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14927|回复: 8

[小说] 激流卷走英雄——《Riptide》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93

主题

912

帖子

38

精华

版主

原力
722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2-10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剧透始-

  当前。

  杰登·科尔(Jaden Korr)意识模糊,右边太阳穴、右手三只手指断指处血流不止。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依然未能回忆起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一所在——史前文明拉卡塔人(Rakata)的无限帝国(Infinite Empire)的遗迹之一、一座拥有生命机理的空间站。
  杰登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在漆黑的甬道中一瘸一拐。甬道墙壁不断闪着红蓝黄绿紫各种亮光,亮光的闪烁有一定节奏,似乎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
  “杰登。”身后响起声音,杰登讶异于自己竟然没有察觉有人尾随。他回头,远处几道黑影。一道暗红的光刃窜出,迎着杰登。
  刹那间,一切记忆涌进杰登脑海。逃逸的克隆原力敏感体、“废车号”(Junker)打捞船的同伴、阴影中的昂巴拉人(Umbaran)……回忆的浪潮几乎把他冲垮。

  两天前。

  杰登在未知空间气态巨行星的冰雪卫星上的废弃帝国研究所中九死一生。帝国培育出来的绝地大师卡姆·索卢萨(Kam Solusar)克隆体Α意欲杀害杰登,把他作为祭祀“母亲(Mother)”的牺牲品。杰登几经辛苦制伏对手,付出了右手三只手指的代价,正式成为绝地武士时所制作的绿色光剑也就此报销。
  他还有一把孩提时代制作的紫色光剑,关键时刻起了奇兵之效,但是暗处中的吸血种族安扎特人(Anzati)杀手凯尔·杜罗(Kell Douro)再施偷袭。杰登无力再战,幸得在福斯特(Fhost)行星上认识的打捞船“废车号”船长赫德林·法尔火线驰援,才合力战胜凯尔。
  杰登此番历险,通过与一位穿越时空来到传承时代的超空间大战(Great Hyperspace War)时期的绝地雷林·德鲁尔(Relin Druur)的偶遇,在其指引下摆脱了自身对原力的迷惑。可惜雷林堕入黑暗面,与一同穿越过来的西斯尊主(Sith Lord)、雷林之前的徒弟塞斯·罗贡(Saes Rrogon)同归于尽。
  塞斯的战舰“先兆号”(Harbinger)装满了利格南(Lignan)这一可怕矿物,能驱使黑暗原力使用者的力量的疯狂增长。雷林摧毁了“先兆号”,利格南如同暴雨般洒落在冰雪卫星表面。
  这时,杰登最担心的是自己在研究所中遇到的原力敏感克隆体。他们走黑暗之路,性情疯狂,屠杀了所有帝国研究所中的人。除了Α之外,其他克隆体抢走凯尔的伪装飞船,飞离冰雪卫星。
  杰登与赫德林以及打捞船的瑟里亚人(Cerean)大副马尔·伊迪-谢尔(Marr Idi-Shael)打算返回福斯特维修飞船,再行寻找克隆体踪迹。之前的历险中,杰登惊喜发现精通数学计算的马尔是原力敏感体,在最高大师卢克·天行者的同意下,杰登把业已成年的马尔收为徒弟,并且把自己当年制作的紫色光剑交给他。
  至于杰登自己改造了Α的光剑。他把那颗积累了澎湃黑暗原力的红色水晶净化,同时注入和谐、安宁的全新意念,以及对雷林大师的怀念。对光剑剑柄进行简单的再修改后,一把全新的黄色光剑,成为杰登的武器。

  伪装飞船上乱成一团。冰雪卫星上本来有12个克隆体,Α已死,“歪斜”(Wry)因为质疑“母亲”神威触犯众怒而惨遭活扯。剩下十人当中,七人成年,三人幼童。“先知”(Seer)是女性,同时具有与母亲沟通的能力,是群体中的领袖。但她与其余八人一样,是克隆失败的产品,天生患有恶疾,必须定时注射解藥,否则必死无疑。
  唯一一个没有疾病的完美克隆体叫做“战士”(Soldier)。正因为他是健康人,遭到除了“先知”与幼童以外其他人的排斥。“战士”在孤独的环境当中,只关心两件事,一个是幼童们的安危,一个是离开冰雪卫星后何去何从。虽然他同样怀疑母亲的存在,但“先知”每次传达母亲的预言,总是一语中的。“先知”要指引大家寻找母亲,这样可以治愈疾病。“战士”也开始追随“先知”意志。
  不过这是一趟死亡旅程,在飞离冰雪卫星时,伪装飞船与摧毁的战舰擦肩而过。倾泻而下的利格南激发着克隆体们的能力,同时加速着他们的死亡。有人陷入疯狂,有人提早殒命。而“战士”也在狂暴中击杀同伴。不过他也为其他人注射解藥。“先知”恢复以后,指引大家前往福斯特行星。那里可以获得藥品,暂时解决燃眉之急。
  克隆体来到福斯特之后,再有两个幼童没能坚持过来,成年人“双剑”(Two-Blade)同样奄奄一息。幸存者弃船离开,前往城市远点(Farpoint)寻找解藥。此行一共五人——“战士”、“先知”、原本的驾驶员“跑者”(Runner)、昏厥的女性“猎手”(Hunter)、同样昏厥的女童“恩典”(Grace)。其中,“恩典”是Α与“猎手”的女儿。
  不出“先知”所料,一艘藥品补给货船降落,克隆体一行杀去抢船。

  安扎特人杀手凯尔,是当时依然处于蛰伏当中的“一人西斯”(One Sith)集团所派。虽然他未能完成任务,但东主达斯·韦尔洛克(Darth Wyyrlok)依然有所收获。通过植入凯尔头脑及神经中的图像采集器,韦尔洛克完整地了解到凯尔追踪杰登的经过,见识了索龙(Thrawn)统治帝国时建立的克隆研究所。他意识到,索龙有可能成功实现克隆完美的原力敏感体。
  他找到尼斯·南恩(Nyss Nenn)与西尔·南恩(Syll Nenn)两兄妹。他们是昂巴拉人,并且不是寻常的昂巴拉人。他们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自身不是原力敏感体,但可以切断原力敏感体与原力的联系。用他们去对付那一群克隆人以及杰登最好不过。
  南恩兄妹的任务合二为一,找到完美克隆人,找到杰登。凯尔的船上有西斯植入的追踪装置,所以尼斯可以知道克隆人的行踪。韦尔洛克顺便再交给尼斯一件致命武器——“迭代”(Iteration)。

  当杰登等来到福斯特的时候,发现远点城的医院一片狼藉。疯狂的克隆人已经杀进去,目标直指补给船。杰登与刚刚进行了绝地入门训练的马尔决定从停机坪着手,兵分两路从东西两条楼梯,追踪克隆人,赫德林则留在“废车号”中以防万一。杰登率先遇到克隆人,但在“跑者”与“战士”的围攻下身负重伤。马尔前来救援的时候,克隆人已经逃到停机坪。赫德林试图拦截克隆人,但显然不是他们对手。“跑者”轻松地把赫德林打得头破血流,但“战士”劝服“跑者”不要下杀手。克隆人俘虏了赫德林,带到上货船。
  杰登非常懊悔把赫德林留下殿后的决定,通过询问被赶下来的货船船长,他得知赫德林被克隆人抓走。杰登把追踪仪安置到货船上,然后驾驶“废车号”追击。
  尼斯具备神出鬼没的隐藏能力,他与西尔找到被废弃的伪装船,把被留在船中的疯子杀死后连忙赶往城中。尼斯混入了货船,躲在暗处准备随时出击。西尔则驾驶自己的侦测船尾随。
  在与克隆体的交手中,杰登认清了三人的模样——“先知”,黑暗女主卢米娅(Lumiya)的克隆体;“跑者”,师父凯尔·卡塔恩(Kyle Katarn)的克隆体;“战士”,唯一没有遗传病的,杰登自己的克隆体。

  克隆体审问了一番赫德林,了解到杰登前来追踪的目的。“先知”认为此人再无价值,可杀害之。但比起死于光剑下,赫德林宁愿有尊严地被投射到冰冷的太空中,以茫茫空间作为自己的坟墓。“跑者”押送他到投送口,却察觉环境不妙。埋伏暗处的尼斯出手偷袭,他的诡异能力导致“跑者”的光剑失灵,同时使得后者无法运功原力。一番肉搏之后,“跑者”成为尼斯的牺牲品。
  不过尼斯明显不是赫德林救星,用手镣把他锁起。当尼斯离去后,小女孩“恩典”出现,她交给赫德林一柄小刀,自己却迅速离去。脱困的赫德林被女孩的天真所打动,他意识到尼斯将杀害全船的克隆体,“恩典”很可能难逃毒手。于是,赫德林没有选择寻找逃生舱,而是追寻“恩典”的行踪。他找到“恩典”,发现病症发作的她急需解藥,赫德林叫“恩典”躲好,自己寻路折返驾驶室。
  尼斯果然继续展开杀戮,把离开驾驶室寻找“恩典”的“猎手”也了结了。阴影杀手一直闯到驾驶室,他偷袭“战士”得手,导致后者负伤。但他也低估了“战士”的能力,后者竟然能在自己的掣肘下使用原力。又是一轮肉搏,尼斯制服了“战士”,货船也在他控制之下。

  “废车号”追随货船而至。船上,杰登收到一条信息,是尼斯通过货船所发。尼斯要求杰登离开“废车号”,作为人质交换赫德林的释放。无奈之下,杰登答应对方要求,穿上太空服步出“废车号”。
  不过事情不如尼斯想象般顺利。赫德林悄悄来到驾驶室,解救了被捆缚的“战士”,并交给“战士”原本属于“猎手”的光剑。“战士”这回大发神威,甚至尼斯无法故技重施,熄灭其光剑。尼斯明白自己不是对手,他应该逃回侦察船,与妹妹联手出击。赫德林并没有加入打斗,而是听从“战士”的驱使自行逃生。他与尼斯先后通过逃生舱弹到太空。
  西尔驾驶侦察船意欲接回尼斯。尼斯叫西尔开火摧毁赫德林所在的救生舱。杰登运动原力拉动救生舱,同时指挥赫德林规避炮火。紧急关头,救生舱已经来到杰登面前,杰登零重力下挥舞光剑,把一道炮火回击打中侦察船。侦察船没再追击,自行远去。但杰登的太空服撕裂,空气急速流失。马尔命令杰登的机器人伴侣R6驾驶“废车号”,自己则及时穿上太空衣把杰登接了回来。

  杰登的回击击中舷窗,驾驶台前的西尔就此丧命。世界末日般的绝望袭击尼斯,他发誓报仇,激活了处于休眠状态中“迭代”——那是“一人西斯”制造出来的另一个杰登的克隆人。
  克隆体继续其通往未知区域寻找“母亲”之路,杰登继续追踪,尼斯也不会留守。三架飞船先后来到一颗不知名的脉冲星附近,星体被环带环绕,另外还有两颗看似荒芜的行星。其中一颗行星背面有一个宏伟的空间站,一条类似天体的物体,从空间站直接贯穿行星大气层通往地表。克隆体首先进入空间站。
  杰登与马尔确认,这是史前文明的遗迹,拉卡塔人制造的一个空间站。那些环绕脉冲星的小行星带,其实是千万年前一场惨烈战争后建筑物被炸毁后遗留的碎片。杰登与马尔也进入空间站,赫德林再次被留在后方。
  尼斯发现孤零零的“废车号”,果断决定开火,赫德林逃进小行星带。追踪期间,尼斯也发现空间站,于是改变目标,飞往空间站。“废车号”虽然未被摧毁,但通信设备故障,赫德林无法通知杰登杀手尼斯的到来。他选择单人闯险,也进入了空间站。

  在“先知”的指引下,克隆体终于找到梦寐以求的“母亲”。这个空间站具有自主生命和意识,并且是黑暗原力的精湛使用者。空间站的意识正是母亲,母亲阴谋寻找肉体寄存自己的意识,“先知”不幸成为目标。“先知”请求母亲为自己与“恩典”治愈病症,空间站的墙壁伸出一道道细丝捆绑着“先知”,无数亮光亮点像数据传输般在细丝间流动。“先知”的喜悦很快变成恐惧,最后变成绝望,那是母亲正在入侵其肉体。“战士”见状不妙,赶紧带“恩典”逃跑。
  杰登与马尔首次联手作战,第一批敌人是母亲驱动的一群“活死人”。空间站犹如炼狱,一堆二堆人种各异的尸体遍布各条通道。母亲赋予死人行动能力,围攻两人。不过经验丰富的杰登领衔天资聪颖的马尔,得以全身而退。但下一个劲敌到来,尼斯偷袭击晕马尔,接着击倒杰登。胜券在握的尼斯,对杰登念念有词了一堆类似咒语的东西,却发现杰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杰登趁着对方错愕贴身反击,最后用手臂扼死了恶贯满盈的尼斯。但杰登自己也精疲力竭,晕死过去。
  马尔醒来后,发现尼斯已死,师父躺卧,另一个师父——杰登的另一个克隆体——在用一种尖刺般的工具,从杰登太阳穴源源不断地吸取出一种细丝。“迭代”发现了马尔,他告诉马尔那些细丝原来是杰登的记忆。西斯的阴谋至此揭晓,他们试图用“迭代”取代杰登,在绝地武士团内部安插卧底。吸取杰登记忆的设备同样是拉卡塔人的产物,名为“意识矛(Mindspear)”。不过马尔鼓起余勇,自损八百的情况下击晕“迭代”,让他痛苦的是,杰登·科尔,为自己开辟了通往广阔原力世界之路的恩师,就此西去!

  马尔发现,自己有可能把恩师带回世间。他割去“迭代”的三只手指,替其换上杰登的服装、装备和光剑,最后把意识之矛的细丝注入“迭代”脑中。完成一切后,他悄悄离去,静观其变。但有人从后控制着他,威胁要是有反抗就格杀之,此人正是“战士”。看着“迭代”苏醒过来,跌跌撞撞地爬起,一路摸索前进,“战士”命令马尔叫停“迭代”。
  马尔喊了一句,“杰登。”

  当前。

  “杰登”回望,认出了马尔和“战士”。“战士”虽然点亮了光剑,但他没有与杰登对战的意图。他只是不清楚折返离开空间站的道路,因此要求杰登带路。杰登认为“战士”是西斯,不能放任离开,但“战士”点出,在福斯特伤害无辜的凶手当中并没有自己。
  杰登答应了,敌人变成难友,尤其是母亲这时已经完成意识转移。“先知”变成了一只上半身为人类、下半身为由细丝密集组成的触手的怪物。她叫嚣没有人可以离开,只有自己。与之搏斗实在徒劳,整个空间站充盈着原力的黑暗面,母亲肆意攻击逃生者。杰登等且战且退,突然通讯器收到赫德林的消息——原来R6已经修理好“废车号”的通讯设备。杰登想到,唯一摧毁母亲的方法,就是用克隆体的货船引爆空间站。于是,赫德林原路折返,来到货船上过载其能源,货船成为一颗定时炸弹。杰登、马尔、“战士”、“恩典”一路摧毁活死人,用光剑切出逃生通道,最后与赫德林汇合。
  “恩典”已经病入膏肓,“战士”需要货船上的藥。杰登最终允许他进行最后的賭博,争取在货船爆炸前取得解藥,并赶到尼斯留下的侦察船逃生。杰登则与赫德林、马尔回到“废车号”。
  空间站爆炸,母亲直坠行星表面,灰飞烟灭。“废车号”惊险脱离,“战士”也拿够足够的解藥,准备与“恩典”展开新生。

  杰登准备向卢克汇报这次任务,不过他打算先好好刮刮胡子。他突然发现,自己脸颊幼年时留下的伤口不见了。他同时回想起马尔脱险后看着自己时复杂的眼神。
  杰登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杰登·科尔。

-剧透终-





  《星球大战:激流》(Star Wars: Riptide)是《星球大战:横流》(Star Wars: Crosscurent)的续集,主人公依然是人气游戏《星球大战:绝地武士之绝地学院》(Star Wars: Jedi Knight: Jedi Academy)的主角杰登·科尔,作者同样是保罗·S. 肯普(Paul S. Kemp)。
  《激流》继承了《横流》的风格,格调偏向阴暗,重口味血腥情节层出不穷,其打斗场面更比上一集丰富。每一场遭遇战均是短兵相接的肉搏,各种头破血流,粉身碎骨。结局在拉卡塔人的空间站的大战,更是高潮一浪接一浪,活死人、会伸出触手的墙壁、半人怪物“母亲”,形形色色,营造出一种异常妖异的格调。
  同时,《激流》继承了《横流》的另一个优点,与其他衍生宇宙(Expanded Universe,简称“EU”)结合得非常紧密。《横流》把雅文战役(Battle of Yavin)5000年前超空间大战时期的人物引入到传承年代已经是精彩壮举,这次《激流》更把万年前的拉卡塔人史前帝国带到书中。加上漫画《星球大战:传承》(Star War: Legacy)中的“一人西斯”组织再次亮相,《激流》延续了《横流》涉及到星战文艺作品中最早与最晚的年代的特色。此外,《激流》还提到了旧共和国年代绝地角色的定位。使用黄色光剑的是绝地哨兵(Jedi Sentinel),一种在战士与学者之间的中庸角色。这种设定出自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Star Wars: Knights of the Jedi),除了连同网游《星球大战:旧共和国》(Star Wars: The Old Republic)在内的三款游戏、与之相关的周边漫画之外,甚少星战作品重提这一概念。《激流》以外,长篇小说中只有《星球大战:原力释放》(Star Wars: The Force Unleashed)有所提及。
  说到光剑颜色,杰登的新光剑变成黄色了,他通过原力改变水晶颜色,洗涤其中的黑暗面元素,属于星战作品中对原力又一次挺有新意的描写。
  至于在故事结构铺排方面,《激流》更换了《横流》的解谜模式,也改变了两个不同时间段主线并行的手法。《激流》基本上开门见山地说明了克隆体的目标、杰登的任务、一人西斯的阴谋。最大的悬念仅仅在于神秘的“母亲”是何方神圣、一人西斯的秘密武器“迭代”究竟要发挥什么作用。但故事的节奏明快,在克隆体、杰登、昂巴拉人三大团体交错的矛盾关系驱动下,让人保持着一口气读下来的冲动。
  既然以杰登为主角,读者最关心的自然是杰登的命运。《横流》中冰雪卫星的经历过后,杰登已经提升了对原力的领悟,摆脱了之前对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关系的迷惘,更正式收下第一名学徒马尔·伊迪-谢尔。但作者肯普的笔触也算大膽,让这位人气角色就此融入到原力的滚滚激流当中!
  笔者阅读的时候,看到陆续出现了两名杰登的克隆体,已经隐隐觉得本尊前景不妙。本书以刚植入杰登记忆不久的“迭代”醒转为开篇,各种细节与后文马尔移植记忆时的做法呼应。对于杰登有可能被克隆体替代,笔者已经有所预感,但猜测被证实以后依然不无震撼。毕竟,《绝地学院》是笔者所玩的第一款星战游戏,对于杰登感情甚深!
  本书故事发生在雅文战役后41.5年,而小说系列《星球大战:绝地的命运》(Star Wars: Fate of the Jedi)的时间背景在雅文战役后44年,当中不时有杰登的身影闪过。想不到,原来那时的杰登,已非我们游戏中威风八面的英雄了。杰登以克隆体获取记忆的身份重生,但他已经产生“我是谁?”式的怀疑,这很可能导致这位命途多舛的绝地大师,再一次陷入疑惑。另外,“迭代”作为一人西斯的产物,本身受到某种咒语控制,重生为杰登后,他是否仍会被人操纵呢?《激流》留下的这些悬念足够让人纠结。个人认为续集故事面世的机会很大。
  花絮方面,卢克·天行者的亮相堪称最大彩蛋,虽然只是通过通讯设备与杰登对话。卢克提到当年在千年隼号(Millenniem Falcon)上接受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训练的往事,与杰登在“废车号”上授徒恰成照应。卢克更笑言杰登别跑去某帝国空间站上救公主。此外,几个克隆体的原型也让读者会心一笑,卢米娅、凯尔·卡塔恩以克隆形式出现,还有一名女性克隆体“猎手”,笔者根据其外貌描写推测,觉得有可能是玛拉·杰德(Mara Jade)。杰登也在向卢克汇报时,提到帝国有可能制造了玛拉的克隆体。杰登的身世也得到进一步揭露,原来他父母双亡,由叔叔奥恩(Orn)抚养,直到后来在奥恩的工作室自己制造出光剑以后,奥恩才把他交给绝地训练。
  总体来说,《激流》的故事发展,有点让笔者始料不及。而当初知道肯普要创作一部以杰登为主角的穿越题材作品时,更没想到剧情会如此演变。《横流》与《激流》偏重血浆、注重与其他作品交互的风格十分符合笔者口味。要是有续集,笔者必定继续追随。

  最后容许笔者致敬。杰登·科尔本体,生于雅文战役后1年,卒于雅文战役后41年,享年40岁。这位初出道时便战胜远古西斯马卡·拉格洛斯(Marka Ragnos)阴魂的传奇绝地大师永垂不朽!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289

主题

3938

帖子

22

精华

副管理员

原力
592
水晶
8

克隆人汉化组其他

发表于 2011-12-10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改了些错别字……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Train  yourself  to  let  go  of  everything  you  fear  to  lose.

2

主题

128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29
水晶
0

西斯

发表于 2011-12-10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胃液在燃烧...
其实我叫Master Hans……

絕地學徒

54

主题

2533

帖子

0

精华

扩张区域

原力
96
水晶
6

绝地

发表于 2011-12-11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FL這麼快就看完這本了啊...
星球大戰是生命,看足球是食糧
@_@是我專用的符號,不是代表@@,不是代表暈...

93

主题

912

帖子

38

精华

版主

原力
722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1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Kenobi


    不算快,书到手都快三个星期了~

绝地学徒

16

主题

734

帖子

2

精华

版主

原力
50
水晶
1

绝地

发表于 2011-12-12 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Jaden永垂不朽
感谢FL同志的微缩版剧透
精简如短篇小说,看得实在太幸福了
"Jedi do not carry blasters!"
         ―Obi-Wan Kenobi

3131

主题

5335

帖子

159

精华

管理员

原力
6622
水晶
2

遇战疯人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2-28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片已经变成小行星带的远古太空建筑残骸是天神(Celestial)的遗迹。

马尔(Marr)在对付“迭代”(Iteration)时,还运用御能术(Tutaminis)徒手挡住迭代的光剑,就像《旧共和国》CG预告片《Hope》里的莎蒂尔·尚一样。

另外,“母亲”的设定很像阿贝洛思:
1、都是女性。
2、都有几万年历史。
3、都能跨越好几光年影响原力敏感者的意识。
4、都善于利用触手。
5、最早都被困在一个远古太空站里。
消灭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Death  to  Sith,  Freedom  to  People!

100

主题

446

帖子

7

精华

版主

原力
177
水晶
2
发表于 2012-5-12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外,《激流》还提到了旧共和国年代绝地角色的定位。使用黄色光剑的是绝地哨兵(Jedi Sentinel),一种在战士与学者之间的中庸角色。这种设定出自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Star Wars: Knights of the Jedi),除了连同网游《星球大战:旧共和国》(Star Wars: The Old Republic)在内的三款游戏、与之相关的周边漫画之外,甚少星战作品重提这一概念。《激流》以外,小说中只有《星球大战:原力释放》(Star Wars: The Force Unleashed)有所提及。

freelee 发表于 2011-12-10 01:18



刚注意到,其实在《游侠:流入(Knight Errant: Influx) 》小说里,也提到过光剑颜色跟绝地职业有关的:




“多温从控制台下面——一个对尖脑袋的人来说非常不舒服的地方——滑出来,仰面冲着凯拉一笑。“很高兴看到你参加行动,凯拉·霍尔特,”他用庄严的声音说。“你让议长倍感荣幸。”

“什么?”

“你有一把绿色光剑,”多温说。“对如今的新人来说,是一个罕见的选择。你立志成为领事,像格娜拉(Genarra)议长那样吗?”



——《游侠:流入(Knight Errant: Influx) 》”

93

主题

912

帖子

38

精华

版主

原力
722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12-5-12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reelee 于 2012-5-12 09:57 编辑

回复 8# 曾真


    是的。写这篇读书笔记的时候,偶还没看任何游侠系列的作品,以为Influx是漫画不是小说,所有没有注明,后来看了却忘记改了。谢谢指正~


回复 7# 南方战士


话说现在Abeloth都变成另一个“母亲”了……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8-16 08:27 , Processed in 0.05425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