力一类的东西,原力更像神灵。

原力是一种非常唯心的存在,它与天朝武侠真气一类的东西看似相近,实则差了十万八千里。
无论新旧正史星战都有因为大量参与DND作者,所以它跟DND体系里魔法的相似之处很多。但是相比魔法,原力很多方面其实又更类似神术——甚至卢卡斯当年也说过,原力像一个没有清晰自我意识的神灵。绝地其实非要类比,我觉得最像的是DND里的圣武士与牧师之类。

强大的意志是提升原力造诣时,所必须的东西。但可惜阿纳金·天行者身为天选之子,纵然有跟儿女卢克、莱娅相当的身体潜力,却因为薄弱的意志、软弱的心灵而根本无法与儿女原力造诣相比拟。
而且同时,原力的唯心性也可能只是一个选择,一个意志决定,使用者原力就可能疯狂升级。







在旧正史里,曾有提及是现实宇宙可能只是原力世界的虚假映射,而原力世界才是真实。当然旧正史后期还提及,原力的意志可能就是天神的意志,宇宙本身可能就是天神创造的。
而新正史也明确说过,是原力构成了宇宙中的一切。




原力不是身体潜力相当,常理说一个人早训练武力一定比晚训练有优势的武侠。事实上从长远来说,至少单纯就原力使用者武力方面来说,原力使用者开始训练的年龄早晚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甚至晚训练也并不一定是劣势)
《西斯之书》作者在官方访谈里,曾经说过原力不是基本力一类的东西,原力更像上帝。达斯·普雷格斯选择以类似科学家的态度对待原力,造成了自己无法逾越的极限。

重复,原力是一种非常非常唯心的存在。
像阿纳金身为天选之子,只能使他拥有理论上非常强大身体潜力。但心理的不匹配,导致这潜力他终生无法发挥。即使莫蒂斯开挂一分钟,也最多是《绝地的命运》卢克状态(实际可能还不到),必然低于卢克与莱娅在《严酷的考验》中那的存在形态蜕变最终状态。







END
头像是大美女,绝无虚假——常年居美漫美女排行榜前十之列。反对就是不客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8-22 21:03 , Processed in 0.1947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