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查看: 11815|回复: 6

[同人] 腰斩

[复制链接]

93

主题

912

帖子

38

精华

版主

原力
722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发表于 2011-10-8 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eelee 于 2011-10-8 10:16 编辑

  献给:Tom Stoppard,著有《君臣小人一命呜呼》(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

------------------------------------------------------

  “我会不会被腰斩?”Darth Maul心想。
  他从幻视中,瞥见一道凌厉的蓝光拦腰掠过。当上下半身分离的时候,通风管道的强烈气流,从身上每一个孔窍直冲脑门。神经仿佛集体拧在一起,把最后的意识彻底搅碎。
  他准备第1999次,向原力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骰子已经握在手心——火红色的一面代表炽热、愤怒的西斯尊主,宝蓝色的一面表示温和、淡定的绝地武士。哪一面向上,代表哪一方笑到最后。
  Maul还记得,Tatooine上一个脏兮兮的Toydarian机械零件商人把这颗骰子输给他。那其实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賭局——Ben Quadinaros能不能完成Boonta Eve精英赛的全程。正因为賭局如此微不足道,Maul甚至忘记了Ben的最后赛果。
  传统上,西斯不屑追随原力,而旨在掌控原力,这是他们与绝地死对头的巨大分歧之一。这从两派不同的偈语中可以看出。
  绝地教诲:
  “不会诉诸情感,我们心平气和。
  不会不学无术,我们追求知识。
  不会狂热激动的心情,我们宁静安详。
  不会害怕死亡,我们追随原力。”
  西斯信条:
  “平和误我,激心青为真。
  倾尽激心青,获得力量。
  倾尽力量,搏得权能。
  倾尽权能,赢得胜利。
  胜利在手,纵横无忌。”
  但Maul已经不止一次背离自幼所授的教诲。幻视何时首现已经无法追溯,不过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多少次通过掷骰子,希冀原力揭示最后答案。原力的意志让他迷惑,然而他表现出驯顺的姿态,毕恭毕敬地一再垂询。
  如出一辙,蓝面朝天的骰子,冷冷地躺在地板上。地板异常光滑,甚至折射出Maul脸上刺青的那几抹幽红。
  Maul重重叹了一口气。他保持着双两膝跪地的姿势,匍匐状双手拾起骰子。他还来不及重新站起,一阵刺耳的电子发音自身后响起:“Maul大人,Sidious大人召见您。”
  “明白了。退下吧,1138。”Maul没有回头。
  “收到,收到。”B1战斗机器人遵命退出,吭吱吭吱的机器关节摆动声有节奏地远去。


  Nute Gunray与他的分裂势力幕僚们,忐忑地把目光投向会议桌中间的全息人像。任何人在西斯君主面前,都回紧张得屏住呼吸,何况他们刚刚才犯下一个令主上无比愤怒的错误——Amidala女王逃出Naboo。
  “我们找不到那艘船,它逃出了我们的探测范围,”Gunray战战兢兢地解释。
  “西斯可以,”Sidious冷冷地说。
  Maul披着一身与师父同样款式的黑斗篷,默默地从从全息仪中现身,双手交叉于胸前。
  Nute Gunray倒吸一口寒气,Sidious说:“这是我的徒弟——Darth Maul,他会找到那艘飞船。”
  全息图像淡出。


  Coruscant的凌晨万籁俱寂,没有日间云间飞车的川流熙攘,也没有晚间摩天大楼的亿家灯火。
  是什么东西掌控着日出日落?是什么东西决定了昼夜之分?
  Darth Maul的心中一向有无数问号,Coruscant如何奇妙地从繁华变静谧,只是其中之一。他抬起隐藏在宽大的斗篷袖下的手臂,脑海中再次闪过一幕场景——
  一道庞然的衣袖轻轻一卷,所有飞速行驶中的交通工具尽收怀中。
  似乎唯有这一幕可以解释飞车何以顷刻间不知所踪。Sidious常对他说起,古代西斯先贤的豪情伟业。不过瞬间毁灭单个星球生命,或者引爆星球制造黑洞,兴许都比不起他臆想中的无形的手更无可匹敌。
  这只手可以控制无数开关,其中之一,直接让银河系灰飞烟灭。这是一个他更喜欢想象的场面。超级武器发出镭射光,贯穿到星球内部,强劲的冲击波把地表震成粉碎……不,这太华而不实。真正伟大的时刻是,恰似图像从全息仪悄悄淡出般,所有天体刹那间化为无形,留下一片虚空。
  另外,看来还有一道开关,一按下,Coruscant的所有灯具立即断电。


  半夜的Coruscant依然车流茫茫。在一个不起眼的高层露台上,出现了两道不知疲倦的黑色身影。
Darth Maul对师父说:“师父,Tatooine人迹罕至,如果跟踪仪正确,我一定能找到他们。”
  “先对付那绝地武士,然后把女王带回Naboo签署条约就轻而易举了。”Darth Sidious嘱咐道。
  “终于我们可以向绝地显露身份了。”Maul站在围栏旁,背对着璀璨华灯,面向师父“终于可以报仇了。”
  “我年轻的徒弟,你训练有素,他们不能跟你抗衡。”


  从Coruscant到Naboo的旅程不远不近,刚好够Darth Maul寻思自己的下一步部署。
不要误会,他并不是为如何追寻逃逸的Amidala女王一行而劳心——他至少有20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是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
  有一场命运之战等待着他,从已掌握的情况来看,战果是遭到腰斩。
  凶手的面目依然模糊不清,幻视开始时,他的半身已经分离,空余通风管道的刺骨寒风。
  假设幻视中的杀手,正是师父派遣追踪的两位绝地武士的话,如今正是改写历史的好时机。Tatooine以炎热如烤著称,与幻视中的酷寒可谓大相径庭。只要在此地灭掉那两位人类绝地,便即一了百了。
  彼此之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但此战不成,Maul的心魔必难化解。
  “拿我光剑来!”Maul喝令。
  E-5爆能步枪挂于背后,1138从货仓中走出,毕恭毕敬地把光剑双手呈到Maul面前。
  Maul激活开关,剑柄左端吐出一道幽幽的血红,紧接着,另一道光刃也从右端现形。 “攻击我!”Maul大喝。
  “收到,收到。”电子声音未落,两道红光已经掠到Maul胸前。
  Maul融入原力。他无需任何视觉帮助,光剑已经把两枚子弹挡开。他犹有余地,让子弹无碍地打在这艘西斯渗透者飞船的船舱壁上,而没有伤害忠实执行指令的B1机器人。
  只要Maul没有指示,1138不会放慢开火的频率。不过,在Zabrak西斯尊主出现哪怕一丝疲态之前,1138已经打光了500梭爆能子弹。
  “罢!”Maul随手把光剑抛到1138脚边,头也不回地走向驾驶舱。


  Tatooine正处于挨晚,西斯渗透者停在一块山间的宽阔台地上。舱门降下,Darth Maul像幽灵一般,在暗黑的斗篷掩盖下,走出舱门,融入到昏昏夜色当中。他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远方的几个墟镇,确定好大概的方位。
  Maul举起左臂,点击了护臂上几个开关。三枚DRK-黑眼探测机器人从船舱出飞出,直奔远处灯火闪闪的智慧生物聚居地而去。


  Darth Maul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既然不能辨明幻视中的凶手,他怎么能够确认,击倒那对绝地师徒后,便扭转乾坤?
  假如胜利后幻视依然继续,他将如何是好?他总不能永远选择远离风口的战斗场所。
  “命运之战”,是师父的说法——西斯隐忍千年以后再次向傲慢的绝地发起挑战。但要配得上这四个字,此战必定蕴含更加深刻的意义。
  想到这一点,Maul略感安慰。他已经盘算好如何趁着Qui-Gon Jinn返回Naboo皇家飞船时偷袭。他的双刃剑让绝地大师猝不及防,血红色的光刃刺穿对方胸膛。悲愤交集的学徒Obi-Wan Kenobi从船舱中跃到地表温度80度的沙面上,迅猛的蓝光直取Maul要害。但双刃剑单刃守单刃攻,攻防交错,心浮气躁的年轻学徒只剩下招架之功。
  Panaka队长果断助战,从舱门旁向Maul开火。这正中Maul下怀,他默默算好距离,看准时机,光刃轻轻扫过爆能子弹的末端。子弹改变方向,带着诡异的弧度直飞Obi-Wan胸口。后者隔开子弹,然而惊觉手腕一痛。一只手掌跌在沙地上,光剑熄灭。Maul乘势冲前,光刃没入对手躯干……
  Maul倏然惊醒。没错!就是他们,这对师徒是自己命途中的拦路石。他必须狠狠地把他们踢下万丈深渊!


  Qui-Gon Jinn察觉到原力当中的一阵扰动。说时迟那时快,现实的危机已经冒出。
  “Anakin,伏下!”
  号称纤原体含量比Yoda大师更高的小男孩反应奇快,Darth Maul的私人摩托Bloodfin擦着他头皮而过。
  Maul不顾幸免于难的孩子,直取Qui-Gon而去,红绿两道剑光快速地碰击在一起。
  Qui-Gon且战且退,恰好J型Nubian皇家飞船来到头顶。绝地大师深深吸一口气,让原力流转于全身,一举跃到尚未收起的舱门板上。
  Maul注视着飞船离去,收起了单道光刃。


  无疑,Naboo与Coruscant、Tatooine的气候截然不同。高度文明化的共和国首都,气温被人工控制在一个较大多数生物适宜的变量中;而黄沙滚滚的外环边远星球,则是典型的昼暑夜寒沙漠气候。
  而Naboo,这颗文明建筑与大自然的原始山水风貌融为一体的奇丽星球,气候温和湿润,自然完胜沙暴不休的Tatooine,比起Coruscant那种人为温度调节带来的生硬与刻板,同样好出太多。
  可这恰恰是Maul所担心的。
  Tatooine的行刺失败后,Maul被师父派到Naboo,帮助贸易联盟应对当地人的反戈。他本无如此折腾的必要,只要早前灭掉绝地师徒,即便女王逃脱成功,依然有过百种方式逼她就范签署条约。
  但离开了酷热的Tatooine,Naboo的温润却距离幻视中致命的冰寒更加接近。
  他一再回忆Tatooine上的那次交锋,但对如何让对手脱身依旧茫然。Qui-Gon显然年事已高,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气喘吁吁。他可以再早一点把双刃剑的另一端激活,然后送上致命一击。
  历史文献没有记载错误的话,当年一位西斯尊主,正是如此出其不意地弑师成功。以Qui-Gon现时的老态,实在找不到能抵挡意外一招的理由。
  他再次拿出骰子——这时第几次向原力求助呢?忘记了。反正,显示的结果依然是蓝面朝上。
  他本来就预期到了。
  幻视仍未消失。
  命运之战仍未到来。


  “她比我想象中更愚钝,”Darth Sidious出现在全息图像中。
  “我们正在派遣所有部队,迎战湖畔集合的军队。”Nute Gunray忙不迭地接口,“看上去,那是由一群原始人组成。”
  Darth Maul默默站在Neimoidian身旁,倾听着师父的进一步指示。
  “这对我们有利。”西帝说。
  “那么可以得您指令,继续部署吗,主上?”Gunray问。
  “消灭他们,”西帝面无表情,“尽数。”


  Darth Maul选择在机库等待绝地师徒,这是敌人的必经之路。
  他早料到,Naboo皇家卫队的目标是逮捕Nute Gunray。要是守在那Neimoidian膽小鬼旁边,照样能等到绝地们到来。
  但他觉得机库还不错。这里地方宽敞,最适合跳跃腾挪,摸爬滚打。他有更多的空间,施展浸淫多年的西斯武术。
  这次,他终于确定,命运之战即将降临。以一敌二,他将摧毁绝地师徒,把他们同时送返原力的怀抱。
  Maul微微发力,把手心的骰子握成碎粉。他摊开手掌,和风把蓝色的粉末轻轻卷走。
  他定必毕其功于一役。此战过后,他将真正成为一名凌驾原力、掌控原力的西斯尊者,再无须懦夫般跪于原力面前,乞求启示。
  “哈哈哈哈哈!!!——”
  1138谦卑地持枪守在主人背后,冷不防,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撞向自己。
  Maul满意地欣赏着自己出神入化的原力造诣。1138已经无影无踪,它被推出数百米后,一道通向发电机库的大门自动打开。B1继续滑行几十米,最后堕入无底深渊。
  一切如电光火石,1138甚至无暇喊出临死的尖叫。
  是时候收回动荡的思绪。决战前夕,理应盘算如何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战斗,从此把命运永远握在自己手中。
  两师徒配合默契,最佳办法是各个击破。首先把师父逼入死角,切腹手刃。然后利用毛躁的学徒大砍大劈中留下的破绽,击落其手中光剑,继而绝命一推,让他体验与1138相同的下场。
  Maul解下斗篷,面朝机库大门,盘膝坐在地板上,光剑被摘下置于左手边。


  “我们来处理这个。”Qui-Gon Jinn注视着机库大门后那双橘红色的诡异眼睛。
  Padme带着Naboo皇家卫队绕道继续追踪贸易联盟的首脑。门前门口,绝地与西斯各自褪去斗篷。
  Darth Maul亮出光剑,两道火红的剑刃依次展露。
  Obi-Wan Kenobi也保持着与师父相同的节奏,启动光剑。
  两道红光,轻巧地周旋于另两道蓝绿剑光之间。
  三人且战且走,退到发电机库中,纵横交错的过道,一层又一层地,构筑了一条通向无底洞的死亡之路。
  年轻的Obi-Wan果然首先被驱逐出主战场,他被Maul回马一脚,踢中胸膛。若非眼明手快,千钧一发抓住数层以下的通道边缘,其绝地之路则提早结束。
  鏖战中的Qui-Gon与Maul随着战情,不知不觉移向清理废品的风口方向。风口与发电站之间有一条窄窄的过道。几道定时开闭的激光墙猛然激活,把走廊切割成一截一截。Qui-Gon与Maul被距离风口最近的倒数两道光墙隔开,Obi-Wan则仅仅追赶到通道入口。
  激光墙消失,两位原力运用的好手再度陷入厮杀。学徒拼命赶去助战,可还是赶不上最后一道关上的激光闸门。他隔着红色的光幕,心惊肉跳地看着师父与邪恶西斯在风口边的较量。
  噩梦般的一幕终于出现,Maul几下快攻,Qui-Gon挡隔不及,红色的光刃陷入小腹。
  待光幕收拢,Obi-Wan全速冲向Maul。开头几下急攻让Maul有点手忙脚乱,更被削去半边光剑。
  但变成运用单刃剑的西斯武术家很快重掌局势。Obi-Wan劈头一击,Maul举剑一档,同时腾出空手。与Maul咫尺距离的Obi-Wan被尽数纳入无形的气场中,倒后直接投入风口。
  再次幸运地,Obi-Wan双手握紧风口壁上的指示灯。
  Maul冷冷一笑,把学徒跌在风口边缘的光剑踢下深渊。
  眼看Obi-Wan气力难继,Maul好整以暇,光剑打在风口壁上,激起火星点点。
  但他没有留意到,Obi-Wan正凝视躺着纹丝不动的师父,后者的光剑仍在腿间,略略移动。Obi-Wan再一次重温绝地的格斗要领,让原力流转于四肢八骸。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双臂一阵,弹起几米高。Qui-Gon的光剑也在原力的驱动下,同时飞进Obi-Wan掌中。学徒越过Maul头顶,回头奋力一挥。
  Maul被腰斩了。

----------------------------------------------------

  作者按:这个小故事从剧情看毫无看点,因为完全就是对EP1中Maul的几次亮相的复述。
  Maul的战死被誉为“高手不敌主角光环”的典型。他的亮相气势汹汹,最后一死却窝囊之至。可见导演意志最高,不管阁下何等修为。
  但假如Maul有知,恐怕竭尽心力都想象不到自己的死因。
  故事的灵感来源于Tom Stoppard的荒诞派剧作——《君臣小人一命呜呼》。剧中的两个主角原本是《哈姆雷特》中的角色。他们在莎翁的原作中一命呜呼,在斯氏的重新诠释中,该按莎翁要求说话办事的地方一概不改,但在《哈》剧情以外的时间,却不断进行世界、命运等形而上讨论,以及唠唠叨叨各种神经话题。可惜,他们的命运与终究《哈》剧一样,在剧集末尾就挂掉了。
  惭愧的是,在下还没看过《君》一剧,但约略听闻过其大名,只觉它对莎剧的解构,却与我们星战迷友对Maul乃至星战中各种离奇情节的反思异曲同工。因此在下不怕拙笔遭人耻笑,炮制了加入论坛以来第一篇所谓“同人”。文中涉及电影部分力图符合星战设定,非电影部分则故意做了很多扭曲与歪解(例如1138出现在EP1平原大战中,没什么机会跟着Maul到处乱跑),以凸显常理与电影文本本身的冲突。

30

主题

340

帖子

8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45
水晶
2

同盟

发表于 2011-10-8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故事中的Maul一直在瞪着傻乎乎的黄眼珠不自信地掷骰子,的确相当是一个滑稽的场景。我忍不住会想:“别担心啦,Maul,总是同一面向上除了显示你在做梦之外没什么别的意思。。。”
Vi  Veri  Veniversum  Vivus  Vici.

93

主题

912

帖子

38

精华

版主

原力
722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11-10-8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GuyFawkes


    掷骰子是化用《一命呜呼》中主角抛硬币的桥段,他们同样抛了无数次硬币,都得到不变的结果。

67

主题

1909

帖子

4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427
水晶
8

绝地

发表于 2011-10-8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FL干得好!
不过就是可怜了Darth Maul。。。
打酱油啊打酱油~

30

主题

340

帖子

8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45
水晶
2

同盟

发表于 2011-10-8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freelee
那么我显然是在没有弄清楚故事的背景渊源的情况下妄加评论了。不知道怎么就往《盗梦空间》上想了。
另外:Maul使用的是什么形状的骰子,只有两面?

93

主题

912

帖子

38

精华

版主

原力
722
水晶
9

共和国克隆人汉化组

 楼主| 发表于 2011-10-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GuyFawkes


    您这样说愧煞小弟了,福克斯大的独特见解欢迎之至啊。

骰子暗示为watto输掉ani的那颗骰子,六面,分别有红蓝两种颜色。ep1中,骰子掌握在watto手上,当然不是maul所拥有。而这个故事中,maul在非电影部分可以打破剧情,获得骰子,然而回到电影部分,他无法改变任何已经设定好的细节。

67

主题

1909

帖子

4

精华

银河公民

原力
427
水晶
8

绝地

发表于 2011-10-19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freelee
那么我显然是在没有弄清楚故事的背景渊源的情况下妄加评论了。不知道怎么就往《盗梦空间》 ...
GuyFawkes 发表于 2011-10-8 18:27



    怎么我就完全没想到Inception。。。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2-8-16 10:01 , Processed in 0.0517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