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13624|回复: 9

[同人] [翻译]同人小说《孤寂》

[复制链接]

3

主题

26

帖子

2

精华

禁止发言

原力
32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6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孤寂


作者:FernWithy
翻译:vampirejing

每当夜幕降临之时,塔图因的日落景色总是一成不变。天穹中短暂地燃起一片明亮的火焰,随即便被漆黑的夜空笼罩,夜空中繁星闪烁,格外清晰。这个星球水汽奇缺,人烟稀少,空气污染与此无缘,星星们没有被蒙上一层舒适的朦胧。

只有耀眼的白光,浓烈而孤寂,被禁锢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但光芒也是无穷无尽的。奥比万提醒自己。永不消失。

他在欧文•拉尔斯为他在疆德兰荒原上找到的小屋外徘徊,让夜晚的寒意在不知不觉间浸入骨髓,也算是被酷热炙烤了一整天之后的解脱吧。这里的生活就是如此简单的周而复始——从光明到黑夜,从火焰到寒冰——酝酿出一种特有的平静。

克雷特龙的吼声撕破了周围的沉寂,奥比万悄悄溜回小屋。落脚此处的第一夜,他就不得不与一只把他当成到口美食的龙搏斗,那时他已经很久没开过杀戒了,自从……

他猛吸了一口气。

如今他采取种种预防措施,避开这些荒原生物的袭击。

贝露•拉尔斯为他找到一个旧全息投影仪(她对他的这个要求感到有些惊讶),奥比万修修补补,力图让它能更好地接收信息。他把投影仪调到阿德兰新闻频道。 人们仍在庆祝王女的诞生,母亲怀抱小婴儿的画面几乎随处可见。画面中的莱亚总是快活地咯咯直笑,把玩着亮晶晶的小玩具。奥比万有时会截取图像保存起来,用投影仪反复播放直至深夜才删掉。他不能直接跟贝尔联系——那样会引起帝国对塔图因的怀疑——但他可以远远地守护。他看得见她,确信她饱受着关怀和照料。

小卢克自然不会在星系新闻中出现。欧文•拉尔斯也会尽一切努力不让他在塔图因当地新闻中亮相。这是聪明的举动——因为拉尔斯夫妇拒绝替他改名。他们告诉邻居——那些知道贝露未曾怀孕的人们——孩子是西密的亲戚。奥比万的改名建议被欧文回绝得干干净净。没有愤怒的谴责,没有理智的争论。仅仅是一句:“这是孩子的本名。我不会剥夺他的名字。”

起初的那个星期,奥比万每天都去探望卢克;但很快他就发觉自己的存在越来越不受人欢迎。于是他减为一周两次直接拜访,余下的时间就在远处默默观望。到如今,两个月过去了,“远远地观望”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

他不该告诉欧文•拉尔斯,他的异母兄弟发生了什么事。

奥比万苦心营造的一点友谊泡沫彻底破碎了。欧文暴跳如雷。他早就认为安纳金不该在母亲死后离开塔图因(“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那时根本没心情参加战斗!”),或者说,他最初就不该去科洛桑(“他走了之后,她的心都要碎了!”)。而得知安纳金的遭遇,使欧文更加怒不可遏。由于欧文坚决不肯给卢克改名,奥比万只好把达斯•维德的身份据实相告,以及是谁害得维德套上那一身移动医疗器械。若没有贝露好心从中周旋,只怕欧文这辈子都不许他再看卢克一眼了。但即使是贝露,也对他的定期拜访日渐冷淡起来。

于是,奥比万落得终日与克雷特龙和沙人为伴。

他保存好莱亚今晚的图像(捏贝尔•奥加纳的鼻子,吮吸自己的小拳头,在养母的怀中安睡),熄掉灯,在地板上挑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深深地呼吸,试图感知此处的原力,捕捉生命的存在,物质的存在……寻觅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灵

有时他会感觉到一丝悸动,一句耳语,却始终无法企及尤达所描绘的那种境界。他从未跟奎刚交谈过。奥比万开始怀疑,所谓“修行”,也许只是尤达帮他消磨时间的手段而已。

全息图像在小屋的另一头闪闪烁烁,奥比万的目光飘向它们,飘向莱亚的微笑、她褐色的大眼睛,还有……

(……听着……)

奥比万坐直身子,后颈的寒毛根根竖起,心跳顿时加快了。“师父?”他轻声问道。

没有回答。

仍然没有回答。

他睡熟了,然后醒来。

流亡者的又一天:

他用化名前往锚头镇——没人追问他的姓氏——从一个自称菲克舍的粗鲁小男孩手中购得几个太阳能转换器。

他在一个肮脏的小饭馆里用餐,尝到了最美味的泰瑞汤。

他来到拉尔斯农场边界,停下来注视着欧文辛勤劳作,卢克被放在欧文腰间的一条系带里,这样他的身体就能替宝宝遮挡住阳光。奥比万离得很近,可以听见那年轻人向自己的养子传授着自食其力的喜悦,言辞鲁莽,粗声大气。他暗自微笑了——这跟绝地师父教导婴儿学徒的方法算得上殊途同归,都是为了引领孩子们逐渐走进那个属于他们的世界。

突然间心如刀割。

所有的孩子。全都死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安纳金的影子,冷酷无情地挥舞着光剑,眼里是深不可测的空洞。

欧文发现了他,对他怒目而视,奥比万只得离开农场,一路上仍在眺望他们二人,直至地势下陷,向着荒原延伸,通往当年塔斯肯强盗抓走西密•天行者的那条路,安纳金为了寻找母亲而走上的那条路,那条……

他转过身,朝小屋所在的狭窄峡谷走去。

户外冥想。黄昏。来自阿德兰的新闻。莱亚的图像。

静思。

悄无声息。

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日复一日,鲜有变化。莱亚的全息影像越积越多,他也越来越难以割舍,不忍将它们从投影仪的存储器里删掉。因为她的笑靥。每当夜里入睡,他开着投影仪任由画面闪烁,有时他会发现,梦中的那些脸庞上,也挂着同样的笑容。

有时候,在梦里,她坐在岩石丛生的山坡上,大笑着,浑身被火焰吞噬,向他伸手求救;可他却转身离开,弃她而去。

“奥比万。”

他朝墙边翻了个身。全息图的微光投射出淡淡的阴影。

“帕达万,听我说。”

他闭上双眼。

“你放弃了。”

“这年头流行放弃。”奥比万喃喃地说,随后意识到自己竟然搭腔了。他拉起毛毯把头蒙住。

“奥比万,起来。就现在。”

这声音不容辩驳。奥比万推开毯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屋在灰暗的晨曦中显得黯淡阴冷,但在离门口不远之处,有一道明亮的白光,勾勒出一个男子的身形。

奎刚•金。

“师父,”他揉揉眼睛:“我一直在找你。”

奎刚笑了:“不,你没有。至少没用心去找。”

“我当然找过。尤达说——”

“尤达说你能找到我。然而你却始终在逃避彷徨。”

奥比万愕然地盯着他,一时间无所适从。

奎刚的幻像在屋内徘徊,好奇地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一如他生前的习惯。“真有趣。如果我不集中精力,尽管能将世间的一切尽收眼底,但无法把事物看得真切。我能感觉到沙地里的岩石和小虫,却看不见这扇门上雕刻的花纹。很漂亮。”

“欧文找到这屋子的时候就已经有花纹了。”

奎刚转过身望着他。“你很愤怒,帕达万。”

“我已经疲倦得无力愤怒了,师父。”

“你累了,因为心中有怒火。愤怒使你筋疲力尽。”

奥比万垂下头盯着自己的双手。“多年以来,我一直希望能再次同你交谈。可现在,我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我来替你说吧。你恨我不该带他去科洛桑,恨自己不该爱他,恨他不该背叛你的信任。”

“他背叛了我们所有人。”

“没错。”

“我不怨你向一个困苦的男孩伸出援手。很多年前我就想通了。”

“貌似是我的想法太过时了。”

“我也不怨自己曾关爱过他。这有助于我的心灵纯善。”

“唔。” 奎刚捻了捻发光的手指:“看样子我不再像从前那样能轻易读懂你的心。”

“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奎刚略略颔首,继续开始在屋内漫步,以极大的兴趣观察着一个坑坑洼洼的石制窗台。他后退几步,消失了,随即又以更加明亮的形象再度现身。

“你看到了什么?”奥比万问道。

“墙壁的这一部分是直接从山岩上刻出来的。你发现了么?”

“嗯……”

“你一定早就看出来了。我还能看见墙壁向岩石之中远远延伸,深山里有个隐秘的洞穴,洞口在山的另一侧,面朝贝斯提纳镇。洞里栖息着一巢克雷特龙。”

“哦。”

他缓缓走到莱亚的全息图旁边。“是那个女孩吧?安尼的女儿。”

“是的。”

“和她父亲一样的笑容。等牙齿长齐了就更像了。”

“男孩的眼睛像他。”奥比万补充道。

“我没法跟他沟通。我指的是安尼。你对他死心了。他激烈地抗拒我的思维侵入。”

“安尼已经不在了。”

“是吗?”

“你能洞悉一切,难道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还会继续做什么?”

“我知道。”

“少数绝地侥幸生还,他像追杀猎物一样追杀他们。我本应同他们并肩作战的。”

“绝地的人数越集中,他就越容易找到我们,除掉我们。”

“我明白。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奥比万摇摇头。“我该杀了他。当初不该放他一条生路。”

“为什么不?”

“还用问吗?为什么不?我已经陈述过理由了。”

奎刚抬起头,目光越过全息画面,扬了扬眉毛。“你只是陈述了他的作为,奥比万。但你没告诉我为什么‘不该放他一条生路’。”

“我以为这无需解释。”

“唔。”

“其实,当时我认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他还能存活下来。他全身都烧焦了。大量失血……”

“但还是活下来了。”

“帕尔帕庭一定是在我离开后立刻就抵达了。他们的科技已经发展多年,想必一直在等待时机。而安纳金……维德……身上的原力很强大。他捡回了一条命。”

“你觉得他不配?”

“他不配。惨无人道。”

“什么惨无人道?”

“当然是他的所作所为。”奥比万皱起眉头。“令人发指。”

“还有呢?”

“他的暴行仍会继续。”

“还有呢?”

“这些难道不够?你还想要什么?”

“我来这里并不是想要什么,奥比万。”奎刚在一张石椅上坐下,身形有一半都陷了进去,接着又站了起来。“我需要多练练坐姿。看上去一定怪怪的。”

“是有点。”

“你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决定放他一条生路?”

“我没有。刚才已经说过,我认为他死定了。我几乎以为他当场就没命了。”

“几乎?”

“伤势……非常可怕。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生命力逐渐消逝。”

“但并没有完全消逝。”

“是的。没有。” 奥比万凝视着墙壁。曙光已渐渐转为血红色,给白墙染上了一层令人不快的阴影,映衬着这场特殊的对话。“我应该确保他死后再离开的。”

“为什么?”

“你的理解力还不如一个两岁学徒。”奥比万站起身来,走出屋门,步入日出的霞光之中。塔图1号已完全跃上了地平线,塔图2号还只露出了半边脸。

奎刚跟着他来到屋外,显然不理会他想要逃避的企图。“他现在很痛苦。”

“是么。”

“是的。烧伤已经开始痊愈,但盔甲下的皮肤非常脆弱。昨晚呼吸器出了故障,他差点因为肺水肿窒息而死。在失去知觉之前,他总算把呼吸器调整好了。”

“那维德也比安纳金差太远了。即使在睡梦中,安纳金也能轻易修好这些小玩意儿。”

“如果是在睡梦中,他也许会不闻不问,听天由命。他毫不留恋现在的生活。可他那时并没有睡着。他再也无法平静入睡了。维生装置有太多潜在的毛病。他设法优化系统,然而——”

“我不在乎。”奥比万开口道。

奎刚默然,放眼遥望广袤的沙漠。“看得出来。”

日出时分,两个人相对无言。奥比万暗自期望师父在白昼来临之前离开,但他没有。他在耐心地等待着。天空已是一片湛蓝。一支孤独的沙人商队从山下的峡谷穿过,朝沙海深处的营地行进。奥比万坐在一块岩石上,视线始终躲避着奎刚。

“我把他丢下等死。”他静静地说。

奎刚来到他身边,眼角有流光闪动。“我明白。”

“我看着他被火烧。我砍断他的手脚,让他活生生被火焰吞没。”

“没错。”

“因为他罪有应得。”奥比万闭上双眼,微微欠身。“我看着他被火烧,想让他饱受煎熬地死去。我爱过他,视他为亲人。然而我却希望他受苦。”

没有回答。

奥比万抬起头。在晨光中,他一人茕茕孑立。

他双手抱住后颈,把头埋进膝盖里,深深地喘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立起身来,回归到每日一成不变的生活轨道中去。

完结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5

主题

45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0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6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帕达万是谁????应该是弟子吧?

21

主题

261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
水晶
0

西斯

发表于 2012-2-16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这obi感觉明显和正常的obi有点不同啊…
Learn about art, Captain. When you understand a species' art, you understand that species.

30

主题

340

帖子

8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45
水晶
2

同盟

发表于 2012-2-16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vampirejing大人问好!您又从棺材板里钻出来透气了!
Vi  Veri  Veniversum  Vivus  Vici.

289

主题

3938

帖子

22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592
水晶
8

克隆人汉化组其他

发表于 2012-2-16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起初的那个星期,奥比万每天都去探望卢克;但很快他就发觉自己的存在越来越不受人欢迎。于是他减为一周两次直接拜访,余下的时间就在远处默默观望。到如今,两个月过去了,“远远地观望”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
这段话让我想起了《悲惨世界》中在柯塞特婚后冉阿让去看望她的情景。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Train  yourself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you  fear  to  lose.

2

主题

64

帖子

2

精华

禁止发言

原力
67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7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udu1984712 于 2012-2-17 14:06 编辑

最近在线听伯克利法学院的一个课,那个教授(福柯的学生)貌似是个星战粉丝,话里话外都是星战里台词的改编,是个非常反对死刑,同时主张应该改良监狱的犯罪学学者,他的态度和这篇文里魁刚的差不多,他同情受害者,但也同情罪人,同时意识到罪人本身经常就是社会的受害者,受害者经常以公正的名义寻求对罪人的复仇,社会经常以改造的名义寻求对罪人的隔离,而当代法学又有充分的理论修养给这些行为披上一层合理化的外衣~~~(话说介个是不是魁刚啊,还是欧比万的自责造出来的幻影)

欧比万在EP3没杀维达的决定,不同小说处理不一样。EP3小说的处理最黑暗,欧比万知道在那种情况下给维达一个痛快了断是一种仁慈,但他对维达没有仁慈。其他小说的处理,貌似是欧比万不知道维达还活着的时候一度比较心软,觉得当时不该留他等死(大概就是觉得该救他);知道维达还活着以后意识层面上大概是觉得当时该杀了维达以绝后患(The Life and Legacy of Obi-Wan Kenobi; The Last of the Jedi系列),欧比万对魁刚的灵魂也是这样说的,魁刚貌似不以为然的样子,但欧比万自己又怀疑自己把Anakin留在岩浆边等死将他更深地推向黑暗面~~总之不同处理矛盾复杂,但其实也符合人物心境。EP3的时候大量同袍刚死,欧比万虽然能很好的控制情绪平静战斗,但其实他和Anakin讲道理的时候自己本来脑子就发热,想留Vader等死也正常;后来以为Vader死了对他的负面情绪肯定有所消退,开始想念自己的朋友Anakin Skywalker,觉得自己该救他,结果又发现他还活着变本加厉猎杀残存绝地,又不肯原谅他了。欧比万同学有喜欢欺骗自己心的性格特点嘛^_^

2

主题

64

帖子

2

精华

禁止发言

原力
67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7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udu1984712 于 2012-2-17 14:10 编辑

The Rebel Force里面Olin很怨念Obi-Wan老把希望寄托在Luke而非Leia身上~~
楼主能否告知您翻译的这个小说作者的网站吗?我用Google貌似搜不出来~~多谢!!

2

主题

6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7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7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dudu1984712
哇噢,课叫什么名字?想听。楼上是在HK的学生么

2

主题

64

帖子

2

精华

禁止发言

原力
67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7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udu1984712 于 2012-2-17 21:57 编辑

偶不是香港滴学生^_^
课名:Legal Studies 160 (2010春季)
教授的名字:Jonathan Simon

2

主题

6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7
水晶
0
发表于 2012-2-17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dudu1984712

谢谢,好想找到能一起看SW的朋友啊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8-16 16:15 , Processed in 0.06985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