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量剧透预警:《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设定解读与彩蛋梳理 ...

2018-1-21 21:50|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12353|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是《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续集。本文将从背景与设定、正史与传说、花絮与彩蛋等多个角度全面介绍这部太空歌剧。

一、前作故事概述(您如果已熟悉《原力觉醒》的剧情,可以跳过这部分)



​银河帝国倒台后,义军同盟改组为新共和国,成为银河系的主导政权。三十年后,由最高领袖斯努克(Snoke)领导的政治军事组织“第一秩序”(First Order)崛起,继承帝国的衣钵,与新共和国陷入冷战,威胁着银河系的和平。义军老英雄莱娅·奥加纳(Leia Organa)与汉·索洛(Han Solo)的儿子本·索洛(Ben Solo)堕入黑暗面,加入第一秩序,成为斯努克的学徒,改名凯洛·伦(Kylo Ren)。斯努克与凯洛·伦都不是西斯,其中凯洛·伦属于一个叫“伦武士团”(Knights of Ren)的原力黑暗面组织。

在共和国的默许下,莱娅成立“抵抗组织”(Resistance),自任将军,战斗在对抗第一秩序的第一线。莱娅·奥加纳将军知道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是战胜第一秩序的关键人物。但当时卢克失踪了。莱娅被迫派遣抵抗组织王牌飞行员波·达默龙(Poe Dameron)去寻找原力教会(Church of the Force)信徒洛尔·桑·特卡(Lor San Tekka)——他掌握的情报能进一步帮助抵抗组织找到卢克。

波在偏远的沙漠行星贾库(Jakku)找到桑·特卡。桑·特卡把一份星图交给波,里面含有卢克所在地的坐标。就在这时,第一秩序冲锋队(stormtroopers)在凯洛·伦和法斯马队长(Captain Phasma)的带领下也赶到贾库——原来第一秩序也想找到卢克,并杀死他。凯洛·伦杀死了桑·特卡;波把星图存入自己的机器人BB-8体内后,被第一秩序俘虏。BB-8连夜逃跑,却被拾荒者蒂多(Teedo)俘虏。幸好,另一名拾荒者蕾伊(Rey)救下了BB-8。

波被押到第一秩序战列巡洋舰“定局者号”(Finalizer)上,结果遇到了企图叛逃的第一秩序冲锋队员FN-2187。87解救了波,两人跳上一架特种部队TIE战斗机逃出“定局者号”。在逃亡路上,波给87取名为“芬恩”(Finn)。很不幸,“定局者号”的炮火击中了他俩的战斗机。战斗机在贾库迫降后,波与芬恩失散。波一个人设法逃回抵抗组织总部所在地——行星德卡(D'Qar)。

芬恩游荡到尼马哨站(Niima Outpost),偶遇蕾伊和BB-8。这时,第一秩序的追兵赶来。芬恩、蕾伊和BB-8被迫跳上废品回收站老板昂卡·普拉特(Unkar Plutt)的轻型货船“千年隼号”(Millennium Falcon)躲避。蕾伊与芬恩分别用出色的驾驶技术和射击技术摆脱第一秩序的追击后,“千年隼号”却被重型货船“埃拉瓦纳号”(Eravana)俘获。原来,“埃拉瓦纳号”的主人正是“千年隼号”的原主人汉·索洛与丘巴卡(Chewbacca)。不料,两个黑帮组织——瓜维亚死亡帮(Guavian Death Gang)和康吉俱乐部(Kanjiklub)——也登上“埃拉瓦纳号”,企图向汉·索洛讨债。经过一番战斗后,汉、丘巴卡、芬恩、蕾伊和BB-8被迫抛弃“埃拉瓦纳号”,跳上“千年隼号”逃走。瓜维亚死亡帮成员巴拉-蒂克(Bala-Tik)则向第一秩序通风报信。

汉知道“千年隼号”已被第一秩序盯上,安全起见,必须换一艘飞船带BB-8回抵抗组织总部。于是,他带着众人来到行星塔科达纳(Takodana),向一千岁的传奇海盗玛兹·卡纳塔(Maz Kanata)求助。没想到,刚走进玛兹的城堡,他们的行踪就暴露了:雇佣兵贝津·内塔尔(Bazine Netal)向第一秩序通风报信;机器人GA-97向抵抗组织机器人间谍网主管C-3PO通风报信。

玛兹的城堡里居然藏有卢克的光剑!而且这把英雄光剑向蕾伊发出了召唤。蕾伊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着不凡的身世。另一方面,第一秩序的超级武器“弑星者基地”(Starkiller Base)建造完毕。它所发射的幻能量(Phantom energy)穿越子超空间(sub-hyperspace),摧毁了远在银河系另一端的新共和国首都霍斯尼亚星系(Hosnian system)。塔科达纳上的人全都惊恐地见证了这一幕。

接着,凯洛·伦带着第一秩序的追兵赶到塔科达纳。就在汉、丘巴卡、芬恩等人差点被他们俘虏时,波·达默龙指挥着抵抗组织的X翼战斗机赶来解救了他们。在随后的战斗中,抵抗组织打跑了第一秩序,但蕾伊不幸被凯洛·伦俘虏。最后,奥加纳将军亲自把丘巴卡、芬恩、BB-8和丈夫汉接到德卡。

在抵抗组织总部,芬恩向抵抗组织高层简介了弑星者基地,抵抗组织高层决定摧毁这件超级武器,其中,斯塔图拉上将(Admiral Statura)指出摧毁弑星者基地的关键在于炸毁它的热力振荡器(Thermal oscillator)。随即,汉、丘巴卡和芬恩乘坐“千年隼号”,波·达默龙指挥红色中队、蓝色中队等X翼战斗机部队,共同奔赴弑星者基地。

汉、丘巴卡和芬恩潜入弑星者基地后,胁迫法斯马队长关闭了基地的护盾,还遇到了已经自行逃出审讯室的蕾伊。不过,红色中队和蓝色中队对热力振荡器的第一轮进攻失败。于是,汉、丘巴卡、芬恩和蕾伊决定在基地里炸出一个缺口。在这过程中,汉不幸被自己的儿子凯洛·伦杀死。然后凯洛·伦又砍伤了芬恩,但他自己被原力觉醒的蕾伊砍伤。丘巴卡驾驶“千年隼号”救走了蕾伊;按照斯努克的命令,第一秩序的阿米蒂奇·赫克斯将军(General Armitage Hux)救走了凯洛·伦。与此同时,红色中队和蓝色中队飞入被炸出的缺口,顺利摧毁热力振荡器,导致整个弑星者基地爆炸。

英雄们回到德卡后,卢克的机器人R2-D2苏醒。他存储的星图和BB-8收到的星图拼接在一起,指向一条前往行星阿克托(Ahch-To)的航路。最后,蕾伊、丘巴卡和R2-D2乘坐“千年隼号”来到阿克托,在第一座绝地圣殿附近找到了最后的绝地——卢克·天行者。

二、《最后的绝地》背景设定与彩蛋

以下提到的背景设定信息大都来自《最后的绝地:不可思议的剖视图》(The Last Jedi: Incredible Cross-Sections)和《最后的绝地:视觉图典》(The Last Jedi: The Visual Dictionary)两本参考书。


开场的四艘飞船从上到下分别是:
“瓦克贝尔级”货运护卫舰“守夜号”(Vakbeor-class cargo frigate Vigil)。
MC85重型巡洋舰“拉杜斯号”(MC85 Heavy Cruiser Raddus)。
“自由弗吉利亚级”地堡克星“宁卡号”(Free Virgillia-class Bunkerbuster Ninka),阿米琳·霍尔多中将(Vice Admiral Amilyn Holdo)就是这艘飞船的指挥官。
内布伦-C护航护卫舰“止痛剂号”(Nebulon-C escort frigate Anodyne)。


开场就出现的抵抗组织主力舰是MC85重型巡洋舰“拉杜斯号”,长度超过3000米。为了纪念电影《侠盗一号》中的老战友拉杜斯上将,贾尔·阿克巴上将(Admiral Gial Ackbar)把这艘飞船命名为“拉杜斯号”。“拉杜斯号”是帝国无条件投降前新共和国制造的最后一批军舰之一。它和电影《绝地归来》中的MC80星际巡洋舰“家园一号”(Home One)、《侠盗一号》中的MC75星际巡洋舰“深奥号”一样,都是蒙卡拉马里人(Mon Calamari)建造的巡洋舰。


开场出现在“拉杜斯号”右下方的是内布伦-C护航护卫舰“止痛剂号”,长549.17米。其外形十分类似电影正传三部曲和《侠盗一号》里的内布伦-B护航护卫舰(Nebulon-B escort frigate)。而且,它们都被用作医疗护卫舰。


在德卡地面领导撤离行动的是抵抗组织初级控制员凯德尔·科·康尼克斯中尉(Lieutenant Kaydel Ko Connix)。这个角色在《原力觉醒》中也出现过。她由比莉·卢尔(Billie Lourd)饰演。在现实生活中,比莉是莱娅·奥加纳将军的扮演者卡丽·费希尔(Carrie Fisher)的女儿,但在电影里,这两个角色似乎没有血缘关系。


在德卡上空轰炸抵抗组织基地的是第一秩序的“委托者Ⅳ级”围攻无畏舰“雷霆号”(Mandator IV-class Siege Dreadnought Fulminatrix),长7669.72米,腹部有两门巨型的自动炮用于大规模轨道轰炸,背部排列着二十四座点防御防空炮。
“委托者级”星际无畏舰最早出自2002年的传说参考书《克隆人的进攻:不可思议的剖面》,后来被2016年的参考书《侠盗一号:义军档案》(Rogue One: Rebel Dossier)引入正史。
“委托者Ⅱ级”星际无畏舰最早出自2005年的传说参考书《西斯复仇:不可思议的剖面》,尚未进入正史。
“委托者Ⅲ级”星际无畏舰最早出自2012年的传说参考书《战争必备指南》(The Essential Guide to Warfare),尚未进入正史。


电影开场,波·达默龙指挥官和阿米蒂奇·赫克斯将军的那段简短对话很有深意。达默龙称赫克斯为“Hugs”(抱抱),显然是对赫克斯的嘲讽。达默龙自称属于“共和国舰队”(Republic fleet),因为抵抗组织本质上是莱娅私人成立的秘密组织,并没有得到共和国官方的承认,仅得到共和国的默许和部分行星系的支持。抵抗组织本身也一直强调自己的隐秘属性,所以在明面上,抵抗组织成员依然隶属于共和国。
赫克斯称达默龙为“叛军渣滓”(Rebel scum)——在电影正传三部曲中,这是帝国官员对起义军的最常用蔑称。阿米蒂奇·赫克斯的父亲是帝国阿卡尼斯军校校长布伦多尔·赫克斯(Commandant Brendol Hux)。帝国灭亡后,起义军改组为共和国,而布伦多尔成为第一秩序的创始成员之一。显然阿米蒂奇继承了父亲的习惯用语。
达默龙随后说莱娅有一条关于赫克斯母亲的紧急消息。这句话成为激怒赫克斯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根据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的记载,阿米蒂奇其实是布伦多尔的私生子,他的母亲是一个不知名的厨房妇女。


导演赖恩·约翰逊确认,波·达默龙在说“Happy beeps, buddy! Happy beeps!”这句台词前,BB-8说的二进制语台词是在每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都会出现的“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在电影正传三部曲和《原力觉醒》里,“Punch it!”是汉·索洛起飞“千年隼号”时的经典台词;在《侠盗一号》里,卡西安·安多(Cassian Andor)命令K-2SO起飞U翼时说了“Punch it”。这次,波·达默龙、凯德尔·科·康尼克斯都说了这句台词。


抵抗组织的小型飞船主要是M-100星际堡垒SF-17重型轰炸机(MG-100 StarFortress SF-17)、T-70 X翼星际战斗机和RZ-2 A翼截击机。它们分别是义军同盟在电影正传三部曲中使用的A/SF-01 B翼轰炸机、T-65B X翼星际战斗机和RZ-1 A翼截击机的后续型号。从外观上可以看出明显的异同。由于霍斯尼亚星系(Hosnian system)的毁灭摧毁了新共和国的所有T-85 X翼星际战斗机,因此T-70目前是最先进的X翼型号。


抵抗组织的重型轰炸机主要被编为两个中队:血红中队(Crimson Squadron)与钴蓝中队(Cobalt Squadron)。在《星球大战》正史里,“血红中队”这个番号首次出现,而“钴蓝中队”则是一个著名的番号。
“钴蓝中队”最早在2015年9月出版的正史漫画《破碎帝国》(Shattered Empire)第二集里被提及,是起义军的一个飞行中队。随后,在2015年12月,正史参考书《原力觉醒:视觉图典》设定在电影《原力觉醒》里牺牲的飞行员埃洛·阿斯蒂(Ello Asty)就曾是抵抗组织钴蓝中队的成员。这次,在《最后的绝地》里,为摧毁第一秩序无畏舰而先后牺牲的尼克斯·杰尔德和佩奇·蒂科都是钴蓝中队成员。钴蓝中队在电影故事前的英雄事迹被记载在与《最后的绝地》同期问世的正史小说《钴蓝中队》里。


抵抗组织A翼飞行员塔莉·林特拉(Tallie Lintra)的呼号是“蓝色领队”。在历史上,用过这个呼号的飞行员包括: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里的阿索卡·塔诺(Ahsoka Tano)、电影《侠盗一号》里的安托克·梅里克将军(General Antoc Merrick)、电影《原力觉醒》里的“响指”特明·韦克斯利(Temmin "Snap" Wexley)。


抵抗组织之所以用一架轰炸机就能炸毁一整艘第一秩序无畏舰,是因为他们知道第一秩序飞船的设计图。而盗取这些设计图的任务发生在正史游戏《前线Ⅱ》的DLC《复兴》(Resurrection)里。执行任务的是艾登·韦尔西奥(Iden Versio)和她的女儿扎伊(Zay)等人。


跟达斯·西迪厄斯(Darth Sidious)和达斯·维德(Darth Vader)一样,斯努克也能通过全息视频用原力惩罚下属。在《克隆人战争》第六季第10集里,达斯·西迪厄斯隔着全息通信器就能对达斯·泰拉纳斯(Darth Tyranus)锁喉。在《帝国反击战》里,达斯·维德隔着全息通讯器掐死了肯德尔·奥泽尔上将(Admiral Kendal Ozzel)。


在阿克托上,卢克的小屋的门是用那架沉入水底的X翼星际战斗机的S翼做的。


波格鸟(porg)是阿克托的本土生物,栖息在悬崖上,会飞,会筑巢。由于很少有人拜访它们生活的岛屿,因此它们对外来生物充满好奇。波格鸟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生物。


蕾伊拿起被卢克扔掉的光剑,低头俯视海岸时,可以在海里看到一架沉底的X翼星际战斗机。在电影《帝国反击战》里,卢克在达戈巴(Dagobah)首次遇到尤达(Yoda)前,他的X翼就沉入水中,结果被尤达用原力举了起来。这一次,卢克的X翼又沉入了阿克托的水中。


在卢克的小屋里可以看到一个吊坠。这是绝地圣战者(Jedi Crusader)的吊坠,底部还有一枚西斯光剑水晶残片。“绝地圣战者”最早由游戏《旧共和国武士》(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提及。这款游戏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在卢克的小屋里可以看到一个罗盘。这个罗盘最早出现在正史小说《卢克·天行者传奇》(Legends of Luke Skywalker)和正史游戏《前线Ⅱ》里。它来自行星皮利奥(Pillio)的观测站(Observatory),先前归帕尔帕廷所有。值得注意的是,在《卢克·天行者传奇》和《前线Ⅱ》中,卢克得到这个罗盘的方式不尽相同。在小说里,这个罗盘是一名拾荒者在贾库送给卢克的;在游戏里,这个罗盘是卢克亲自在皮利奥的观测站获得的。鉴于小说里的卢克经历由别人转述,因此以游戏情节为准。


在卢克的小屋里,位于罗盘左边的是一个S翼作动器离合器片(S-foil actuator clutch disc)。它和小屋的门都是那架沉入水底的X翼的一部分。


精锐近卫队(Elite Praetorian Guard)是斯努克的私人警卫,一共有八个人,个个都精通近战格斗。他们的外形非常类似电影前传三部曲里的共和国红衣卫队和电影正传三部曲里的帝国禁卫军。
精锐近卫队的名字可以追溯到行星阿特里西亚(Atrisia)的基特尔法德王朝(Kitel Phard Dynasty)的第14位皇帝。阿特里西亚及其基特尔法德王朝最早出自1989年出版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帝国资料集》(Imperial Sourcebook)。这本书本身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精锐近卫队的战斗风格是铁手功(Teräs käsi)、巴库尼手(Bakuuni Hand)、埃查尼徒手式(Echani unarmed forms)等功夫的结合体。铁手功最早出自1996年的多媒体项目《帝国阴影》;巴库尼手出自2010年的参考书《绝地之路》;埃查尼徒手式最早出自1997年和1998年的漫画《血红帝国》。这三部作品本身都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在斯努克的王座室里,可以依稀看见两个穿长袍的人位于王座旁边(见上图白圈指示处)。这是两个来自未知区域(Unknown Regions)的异族导航员。正是他们开辟的古老超空间航路为逃入未知区域的帝国遗民带去了一线生机。他们的大型脑子能处理复杂的多维空间计算。


斯努克戴的戒指的顶部有一块黑曜石——它来自达斯·维德在穆斯塔法(Mustafar)的城堡的地下墓穴。这座城堡先前出现在《侠盗一号》里。黑曜石下的金色基座上刻着德瓦蒂四贤(Four Sages of Dwartii)的浮雕。德瓦蒂四贤最早以雕像的形式出现在电影《克隆人的进攻》里。


斯努克对凯洛·伦提到维德时,背景里响起了经典的《帝国进行曲》。接着,斯努克用原力闪电(Force Lightning)电飞了凯洛·伦。原力闪电最早由帕尔帕廷皇帝在《绝地归来》中使用。


那种在阿克托岛上晒太阳的大型动物叫撒拉塞壬(Thala-siren),是一种海洋哺乳动物,性格温顺。它们产的奶是绿色的。在电影《新的希望》和《侠盗一号》里,卢克和琴·厄索都喝班萨(bantha)的蓝奶,看来《星球大战》宇宙里的动物奶都是五颜六色的。撒拉塞壬本身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动物。


在阿克托,蕾伊见证了卢克用长杆捕鱼的惊人技巧。根据小说《卢克·天行者传奇》的记载,卢克是在行星卢埃尔(Lew'el)习得这一本领的。


那颗被卢克用来存放绝地古籍的树是一棵乌内蒂树(uneti tree),已经在岛上矗立了好几百年。在《侠盗一号》里,奇鲁·英威用的杖就是用乌内蒂木做的,但不一定来自同一棵树。


在乌内蒂树杆内存放绝地古籍的地方可以发现古老的绝地武士团的标志。


抵抗组织逃出德卡后,在“拉杜斯号”的机库里,可以看见两名飞行员坐着运输车在屏幕底部一闪而过。坐在后面的飞行员是斯托梅罗尼·斯塔克(Stomeroni Starck),由诺厄·塞根(Noah Segan)扮演。诺厄·塞根几乎出现在赖恩·约翰逊的每一部电影里。


“至尊号”(Supremacy)是第一秩序的总部兼最高领袖斯努克的旗舰,目前唯一一艘“宏大级”星际无畏舰(Mega-class Star Dreadnought),翼展达六万米——是目前《星球大战》宇宙里最大的军舰,没有“之一”。它非但能投送陆军,还能充当船坞,为海军建造和维护其它飞船。其舰桥位于飞船中部,拥有360度全景视野,能监控城市般的飞船结构。“至尊号”平时躲藏在银河系的未知空间。“至尊号”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飞船。


第一秩序的超空间跟踪技术其实原来是帝国塔金计划(Tarkin Initiative)的一部分。在《侠盗一号》里,琴·厄索(Jyn Erso)潜入斯卡里夫(Scarif)的帝国基地寻找死星设计图时,无意中发现过这套超空间跟踪系统。但当时帝国并未完成对这一技术的研发。


凯洛·伦的座驾是TIE/vn太空优势战斗机(TIE/vn space superiority fighter),俗称TIE“灭口者”(TIE silencer),由西纳-杰穆斯舰队系统公司(Sienar-Jaemus Fleet Systems)生产,长17.429米,宽7.617米,高3.758米。这种战斗机的武器是激光炮与导弹发射器。TIE“灭口者”的外形就像TIE高级x1(TIE Advanced x1)和TIE截击机的结合体。TIE高级x1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里;TIE截击机最早出现在《绝地归来》里。


“拉杜斯号”的机库被凯洛·伦摧毁前,可以在机库的背景里看到三个机器人先后一晃而过:
GNK动力机器人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里;
B-U4D维护机器人最早出现在《原力觉醒》里;
R4-X2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机器人。


在第一秩序的飞船上,MSE-6系列修理机器人再次出现。这种机器人俗称“老鼠机器人”,先前在电影《西斯复仇》、正传三部曲、《原力觉醒》和《侠盗一号》里都出现了。


作为天行者家族的成员,本名“莱娅·阿米达拉·天行者”(Leia Amidala Skywalker)的莱娅·奥加纳将军天生就是原力敏感者,与原力有很强的联系。卢克重建绝地武士团时,原本希望收莱娅为他的第一个学徒,但莱娅最终选择走政治道路而不是绝地道路。尽管如此,一些基本的原力技能显然莱娅还是具备的,比如通过隔空移物让自己从真空返回“拉杜斯号”。


莱娅从真空返回“拉杜斯号”后,负责照顾她的是女性礼仪机器人PZ-4CO。她先前也出现在《原力觉醒》里。


卢克走进“千年隼号”后,发现的一对骰子最早出现在《新的希望》里。


在“千年隼号”里,卢克看到R2-D2后,说了一句“watch the language”。在《新的希望》里,C-3PO也对R2说过同样的台词。


在“千年隼号”里,R2-D2对卢克播放的全息录像就是40年前(电影里是34年前)他播放给欧比-旺·克诺比(Obi-Wan Kenobi)看的莱娅公主求助录像。正是因为这段录像,卢克从此踏上传奇之路。


莱娅受伤后,在“拉杜斯号”的紧急舰桥上召开了一次抵抗组织权力交接会议。在会上可以看到不少熟人:
坐在波·达默龙左手边(上图右下角背对屏幕)的是恺·思雷纳利(C'ai Threnalli),先前出现在《原力觉醒》最后抵抗组织欢送蕾伊驾驶“千年隼号”前往阿克托寻找卢克的镜头里。他是阿贝德尼多人(Abednedo),与埃洛·阿斯蒂同族。
坐在恺·思雷纳利左手边,与他相隔两个人(上图左下角侧对屏幕)的是奈恩·南布(Nien Nunb),义军老英雄,在《绝地归来》里参与摧毁了第二颗死星,在《原力觉醒》里参与摧毁了弑星者基地。他是萨勒斯特人(Sullustan)。
接替莱娅指挥抵抗组织的是阿米琳·霍尔多中将。她来自行星加塔伦塔(Gatalenta),年轻时加入帝国议会的学徒立法会(Apprentice Legislature),与当时只有十六岁的莱娅·奥加纳成为好朋友,是最早同情并协助起义运动的人之一。她出自《最后的绝地》先导系列小说之一《莱娅,奥德朗公主》(Leia, Princess of Alderaan)。
坐在霍尔多中将左手边的是卡卢恩·伊马特(Caluan Ematt)。他最早在正史小说《走私者的奔波》(Smuggler's Run)和《活动目标》(Moving Target)中出现,是莱娅的老部下,起义军特种侦察部队“伯劳鸟”(Shrikes)的负责人。“伯劳鸟”专为起义军寻找秘密基地。
那个深蓝色的BB系列宇航技工机器人是2BB-2,《最后的绝地》的原创机器人。而站在2BB-2左边的是抵抗组织地面后勤部控制员沃伯·丹德(Vober Dand)——他先前出现在《原力觉醒》里,是塔桑特人(Tarsunt),与在《原力觉醒》里牺牲的新共和国议长拉内弗·维莱查姆(Lanever Villecham)同族。
其他人物大都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角色。


阿克托岛上的原住民是两栖类的拉奈人(Lanai)。女性拉奈人被称为“看护者”(Caretakers),已经在那里生活了数千年,维护着岛上的建筑物。男性拉奈人被称为“访问者”(Visitors),负责出海打鱼。拉奈人有自己的异族语言。他们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种族。


在阿克托第一座绝地圣殿的地板上,有“最初绝地”(Prime Jedi)的标志。从图案上可以看出,这位最初绝地在冥想,而且处于明暗平衡的状态。根据漫画《绝地的黎明》(Dawn of the Jedi)的记载,绝地的前身绝地伊(Je'daii)就推崇既不偏向光明也不偏向黑暗的平衡状态。这部漫画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坎托尼卡是一颗沙漠行星,但有一个被称为“坎托尼卡海”(Sea of Cantonica)的人造海洋。在海岸边有一座叫“坎托湾”(Canto Bight)的賭场城市。那里充满賭场、赛马跑道和其它昂贵的娱乐设施。银河系的巨富经常光顾此地。
坎托尼卡位于企业星区(Corporate Sector)。企业星区最早出自1979年的小说《汉·索洛在星海尽头》(Han Solo at Stars' End)。这本小说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2015年,企业星区被小说《塔金》引入《星球大战》正史宇宙。
坎托尼卡本身出自两本《最后的绝地》先导系列小说——《卢克·天行者的传说》和《坎托湾》。其中《坎托湾》对这座賭场城市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描写。坎托尼卡海、坎托賭场(Canto Casino)及其部分賭客、坎托湾赛道(Canto Bight racetrack)、马厩及其维护人员、坎托湾警察(Canto Bight Police)及其驾驶的坎托尼卡“微风”GB-134飞行摩托(Cantonica Zephyr GB-134 speeder)等都在《坎托湾》里出现过。
根据《坎托湾》的描写,坎托賭场入口处的树是“奥德朗悬铃木”(Alderaanian chinar tree)。其种子来自奥德朗,也就是在《新的希望》中被死星打爆的那颗行星。


那名向坎托湾警察指证芬恩与罗丝的阿贝德尼多人叫“斯洛恩·洛”(Slowen Lo),由好莱坞影星约瑟夫·戈登-莱维特(Joseph Gordon-Levitt)配音。他的名字来自美国说唱团体“野兽男孩”(Beastie Boys)在1986年创作的歌曲《Slow and Low》。
坎托湾警察声称芬恩与罗丝因乱停飞船而违反“27B/6”条例。这个条例编号致敬了1985年的反乌托邦科幻片《巴西》(Brazil)——片中提到了“27B/6”表格。


按照正史小说《坎托湾》的设定,在坎托賭场里,宾客玩的纸牌游戏之一被称为“津比德尔”(Zinbiddle)。他们用的牌被称为“夸里津比德尔牌”(Kuari Zinbiddle cards),因为这种游戏是在豪华游轮“夸里公主号”(Kuari Princess)上开发的。“津比德尔”和“夸里公主号”出自1989年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大漩涡骑士》(Riders of the Maelstrom)。这本书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许多​在坎托賭场内外出现的人先前都在正史小说《坎托湾》里亮过相。上图列举了其中一部分,他们是:
第一排:乌比娅拉·吉尔(Ubialla Gheal)、亚斯托·阿茨蒙(Yasto Attsmun)、塔姆(Thamm)、尼珀斯·潘皮克(Neepers Panpick)、沃迪宾(Wodibin)、索迪宾(Thodibin)和多迪宾(Dodibin)三兄弟;
第二排:德拉·皮迪斯(Derla Pidys)、帕拉莱拉·格拉默斯(Parallela Grammus)和龙比·格拉默斯(Rhomby Grammus)姐妹、卡尔贾奇·桑米(Kaljach Sonmi)、巴格威尔·图姆德(Bargwill Tomder);
第三排:坎托尼卡伯爵夫人阿莉辛德雷(Contessa Alissyndrex delga Cantonica Provincion)、彭明·布龙斯(Pemmin Brunce)、德凡西奥·斯托西尔特(Defancio Storsilt)、森塔达·雷萨德(Centada Ressad)。
其中需要注意的是阿莉辛德雷夫人。她在名义上是坎托湾的最高统治者。


如果你仔细听亚斯托·阿茨蒙的台词,会发现他说的是“巴勃罗-雷恩-基里”。这其实是卢卡斯影业故事组成员巴勃罗·伊达尔戈(Pablo Hidalgo)、雷恩·罗伯茨(Rayne Roberts)和基里·哈特(Kiri Hart)的名字。这句台词由导演赖恩·约翰逊本人配音。


沃迪宾和多迪宾分别由著名袖珍人演员沃里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及其女儿安娜贝勒(Annabelle)饰演。
沃里克·戴维斯在《绝地归来》中饰演了威基特(Wicket),也就是最早发现莱娅·奥加纳的那名伊沃克人(Ewok)。
在《幽灵的威胁》中,他饰演了四个角色,其中最著名的是沃尔德(Wald)和威泽尔(Weazel)。
沃尔德是阿纳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小时候的那名罗迪亚人(Rodian)小伙伴;威泽尔是飞梭车赛时坐在沃图(Watto)身边的人类,这是沃里克·戴维斯目前唯一的露脸角色。
在《原力觉醒》中,沃里克·戴维斯饰演了玛兹城堡里的酒客沃利文(Wollivan)。
在《侠盗一号》中,沃里克·戴维斯饰演了游击队员威蒂夫(Weeteef)。
沃里克·戴维斯饰演的每个角色的名字首字母都是“W”。


罗丝与芬恩在坎托賭场里交谈时,他们身旁有个像狗一样的异族生物。在拍摄时,它被称为“太空加里”(Space Gary)——其形象源于莱娅·奥加纳的扮演者卡丽·费希尔(Carrie Fisher)的爱犬“加里”(Gary)。


在坎托賭场里,那个把BB-8误当作吃角子老虎机的异族人叫杜勃·乔伊(Dobbu Scay)——这个名字根据《最后的绝地》剪辑师鲍勃·杜乔伊(Bob Ducsay)的名字改编而来。这个角色由卢克的扮演者马克·哈米尔(Mark Hamill)配音。


法西骆(Fathier),又被称为太空马(space horse),被许多星球驯化为坐骑。在坎托湾,它们被用于赛马运动。法西骆最早在正史小说《余波:帝国的终结》(Aftermath: Empire's End)里被提及,第一次出场则是在正史小说《加入抵抗组织》(Join the Resistance)里。


那位面对奔腾而来的太空马群依然引吭高歌的异族人叫乌布拉·莫尔布罗(Ubbla Mollbro)。她是希德克人(Xi'Dec)。这个种族最早在1989年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设定书《银河指南4:异族》(Galaxy Guide 4: Alien Races)里被提及。按照书里的设定,昆虫形的希德克人有180多种不同的性别,是银河系性别最多的种族之一。这本书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卢克用两句话向蕾伊概括了整个前传三部曲的剧情:“At the height of their powers, they allowed Darth Sidious to rise create the Empire, and wipe them out. It was a Jedi Master who was responsible for the training and creation of Darth Vader.”


在坎托湾,那位疑似是原力敏感者的马厩帮手小男孩叫特米里·布拉格(Temiri Blagg),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角色。


罗丝送给特米里·布拉格的戒指上藏有义军同盟和抵抗组织的标志。这枚戒指可以追溯到银河内战时期,当时被同情义军的帝国议员用来表明对义军的支持。


昏迷中的莱娅轻声呼唤卢克,在远处的卢克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一幕非常类似《帝国反击战》中卢克与维德大战后的经历。当时绝望中的卢克呼唤莱娅,马上被莱娅感受到。于是莱娅命令“千年隼号”回去救卢克。


蕾伊在阿克托镜洞(Mirror Cave)里询问自己的父母是谁,结果看到了自己的脸。这一幕非常类似卢克在《帝国反击战》里的经历。当时卢克在达戈巴的邪恶之洞(Cave of Evil)里遭遇“达斯·维德”。但把他打倒后,卢克却看到维德的面具之下是自己的脸。


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一样,《最后的绝地》里的尤达大师灵魂也是用木偶做的,也由当年的弗兰克·奥兹(Frank Oz)操纵并配音。尤达大师的灵魂召唤闪电摧毁乌内蒂树,暗示绝地的原力灵魂也能对物质世界产生影响。其实,在1997年出版的小说《恐惧的银河:绝地的幽灵》(Galaxy of Fear: Ghost of the Jedi)中,绝地武士艾丹·博克(Aidan Bok)的灵魂就影响过物质世界——他推了原力敏感者塔什·阿兰达(Tash Arranda)一下。这本小说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上图是阿克托的圣殿岛(Temple island)地图,我们可以看到蕾伊在岛上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发生在哪个位置。


DJ对芬恩说“Live free, don't join.”“Don't Join”正是他代号的来源。DJ向芬恩展示了军火贩子卖给第一秩序的武器,其中包括TIE轰炸机和TIE截击机——它们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


蕾伊登上“至尊号”的经历非常类似《绝地归来》中卢克登上第二颗死星的经历。卢克和蕾伊都是主动向维德和凯洛投降。帕尔帕廷和斯努克都让卢克和蕾伊亲眼目睹帝国舰队和第一秩序舰队屠杀义军舰队和抵抗组织舰队。维德和凯洛都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杀死帕尔帕廷和斯努克。

[img] http://wx4.sinaimg.cn/large/7053108bgy1fndoiz3odcj21fz0dwadp.jpg[/img]
芬恩、罗丝和DJ换装前,在“至尊号”上,有一个电熨斗从上方下降的镜头。这个镜头是向1978年的短片《硬件大战》(Hardware Wars)里的电熨斗飞船致敬。《硬件大战》被认为是第一部《星球大战》同人电影。


拆穿芬恩、罗丝、DJ和BB-8伪装的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机器人——BB-9E。


在《原力觉醒》里,正是芬恩、汉·索洛和丘巴卡逼迫法斯马关闭了弑星者基地的护盾,才导致抵抗组织的X翼最后攻破弑星者基地。法斯马本人也被扔进了弑星者基地的垃圾压缩机。《最后的绝地》先导漫画《法斯马队长》则讲述了法斯马如何从垃圾压缩机里逃出来,和如何把自己的责任嫁祸给索尔·里瓦斯中尉(Lieutenant Sol Rivas)。因此,在《最后的绝地》里,法斯马再次以第一秩序军官的身份成为芬恩的劲敌。


克瑞特(Crait)是一颗偏远、荒凉的行星。地表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盐。盐层下面则是富含红色矿物质的泥土。早在银河帝国时期,克瑞特就是最早的义军基地之一,由贝尔·奥加纳(Bail Organa)亲自领导。正是在克瑞特,十六岁的莱娅第一次知道父亲在从事武装反抗帝国的活动。这颗行星最早出自《最后的绝地》先导系列小说之一《莱娅,奥德朗公主》。


凯洛·伦提出与蕾伊共治银河系。这似乎是黑暗面原力使用者的共同野望。杜库伯爵(Count Dooku)向欧比-旺·克诺比,阿纳金·天行者向帕德梅·阿米达拉(Padme Amidala),达斯·维德向卢克·天行者,都发出过类似的邀请。


第一秩序冲锋队行刑兵(First Order stormtrooper executioner),又被称为第一秩序司法冲锋队(First Order Judicial Stormtrooper),专门负责处决犯有叛国罪的第一秩序军人。他们不是固定兵种,而是在普通冲锋队员里轮换的岗位。他们的武器是激光斧(Laser ax)。


第一秩序的AT-AT步行机和AT-ST步行机在外形上与《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里的帝国AT-AT步行机和AT-ST步行机大同小异,但作了很多改良,比如装甲更坚固、稳定性更好。


芬恩、罗丝和BB-8逃出“至尊号”时乘坐的是“Ξ级”轻型穿梭机(Xi-class light shuttle),出自正史漫画《波·达默龙》第19集。


晶狐(vulptex)是克瑞特的本土生物,以行星表面为食,因此变得通体晶莹剔透。它们生活在地表下的地洞和地道里,拥有在黑暗中发光的能力,可以充当指路灯。晶狐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生物。


AT-M6步行机,全称“全地形巨口径六型”(All Terrain MegaCaliber Six)步行机,因背部有一门“巨口径六型激光炮”而得名。AT-M6是第一秩序最大的步行机,高36.18米,比AT-AT步行机更高大。其腿部的关节活动机制有利于保持机身的稳定。AT-M6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步行机。


克瑞特战役开打前,在战壕里,夏普中士(Sergeant Sharp)尝了一口地上的盐,说“Salt”。这时请注意夏普边上的士兵——他由《侠盗一号》导演加雷思·爱德华兹(Gareth Edwards)客串。


V-4X-D滑橇艇,又被称为“单飞行员操作艇”(Single Pilot Operator),由罗奇机器公司(Roche Machines)生产,是抵抗组织使用的大功率低空飞行艇(airspeeder)。其设计可以追溯到义军同盟时代。掠过怪异地形时,滑橇艇使用稳定杆保持平衡。滑橇艇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飞行艇。


第一秩序侵略军的进攻阵型被称为“维尔斯阵型”(Veers Formation)——以《帝国反击战》里进攻霍斯(Hoth)的帝国马克西米利安·维尔斯将军(General Maximilian Veers)命名。这个阵型的要点就是摧毁敌军基地的防御火炮。


在克瑞特,被第一秩序用来轰开抵抗组织基地大门的那门炮叫“超级激光围攻炮”(Superlaser siege cannon),长200米。它虽然是死星超级激光炮的微型版,但与死星超级激光炮一样,也由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提供动力。死星超级激光炮缩小版并不是第一次在《星球大战》作品里出现。1981年漫威《星球大战》漫画里的“塔金号”(Tarkin)战斗太空站、1992年《黑暗帝国》漫画里的“日蚀号”(Eclipse)星际无畏舰等都用过缩小版的超级激光炮。但这些作品都属于《星球大战》传说宇宙。
在两边拖动超级激光围攻炮的是《最后的绝地》的原创载具——全地形重型拖运机(All Terrain Heavy Hauler),简称AT-HH。AT-HH也有一种步行机,其底部有三排腿。第一排有11条腿,第二和第三排各有10条腿,共31条腿。


在克瑞特的基地里,有一名抵抗组织士兵是乔·科尼什(Joe Cornish)客串的。乔·科尼什导演的科幻片《街区大作战》(Attack the Block)是芬恩的扮演者约翰·博耶加(John Boyega)的处女作。


马克·哈米尔的三个子女全部参演了《最后的绝地》!
大儿子内森·哈米尔(Nathan Hamill)饰演赛尔·明瑙(Saile Minnau)。
小儿子格里芬·哈米尔(Griffin Hamill)饰演萨拉卡·库钦巴(Salaka Kuchimba)。
女儿切尔茜·哈米尔(Chelsea Hamill)饰演库·米勒姆(Koo Millham)。
他们三人同时出现在影片最后。当时卢克的投影相继告别莱娅与C-3PO,向克瑞特基地的出口走去。在波·达默龙和恺·思雷纳利起身目送卢克前,有三名抵抗组织士兵也站起来目送卢克。这三名士兵就是上述三人。


卢克最后使用的原力技能非常类似原力幻象(Force Vision)、原力幻觉(Force Illusion)、原力投影(Force Projection)、分身(Dopplegänger)等技能。这些技能最早均出自不同的《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作品。比如,在1992年的漫画《黑暗帝国》(Dark Empire)第4集里,卢克就跨光年向莱娅投射了自己的幻象。当时卢克在深核(Deep Core)的行星比斯(Byss),莱娅在外环(Outer Rim)的达苏查5号卫星(Da Soocha V)。


卢克与原力融为一体前看着阿克托的两个太阳,让人想起卢克的母星塔图因(Tatooine)也有两个太阳。这位传奇的天行者在双星下崛起,又在双星下陨落。

三、《最后的绝地》与传说宇宙的相似情节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贾尔·阿克巴死于2003年的小说《新绝地武士团:统一原力》(The New Jedi Order: The Unifying Force)第31章。当时是雅文战役后29年,银河同盟(Galactic Alliance)即将战胜遇战疯人(Yuuzhan Vong)入侵者。年事已高的阿克巴无疾而终。如同《最后的绝地》仅仅用一句台词交待阿克巴的阵亡一样,在《统一原力》里,阿克巴的死也仅仅由旁人转述。


卢克告诉蕾伊,他带着本·索洛和十二名绝地学生开创了一座新的训练圣殿。在1994年的传说宇宙小说《绝地学院三部曲》(The Jedi Academy Trilogy)里,卢克创建新绝地武士团及其绝地学院时,最初也是招收了十二名学生,而且不包括莱娅的孩子。当然,在传说宇宙里,虽然卢克的新绝地武士团在创建初期历经劫难,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没有被毁灭。


众所周知,本·索洛的设定很大程度上借鉴了小说《原力传承》(Legacy of the Force)九部曲里的杰森·索洛(Jacen Solo):汉和莱娅的儿子,一度师从于卢克,成为绝地学徒,最后堕入黑暗面。在《最后的绝地》里,本·索洛杀死斯努克后成为第一秩序的最高领袖。在《原力传承》里,杰森·索洛最终成为银河同盟的国家元首,也事实上控制了帝国残余(Imperial Remnant)。在《最后的绝地》最后,卢克用自己的投影欺骗了本。在2008年的《原力传承》最后一册《无敌》(Invincible)里,卢克也用自己的幻象欺骗了杰森,让杰森误以为在和卢克对决,其实当时卢克不在杰森身边。


《最后的绝地》是第一部直接表现卢克死亡的作品。《星球大战》传说宇宙从未直接描绘过卢克之死。不过,在《传承》系列漫画里,卢克是以原力灵魂的形式出现的,暗示他当时已经去世。《传承》从2006年一直出版到2014年。
3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0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