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46494|回复: 2

[综合] 帝国军阀:一个帝国的强盗们

[复制链接]

3614

主题

2277

回帖

177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9658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4-11-2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版权】原文《The Imperial Warlords: Despoilers of an Empire》刊登在《星球大战》官网博客,作者阿韦尔·G·培尼亚(Abel G. Pena)和丹尼尔·华莱士(Daniel Wallace)。原文共分三部分,分别由Darthwesker墨雪飘·痕Skyaaqq翻译。本文由南方战士统一校对整理。


义军真的在恩多战役中击败了帕尔帕廷的帝国吗?《星球大战》神话的深厚根基一直以巨大的热情探索着这一主题。在表现那个很远很远银河系的文学作品中,共和国光复同盟与支离破碎的帝国,在《绝地归来》之后,又打了许多年的仗。第二颗死星灰飞烟灭将近二十年后,银河内战才随着一份和平条约的签署而最终结束。本文将全面介绍那些年里最难忘、最强大的帝国变节者,即所谓的“军阀”。昔日辉煌的银河第一帝国分崩离析后,他们英勇、残暴、狂热地为帝国的残土而战。他们的自私最后导致他们自取灭亡。

曾经,“帝国军阀”这个头衔代表稀有的特权。就像星际战斗机飞行员的荣誉称号“男爵”和“腾”一样,只有极少数皇帝最精锐的军官才能享有这个头衔。在用词上,“军阀”这个名称是向古阿特里西亚帝国的大元帅所获得的同名称号致敬。“军阀”凌驾于帝国武装力量的各军种之上,能唤起全员的服从与尊重。他们都是能把创新与无情明确结合起来的著名军事家。与高级星区总督、陆军元帅,甚至海军元帅相比,他们的过人之处在于,能一次次变不可能为可能,而且是以无可比拟的风格实现的。在少数获得这一高级头衔的人里,就有传奇的异族战术家索龙、后来叛逃至义军阵营的帕什纳·弑星者将军,以及那位仅仅被称为“津奇军阀”的奸雄等人。


索龙拥有“帝国军阀”的象征性头衔,在恩多战役后,巧妙地将大多数帝国势力团结在自己的麾下。

然而,帕尔帕廷在恩多战役中驾崩后,帝国土崩瓦解,一切都变了。在群龙无首的权力真空期,“军阀”这个头衔被名不副实、贪图权力的帝国军官所绑架。伊诺斯·福纳达、瓦朗·格拉兹等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和布利斯·沙盖尔、伊曼纽尔·泰蒂斯等二流“后继者”军阀只为高傲的虚荣而窃取了这个头衔……但有些类型的自封军阀要危险得多:布利策·哈尔斯克将军这样的自大狂、最高指挥官恩尼克斯·德维恩这样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和德拉克·克伦内尔这样的超级虐待狂。恩多战役一度被认为是对帝国的最后一击,但正是这些帝国流氓的存在,使新共和国在恩多战役几十年后都无法宣称真正战胜了帝国。在他们当中,有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偏僻领地而战斗到最后一口气,有些人却意外地屈服于神秘的“全能战斗领袖”——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从银河核心向外征战的卓越人物不是别人,竟是复活了的帕尔帕廷皇帝本人。


索龙失败后,复活了的达斯·西迪厄斯重新统治银河帝国,还收了一位新徒——卢克·天行者。

但是,所有军阀都不顾一切地追求在宇宙历史上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哪怕仅仅在某个瞬间耀眼夺目一次也好。

病态的天才军阀津奇(恩多战役后0~4年)



在所有恩多战役之后的军阀中,津奇控制的行星系最多。要不是他不自量力,与整个银河系为敌,他的王国本可以同新共和国和帝国并存。

津奇是一位方多机械师的儿子。按照父亲所在族群的传统,津奇只有姓,没有名字。但他也是“太空航线王牌”玛里萨·津奇夫人的儿子兼学生。玛里萨·津奇出生于钱德里拉,是共和国外域地区安全部队的一位将军。进入普里夫斯贝尔特四号行星的海军军校后,年轻的津奇在克隆人战争期间成为他母亲手下的称职军人。但帝国成立后,津奇在海军内平步青云。实际上,随着似乎没多少经验的男性高级军官越来越多,津奇夫人也越来越不受重用,终于有一天,她的“狩猎者级”歼星舰“报复号”被要求退役。她的儿子急于证明自己是“伟大的战士”,于是跳出来抓住这个机会,自愿指挥她的飞船。

这时只有一个问题——津奇夫人对此拒绝。她怒斥帝国的腐败,宣布她意图开走“报复号”,劫掠政府的飞船。太空航线王牌成了海盗,而消灭她的任务便落到了最熟悉她战术的那个人身上。上级向年轻的津奇许诺,他如果追捕到叛徒,就能指挥“胜利级”歼星舰“铁拳号”——一艘同样被内定为即将退役的军舰。虽然一度左右为难,但他最终还是决定抛弃个人情感,发誓消灭自己的母亲。随后那场残酷的战役使津奇舰长成为第一位获得“帝国军阀”头衔的人……也为他打上了弑母的烙印。津奇夫人的将军军衔被追夺,她在帝国的服役记录被抹去。没有人知道她儿子是否后悔过,但这件事显然标志着他对宇宙本质的认识开始转向荒谬的方面。这个观点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发变态。而且据说他毕生都鄙视钱德里拉的一切事物。

但那仅仅是个开始。雅文战役后没过多久,津奇封锁了行星达索米尔,以防那里使用原力的女巫散播黑暗面的混乱。帕尔帕廷皇帝感谢津奇遏制了这股可能会威胁其统治的势力,于是授予他上将军衔,还让他指挥超级歼星舰“吵闹号”。更重要的是,他很快成为血红指挥部的大将。血红指挥部是一支由“胜利级”歼星舰组成的舰队。他还获得高级星区总督的职位,全面控制了奎利大区——银河系北象限的一大块楔形星域。一直以来,津奇都把自己塑造成呆头呆脑的模样——留着两撇小胡子,大腹便便,滑稽可笑。利用这一伪装,他诱使自己在政界和军界的敌人掉以轻心,以便除掉他们。


津奇死后,他忠心耿耿的猛禽突击队要么对新共和国发动恐怖袭击,要么加入最高指挥官恩尼克斯·德维恩的强硬派。

正是津奇无意中普及了“军阀”一词,使它变成帝国变节者的统称。在紧随恩多战役之后的动乱中,津奇从不否认他对正统帝国的忠诚——他那位骄傲的母亲曾发表空洞的政治谴责,他则从中吸取了教训。但他在行星塞伦诺设立了基地,率先开始以“帝国军阀”这一头衔自称,然后象征性地以自己的旧舰舰名把现有的那艘超级歼星舰改名为“铁拳号”,同时以令人震惊的残暴和成功封锁了奎利大区。在权力的巅峰期,津奇控制了已知银河系的一大块地区,吸收了高级星区总督奈杰尔·奈弗斯和海军上将特尔里纳尔德·斯克里德两位竞争对手的领地,向逐渐壮大的新共和国权威和日趋萎缩的帝国同时发起挑战。但在大约恩多战役后四年,他决定扩大自己的版图,向新奥德朗和塞尔卡伦的新共和国殖民地发起攻击,结果遭到汉·索洛将军率领的一支舰队反击。此外,幽灵中队的成员——突击队兼星际战斗机飞行员——还多次搅黄这位军阀的阴谋——这其中就包括刺杀生于钱德里拉的新共和国国家元首蒙·莫思马。

在塞拉吉斯战役中,津奇留下一艘被击毁的超级歼星舰(“剃刀之吻号”)残骸。这艘超级歼星舰被伪装成“铁拳号”。津奇希望以此诱骗新共和国相信他已阵亡。不过,索洛将军却在达索米尔的星际船坞与津奇狭路相逢。他驾驶“千年隼号”向“铁拳号”发射了两枚阿拉基德的震荡导弹。导弹精确命中目标,津奇军阀与他的旗舰同归于尽。最危险的帝国军阀终于被镇压了。他曾杀害他大膽的母亲,而他现在跟他母亲死得一样:背叛自己的政府但坚信自己的道路——为了维护个人荣誉而走的道路。事实上,“千年隼号”的录音表明,当津奇军阀面对死亡时,他最后一句模糊的话与他人生的第一句话一样:“妈妈。”

星区总督肯托·萨内与黑暗斯特赖德的威胁(恩多战役后0~4年)



据说一个人只有面对特定情况才能确定自己有什么才能。当跟随一支探险队前往神秘的卡索尔内地执行帝国测量队的任务时,年轻的肯托·萨内上尉发现自己能谋害别人。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守一个后来终生缠绕他的秘密:黑暗斯特赖德的力量。

被萨内命名为“黑暗斯特赖德”的蜈蚣形原力敏感怪兽是一种高智能生物科技制品,其真名很难念。作为一个克隆人/超级计算机杂交物,它是由一个被称为“卡索尔人”的远古先进种族创造的。黑暗斯特赖德有时把这些生物科学家称为“旧神”。卡索尔人为了逃脱裂缝灾难而把自己的生命能量锁入“生命井”设备后,命令黑暗斯特赖德守护他们。但黑暗斯特赖德最后决定想办法逃离受重创的行星,还沉溺于它新发现的生活方式。这个生物学习它主人的生物科技,学会了利用他们存储的能量制造能削弱对手的武器。这些武器都充满原力。但它无法完全复制他们通过“发射门”实现的独特超空间航行方式。

帝国军成立没几年,萨内就被征召入伍。偶遇古老的黑暗斯特赖德时,萨内上尉己是一名足智多谋的新秩序虔诚信徒。野心勃勃的帝国军官与阴险的蛇形人造生物都发现对方有利用价值。于是,为了实现一个由各自的意志所主宰的未来,他们达成了协议。萨内将向黑暗斯特赖德提供脱离行星禁锢的方法,以换取这头怪兽的致命科技模块。


尽管黑暗斯特赖德将其创造者称为“旧神”,但其记忆应该有误:卡索尔人自己可能也是旧神——大概是莫蒂斯仙人、天神,甚至威尔人——创造的。

在自己同事身上测试了异族大炮的威力后,萨内作为卡索尔探险队的唯一幸存者回去了。他继续忠心耿耿地为皇帝服务,最终作为科雷利亚轻型护卫舰“变节者号”的舰长被选入第15深核后备舰队,保护帕尔帕廷在比斯的秘密居所。偏执、无情和天生的不安全感古怪地结合在一起,帮助他扶摇直上。事业上的成功又助长了他的妄自尊大感。因此,在发现黑暗斯特赖德大约十年后,萨内运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成为偏远的卡索尔星区的星区总督,准备向黑暗斯特赖德兑现自己当年的承诺。

但其实萨内并不想真正解放这怪物。卡索尔星区与蛮荒空间接壤,那里鲜有文明执法的机会,在萨内总督的统治下也是如此。为了牢牢控制这一地区,萨内多次探访黑暗斯特赖德,偶尔会激起它的愤怒(导致他毁容的恐怖伤疤就是黑暗斯特赖德的闪电模块造成的)。但他向这个人造怪物提供了亚光速飞船,许诺会逮捕一批原力敏感者供它“学习”,还说了一些彻头彻尾的谎言,从而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换得数千件黑暗斯特赖德的强大设备样品。虽然这位星区总督急于解开这些技术的奥秘,但他的研究员无法复制黑暗斯特赖德的神秘科技。

随着皇帝的驾崩,幻想破灭的萨内切断了与帝国的联系。他认为正是帕尔帕廷的自负导致了一个原本可能延续千秋万代的王朝走向毁灭。他加紧运用黑暗斯特赖德的机器,开始入侵米诺斯星团,以一次次看似费解的反败为胜多次消灭一整支新共和国军队。尽管新共和国忙于同津奇军阀打一场大战役,但萨内在战斗中一次次翻盘的异常现象还是引起了他们的重视。他们派遣一支小型特遣队突袭卡索尔星区的首都,试图除掉这个帝国流氓。这支特遣队在一场徒劳无功的搜捕中被狡猾的萨内总督骗到幻象丛生的卡索尔裂缝——旧神的一座巨大发射门爆炸后引发超空间扭曲,产生了这片太空异常区域——然后,决战就在黑暗斯特赖德所处行星的地表及其上空展开。随着萨内与新共和国之间的纷争演变为所谓的卡索尔星系战役,星区内的所有主要势力,从凯克托思联邦到斯坎德雷匪帮到神秘的艾英-蒂僧侣,都带着私仇加入了这场全面混战。


凯娅·阿德里梅特鲁姆舰长和“远星号”舰员驾驶这艘被萨内总督本人改名的飞船追捕他。

然而,追踪到此的新共和国特遣队从生命井里解放了卡索尔原住民的生命能量。这股力量摆脱束缚后的激烈反应撕碎了与生命井相连的黑暗斯特赖德。这个人造怪物终于被消灭了。与此同时,萨内乘坐帝国歼星舰“堡垒号”差一点逃脱,但却殒命于他十分珍视的那套技术。原来,萨内折磨了原力敏感者帝国军官杰莎·达尤斯后,准备把她献给黑暗斯特赖德,结果,达尤斯把那个生物工程怪物的一个喷火模块对准了折磨她的人,一股强烈的怪异绿焰流将萨内化为灰烬。

德拉克·克伦内尔上将亲王的暴虐统治(恩多战役后0.5年~5.5年)



对德拉克·克伦内尔而言,暴力是实现预期目标的极有效和极实用手段。他最初享受暴力的快感是在孩提时代,当时他在科鲁拉格与毫无包容心的父亲烧毁了异族人的农田。那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之一。后来,在普里夫斯贝尔特四号行星的帝国军校,他参加了徒手格斗竞技,他的残忍为他赢得了校园冠军的殊荣。但克伦内尔加入现役部队后,他的残暴倾向并没有受到其优雅的上司——鲁方·蒂格利努斯元帅——的青睐。失宠的他被流放到与世隔绝的未知区域,开始与索龙将军(也是被蒂格利努斯设法流放到那里的)明争暗斗。克伦内尔起初认为这名热爱艺术的非人类军官是个很容易对付的家伙,结果他在索龙手下服役没多久就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痛苦。

没有比索龙和克伦内尔更方枘圆凿的了。遇到相同情况时,那位红眼奇斯人的敏锐头脑总是诉诸于一种心理上的暴力,而克伦内尔的暴行则传统得多。虽然他是“清算号”歼星舰的舰长,但不得不服从一个非人类军官的命令令他恼怒。更重要的是,仅仅身处未知区域——这对他来说似乎完全就是不断遇到令人不安的奇特生命体——就让克伦内尔毛骨悚然。由于无法消除在索龙手下服役的挫败感,他对待异族人口和俘虏越来越野蛮。但压垮两人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克伦内尔用一根力矛打碎了索龙最喜爱的艺术品。他这么做是为了嘲笑他的长官居然依靠研究一个种族的艺术品来推测这个种族的战术弱点。在那一刻,索龙向他安静的诺格人死亡突击队员发出信号,后者抽出一把凯萨镰,干净利落地切掉了克伦内尔那条惹事的小臂。随着血液从断臂两端喷涌而出,总是仗势欺人却从未被人欺负过的克伦内尔被这简单而高效的教训震惊了。他第一次对这位军事指挥官产生敬畏之心,同时,克伦内尔的脑子突然顿悟——痛苦是件好事。


克伦内尔表面上杀死了塞特·佩斯塔奇,但其实这位帝国摄政王用帕尔帕廷在科洛桑上的斯帕蒂克隆设施克隆了自己——后来情报局局长伊莎恩·艾萨德也用这套设施克隆了她自己。

克伦内尔用一条“改进过的”机器义肢替换了自己的断肢,然后收敛锋芒,但这仅仅够他躲避索龙的愤怒。最终,索龙还是把他看成一个没有改过自新的野蛮人,命令他返回帝国中心接受帕尔帕廷皇帝本人的惩罚。然而,幸运的是,当克伦内尔回去时,那已经是一个没有皇帝的帝国了。

恩多大屠杀之后,克伦内尔的军旅生涯非但没有被毁,他反而还被晋升为上将。在此之后,克伦内尔充分利用一切机会。他宣布效忠帝国,但在表面上杀死了帝国摄政王塞特·佩斯塔奇,然后为自己获得了丘特里克霸权领地的十二个世界。他还把俘虏,包括著名的起义军将军简·多登纳,从臭名昭著的“卢桑基亚号”收容所转移到他自己的亲王国境内。


侠盗中队与上将亲王的地面部队在利纳德三号行星交战。

多年来,克伦内尔一直以“上将亲王”的头衔统治丘特里克。他用野蛮的手段在邻近星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毁了盖恩·德罗梅尔、瓦朗·格拉兹等其他军阀的事业。但随着索龙回到已知空间和他随后的失败,新共和国决定强力清除剩余的帝国军阀。作为仅次于津奇的大军阀,克伦内尔成为新共和国的第一个目标。上将亲王吹嘘他的领地“对人类友好”。他利用媒体舆论把排外思潮引导为对抗新共和国蚕食的有效政治工具。但双方的正面对抗在所难免。在丘特里克战役中,贾尔·阿克巴上将率军进攻克伦内尔的王座世界。这场战役以多登纳将军得救和克论内尔上将亲王阵亡而告终。当时,一枚导弹飞入“清算号”的指挥塔观察窗,把克论内尔包裹在超高速透明钢碎片中。在弹头爆炸前,唯一让变态的克伦内尔感到宽慰的或许就是那他妈真的很疼。

高级星区总督阿杜斯·凯恩与五星权力联盟(恩多战役后0~6年)



从孩提时代起,高级星区总督阿杜斯·凯恩就梦想统治一个新的银河帝国。但这个特大野心产生的同时也为他的极度不自信和毫无意义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阿杜斯出生于萨蒂奈尼恩——这颗外环星球的人类殖民者反对异族人的平等权。阿杜斯的父亲有着远超其能力的欲望。维拉尔多·凯恩是一名小有成就的商人和顽固的种族主义者,渴望获得威信和政治影响力。他把自己的所有期望都强加到儿子身上,强调他儿子的责任就是进入银河系的最高权力阶层。阿杜斯本人更倾向于团队合作而不是他一个人追名逐利,而且他并不十分厌恶非人类,但他还是努力拥抱父亲的价值观。依靠自身的聪明才智和天生的能言善辩,当维拉尔多在一次铱星海盗的突袭中遇害时,阿杜斯已在共和国统治集团内节节高升。

凯恩从旧共和国末期开始担任政府公职人员。父亲过早离世后,他完全接受了皇帝鼓舞人心的新秩序愿景。为使银河系向帝制平稳过度,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组织和演讲才能,加强了军方对帕尔帕廷的支持,领导了共和国保卫委员会改组为新秩序维持委员会(康普诺)的工作。康普诺以其反异族人的种族偏见和政治狂热而出名——阿杜斯认为这会让他的父亲骄傲。

作为对其努力的回报,帕尔帕廷任命他为布拉克桑特星区的星区总督。不仅如此。威尔赫夫·塔金死于第一颗死星爆炸后,凯恩接替他的职位,成为外大区的高级星区总督。辽阔的外环星域就是外大区的一部分。凯恩跟塔金一样敏锐凶残、冷酷刻板,似乎是这个职位的不二人选。但奇怪的是,凯恩认为自己明升暗降。他一直以在核心世界任职为真正目标。在那里,他能向皇帝建言献策,在银河政治的中心翻云覆雨——这种事甚至连恶棍恩尼克斯·德维恩都做到了。阿杜斯几乎能听到他父亲从太虚之外发出的失望叹息声。不过,这个职位为他带来了额外的好处,包括由二十四艘歼星舰组成的祸害分舰队和凯恩的新指挥舰——壮观的超级歼星舰“收割者号”。怀着一丝不满,凯恩接受了任命,将外大区的总部搬迁至较接近其母星的恩特拉利亚。

皇帝在恩多驾崩后,凯恩被几乎完全崩溃的帝国指挥系统震惊了。为减少自己的损失,他竭尽全力让自己的辖区——位于银河系北象限——远离因叛国和无能而造成的动乱。这块被凯恩和他的企业伙伴成功统一的外环区域被称为“五星权力联盟”。作为帕尔帕廷帝国的扭曲缩影,这里严格遵守新秩序思想,凯恩将臃肿的帝国官僚机构整合为细致高效的国家机器,他的商业合伙人顽固地继续剥削异族奴隶劳工。


保护部士兵在两边护卫哈尔米尔——这名裁判所分裂者在其前任杰雷克被打倒后继承了“审判部顶级审讯员”头衔。

联盟的国家机器包括两个最可怕的机构——审判部和执法部门。凯恩为高级裁判官杰雷克提供庇护后,这名黑暗面使用者带来很多同伴。他们组成“审判部大审讯员”,“调查”(大多通过审问)民众对联盟法令的遵守程度。另一方面,由执法单位和五星巡逻队组成的执法部门是联盟权威最普遍的标志。其中五星巡逻队构成执法部门的大部,他们号称是“正义、公平和银河之道”的化身。凯恩的出身和巧舌如簧让许多人相信他鄙视旧共和国软弱的亲异族人政策,但其实五星巡逻队里有相当多的非人类官兵,暗示这位高级星区总督是一位实用主义者,以及确实不在乎因人类至上文化而引起的种族偏见观念。

不论好坏,凯恩成立联盟的动机在一开始就受到质疑。当他的合伙人公开问他是否有计划成为新的银河皇帝时,这位高级星区总督审慎地回答:“我既不渴望这个头衔,也不渴望这个地位。”像屋大维·格兰特元帅这种理想已破灭的盟友相信自己的这位朋友确实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类。事实上,凯恩确实想统治银河系……但这只是因为他的父亲早在他记事前就开始向他脑中灌输这个理念了。

这个凯恩没有向任何人,甚至没有向自己承认的事实…才是他的心结。

在联盟内部,他就像小池塘里的桑多水怪,无皇帝之名,但有皇帝之实。鉴于自己的真实实力,他害怕自己在一场为了先父的荣誉——既是他父亲的荣誉也是帕尔帕廷的荣誉——而发动的愚蠢进攻中一败涂地,失去他所建立的一切。于是,出于内心的挣扎,凯恩以静制动,声称他只愿意把他的部队托付给皇帝的合格继承人。因此,当一个又一个军阀玩火自焚或内部瓦解时,凯恩一直在等待,结果他几乎成为坚持到最后的军阀,当然也是拥有领土最多的军阀。然后,他继续等待——就算在科洛桑落入新共和国之手时,他也没去救援,彻底错过了宣布自己是帝国合法继承人的最佳机会。


五星联盟的标志和舰队,位于前景中间的是超级歼星舰“收割者号”,边上的是格兰特元帅的“金焰号”。

唉,当索龙元帅结束流亡生涯,从未知区域回来时,凯恩的犹豫导致了自己的毁灭。这位高级星区总督的支持者和五星巡逻队的军官要凯恩摊牌,逼他把联盟部队的控制权让给那位被他们视为帝国救星的红眼异族英雄——这不仅仅因为索龙战术高明、屡战屡胜,更因为许多五星巡逻队的军官自己就是异族人。索龙战役期间,凯恩被晾在一边。他对此恼羞成怒。皇帝复活后,凯恩急切地加入他的队伍,希望抓住在科洛桑猛攻新共和国部队的最后机会。然而,在影手行动行动期间,凯恩成为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的牺牲品。当时,凯恩相信原已退休的格兰特元帅将回来为五星联盟而战,于是乘坐私人穿梭机被引诱到一片开阔空域。结果他在帕拉尼上空遭遇新共和国E翼的猛烈伏击。跟他那位对现状不满的父亲一样,凯恩也在伏击中阵亡。这位高级星区总督留下的王国和超级歼星舰后来被改革后的帝国残余接收。帝国残余的领导人是吉拉德·佩雷恩将军。

恋爱中的高级将军桑德尔·德尔瓦杜斯(恩多战役后0~8年)



高级将军德尔瓦杜斯愿意以他的整个帝国换得一个女人的爱。

尽管在早年就娶了一位显赫家族的女继承人,而且这个家族还是埃里亚杜的塔金家族,但桑德尔·德尔瓦杜斯后来还是成了那种在每个港口都有一个女人的帝国军官,且极富盛名。在成为“华美号”歼星舰舰长前,他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克拉克多尔七号行星上的难民援助人员塞莱德拉-津。仅仅为了离她近一些,德尔瓦杜斯就通过游说成功当上高级星区总督阿杜斯·凯恩手下的里马贸易航路海军监督,这样他的舰队就能经常驻留克拉克多尔。

根据各种流传的说法,他与这位情妇的关系充满风波,而且,据称在一次争吵中,他用一把动力锤打昏了她。德尔瓦杜斯极度愧疚,迫切希望恢复他爱人的健康。于是现已身为将军的他设法在“华美号”上安装了一具暂停生命棺,此棺就在他自己舱室里。

恩多战役后——随着对情妇身体状况的忧虑已发展为彻头彻尾的执念——德尔瓦杜斯从凯恩手下分裂出来,效仿特拉多克兄弟和哈尔斯克,声称拥有里马和海迪亚航路沿线或附近许多星球的主权,并宣布它们归属埃里亚杜管理局。他从冯达克获得一支由AT-AT和其它步行机组成的大型地面部队后,为自己发明了“高级将军”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头衔,此举激怒了在他手下服役的陆军军官,尤其是讲究实际的马克西米利安·维尔斯将军。在决心与悔恨的驱使下,德尔瓦杜斯花费数年时间夺取了或许能找到新医疗技术的行星。同时,他也在抵御他的首要对手——星区总督乌托克斯克斯·普伦蒂奥奇。但是,当一切似乎都无法让他的爱人苏醒时,他就开始征服通往科洛桑的道路。这导致他随即失去埃里亚杜重要统治家族的支持。然后,在新共和国指挥官们的手里吃了一连串败仗,包括损失了其笨重的“塔拉萨号”战巡后,他被完全赶出里马贸易航路,撤入深核。在那里,他定都坎佩星球,但被其他幸存的军阀拖入了一场消耗战。


由塔金王朝和其他四个家族组成的“五姓”对德尔瓦杜斯和行星埃里亚杜有巨大的影响力。

这名愧疚的军阀似乎失去了一切。但正是在深核里,全能战斗领袖——似乎死而复生的帕尔帕廷皇帝——向德尔瓦杜斯承诺,会让他得到使塞莱德拉-津苏醒的方法,以此获得这位高级将军的忠心。

绝望的德尔瓦杜斯同意了。可令他沮丧的是,帝国夺回科洛桑后,他的军阀战友们再一次陷入内讧。德尔瓦杜斯确信,惟有一件毁灭性工具才能让他有所需的实力,迫使他的对手们就范。他几乎倾尽其帝国之财力,完成了超级歼星舰“黑夜之锤号”的建造——谣传这个名字是在描述他爱人被击昏时的周遭环境——还在舰艏为他休眠的情妇安装了一个无菌医疗室。

悲剧的是,德尔瓦杜斯永远都无法看到他的计划完成的那一天了。意识到有结束内讧的可能后,他同意与其他十二位军阀举行和谈,结果与他们一同丧命娜塔西·达拉上将之手。达拉随后将“黑夜之锤号”据为己有(将其重命名为“武士之锤号”),还强迫德尔瓦杜斯的副官伊万·克洛诺斯上校为她效力。不久,在达拉进攻卢克·天行者的新绝地学院期间,德尔瓦杜斯的超级歼星舰在气态巨行星雅文内部化为乌有,将德尔瓦杜斯的沉睡爱人永远带入了坟墓。

最高军阀布利策·哈尔斯克的疯狂(恩多战役后0~8年)



恩多战役前,布利策·哈尔斯克是帝国海军最耀眼的明星之一,也是最受尊敬的军事家之一。绝没有人会料到帮朋友一个忙会使他发疯。

指挥歼星舰“大旋风号”的他控制着整个箭头区——银河“片区”的这一部分属于核心世界。然而,在他朋友——超级歼星舰“执行者号”的弗穆斯·皮耶特上将——的强烈要求下,哈尔斯克将他的箭头指挥部配属给达斯·维德可怕的死亡分舰队,以加强皇帝在恩多设下的陷阱。尽管如此,在战斗中,义军还是占了上风,而且,一座控制台的爆炸致使一块耐钢戳穿哈尔斯克的左眼和大脑左额叶。在哈尔斯克暂时丧失行为能力的情况下,他的副官博拉·索阿思同意服从佩雷恩舰长的命令,即帝国舰队撤离恩多,在安奈重新集结。

一小时内,哈尔斯克就在巴克塔箱中恢复了意识,但他从此变了一个人。那只被刺穿的眼睛失明,半张脸被毁容。他突然变得极度妄自尊大,而且对待部下很残酷。他与佩雷恩等人争吵,对他们怒吼咆哮,直至厌烦,然后,他带着一支忠于他的舰队离开,驶往几乎不可通航的银河深核,那里有隐秘的帝国行星系——此举被认为是他彻底发疯的标志。但哈尔斯克的才华太出名了,以至于许多人追随他而去,包括博拉·索阿思舰长。哈尔斯克确实找到了一条穿过危险稠密空域的安全路线,接着立即强征出一个帝国——他将其称为“零号指挥部”。哈尔斯克成为恩多战役后第一位帝国军阀。其他自封的军阀很快如法炮制,但哈尔斯克——他已用一个人造机器人光学传感器替代了那只瞎掉的眼睛——因其名声仍保持优势。不少帝国军人想賭一把,把宝押在有希望成为最终胜利者的人身上,这导致哈尔斯克获得了许多帝国飞船,其中包括已故元帅巴奇先前指挥的部队。巴奇是被自己的哗变舰员暗杀的。

然而,索阿思舰长注意到了其长官的决策过程已变得多么古怪。他会莫名其妙攻击他的对手。有时,要不是索阿思在最后一刻介入,他们将一败涂地。此外,在索阿思舰长看来,哈尔斯克对深核的依赖似乎最终注定了他的失败。达斯·西迪厄斯复活后,正是从这里,暗中计划向新共和国发动大规模进攻。令索阿思十分焦虑的是,当这位全能战斗领袖现身时,新授衔的最高军阀哈尔斯克立刻投奔他——显然没有完全记起或意识到皇帝应该已经驾崩了。帕尔帕廷吞并哈尔斯克的边缘王国后,他的大量军队在随后的战斗中灰飞烟灭。重生皇帝的皇座星球比斯爆炸后,哈尔斯克尽可能恢复了自己的实力,但“军阀战争”很快在深核全面爆发。


娜塔西·达拉上将策划了一起针对哈尔斯克和其他深核军阀的致命阴谋。

后来,最高军阀哈尔斯克逼迫达拉上将率领他的舰队对抗特鲁腾·特拉多克大将,但达拉背叛了他,然后安排所有十三位深核军阀齐聚措斯信标小行星,参加和平会议。当没有一名与会者愿意搁置争议时,达拉使用毒气试图把他们全部除掉,包括哈尔斯克在内。

然而,讽刺的是,对哈尔斯克的大脑来说,许多能让毒气生效的必要生命中枢器官在恩多战役的那次事故中已被摧毁。头晕目眩的哈尔斯克把其他军阀的尸体丢在那里,任其溃烂,自己逃离了这个本会成为他坟墓的地方,决心要向达拉复仇。看到达拉如何除掉自己的主要竞争对手后,这位军阀也不是完全不感激——另外,相信他已经死了的达拉决不会想到他还会来复仇。

但复仇确实不会来了。哈尔斯克登上由索阿思驾驶的TIE穿梭机后,告诉他惊诧的部下他在达拉的背叛行为中幸免于难。索阿思本来就经常思考巴奇元帅手下舰员的哗变事件。这一次,他不确定哈尔斯克是完全疯了还是拥有不死之身,于是突然从达拉的行动中获得勇气,决定亲手一劳永逸地终结最高军阀哈尔斯克的疯狂。他猛地让穿梭机进入尾旋,同时与哈尔斯克军阀扭打在一起,阻止他夺取对飞船的控制——这艘飞船现正不可阻挡地向下方小行星螺旋撞去。他的黄色光学眼闪烁着狂怒的光芒。但就在两人搏斗时,在哈尔斯克被毁坏的大脑里,一个非常遥远的部分模糊意识到索阿思舰长其实不可能在这里——因为他回忆起,在恩多战役中,他亲眼看见,那场夺去他健全心智的爆炸也夺去了索阿思的生命……

在那一刻,随着他渐渐意识到可怕的真相,这位曾经的天才海军上将——帝国军界最受人钦佩的人才之一……现已变成疯子的哈尔斯克/索阿思——开着TIE穿梭机撞上小行星,自杀了。

特拉多克兄弟与血红指挥部(恩多战役后0~9年)



战术才能非凡的特拉多克兄弟几乎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成了死对头。一个把自己看成无畏的战士,另一个把自己看成在德贾里克棋盘上运子如神的全息象棋大师。事实上,兄弟阋墙导致他们都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特鲁腾·特拉多克与科什·特拉多克,间隔一年先后出生在厄基特的一个贫困家庭。他们加入帝国海军是为了实现童年的梦想——体验《派塞特·明眸与赖洛思法柜奇兵》里的情节——这也是他们唯一真正和睦相处过的时光。虽然身体素质较差,但特拉多克兄弟擅长海军理论。两人都狂热地想在科鲁拉格军校中胜过对方。这种总要胜人一筹的思想收到了效果,他俩几乎同时获得上校军衔,加入了津奇大将手下的“胜利级”歼星舰快速反应舰队,被派去奎利大区平叛。他俩能平步青云的部分原因是,“血红指挥部”的一百艘“胜利级”歼星舰又旧又小,且舰体装甲板是独特的红色哈沃德合金,而不是传统的战舰灰杜恩素。这些弱小的“粉红”古董与大多数年轻帝国军官的男子汉理想并不相称。但兄弟阋墙的特鲁腾与科什并不在乎——确切地说,在特鲁腾超越弟弟,被晋升为大将,且掌管了舰队之前,他们并不在乎。晋升后,特鲁腾·特拉多克一有机会就戳科什的痛处,令后者难以容忍——在这种情况的刺激下,科什很快也赢得将军军衔,而且获得一艘更大更先进的“帝国Ⅱ级”歼星舰,“柳叶刀号”。他转而开始嘲笑哥哥的小船又旧又娘气。

尽管恩多溃败时特拉多克兄弟二人均不在场,但大量变节的帝国军官还是提醒了他们,于是他俩立刻行动——主要是担心自己的兄弟领先一步。或许最鲁莽的是科什,了无牵挂的他效仿诡计多端的哈尔斯克上将,为了一个危险的未来而匆忙奔赴深核。另一方面,特鲁腾则向数颗受惊的帝国行星作出保证,血红指挥部一定会保护他们,以换取他们的效忠。这些行星的民兵被编入特鲁腾自己的部队后,他软禁了高级星区总督安布里斯·塞利特,然后又吸引更多星球效忠于他,直到他在大马尔德鲁德星区组建一个庞大的中环王国为止——他知道科什会极其嫉妒他的。

但科什自己发展得也不错。密集丛生的恒星犹如翻腾着等离子体的大海兽和巨型战神,让在它们中间为生存而战的科什变得比以往更内省、自律和专注于兵法。他时而与哈尔斯克结盟,时而与哈尔斯克对抗。他在深核周围建立起一个迷你帝国,不断击退和吞并敌对的帝国竞争者。巨大的成功使科什盛气凌人,自封为大将。他不再像少年时那样渴望能与一个微不足道的海盗比肩。这位金发征服者现在自比为曼达洛一世或共和国早期统一战争时的扎克里南德·米努斯这样近乎无敌的军阀:凭借蛮力和天意统治。

相比之下,特鲁腾则远离战场,在打了就跑的战术中让血红指挥部的其他飞船替他送死。他窃取了斯卡迪亚太空站贮存的惊人财宝。由于在飞船厨房中待得太久,他还变得越来越胖。不过,他把他的财产看成他是一个迷人、大膽流氓的证据。当在他的旗舰“13X号”的舰桥上大步行走时,他会耍弄一把老式的短剑,以模仿传奇盗贼派塞特·明眸。然而,恩多战役四年后,他迎来了真正的考验。当时他闯入了一场新共和国与帝国对津奇军阀残余领地的争夺战,结果把自己变成了两个政府都发誓要镇压的恶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局面,特鲁腾不得不向他弟弟打造的庞大新军乞求帮助。


大马尔德鲁德星区是特拉多克联合同盟的一部分,与津奇军阀的领地和赫特空间接壤。

幸灾乐祸赶来援救特鲁腾后,科什将他俩在深核与中环的领地统一为特拉多克联合同盟——兄弟俩通过征服两块领土之间的世界来不断扩张这个庞大的王国。由于风骚的利奥尼娅·塔维拉一度离间这对贪婪的兄弟,他俩的同盟差点因这个从星区总督变成海盗的女人而崩溃。不过,他们设法克制住各自的醋意,让他们的同盟一直维持到神秘的全能战斗领袖在皇座星球比斯出现。然后,他们向他效忠。没过多久,与新共和国的全面战争就爆发了。

在这场冲突中,特鲁腾倒霉透了——他不仅被复活的帕尔帕廷皇帝利用,而且,虽然他控制着血红指挥部的大部,但恶心的科什却命令这位没用的哥哥及其破旧的舰队去深核,企图自己独吞他们在中环的财产。然而,随着他的舰队由佩雷恩中将指挥——以及他希望向他的小弟弟证明自己——特鲁腾现在准备发起一场新的战役,除掉特拉多克兄弟在深核的主敌——越来越疯狂的最高军阀哈尔斯克。但他没有料到佩雷恩对这种没有意义的内讧早已不耐烦。这位中将背叛了他,转而与达拉上将结盟……在意识到和谈已失败后,她用毒气使深核的主要军阀全部窒息,包括特鲁腾在内,然后夺走了他们的资产。

特鲁腾的死对科什打击极大,他现在明白他们明争暗斗这么多年结果争来了什么。他又坚守了一年领土已缩小的大马尔德鲁德,最终屈服于多愁善感和退休的诱惑。在新共和国情报局特工恶灵中队的欺骗下,科什接受了一件看似无价的文物,准备把它收入特鲁腾的宝库。这件文物源于兄弟俩的儿时梦想:传说中派塞特·明眸宫的赃物。悲哀的是,这件点缀着珠宝的古物其实是一颗被专门伪装的炸弹。于是,这位晚走一步的特拉多克终于和他先走一步的兄长平静地在一起了。

最高指挥官恩尼克斯·德维恩与强硬派(恩多战役后0~9年)



虽然别人都骂恩尼克斯·德维恩是个暴徒,说他喜欢把极端保守的价值观当作一根致命的棍棒来运用,但他自己声称他不过是个忠诚的士兵,只想让帝国回归帕尔帕廷治下贬低女性、歧视异族人的光荣岁月。不过,表面谦逊的他对绝对统治的贪得无厌导致了他的垮台。

这个金发蓝眼的杀手据信小时候是在阿布里加多-雷的异族人平民窟中长大的。他后来加入了共和国保卫委员会——一个在帕尔帕廷还是最高议长时资助的爱国组织。他在这个组织里因经常骚扰不太敬业的同事而闻名。这个团体发展为银河帝国治下的新秩序维持委员会——即康普诺——后,德维恩轻松升入了其军事化分支机构——帝国安全局。在那里,德维恩总能残忍地挖出任何不满足极端爱国主义要求的元素,这令康普诺创建者阿杜斯·凯恩感到厌恶,他们由此开始了一辈子的明争暗斗。然而,德维恩的狂热行为也得到了康普诺领导人克鲁亚·范德伦的赞许……最终引起帕尔帕廷本人的注意。

德维恩属于一个罕见的精英团体。这个团体的成员都是帝国官员,包括斯克里德上将、多里亚纳顾问和星区总督特拉赫塔。他们虽然都不是原力敏感者,但与皇帝的关系极为密切。被派给维德“精炼”后,德维恩陷入困境,被迫与安廷尼斯·特里梅因这样的黑暗面使用者搏斗。正是在这一轮轮决斗期间,西斯尊主维德出于宣泄自己情绪的癖好,夺走德维恩右眼的视力,用一个机器眼替换了它。不过,德维恩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在格斗中,他变得喜爱使用一种法林人的三叉刀戟。但维德对他的最残酷考验是把想成为刺客的他赤手空拳地扔到霍诺格,而后指使一支诺格人死亡突击队追杀他——这项测试维德一般只留给最有前途的学徒,比如那个叫“道”的煽动者或那名代号“弑星者”的人。

神奇的是,德维恩活了下来,还杀死了大多数异族杀人机器。维德很不情愿地告知达斯·西迪厄斯,这个人准备好了。帕尔帕廷将德维恩称为卡伦思刺客——这个组织曾忠心耿耿地保卫现已灭亡的佩西亚帝国,派遣这个刽子手去追杀冲锋队逃兵、叛逃义军同盟的军人、无法改造的“卢桑基亚号”俘虏与逃犯或任何被皇帝认为背叛了誓言的人。在康普诺老同事伯纳德·沃塔的协助下,他还在没有生命的小行星RZ7-6113-23上设立了一个秘密仓库。多年来,德维恩一直将计划退役或销毁的武器和飞船转运到那里隐藏起来,对它们进行维修。他告诉自己,他的这些行为是对可能出现的灾难所作的保险措施——当然,这是为了他的主人着想。

帕尔帕廷与维德死在恩多后,德维恩撤回了位于银河系外围的RZ7-6113-23基地。他的周围尽是德罗梅尔、克伦内尔和津奇这样背叛帝国的军阀。但最令他愤怒的人是高级星区总督阿杜斯·凯恩。那位自命不凡的纨绔子弟总是质疑德维恩是否真诚效忠帕尔帕廷,而这位金发打手同样也怀疑那个萨蒂奈尼恩人是否诚实忠于康普诺的人类至上文化原则。与所有这些自私叛徒接壤的德维恩发起了一场秘密圣战——卡伦思异议运动:这群强硬派都献身于“神圣的帕尔帕廷真正帝国的复辟”。

德维恩最初对军阀政治的打击尽管不直接却也大膽。他意外获得的设备之一是一种被称为“世界船”的宜居球——共两颗,都在科洛桑的轨道上建造,尚未竣工。事实上,帕尔帕廷本人本打算将这种具有超空间航行能力的人造小行星作为礼物赐一颗给德维恩,以嘉奖其冷酷无情的服务。(令德维恩高兴的是,帕尔帕廷本打算将另一颗赐予凯恩。)然而,完成它们的成本被证明太过高昂。所以德维恩将它们分别转移至银河系相反的两端:一颗去莫德尔星区,另一颗去卵团星云。


尚未完工的世界船出奇地像死星战斗太空站。

鉴于尚未完工的世界船在外表上类似死星,德维恩便将其中一颗伪装成死星,派它对自由行星同盟的临时首都恩多发动了一场精心策划的佯攻,以迷惑义军部队。虽然这座伪战斗太空站被摧毁了(居然是在一艘星际旅行太空客轮的帮助下),但异议运动的部队借此声东击西之计从邻近的同盟船坞暗中抢劫了无数军舰。与此同时,第二颗宜居球仍藏在暗处,其用途被改为维修设施和船坞中枢。随着高级星区总督奈弗斯、津奇等人被新共和国击败,德维恩将这些军阀的残余物资收集起来,打造了另一支隐藏在卵团星云内的异议运动舰队。

然而,尽管暗中做了许多谋划,而且认为自己一直在维护主人的遗产,但德维恩从未料到他的主人会复活。当听说有关神秘的全能战斗领袖的谣言,目睹帝国各派重新统一时,他无法相信皇帝重生了——事实上,他选择了不相信。相反,当军阀们随即恢复旧日的敌对状态时,德维恩马上利用了这一混乱局势。这包括与他狂热的老战友——康普诺和帝国安全局——结盟。其实,凯恩的五星联盟决定将自己的帝国安全局人员和帝国情报部人员整合到一个部门后,很多康普诺和帝安局人员就转投德维恩的门下了,因为他们视帝国情报部为卑劣的竞争对手。能言善辩的米尔斯·乌尔凯恩指挥官就是新加入卡伦思异议运动的人之一。德维恩把煽动外环非人类种族敌视新共和国的任务交给了他。

基娅拉·施蒙格就是这些愚蠢的萨勒斯特人叛徒之一。她帮助异议运动从特拉多克联合同盟的实验室里窃得基于分离势力超级武器“毒牙号”的重型离子炮技术,还向德维恩提供了新共和国的E翼——它们有助于引诱高级星区总督凯恩走向善终。德维恩为他的许多飞船配备了离子技术,然后用这一火力同时对付帝国和新共和国的目标。但卡伦思异议运动这时遭受了一次挫败,一支渗透小组用不稳定的伊勒素破坏了卵团星云内的世界船和大部分舰队,杀死了乌尔凯恩。

但这次袭击其实使德维恩有了一个主意。如果他自己能获得足够多的伊勒素,或其它某种挥发物质,比如锌思素或纳冈-14,他就可以毁灭银河首都及其领导层,打倒新共和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德维恩还招募了刚愎自用的黑暗面使用者达雷,希望他能找到一件神秘文物。这件文物可能在数千年前引发了卡希星系恒星的超新星爆炸——不过,当达雷对德维恩来说已经没用了时,德维恩就把他和他的爱人——半机器人阿登·林——出卖给了他的老陪练——高级裁判官特里梅因。

德维恩想进攻银河首都就必须使用锌思素,但神秘的自由职业者农·阿诺却最终将这种易爆物据为己有。不仅如此,农·阿诺还接手了乌尔凯恩留下的工作,煽动外环一些人反抗新共和国。他甚至让帝国统治委员会自相残杀。

其他军阀在内战中自相残杀到分崩离析后,他们的残余势力被统一在了吉拉德·佩雷恩将军的领导下,准备与新共和国签订和平条约。不甘示弱的德维恩——宣布已拥有维德的旧头衔“帝国军最高指挥官”——使出浑身解数,派出异议运动的整支舰队进攻这些帝国投降派,同时诱骗帕尔帕廷禁卫军的最后一名成员基尔·卡诺斯将一些锌思素送到科洛桑总统府的门前。不幸的是,这起炸弹阴谋被绝地大师卢克·天行者挫败了。在卡诺斯的警告下,佩雷恩也智胜了异议运动的舰队。德维恩相信在维德手下接受的训练令他能与前禁卫军成员匹敌,于是与卡诺斯决斗,而且几乎打败了他。但当德维恩在那嚣张的一刻承认这么多年来他对帕尔帕廷的忠诚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时,卡诺斯趁机用利刃刺穿这个伪君子的心脏,终结了卡伦思异议运动,也终结了德维恩企图统治一个复辟帝国的梦想。


德维恩的末日。

虚无主义与暗影之子勋爵的艺术(恩多战役后0.3~11年)



谁,或者什么,是暗影之子勋爵?答案犹如拉卡塔心灵圈套内一个被洛迪谜团包裹的谜语。

最简单的答案是,他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三内布伦新闻的新闻网记者安多尔·贾文认定他是与一支克隆人战士军队勾结的阿卡尼亚遗传学大师克安伊尔·扎林……这些克隆人中还有已故高级星区总督塔金的克隆体。三内布伦新闻向来以热衷哗众取宠而闻名。讽刺的是,这个稀奇古怪的解释虽有些小报风格,但离真相倒也不远。事实上,暗影之子既是黑暗面高手克罗纳尔勋爵的伪装——他利用了他的帝国代号“黑洞”,也被他用来指代一些原力敏感者将军——这些将军被他用作诱饵和被操控心智的傀儡,又被称为暗影勋爵的走卒。

克罗纳尔勋爵成为神秘帝国军阀的道路比特隆人的迷宫还复杂。他怀疑他的母亲是个达索米尔女巫。他出生后不久就从母亲怀里被人强行抱走了。这位后来活了一个世纪的巫师是在一群可怕的男巫中长大的。其信仰的哲学被称为“黑暗之道”,以“无常”为理想(因此最终崇拜毁灭)。这群男巫生活在未知区域的兰德行星。本着恶魔卡尔纳克和通德纯血西斯人的精神,兰德人的独特观点赋予这些原力敏感者无节制的技能,比如长命百岁和暗刀技能——据描述,暗刀是一把超自然的漆黑锋利长矛。但在这些能力中,最珍贵的是暗视:这项技能可以预见各种有望实现的未来,然后产生其中最想实现的命运——只要它能导致最大规模的毁灭。

作为一名暗视大师,克罗纳尔对自己的宇宙观感到骄傲。他的宇宙观超越了以光明面和黑暗面来区分原力的二元论……但他对数据和情报理论的广泛执迷是这种熵哲学的原因还是结果则很难说。不管怎么样,正是这种对过去和未来知识的无休止渴求把他带向了黑暗面先知的领地。黑暗面先知是一群西斯异教徒,拥有无与伦比的占卜才能。克罗纳尔在德罗蒙德卡斯与他们共处多年,完善了自己的暗视能力,还将其传授给黑发暗夜姐妹兼女先知梅里莉——克罗纳尔认为她是自己最好的学生。被克罗纳尔反复灌输狂热思想后,梅里莉将这项技能与艾英-蒂人的时光漫步、达索米尔人的心影、她自己的黑暗面时空解构结合在一起——超越了她师父的水平,但这一度把她逼疯。克罗纳尔没有让自己的女儿萨丽斯接触这种恐怖的思想,反而让她受更深的伤害。萨丽斯是一位女先知和克罗纳尔幽会后生的。克罗纳尔可耻地认为他后代的存在是对创造的证明,因此有违黑暗的虚无主义。于是,他用最十恶不赦的方式拒认这个女儿:不仅容许其他黑暗面先知随意与她发生关系,还亲自参与这种恶行。只为尊重黑暗之道。


在“黑洞”这一虚构身份的掩护下,克罗纳尔勋爵用一种叫“失真器”的特殊装置保持匿名。

在克隆人战争前的某个时候,达斯·西迪厄斯重新发现了这个西斯小派别,遂控制他们,保证他们为自己服务。没过多久,当克罗纳尔与前绝地卡丹恩争夺“最高先知”头衔时,黑暗尊主达斯·西迪厄斯召唤这名兰德人直接为自己效力。克罗纳尔成为帕尔帕廷的“怪物制造者”和首席黑暗面高手,按照达斯·普雷格斯的传统探索“黑暗科学”。作为皇帝之手,他用巫术创造“西斯种”——由炼金术制造的变异生物,改进能操控机器的西斯“机械出入”技能,从而让基于泰森水晶的原力探测器拥有确定对象原力敏感程度及其光明面或黑暗面偏向性的能力。

然而,克罗纳尔视这些奇技淫巧、形态变化和哲学还原论为他在实现黑暗意志时被迫容忍的烦恼。帝国情报部部长被自己的女儿兼门徒伊莎恩·艾萨德处决后,克罗纳尔的机会来了。帕尔帕廷接着任命克罗纳尔为临时部长,把臭名昭著的代号“黑洞”赐给他。随着帝国的庞大情报网被他控制,银河系的所有知识都通过这名魔法师的枯瘦指尖自由地在“奇点号”上穿行。“奇点号”是一艘用暗三棱镜光谱伪装的歼星舰,在暗视的指引下,被克罗纳尔用于搜寻原力文物。即使在艾萨德正式接管帝国情报部后,克罗纳尔也从未失去他新获得的委任权或监视权。他承担了一个类似的职责,即作为皇帝影子政府的成员监控帝国安全局。这个影子政府是一个叫做“黑暗帝国”的黑暗面神权机构,以取代银河第一帝国为最终目标。保持匿名的克罗纳尔利用全息网在宇宙中以骇人的“黑洞”形象——像恶灵一样的全息鬼怪——示人,恫吓帝国臣民。

然后,他命中注定地遇到了卢克·天行者。

克罗纳尔一直知道他上位的主要障碍,除了帕尔帕廷皇帝,就数帕尔帕廷的走狗达斯·维德了。因此,为了削弱维德,在卢克·天行者和莱娅公主奉命联系沃齐德五号行星的总统娜塔拉·范登期间,克罗纳尔命令他的暗影部队绑架了他们俩——因为幻象和灵知算法已告诉他天行者家族的秘密。在“黑洞”的全息伪装下,克罗纳尔对这些义军成员严加拷问,但他们设法逃脱了。天行者发誓总有一天要找这个兰德人算账。


在其黑洞冲锋队的帮助下,克罗纳尔绑架并拷问了卢克·天行者和莱娅公主。这位魔法师由此产生一个想法,即可以把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他们其中一个原力强大的年轻身体内。

克罗纳尔不仅对天行者兄妹的强大意志叹为观止,还觉察到天行者是天生的黑暗代言人,因为他壮观地摧毁了死星。于是,他开始密谋把自己的意识从自己日渐衰老的身体转移给其中一个天行者的原力强健躯体。作为这个阴谋的一部分,帕尔帕廷在恩多驾崩后,克罗纳尔与总理大臣塞特·佩斯塔奇达成协议,建立了一个帝国认可的宗教——黑暗面教会。克罗纳尔企图通过这个教会引开别人对其真实计划的注意。他还把这个教会视为嘲笑叛徒卡丹恩及其先知的满意手段。然而,没过多久,克罗纳尔失踪了。

与此同时,可怕的劫掠事件徒然增多,数以千计的平民百姓因此丧命。坊间盛传这些劫掠事件都是陌生的暗影之子勋爵所为。通过追踪高级的TIE“防御者”星际战斗机,新共和国发现这位帝国军阀的暗影王国在行星明多上,于是派天行者将军率领快速反应特遣队向那里进攻。天行者很快意识到暗影之子正是他的宿敌“黑洞”。虽然这位绝地成功击败克罗纳尔的走卒和暗影部队,但那名巫师还是差一点将自己的意识先后转移到卢克及其妹妹体内。不过,最终这名兰德老头的诡计适得其反。他逃离明多进入超空间后,天行者用克罗纳尔自己的魔法对付他,通过原力在表面上把他打得灰飞烟灭——尽管从未真正面对面见到他的敌人。

可是,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不是克罗纳尔的最终结局,但接下来发生的事不是很确定。

可能性最大的情况是,这位神秘主义者的灵魂被达索米尔的巫师用招魂术从混沌召回了,也有可能是他的前同谋塞特·佩斯塔奇把他召回的。甚至,更夸张的是,这名男巫可能运用其无穷的濒死意识和每一丝无比怯懦的思想,穿越不可言喻的界限,从超空间到达异空间——他在这个异常的高维空间获得了一种被称为“反原力”的反常动力机制,从而阻止自己化为乌有。不管怎样,反正克罗纳尔活了下来……但代价极大。除了头部和颈部,他的躯体通过机械出入被完全重组为半机器人——就像暗夜姐妹再造达斯·摩尔被腰斩的残躯那样——而与天行者的超凡战斗几乎让克罗纳尔的意识本身奔溃。

就像他的后代一样,克罗纳尔的顽强生命力现在成了违背黑暗本身的罪孽。被信仰抛弃后,这位放荡的父亲遂去寻找女儿,以求女儿原谅他曾犯下不可饶恕的乱伦罪行……结果,他只在行星鲁桑找到一具已经生虫的尸体——他女儿显然是在一场光剑决斗中被杀死的。

在那愧疚和心碎的永恒瞬间,这位精神失常的兰德人彻底抛弃了现实和他的熵哲学。他完全拥抱了机械出入和冰冷的人体电路,开始把科技与西斯炼金术结合在一起,从毁灭的种子中治愈性地播撒创造:他把这个叫做“阴暗艺术”。他首先尝试在充满原力的葱郁行星特雷利亚“重塑”当地人和动植物。他花了很多年来做这些置换实验,但最终抛弃了这颗星球,带着他最好的特雷利亚技术兽来到科洛桑下层深处。他在那里把堕落的原力敏感者伊雷克·伊斯马伦改造为一个巨型半机器人,意图打造一件神秘杰作。但该实验对象被证明很不稳定。克罗纳尔牺牲了他的特雷利亚扈从,把光剑刺入伊斯马伦的脑袋,才勉强从这个巨人的横冲直撞下死里逃生。

逃跑后,这位巫师在工业世界安杜威尔的一座废弃机器人工厂安家,改头换面为机器艺术家佩雷克——据说这是他抵达兰德前的本名。安杜威尔成了他的葬身之地。为复活后的皇帝服务时,天行者的机械右手被一条受到机械出入污染的义肢所取代。这根被炼金术改造过的义肢把绝地本能地吸引到安杜威尔。天行者与克罗纳尔展开最终决战。这名魔法师用技术兽纳米机器人感染天行者右手的电路,让这条义肢变得越来越畸形粗大。这一原力返祖过程是克罗纳尔最卓越的发明,将导致天行者逐渐变成他父亲的标志性形象,从而被克罗纳尔支配。


工艺师“佩雷克”:克罗纳尔勋爵的最终半机器人形态,完全献身于机械出入。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在疯狂中,克罗纳尔勋爵已预见自己的最终命运。天行者的畸形右手就像有了自己的生命,勒住了那位巫师的脖子,掐灭了他最后一丝气息。就算在绝地用光剑坎掉了这只恶毒的手以后,它依然没有松开。终于,这个经历复杂的老头——男巫、情报专家、军阀、科学家、艺术家——一命……呜呼了。

盖恩·德罗梅尔将军的妄自尊大(恩多战役后0~12年)



“卫士号”的低级军士们喜欢用一句古老的帝国谚语来提醒自己:需要靠超级歼星舰感受巨大的人在某些方面一定很渺小。

盖恩·德罗梅尔将军肯定把自己看成了帕蒂蒂特人中间的巨人,这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在及时摧毁阿尔戈纳3号卫星、兰达行星和瓦尔塞迪恩小行星带的义军基地后,德罗梅尔成为极少数被皇帝赐予一艘“执行者级”星际无畏舰指挥权的军官之一。这种19公里长的军舰非常稀少。不仅如此,他还指挥着三艘帝国歼星舰和一群支援攻击飞船。德罗梅尔开始身着定做的黑色帝国制服,同时搭配一件斗篷和一把獠牙猫骑鞭后,有些人认为这一尊贵的提拔冲昏了他的头脑。另一些人,比如他的副舰长加斯托斯·尼奥维,直接确认了德罗梅尔的妄自尊大,因为德罗梅尔曾命令他亲自从德罗梅尔的母星奥普洛维斯采集上好的奥普洛维斯亚麻,以用于将军的私人新住处。

尽管如此,德罗梅尔毫无疑问是一位杰出但残暴的人。他的舰员既尊敬他——至少在早年如此——又畏惧他。他把大部分业余时间花在阅读经典名著上,尤其是莱查萨斯为希姆暴君写的著名戏剧和奥普洛维斯人苏米·赞思写的情诗。塔金的《恐惧主义》、帕尔帕廷的政论文《通往权力之路》等现代名篇也在德罗梅尔的阅读清单上居于很高的位置。但这位将军认为自己比所有这些思想家都更优秀。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塔金和帕尔帕廷最后都败亡了。

这个逻辑很符合德罗梅尔的精神状态。恩多战役后,他抛弃他的帝国主子,开始独自对抗新共和国。他在他的母行星系周围设立总部,在与一连串不设防的同盟避难星球的战斗中轻易获胜(大多数人称之为“大开杀戒”)后,赢得盟友,发展壮大。但假情报把德罗梅尔引诱到了坦蒂夫星系。在那里,新共和国部队与机会主义军阀克伦内尔上将一起击败了“卫士号”。“卫士号”艰难地航行到索勒克斯星系,在失去超空间驱动器的情况下,德罗梅尔在那里颓废了十二年,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他无助地看着津奇、索龙、复活后的皇帝、达拉上将和佩雷恩将军向新共和国发动一次又一次大战役。德罗梅尔对他们的失败幸灾乐祸——尤其是再也没人来联系他之后。他增强自信的方式是拷问或处决哪怕最轻度违反军规的下属。


随着“卫士号”被修好后再次冲入超空间,盖恩·德罗梅尔举起他的獠牙猫鞭以示胜利,而尼奥维上校用一种既充满希望又充满厌恶的目光看着他。

经过十几年对超空间驱动器的谨慎装配,“卫士号”终于恢复了超空间航行能力。这一刻,德罗梅尔的荣光似乎唾手可得。但造物弄人,在一次超空间试航中,德罗梅尔把这艘巨大的战列舰跳入了一支严阵以待的新共和国舰队中间。这位暴怒的将军选择战斗至最后一人,而不是投降,但多年的积怨促使德罗梅尔的副官尼奥维上校夺过将军专属的獠牙猫骑鞭,然后用它勒死了德罗梅尔。接着,他代表厌战的“卫士号”舰员向新共和国投降。

福加·布里尔与来世的痛苦(恩多战役后0~14年)



福加·布里尔大概是银河系最悲惨的人。但发现能用一个神圣的理由让其他所有人遭受人类所能遭受的痛苦极限时,他再开心不过了。

布里尔曾是共和国司法部的一名调查主管,对疲倦地追查小偷小摸案件感到厌烦。所以,当帕尔帕廷宣布成立银河第一帝国时,布里尔对这场变革十分欢迎,希望这能给他带来某些较好的转变。但布里尔没有想到,帕尔帕廷的新政权只是皇帝真实愿景的一个序幕,其真实目的是建立一个邪恶的黑暗帝国。

其实,对布里尔而言,情况并无多大改观。他尝试涉足政治,在过度拥挤的母星塔里斯成为行星议会的一名普通本地议员。到他任期结束时,他已经准备自杀了。但就在这时,他开始听到一些流言说皇帝在比斯有私人静养所。有些人说比斯位于银河系深核。这些迷人的故事描述了一颗天堂般的行星,它有着宏伟壮观的景色、能让人返老还童的水和芬香的空气——当地居民被认为依靠这些环境能延年益寿几十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布里尔托关系、走后门,尤其在塔里斯同胞佩卡蒂·西恩将军的帮助下,使尽浑身解数终于在魂牵梦绕的深核谋得一个总督职位。

他得到的是地狱般的世界普拉基思。

如果存在一个地狱,那么就是这里了。这里与天堂大相径庭。普拉基思是一颗深核的堡垒星球,到处是火山活动,危机四伏的地形和暗流涌动的海洋泛滥成灾,还遭受着偏执狂的摧残。后者主要是因为那里坐落着可怕的裁判所要塞——帝国拷问者和绝地猎手的老巢。布里尔甚至从未意识到这些裁判官是通过摄取平民的生命能量来滋养他们的腐朽灵魂的,这导致布里尔越来越令人恶心。


普拉基思是帝国裁判所的老巢,也是达斯·安德杜的母星。达斯·安德杜是一位早已干尸化的西斯尊主,享有“普拉基思的西斯阿里(即不朽神王)”这一头衔。

不过,布里尔试图最大限度地利用他的新总督职位。他对那群黑暗面使用者的致残技能从不吝惜谄媚奉承的溢美之词,从而博取他们的好感。他还与第15深核后备舰队的马尔夫克拉·伊祖上将结为密友。即便如此,他真正的慰藉源于他在私下会谈里秘密接受了小马里克斯悲观主义上古会的宿命论教义,以及他与教友西恩由此展开的激烈神学争论。他一直很钦佩西恩的军事成就和活力。然而,时隔不久,他就见证了又一场政治革命:这一次,义军同盟炸毁了帝国的两颗死星,杀了帕尔帕廷。当然,作为悲观主义教条的狂热信徒,布里尔已经知道最糟糕的事情注定会发生。

随后,伊祖自称为军阀,并授予布里尔星区总督的头衔。同时,西恩元帅告诉了布里尔一个不同寻常的消息。已故皇帝的管家塞特·佩斯塔奇认可了一个令人兴奋的帝国新宗教:黑暗面教会。布里尔相信西恩的敏锐判断,转而拥抱新的信仰,开始相信所有人都会在一个被称为“混沌”的来世遭受无情的痛苦,而皇帝则被预言将起死回生。面对这无尽痛苦的未来,这位星区总督突然不再考虑自杀了。西恩在一次新共和国袭击中突然被送入混沌后,布里尔哀悼了这位老朋友。

由于布里尔长期与裁判官的魔鬼酷刑为伴,因此,正是在这个时候,新入教的他在教义的理解上实现了一次飞跃。布里尔推断,如果所有人都会在来世遭受痛苦,那他就能通过折磨活人来安抚阴间的恶魔和减轻自己的痛苦!在指令和权威的刺激下,布里尔的专政工具红色警察开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侵扰普拉基思的平民,命令他们挖掘自己的坟墓,然后被立即处决。另一些人在布里尔的拷问室里忍受恐怖——那里的受害者被迫同类相食。其实,当帕尔帕廷奇迹般地死而复生时,布里尔感觉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正当的——毕竟,达斯·西迪厄斯炮制的那个假宗教预言了他的复活。这位执迷不悟的星区总督在疯狂的喜悦中加入了皇帝的黑暗帝国。当重生的皇帝很快又归于尘土后,布里尔反而变得更热衷于自己的嗜血恶行,而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恐慌来生。

在高级星区总督辛泽罗·甘恩的手下,布里尔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奥迪克周围设立基地的甘恩在政治上对伊祖唯命是从。但伊祖死于达拉上将对这一区域顶级军阀的大屠杀。在权力真空期,布里尔精明地将甘恩推举为继承伊祖的挂名统治者,建立了普拉基思立宪保护国,给自己赋予“阁下”的头衔,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因病态而臭名昭著。很快,他与深核的其他二流“后继者军阀”就团结在了达拉的麾下。在此期间,兰多·卡瑞辛将军——新共和国恢复了他的军衔——与布里尔的深空巡逻队发生过冲突。虽然成功逃脱,但卡瑞辛对布里尔的疯狂残暴统治义愤填膺,这最终导致兰多著名的非正规军“兰多突击队”执行了他们的最后一次任务……这次任务还有一支由星际飞船大小的机器人所组成的舰队参加,这些机器人被称为沉默团。游击队员们伪装成总督的忠诚军官,把布里尔阁下诱入一个圈套。接着,一道精确瞄准的轨道中子伪装束熔解了这位可恶的暴君,把布里尔送入痛苦无尽的混沌,与他的西斯救星团聚。随即,普拉基思人民举行了热泪盈眶的庆祝会,把那一天定为全球性的节日。

译名表

人物

Palpatine,帕尔帕廷
Darth Sidious,达斯·西迪厄斯
Thrawn,索龙
Pashna Starkiller,帕什纳·弑星者
Zsinj,津奇
Inos Fonada,伊诺斯·福纳达
Walang Grazz,瓦朗·格拉兹
Bliss Shargael,布利斯·沙盖尔
Jmanuel Tethys,伊曼纽尔·泰蒂斯
Blitzer Harrsk,布利策·哈尔斯克
Ennix Devian,恩尼克斯·德维恩
Delak Krennel,德拉克·克伦内尔
Luke Skywalker,卢克·天行者
Maarisa Zsinj,玛里萨·津奇
Nigel Nivers,奈杰尔·奈弗斯
Mon Mothma,蒙·莫思马
Kentor Sarne,肯托·萨内
Kaiya Adrimetrum,凯娅·阿德里梅特鲁姆
Jessa Dajus,杰莎·达尤斯
Rufaan Tigellinus,鲁方·蒂格利努斯
Sate Pestage,塞特·佩斯塔奇
Ysanne Isard,伊莎恩·艾萨德
Jan Dodonna,简·多登纳
Gaen Drommel,盖恩·德罗梅尔
Gial Ackbar,贾尔·阿克巴
Ardus Kaine,阿杜斯·凯恩
Vilardo Kaine,维拉尔多·凯恩
Wilhuff Tarkin,威尔赫夫·塔金
Halmere,哈尔米尔
Jerec,杰雷克
Octavian Grant,屋大维·格兰特
Gilad Pellaeon,吉拉德·佩雷恩
Sander Delvardus,桑德尔·德尔瓦杜斯
Seledra-Zin,塞莱德拉-津
Treuten Teradoc,特鲁腾·特拉多克
Kosh Teradoc,科什·特拉多克
Maximilian Veers,马克西米利安·维尔斯
Utoxx Prentioch,乌托克斯克斯·普伦蒂奥奇
Natasi Daala,娜塔西·达拉
Ivan Cronus,伊万·克洛诺斯
Firmus Piett,弗穆斯·皮耶特
Darth Vader,达斯·维德
Bolla Thoath,博拉·索阿思
Batch,巴奇
Ambris Selit,安布里斯·塞利特
Mandalore the First,曼达洛一世
Zakrinand Minus,扎克里南德·米努斯
Piethet Brighteyes,派塞特·明眸
Leonia Tavira,利奥尼娅·塔维拉
Crueya Vandron,克鲁亚·范德伦
Terrinald Screed,特尔里纳尔德·斯克里德
Doriana,多里亚纳
Trachta,特拉赫塔
Antinnis Tremayne,安廷尼斯·特里梅因
Tao,道
Starkiller,弑星者
Bernard Vota,伯纳德·沃塔
Meres Ulcane,米尔斯·乌尔凯恩
Kiara Schmong,基娅拉·施蒙格
Durrei,达雷
Arden Lyn,阿登·林
Nom Anor,农·阿诺
Kir Kanos,基尔·卡诺斯
Shadowspawn,暗影之子
Andor Javin,安多尔·贾文
K'am'ir Zaarin,克安伊尔·扎林
Cronal,克罗纳尔
Karnak the Maleficent,恶魔卡尔纳克
Merili,梅里莉
Sariss,萨丽斯
Kadann,卡丹恩
Leia Organa,莱娅·奥加纳
Natala Vanden,娜塔拉·范登
Darth Maul,达斯·摩尔
Irek Ismaren,伊雷克·伊斯马伦
Perek,佩雷克
Gastos Niovi,加斯托斯·尼奥维
Lyechusas,莱查萨斯
Xim the Despot,希姆暴君
Sumi Zanthe,苏米·赞思
Foga Brill,福加·布里尔
Peccati Syn,佩卡蒂·西恩
Darth Andeddu,达斯·安德杜
Malfkla Yzu,马尔夫克拉·伊祖
Cinzero Gann,辛泽罗·甘恩
Lando Calrissian,兰多·卡瑞辛

机器人

Silentium,沉默团

生物

sando aqua monster,桑多水怪
Tusk-cat,獠牙猫

事件

Battle of Endor,恩多战役
Galactic Civil War,银河内战
Clone Wars,克隆人战争
Battle of Yavin,雅文战役
Battle of Selaggis,塞拉吉斯战役
Operation Shadow Hand,影手行动
Unification Wars,统一战争

组织

Alliance to restore the Republic,共和国光复同盟
First Galactic Empire,银河第一帝国
Atrisian Empire,阿特里西亚帝国
Old Republic,旧共和国
New Republic,新共和国
Republic Outland Regions Security Force,共和国外域地区安全部队
Crimson Command,血红指挥部
Raptor,猛禽
Wraith Squadron,恶灵中队
Arakyd,阿拉基德
Imperial Survey Corps,帝国测量队
15th Deep Core Reserve Fleet,第15深核后备舰队
Qektoth Federation,凯克托思联邦
Skandrei Bandits,斯坎德雷匪帮
Aing-Tii monks,艾英-蒂僧侣
Imperial Academy,帝国军校
Noghri Death Commando,诺格人死亡突击队
Ciutric Hegemony,丘特里克霸权领地
Rogue Squadron,侠盗中队
Pentastar Alignment of Powers,五星权力联盟
Com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epublic,共和国保卫委员会
Commission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New Order,新秩序维持委员会
Scourge Squadron,祸害分舰队
Protectorate,保护部
Inquisitorius,裁判所
Pentastar Patrol,五星巡逻队
Imperial Remnant,帝国残余
Eriadu Authority,埃里亚杜管理局
Quintad,五姓
Jedi Academy,绝地学院
Arrowhead Command,箭头指挥部
Death Squadron,死亡分舰队
Zero Command,零号指挥部
Imperial Navy,帝国海军
Greater Maldrood,大马尔德鲁德
Federated Teradoc Union,特拉多克联合同盟
New Republic Intelligence,新共和国情报局
Imperial Security Bureau,帝国安全局
Kaarenth Impaler,卡伦思刺客
Paecian Empire,佩西亚帝国
stormtrooper,冲锋队
Rebel Alliance,义军同盟
Kaarenth Dissension,卡伦思异议运动
Restored Empire,复辟帝国
Alliance of Free Planets,自由行星同盟
Star Tours,星际旅行
Imperial Intelligence,帝国情报部
Imperial Ruling Council,帝国统治委员会
Royal Guards,禁卫军
TriNebulon News,三内布伦新闻
Prophets of the Dark Side,黑暗面先知
Nightsister,暗夜姐妹
Emperor's Hand,皇帝之手
Dark Empire,黑暗帝国
shadowtrooper,暗影部队
Church of the Dark Side,黑暗面教会
Rapid Response Task Force,快速反应特遣队
Judicial Department,司法部
Ancient Order of Pessimists,悲观主义上古会
Red Police,红色警察
Constitutional Protectorate of Prakith,普拉基思立宪保护国
Deep patrol,深空巡逻队
Lando's Commandos,兰多突击队

地点

Death Star,死星
Galactic Core,银河核心
Fondor,方多
Chandrila,钱德里拉
Prefsbelt IV,普里夫斯贝尔特四号行星
Dathomir,达索米尔
Quelii Oversector,奎利大区
Serenno,塞伦诺
New Alderaan,新奥德朗
Selcaron,塞尔卡伦
Kathol Outback,卡索尔内地
Kathol Rift,卡索尔裂缝
Mortis,莫蒂斯
Byss,比斯
Wild Space,蛮荒空间
Minos Cluster,米诺斯星团
Corulag,科鲁拉格
Unknown Regions,未知区域
Imperial Center,帝国中心
Liinade III,利纳德三号行星
Sartinaynian,萨蒂奈尼恩
Iridium,铱星
Braxant sector,布拉克桑特星区
Oversector Outer,外大区
Outer Rim Territories,外环星域
Core Worlds,核心世界
Entralla,恩特拉利亚
Coruscant,科洛桑
Palanhi,帕拉尼
Eriadu,埃里亚杜
Clak'dor VII,克拉克多尔七号行星
Rimma Trade Route,里马贸易航路
Hydian Way,海迪亚航路
Vondarc,冯达克
Deep Core,深核
Kampe,坎佩
Arrowhead,箭头区
Slice,片区
Annaj,安奈
Tsoss Beacon,措斯信标
Er'Kit,厄基特
Mid Rim,中环
Scardia,斯卡迪亚
Hutt space,赫特空间
Abregado-Rae,阿布里加多-雷
Honoghr,霍诺格
worldcraft,世界船
Moddell sector,莫德尔星区
Spawn Nebula,卵团星云
Kashi,卡希
Rhand,兰德
Tund,通德
Dromund Kaas,德罗蒙德卡斯
Vorzyd V,沃齐德五号行星
Mindor,明多
Ruusan,鲁桑
Trailia,特雷利亚
Andooweel,安杜威尔
Aargonar 3,阿尔戈纳3号卫星
Randa,兰达
Valsedian asteroid belt,瓦尔塞迪恩小行星带
Oplovis,奥普洛维斯
Tantive,坦蒂夫
Soullex,索勒克斯
Taris,塔里斯
Prakith,普拉基思
Citadel Inquisitorius,裁判所要塞
Maryx Minor,小马里克斯
Odik,奥迪克

飞船

Venator-class Star Destroyer,“狩猎者级”歼星舰
Victory-class Star Destroyer,“胜利级”歼星舰
Super Star Destroyer,超级歼星舰
Retaliation,“报复号”
Iron Fist,“铁拳号”
Brawl,“吵闹号”
Razor's Kiss,“剃刀之吻号”
Millennium Falcon,“千年隼号”
Corellian Corvette,科雷利亚轻型护卫舰
Renegade,“变节者号”
FarStar,“远星号”
Bastion,“堡垒号”
Reckoning,“清算号”
Lusankya,“卢桑基亚号”
Reaper,“收割者号”
Oriflamme,“金焰号”
E-wing,E翼
Brilliant,“华美号”
Thalassa,“塔拉萨号”
Night Hammer,“黑夜之锤号”
Knight Hammer,“武士之锤号”
Whirlwind,“大旋风号”
Executor,“执行者号”
TIE shuttle,TIE穿梭机
Imperial II-class Star Destroyer,“帝国Ⅱ级”歼星舰
Lancet,“柳叶刀号”
Malevolence,“毒牙号”
Singularity,“奇点号”
TIE Defender,TIE“防御者”
Guardian,“卫士号”

科技

Concussion missile,震荡导弹
DarkStryder,黑暗斯特赖德
Lifewell,生命井
Launch gate,发射门
Force pike,力矛
Kaysa,凯萨
Spaarti,斯帕蒂
Transparisteel,透明钢
Dynamic-hammer,动力锤
suspended-animation casket,暂停生命棺
durasteel,耐钢
bacta,巴克塔
holochess,全息象棋
havod,哈沃德
doonium,杜恩素
bladed-trident,三叉刀戟
illerium,伊勒素
zinethium,锌思素
Nergon-14,纳冈-14
Rakata mind trap,拉卡塔心灵圈套
Force detector,原力探测器
thaissen crystal,泰森水晶
HoloNet,全息网
technobeast,技术兽
nanodroid,纳米机器人
hyperdrive,超空间驱动器
neutron dissembler,中子伪装枪

种族

Celestial,天神
Whill,威尔人
Chiss,奇斯人
Falleen,法林人
Sullustan,萨勒斯特人
Arkanian,阿卡尼亚人
Tlönian,特隆人
Sith,西斯人
Aing-Tii,艾英-蒂人
Dathomirian,达索米尔人
Patitite,帕蒂蒂特人

头衔

Warlord,军阀
Baron,男爵
Tan,腾
Generalissimi,大元帅
Grand Admiral,(海军)元帅
Grand General,(陆军)元帅
Grand Moff,高级星区总督
Grand Vizier,总理大臣
Omnipotent Battle Leader,全能战斗领袖
Ace of the Spacelanes,太空航线王牌
Chief of State,国家元首
Prince-Admiral,上将亲王
Great InQuestors of Judgment,审判部大审讯员
Zenithal InQuestor of Judgment,审判部顶级审讯员
High Inquisitor,高级裁判官
Galactic Emperor,银河皇帝
Superior General,高级将军
Supreme Warlord,最高军阀
High Admiral,大将
Sith Lord,西斯尊主
Dark side adept,黑暗面高手
Pawn,走卒
Supreme Prophet,最高先知
Director of Investigation,调查主管
Immortal God-King,不朽神王
Sith'ari,西斯阿里
His Glory,阁下

作品

Piethet Brighteyes and the Raiders of the Ryloth Ark,派塞特·明眸与赖洛思法柜奇兵
Doctrine of Fear,恐惧主义
The Paths to Power,通往权力之路

其它

Old Ones,旧神
Rift Disaster,裂缝灾难
Great Void,太虚
New Order,新秩序
dejarik,德贾里克
High Human Culture,人类至上文化
darksider,黑暗面使用者
Force-sensitive,原力敏感者
Lodi mystery,洛迪谜团
Way of the Dark,黑暗之道
Exceptional Senectitude,长命百岁
Darkshear,暗刀
Darksight,暗视
flow-walking,时光漫步
Heartshadow,心影
Sithspawn,西斯种
mechu-deru,机械出入
hyperspace,超空间
Otherspace,异空间
anti-Force,反原力
Shadow Realm,暗影王国
Stygian Art,阴暗艺术
safeworld,避难星球
fortress world,堡垒星球
Chaos,混沌
replacement warlord,后继者军阀

但……这一次多么地富有艺术气息啊。
——索龙元帅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32

主题

82

回帖

11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186
水晶
4
发表于 2014-11-2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At last…

573

主题

388

回帖

105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1986
水晶
6

绝地伊克隆人汉化组曼达洛人

发表于 2014-11-3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不容易……
愿原力与你同行!
May the Force go with you!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6-21 21:49 , Processed in 0.09225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