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查看: 1713|回复: 0

[综合] 《星球大战》正史里十五个最可怕的反派

[复制链接]

37

主题

254

帖子

10

精华

版主

原力
369
水晶
2

绝地同盟

发表于 2018-11-11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者按】原文《15 of the Scariest Star Wars Villains》于2018年10月22日发表在《星球大战》官方网站,作者尼尔·克莱德(Neil Kleid)。译文首发于“星球大战”微信公众号。

仔细想来,《星球大战》的银河系还真是个吓人的地方。

不论是顺着黑暗的走廊悄悄穿过沙漠中的赫特人堡垒,还是在重型货船上被甩着口水的拉思塔追着跑,或是仅仅打算在太空港的小酒馆中弄杯喝的……走过每个未知的转弯,都可能和一只面貌吓人的奇异生物撞个对脸。尽管宇宙中到处都是致命的野兽(比如沙拉克。有谁不同意?),但真正将恐惧植入英雄们——以及我们——心中的,却是那些反派们。他们可怕的容貌、黑暗的身世,以及恶毒的行为,都让人心惊膽战、魂飞魄散。

下面呈现的是十五名最令人恐惧的《星球大战》角色!

博斯克

在《帝国反击战》中,这名特兰多沙赏金猎人端着雷尔比-v10榴弹枪,从执行者号的甲板上居高临下地怒目而视。他那渴望伍基人毛皮一般的眼神,给皮耶特上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博斯克虽然寡言少语,但却一次又一次地出人意料,证明自己不容小觑,尤其是在克隆人战争期间,与波巴·费特和他的同党组队时。但让他荣登这条名单的,是他的外貌……也就是他的鳞片、尖牙,以及习惯性的嘶嘶声。

奥拉·辛

深陷的双眼、苍白的皮肤,赏金猎人奥拉·辛用枪将不幸的猎物送上西天,她就像骷髅怪物一样令人恐惧。奥拉愉快地与银河系中最差劲的同伴合作,包括凯德·贝恩和前文提到的博斯克。辛和这些人冷血地将一个满载共和国军校学员的逃生舱抛入太空,只因为这些学员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她的狙击技术使她成为了银河系中最臭名昭著、最令人恐惧的猎手。

最高裁判官

锐利的黄眼睛、剃刀般锋利的牙齿、无情的双头光剑,任何膽敢和最高裁判官叫板的人都要迟疑再三。和绝大多数帕人男性一样,最高裁判官天生一副可怕的外表,在克隆人战争之后追捕残存绝地的行动中,这一特性帮了他很多忙。

七妹

埃兹拉·布里杰和他的义军伙伴们遭遇过其他几个精英绝地猎手,其中包括七妹。这名米里亚尔人裁判官在一座废弃医疗站中跟踪布里杰和莎宾·雷恩时,首先靠自己携带的一队ID9跟踪机器人与对方发生了接触。善于盘算、大膽行动的七妹是义军和前绝地学徒阿索卡·塔诺难缠的敌人,而阿索卡致力于防止裁判官们抢走银河系中的原力敏感儿童。七妹善使光剑,意志坚定,擅长欺敌,对布里杰和他的伙伴们构成了持续不断的威胁。

徳赖登·沃斯

绅士的外表和高雅的艺术品味难以掩饰这名黑帮大佬利用恐惧统治人心的欲望。沃斯用昂贵的古董和银河系中最奢华的物件装点自己,文质彬彬的外在遮蔽了他内心中极强的报复欲和歹毒的手腕。他面带微笑的热情举止可以毫无预警地瞬间转变为狂怒。凭着冷静、深藏的报复心,以及暴烈的愤怒,徳赖登·沃斯在最可怕的反派榜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暗夜姐妹

达索米尔是个充斥着细语和鬼魂的死亡世界,这颗行星浸在血红色的光芒中,到处是废墟和阴森的森林。修炼黑魔法、被称为暗夜姐妹的女巫氏族深居石质堡垒中,与银河政治相隔绝。在塔尔津主母的领导下,这些战士和女巫精于盘算、阴险狡猾,沉迷于力量之中,完全把控着暗夜兄弟的男性们。任何蠢到来招惹这个巫会的人都会见到令人骇然的可怕景象。

阿萨吉·文崔斯

说到暗夜姐妹,不能不提起她们最知名的刺客,堕落的绝地阿萨吉·文崔斯。尖刻的面孔、冰冷的双眼、更加冰冷的仪态,使得任何人挡在她面前时都必须三思后行。她手持两把血红色光剑,与自己出身的暗夜姐妹和新的赏金猎人同伴都保持距离,这使得她将自身的恐怖感提升到了一个独有的境地。

摩尔

在《幽灵的威胁》中,当这名扎布拉克人以达斯·西迪厄斯徒弟的身份首次登台时,他那轻声细语的说话方式、致命的光剑技巧,早已让我们毛骨悚然。随着时间推移,摩尔渐渐证明没有谁的邪恶事业能凌驾于他——从在纳布干净利索地杀死奎·冈-金,到克隆人战争时期控制犯罪集团,之后又在马拉科和塔图因诱惑并背叛埃兹拉·布里杰。他是个反复不定的苦行僧,一个挥舞双头光剑的魔头,他吓人的文身一出现便吸引了我们的眼球,而他其余的可怕之处则永远在我们心中植入了恐惧,让我们脊背发凉。

科尼利厄斯·埃瓦赞医生

他真的不喜欢你。据他那位即将失去胳膊的阿夸利什人朋友庞达·巴巴的说法,这位怪异的前外科医生讨厌绝大多数人——听起来还挺酷。这名肮脏的走私犯以进行非法的医学实验而闻名,在莫斯艾斯利小酒馆,他选错了仇恨的对象,试图霸凌并攻击卢克·天行者。

0-0-0和BT-1

这对杀人狂无机物用它们回路中的嗜血欲和各种工具来完成任务。这对经常和阿芙拉博士合作的机器人是完全而彻底的邪恶,只想着一路破坏下去。

法斯马队长

从一艘被毁的努比亚游艇的残骸里,法斯马队长弄到了身上的行头,成为了第一秩序冲锋队粗鲁而高效的指挥官。她戴着头盔,让别人无从得知她的表情或想法;她对追随自己的人很苛刻——对不追随自己的人更苛刻。法斯马强硬务实的作风让敌人和伙伴都感到由衷的恐惧,无论是在舰桥里,还是在战场上。

凯洛·伦

说起头戴可怕头盔、让人看不到表情的第一秩序领袖,怎么能忽略凯洛·伦这个恶毒的人物呢?本·索罗曾是银河系大英雄的儿子,但他被引诱至黑暗面,转变成了抵抗组织面对第一秩序时最危险的敌人。他手持一把带有十字剑格的光剑,冲向敌人的同时愤怒地挥洒着血红色的等离子。凯洛的愤怒和他的武器一样,来去无常、难以解读。他是个无情的战士,剑术超群、原力强大,但是什么让他变得更加可怕呢?其中一点是他难以预测的情感。

格里弗斯将军

一副骷髅状的面具遮在脸上,格里弗斯将军活像个巨大的节肢动物,他在自己的机械仆从们簇拥下显得十分高大。自从克隆人战争期间站在分离分子一边后,他便将恐惧深深植入了敌人们心中。更不用提那四把藏在斗篷下,用来纪念被他杀害的绝地的光剑了。他的斗篷已经破烂不堪,用来遮蔽他残破的骨架般的躯体。他胸腔中隐约可见的黏液囊,以及时不时从身体内部透出来的尖锐咳嗽声更平添了一份恐怖。

达斯·西迪厄斯/皇帝

刺耳的声音。冰冷的黄色双眼在兜帽的褶皱下闪闪发亮。千疮百孔的脸庞,弯曲的手指,还有足以让任何对手心惊膽战的嘲弄的冷笑声。而他连根手指都还没动呢。可怕的达斯·西迪厄斯尊主——同时也是皇帝,是早已灭亡的共和国的最高议长,希夫·帕尔帕廷——长久以来是银河系中邪恶、恐惧,以及恐怖的罪魁祸首。他不仅难以捉摸、外表骇人,更可怕的是他精于计划。这个计划——正如他的时尚感和对噼啪作响的紫色闪电的热爱一样——能将原力敏感者们身体里的纤原体都吓出来。

达斯·维达

身穿深黑色盔甲、手持血红色光剑,噩梦一般的维达本身就是恐怖的化身。他的面孔藏在头盔里,他不容忍失败,不容纳笨蛋,早在摩尔、西迪厄斯,或是赫特人贾巴的兰克兽的巨大胃口为人所知之前,这位西斯黑暗尊主就已经吓到粉丝了。与其说可怕,倒不如说凶险?在《侠盗一号》的结尾部分,维达在一片黑暗和薄雾中左劈右砍,将义军们砍倒在地。红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衬托着维达的到来和无情的进攻,看到这一幕,任何有反击念头的年轻义军都会感到毛骨悚然。同样,卢克在一个充斥着黑暗面能量的阴森洞穴里进行试炼时,突然遇到了自己最大的对手:像幽灵一样阴森的维德,静悄悄地走来,手里亮着光剑准备战斗。从维达在马拉科与成年阿索卡·塔诺揪心的重逢战,到他在云城给卢克设下的陷阱,这样的例子还有几十个。也许他依然心存善念,但维达灌输恐惧的能力鲜有人及。

真是个可怕的银河系。
There is no emotion, there is peac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19-5-25 04:15 , Processed in 0.1841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