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接坑】长篇《向莱娅公主求婚》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251查看 | 16回复

[小说] 【汉化接坑】长篇《向莱娅公主求婚》

[复制链接]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发表于 2018-4-16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次擅自接坑,从17章下开始继续翻译。希望原译者(Fragrance,感谢您)不要介意,若感冒犯请知会,我会予以删除。更新时间不定,如无不可抗因素不会坑。
水平有限,请各位不吝斧正。
二楼起正文。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芦苇泥 于 2018-5-2 19:16 编辑

第十七章(下)(已根据lobbyist的校对作出修改,非常感谢)

奥格维妮仔细打量了卢克一会儿,随后瞪着其他那些女人。她摇摇头,笑了起来,做出一脸沮丧的样子。“唉!村庄里来了三个新男人,居然只有一个能用来使唤的——还不怎么够格。我听着感觉宇宙里所有的男人全都至少救过莱娅一次。我这辈子都梦想着去星际旅行,现在呢?我可不知道我会遭遇什么。告诉我,莱娅姐妹,你是天天被追杀么?”
伊索尔德没法不注意到她声音中不安的语调。她几乎是在乞求莱娅换个话题。“这么说吧,近几年确实挺艰难的。”莱娅承认道。
“没准哪天晚上,你得坐在火边上编编你的故事,”奥格维妮说,“不过现在,我必须做出裁决。我把这个男人伊索尔德判归特内妮尔·迪乔的监护之下,作为她的丈夫。”
“什么?”莱娅非常大声地问道,吓了伊索尔德一跳。
奥格维妮坚持地对她小声说,像是试图让她保持安静。“他属于特内妮尔。她猎捕并得到了他,而且她真的很孤单。”
“但是,你不能就这么把他当奴隶!”莱娅说。
奥格维妮耸了耸肩,摆证据似的向她周围的女人们一挥手。“我们当然可以了。议会里的所有女人都至少拥有一个男人。”
“别害怕,”特内妮尔说道,试图让莱娅冷静,“我不会粗暴使用他的。”
“卢克,”莱娅催促道,“你得阻止她们!你不能让她们这么做!”
卢克考虑了一会儿,耸耸肩。“你才是新共和国的使者。你比我更清楚银河系的法律。你来处理。”
莱娅有那么一会儿没说话,看着卢克和伊索尔德。伊索尔德快速地思考了一番。在新共和国法律中,任何星球上的一般事务管理应由该星球统治者处理。在这个案例中,奥格维妮算是地方政府首脑,而新共和国唯一能做的是提出一则正式抗议。
“我对此表示抗议。”莱娅说。“我对此表示严重抗议!”
“那是什么意思?”奥格维妮问道。“你是希望与特内妮尔·迪乔战斗来争夺所有权吗?”
伊索尔德摇头拒绝,而莱娅闭了一会儿眼睛。“哪种战斗?”莱娅问道。“我们打嘴仗打到死,还是怎样?”
“也许,”奥格维妮摇着头说,“你提出要求買下他可能会比较明智……”
卢克冲莱娅摇摇头,说:“别担心,莱娅,会没事的。”
莱娅等了很长一段时间,随后说道:“特内妮尔·迪乔,我想買下这个仆人。你要为他开什么价?”
特内妮尔看向周围的人群,而伊索尔德突然意识到她可能会面对不止一个竞标者。
“他不卖。至少现在不卖。”特内妮尔说。
莱娅看向伊索尔德,说:“我很抱歉。”
特内妮尔拉过伊索尔德的手,看着他,她的眼中闪着一种奇异的红铜色,伊索尔德在海皮斯上从未见到过。伊索尔德任由她牵着手,并不觉得不舒服。这本身就很奇怪。他体内的一切,他所经受的一切训练,全都叫嚣着让他与这种野蛮的习俗抗争,但内心深处他并不害怕特内妮尔,甚至暗暗地信任她。
卢克抱着莱娅安慰她,R2也紧紧地凑过去,好让她能用手摸摸它的感应窗。卢克说:“所以韩和丘伊在哪儿?我以为他们应该和你在一起。”
“他们应该一会儿就下来,”莱娅回答道。“姐妹们今天凌晨把千年隼拖进来了。韩正在检查损坏情况。它在降落达索米尔的途中损毁得很严重,但它似乎是咱们离开这里的唯一途径了。你的飞船呢?”莱娅问起船的事情时带有某种警告的调子。
“我们大概可以直接把它的残骸当废品卖掉了。”卢克说,但伊索尔德注意到绝地没提到伊索尔德的战斗机依然完好无损。伊索尔德将此视为一个无声的警告。在他们说话时,雾气继续漫上山坡,现在它漂浮在距他们头顶一臂的高度,像悬空的天花板。
伊索尔德感觉到有人在碰他的屁股,于是转身。那些女巫正向这边挤过来,擦过他的背部。他想也许这些人是想靠近看清莱娅,接着突然意识到她们没打算去看莱娅或是奥格维妮,只是想凑近些看看他。一个年轻的女巫拍拍他的臀部,充满渴望地悄声说:“我的名字是奥雅。让我带你看看我睡觉的地方吧。”
“我觉得咱们最好进去谈。”莱娅对特内妮尔说道,用左手抓住这女巫的胳膊。莱娅同时还占有性地抓着伊索尔德的手,一把拉过他。“来吧,咱们去找韩,”她说道,越过他的肩膀瞪着另一个女人。伊索尔德觉得很奇怪,莱娅和特内妮尔握紧他的方式十分相像。她到这个星球上还不到两天,现在就已经在模仿女巫们的肢体语言了——她们那高昂的头颅,那特殊的趾高气扬的走姿。他想象着再过一个星期,她就会仿佛出生于此一般融入她们的氏族了。这是一种只有受过大量训练的外交官才能掌握的微妙技巧。
她们进入了要塞,尽管许多女巫并没有什么反应,一部分女人仍然自顾自地开始喊叫并发出饥渴的嚎哭声。伊索尔德感觉自己的脸红了。
当他们经过要塞大门时,奥格维妮碰了碰他的胳膊,让他和卢克都停了下来。“去见你们的朋友吧,”她对卢克说,“不过结束后马上过来见我。你来到这里并非偶然。”
莱娅领着他们穿过六层迷宫般的石砌通道,接着从一处走廊下到一个巨大的洞穴似的房间。千年隼几乎填满了整个空间。伊索尔德没看到大的入口,没有能让她们把船弄进来的通道。
他研究了一会儿那些墙壁,发现有几块巨石的远端破碎过。这就意味着那些女巫们设法在石墙上开了个洞,将千年隼垂直升到两百米高的空中,借雾气的掩护把千年隼弄进来以后再次封上了墙壁。那些女巫干了不少活。考虑到这里原始的铁器时代技术,所有这些壮举都是不可能完成的。而伊索尔德意识到,不知怎么的,他本能地不太想知道她们是如何做到的。
千年隼的一盏前灯照亮了房间,船上的航行指示灯也都开着。韩不敢在室外运作那么多系统,否则可能会被敌人从轨道上探测到,但伊索尔德注意到这里厚厚的石壁能够阻隔电子讯号。
他们由舷梯登上千年隼,发现韩和丘巴卡正在驾驶舱运行诊断程序。一个礼仪机器人正在主发电机那儿捣鼓烧焦的线路。
“韩!”卢克一进驾驶舱就喊道,但韩并没有回应他热情的招呼;相反,他转身面对他的电脑,而伊索尔德意识到韩这是感到愧疚了,一时无法面对卢克。
“这么说,你找到了我们,小子?好吧,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这儿的事情棘手得很。你应该不会恰好带了什么替换零件吧?”
“发生什么事了,韩?”卢克问到。武基人拍了拍绝地的肩膀,饱含深情地嚎了一声。“你不能就这么绑架莱娅,拖着她跑过大半个银河系,然后说个嗨就完事。”
韩坐在船长座椅上转了个圈,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克制的笑容,仿佛他要是不笑就要大喊大叫了。“嗯,听着,是这么回事:我打牌赢来了一个星球然后实在忍不住想看看它。同时呢,我爱的女人正打算和另一个男人跑路,所以我说服她跟我一起遛个弯儿。等我们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天上全是想把我们打下来的战斗飞船——因为没人费神提醒我们一句这星球被封锁了——等我们坠机了以后,又冒出来一群女巫要为争夺我的飞船的残骸而发起战争。所以我告诉你,卢克,我这个星期过得很糟糕。现在呢,锦上添花,你又打算来教训我,或者逮捕我,或者揍我一顿。所以告诉我,你这周又过得怎么样啊?”
“也差不多。”卢克说。他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控制面板。“你的船怎么了?”
“这个嘛,”韩说,“咱们的防冲撞力场发生器炸了,感应阵列窗坏了,航空电脑当机了,主反应堆里还漏掉了大概两千升冷却液。”
“我带了R2,”卢克没什么底气地提道。“它可以操纵飞船。”卢克回头看向伊索尔德,似乎想让他说话。伊索尔德看得出现在并非谴责或者斗殴的时候。眼下,他们应该合作。但他能做到忍着没对韩·索罗的嘴上来一拳已经算不错了。
“我的战斗机还在这儿。”伊索尔德说道,特内妮尔牵住了他的手。伊索尔德不想把这事大声说出来,并且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女巫们没有跟着他们上船。
“你有一架能用的飞船在这个星球上?”韩问道。“它能载多少人?”
伊索尔德仔细斟酌自己的回答。如果他告诉他能载两个,韩会不会尝试偷走船然后带着莱娅跑掉?“两个。”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芦苇泥 于 2018-5-2 19:19 编辑

卢克好奇地看着伊索尔德,而韩放心地松了口气。“我要你载着莱娅飞离这地方,现在就去!”韩说。“这里有一大票人愿意为抢那架战机而杀人,而且相信我,你不会想和她们打照面的!”
“他在试探你,”卢克轻松地告诉韩。“他的战机只能载一个人,而且我们已经见过那些暗夜姐妹们了。”韩气得脸色一沉,而他的眼睛看上去无神而焦虑。
“你通过了测试,索罗将军。”伊索尔德说。
“我们现在的麻烦大得很,”韩警告伊索尔德道。“别跟我玩这些乱七八糟的。”
伊索尔德不喜欢韩的语气。“算你走运,我没玩更狠的。”伊索尔德说道。“我是很乐意为你闯下的祸而照脸抽你的。我不那么做是你运气好。”
卢克看着伊索尔德,像是在估量些什么。
“有种来试试看啊,”韩说道,“要是你觉得你能搞定我的话。”
伊索尔德瞪着丘巴卡。武基人在徒手搏斗上很有他们的一套,而且武基人如果想缴对手的械,他们会连手一起缴。而如果那样还不能把你压制住,武基人会把你的腿也扯掉。伊索尔德想确保这个武基人不会插手他们的争斗。丘巴卡耸了耸肩,用他自己的语言抱怨了几声。
“停一停,”莱娅说。“我们用不着自相残杀就已经有足够的麻烦事了。伊索尔德,我跟着韩来这里是自愿的……算是吧。他请求我以朋友的身份相陪,而我同意了。”
伊索尔德不敢置信瞪着她,不太确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看过关于这场所谓绑架的全息录像片段,但他不能骂莱娅是骗子。“呃,”他尴尬地说,“索罗将军,我想我欠你一个道歉。”
“好极了,”韩说。“所以,让咱们继续工作吧。你不如从想个办法让我们离开这里入手?”
“我有一支舰队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伊索尔德说。“他们应该会在七到八日内到达。”
韩问道:“你说舰队的时候,你指的是多大的舰队?”
“大概八艘歼星舰。”伊索尔德说。
韩的下巴都快掉了,但莱娅说:“七天不够快。如果奥格维妮说得不错,那么暗夜姐妹们三天内就会发动进攻。”
伊索尔德用手臂环住莱娅。“我的宇航机器人能驾驶一艘船作超空间跃迁。我们可以把莱娅送回家。”
“我不这么想,”莱娅说,“我不会抛下你们一个人走的。韩?如果你有足够的替换零件,你多久能修好这艘船?”
韩计算了一番。堵上裂缝止住冷却液泄漏只需要几分钟。你甚至可以一边飞一边加冷却液。R2组件一经接入马上就能导航。安装新的防冲撞力场发生器大概需要两小时。最简单的一步要算安装新的感受器阵列窗口。如果所有人都帮忙并且抓紧进度的话,两个小时。
“两小时。”韩回答道。
“我建议咱们把伊索尔德的船给拆了。”莱娅说,“修好千年隼,然后离开这儿。”
伊索尔德怀疑地看着千年隼。与他的战斗机相比,这是艘很大的船——大约是前者的四倍长。算上那些额外的护甲和货舱,重量肯定达到了四十倍。“你用的是哪种防冲撞力场发生器?”伊索尔德问道。
“我有四组诺多西空-38型。全都坏了。你用的是什么?”
“三组泰伯特-12型。”
丘巴卡嚎了句什么。
“是啊,派不上半点用场。”韩承认道。“那你的感受器阵列窗呢?”
“对角线长零点六米。”伊索尔德説。
“那对我们而言有点小了。”韩做了个鬼脸,“但如果必须的话,我们可以在我现在的阵列上焊一些金属板,让窗口窄一点。那样可能会减弱一点我们的感受器的性能。”
“对,那应该行得通。”伊索尔德表示同意。“但我们上哪去找足够大的力场发生器呢?”
“没有它我们能飞吗,先生?”3PO问道。
“太危险了,”韩说道。“我们要担心的可不只是导弹袭击,还需要偏导陨石。如果哪块陨石穿破了感受器阵列,可能会毁掉相当多的敏感元件。”
“监狱附近可能有某些力场发生器,”韩说,扬起手来。“一门装甲炮台,一架飞船的残骸,诸如此类。我得去那里瞧瞧。”
“就算我们能找到什么能偷走的发生器,光是拖动它们就得要四个人,而且我们大概还得要一个人站岗望风。”伊索尔德说,“接着就是运输问题了。我们在说的可是将近两公吨重的器材呢。”
“我们可以等拿到了东西以后再考虑移动它们的事。”韩说,“监狱里至少会有几架反重力运输橇的。”
“你们可以算我一个。”卢克说。
“我反正已经加入了。”莱娅补充道。
伊索尔德考虑了一会儿。他们没办法把那武基人带进城市。可能这整个星球上除了军队以外的人这辈子都没见过武基人。同理适用于3PO。这就让他们人手短缺了。他不喜欢莱娅让她自己陷入危险,但他们选择余地有限。他回头看向特内妮尔,发出请求。这女巫看上去很膽怯,但心思坚决。
“我会领着你们去监狱,”特内妮尔说,“但我从没进去过。我不知道你们要找什么,我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你们氏族姐妹里有任何人进过那座监狱里面吗?”莱娅问道。
特内妮尔耸了耸肩。“奥格维妮对这种事了解得比我多。我去找她。”特内妮尔离开了,几分钟后带回了那老女人。
“我们氏族中没人曾进过那座监狱,”奥格维妮说道,“除了那些已成为暗夜姐妹的人们。”她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巴露卡姐妹呢?”特内妮尔犹豫地说,“我听说她成为了被弃者。”
奥格维妮迟疑了很长时间,然后抬头看着莱娅。“我们氏族中有一位姐妹曾加入过暗夜姐妹,但最近离开了她们并为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现在作为被弃者单独居住,并且提出了重回氏族的请求。也许她能帮你们指路,告诉你们去哪里找你们所需之物。”
“您似乎很不情愿推荐她,”莱娅说,“为什么?”
奥格维妮轻声回答道:“她现在正为了净化自己而斗争。她承认那些难以言说的暴行已经给她留下了深重的痕迹。那样的人……不可信,不稳定。”
“但她曾经进去过那座监狱?”韩问道。
“是的。”奥格维妮说。
“她现在在哪?”
“巴露卡住在一个名叫石之河的洞穴里。我可以派一个战士带你们去。”
“我来带领他们,主母,”特内妮尔自告奋勇道,把一只手搭在奥格维妮的肩上。“也许您可以护送他们去作战室然后吃点午饭。您可以给他们看看地图,规划路线。我会派几个孩子去准备坐骑的。”她拉过伊索尔德的手。“请你跟我来,”她说,“我有话想跟你说。”她拉着他向前走,似乎觉得他肯定会跟上。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芦苇泥 于 2018-5-2 19:21 编辑

她带着他下楼,穿过错综的走廊,途中停下来取了一罐水,随后把他领进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口箱子。其中一堵墙上有一面很大的银制镜子,底下是一个水池。“这以前是我的房间,那时候我还和歌山氏族一起在这里生活。”特内妮尔说。她打开那口箱子,拉出一件红色蜥蜴皮制成的柔软袍子,又拉出一件绿色的。她把它们举起来。“你觉得卢克会喜欢我穿哪件?”
伊索尔德没敢告诉她,穿蜥蜴皮这个想法本身似乎就比较野蛮。“绿色的那件和你的眼睛更配。”
她点点头,很自然地扯掉她身上那件又脏又破的袍子,脱掉靴子,随后就站在镜子前用一根布条擦洗自己,一边盯着镜中的自己看。伊索尔德狠狠地咽了口口水。他知道在某些星球上,人类对得体与否有不同的认知,再说特内妮尔擦澡时那种公事公办的态度似乎也昭示出她完全没想诱惑伊索尔德。
“你知道,我搞不懂你们的习俗。”特内妮尔说,“昨天早上我抓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想要我,而且那让我可高兴了。我一开始给了你无数个逃脱的机会,结果你亲手把自己捆上了。我知道你是来这里找一个女人的。我能从你身上感觉到。”
“是的,”伊索尔德说道,盯着她背上雕塑般的肌肉。按照海皮斯的标准,特内妮尔并非美人。实际上她可说是相貌平平。但伊索尔德认为她拥有极具吸引力的肌肉群。她显然是个运动型。他在海皮斯见过很少几个有她这种体格的女人。不是健美先生那种结实强壮的肌肉,也不是跑步或游泳运动员那种精瘦。她介乎两者之间。他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攀爬?”
特内妮尔回头一笑。“是啊,”她说。“你呢?”
“我从没试过。”
特内妮尔擦完了,套上袍子,把一头长发从后领拉出来,随后开始梳理那些细密的发卷。“我喜欢在石头上攀爬的感觉。”特内妮尔说,“爬到全身汗湿。等你爬到山顶,如果天气合适,你可以脱掉衣服然后在积雪中洗澡。”
尽管他真的没有被这姑娘吸引,他还是意识到今晚要想不梦到她将是很困难的。“我想你是可以那么做。”
梳完头发后,她系上一条明亮的白布头巾,转向他并微笑。“伊索尔德,我可以直接还你自由,但如果我那么做,其他的氏族姐妹只会来抓你。所以直到你离开之前,我想我最好只还给你名义以外的自由。”
伊索尔德明白她在试着示好。“你很大度。”
她友好地亲吻他的前额,随后再次牵住他的手,领着他前往作战室。
莱娅和其他人站在一张放在地上的巨大地图周围。那地图是泥土铸模制成的,涂有颜色。一位氏族姐妹正在山峦起伏的乡间划出一条路线,避免他们的踪迹被桀斯泽里昂的间谍发现。这是一条蜿蜒曲折的路线,穿越一百四十公里的群山和丛林,直到监狱所在的沙漠边缘。只有最强壮的兰克兽才能在三天内完成这段旅程。
伊索尔德看向莱娅,仍然在担心她,担心她是否真的没事,担心韩是不是真的绑架了她。她似乎没有表露出对韩的愤怒,或者对他的恐惧。然而伊索尔德实在想不通她怎么会随便和他私奔并踏上这次疯狂的航程。他在心里发誓,如果她选择了韩,他会把她赢回来的。他若无其事地走到她身边,牵住她的手。莱娅抬头对他微笑,深情地凝视着他。那女巫在标记路线,而他们在一旁站了整整十分钟,伊索尔德却只来得及研究她颈部的曲线,她眼睛的颜色,以及她头发的芬芳气息。
吃完饭后,奥格维妮把卢克和伊索尔德带到一间侧卧室,一位干瘪的老妇人裹着毯子坐在里面,正打着鼾。她的牙都掉光了,白发扎成小股。她坐的是一口上面放了垫子的石箱,身边还有两个年迈的女人照料。
“蕾尔主母,”奥格维妮悄声对那老妪说道,轻轻地摇晃她的肩膀。“有两位拜访者来见你。”
蕾尔停住呼吸,睁开双眼,眯着眼看卢克。她皮革般的肌肤长了紫色的老年斑,但她的双眼如同褐色的水池一般闪着光。她温和地拉过卢克的手。“啊,这是卢克·天行者。”那老妪认出了他,微笑着说,“多年前发起了绝地学园的人。”卢克颤抖了一下,因为那老妪并未被告知过他的姓名。“你的妻子和孩子们呢?他们还好吗?”
卢克结结巴巴地说,“我们都很好。”伊索尔德脖子后面的汗毛立了起来。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正在直视强光。
那老妪了然地笑了,点点头。“好,好。如果你拥有健康,你就拥有许多。你最近有见过尤达大师吗?那个老家伙怎么样了?”
“我最近没有见过他,”卢克回答道,而蕾尔握着他的手放松了,她的眼神黯淡了。她似乎根本忘了卢克正站在她面前。
奥格维妮将她的注意力引向伊索尔德。“卢克带了另一个朋友来见您,”奥格维妮说,她将那老妪蜘蛛般的手指放到伊索尔德手中。
“哦,这是伊索尔德王子,”那老妪说,凑近来凝视着他,“但是,我以为桀斯泽里昂把你给杀了。如果你还活着,那么……”她研究了他一会儿,随后她明白过来,脸色变得阴沉。她抬头看向奥格维妮。“我又做梦了,对不对?现在是哪个世纪?”
“是的,主母,您又做梦了。”奥格维妮安慰地回答道,轻拍老妪的手,但蕾尔没有松开伊索尔德。她的眼神失去了焦点。
“蕾尔主母已经将近三百岁高龄了,”奥格维妮解释到,“但是她的精神太过强大,不允许她的肉体死亡。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她曾告诉我,某天会有一位绝地大师带着他的学生前来,而当他到来时,我应该直接把他们带到她面前。她说她有一则消息要告诉你,但她现在不太清醒。我很抱歉。”
奥格维妮看起来很紧张,她尝试着撬开那老妪紧抓着伊索尔德的手指。蕾尔朝他们所有人微笑,她头发花白的脑袋起伏着,如同水上浮舟。“很高兴和你见面,”蕾尔告诉伊索尔德。“请你以后再来看我一次。你是个这么好的年轻姑娘、或者小伙子、或者无论什么……”
奥格维妮让老妪松开了伊索尔德的手,随后带着两人离开房间,匆忙地领着他们离开。
“她能预见未来,是不是?”卢克说。
奥格维妮机械地点头,而伊索尔德一时不舒服极了。因为如果那老妪是正确的,那么几天后他就会被桀斯泽里昂杀死。“她有时会在未来迷失方向,就像她迷失在过去中一样。”奥格维妮解释道。
“关于我她还说过些什么?”
“她说你到来之后,”奥格维妮轻声说,“她就会任由自己死去。她还说你的出现标志这我们世界的灭亡。”
“她那是什么意思?”卢克问道,但奥格维妮只是摇了摇头,走到灶台边去了。她的男仆舀了些汤到她碗里。卢克肯定是看见了刻在伊索尔德脸上的恐惧,因为他将手放在了伊索尔德背上。
“别担心,”卢克说,“蕾尔所见到的只是一种可能的未来。没有什么是注定的。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1

主题

18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20
水晶
0
发表于 2018-4-17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填就立即填,爽快

1

主题

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7
水晶
0
发表于 2018-4-18 0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填坑任重道远,多谢汉化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

午饭之后,特内妮尔带领小队进山。尽管中午的太阳并不是特别热,那些兰克兽却已经泡在要塞下方的池子里了。它们在池底转悠,只留鼻子在水面上。
一些村庄里的男孩正在向兰克兽们喊出命令,其中四只随即从水中出来。男孩们给兰克兽安上胸甲,挂上沉重锁子甲,那种锁子甲由小块的骨头与盔甲碎片支撑,用乌法皮绑在一起。武装完兰克兽以后,男孩们爬上它们头部的骨板,绑好坐鞍。坐鞍位于头骨板前段的浅凹处,许多绳索绑在这生物的利齿上,从其鼻孔中间穿回来,最后系住骨板前端的棘突,以此来固定坐鞍。每一头坐骑上安有两副鞍。
莱娅选择了一头年迈的母兽,它是兽群的首领,名叫托什,满是疣子的褐色皮肤上长着浅绿色的苔藓和霉。韩把她推上兰克兽,好让她顺着那疙疙瘩瘩的胳膊爬到它肩部的骨头平台上,然后再跳进坐鞍。随后韩帮助伊索尔德和卢克把机器人们拽上其中一头坐骑并绑好。带上机器人很麻烦,但他们需要R2的探测器。
等他们完成以后,特内妮尔和丘伊各爬上一头坐骑。韩来到莱娅的坐骑前,正开始找个落脚点爬上去时,卢克快速跑到了他面前。
"嗯,跟你说吧,韩,"卢克小声说,"我有点想和莱娅一起骑。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见过她了,而且有些事我想了解一下。"莱娅可以感到卢克身上有种不寻常的紧张感。
"没门,哥们,"韩说。"她是我的。你为什么不去骑那边那头兰克兽呢?"他朝特内妮尔的方向点点头。"那个特内妮尔对你来说肯定够性感了。"
"她?"卢克说,"我可不知道。"卢克脸红了,而莱娅突然明白过来:卢克这是害羞了,同时她感觉到他正左右为难。他喜欢那姑娘,却又不想靠近。
"你总不能够告诉我你没注意到她。"韩说,"我是说,那女人实在是盘靓条顺。"
"是啊,我有注意到。"卢克浅浅地笑了一下。
"所以,到底怎样?你要告诉我你不想要她?"韩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差异太大了。"卢克说。
"可你们有那么多共同点。你们都来自奇怪又偏远的小星球。你们都有古怪的力量。你是个男的她是个女的。你还想要什么?相信我,哥们,我要是你,我就直接走到她跟前问她想不想骑我的兰克兽。"
"我不知道。"卢克说。在他们上方,莱娅可以感觉到他的紧张舒缓了一些。韩差不多要说动卢克了。
"行吧,如果你不想去邀她一起骑,也许我应该请她和我一起。"韩说着,向上瞟了莱娅一眼。
"哦,你也太幼稚了吧,"莱娅反击道,"想让我吃醋。门都没有。"
"嘿,"韩说,"我才是那个被抛弃的情郎。如果你想和尊贵的伊索尔德殿下一起骑,那是你的特权。"他朝伊索尔德的方向挥了挥手,伊索尔德正站在特内妮尔的兰克兽旁。"但就算我想找某个可爱姑娘安慰一下我失恋受伤的心灵,你又为什么要在乎呢?"
"我不在乎……不怎么在乎,"莱娅说。"我担心的不是你。我只是不希望你那样利用另一个女人!"
"我?"韩说,摊开双手,耸肩做出一个不可置信的姿势。他转身看向特内妮尔,但卢克已经爬上兰克兽坐在她身边了。伊索尔德偷偷溜到莱娅坐骑后方,从那个距离助跑起跳,落在了莱娅身边的坐鞍上。
"不好了,索罗将军,"伊索尔德说着拍拍莱娅的膝盖。"看来你得和你毛茸茸的武基朋友坐在一起了。但我知道你不会为此烦恼的,反正你们哥俩好。"
韩瞪着伊索尔德,而莱娅一点也不喜欢他的眼神。而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中,气氛始终没有得到改善。
他们的旅程从一条绕过歌山的小道开始,兰克兽们得从一堵百米高的悬崖上爬下去。事实证明,从许多角度来看它们都是很糟糕的坐骑。当一头兰克兽打量四周时,它整个头部骨板都会随着视线左右摇晃或是上下摆动。如果它直立行走,它那种糟糕的步态太过颠簸,骑手一个不留神就会被甩下去。而当它俯身四足并用、迈着大步穿越茂密的灌木丛时,能够继续待在它头上就已经是了不起的壮举了。总而言之,骑兰克兽对身体素质的要求不亚于莱娅此前执行过的一切任务。然而到傍晚她不得不承认,没有人能不靠兰克兽就翻越这些大山。
有两次他们遇到的峡谷陡峭得连训练有素的攀岩者也会望而却步,但兰克兽们把它们巨大的爪子插进悬崖上古时凿出的落脚处,在崖壁上下自如。其中有一次韩的兰克兽撞松了一块石头,差点就砸到了伊索尔德。王子仰头怒视着韩,韩则低头一笑。"抱歉啦。"
"也许没那么抱歉!你没法从我这偷走她,所以想谋杀我吗?"伊索尔德咬牙切齿道。
"韩不会那么做的。那只是个意外。"莱娅向伊索尔德保证道,但没用,王子依然对韩满面怒容。
伊索尔德保持沉默了很长时间,但当他们的兰克兽远远跑在前面时,他说,"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突兀地和韩跑到这里来。"他没说别的,没有刨根问底,但他的语调流露出他的沮丧,表明他渴求答案,而这答案她并不想给。
"我会和韩这样一个老朋友一起跑掉,这难道真的很奇怪吗?"莱娅问道,希望转移话题。
"对。"伊索尔德语气激烈地说。
"为什么?"莱娅问。
"他很烦人……"伊索尔德谨慎地说道,似乎在思索。
"还有呢?"
"还傻头傻脑的,"伊索尔德下结论道,"他配不上你。"
"我明白了,"莱娅说着,试图不让自己渐生的怒火流露在声音中。"所以,海皮斯的王子觉得科雷利亚的国王是个烦人的傻子,而科雷利亚的国王觉得海皮斯的王子是一坨烂泥。我看你们一时半会儿是没法相互欣赏了。"
"他居然管我叫一坨烂泥?"伊索尔德一脸震惊地说。
不久后,他们周围的树丛愈发茂盛。如果是人要穿行期间可能得花上好几个小时用震荡刀砍出路来,而兰克兽们则可以在树枝间简单地横冲直撞。当伊索尔德的坐骑在一些树木间推进时,伊索尔德抓住了一根树枝以防它擦伤莱娅,接着松手让它甩回去,狠狠地打到了韩和丘巴卡。韩喊道,"嘿!注意点!"
伊索尔德笑了笑。"索罗将军,也许是你自己该注意点。你带我们来的是个危险的星球,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险的烂泥巴种族。"
韩脸色一阴。"我可不担心!"他说。"我能照顾好自己。"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天下午接下来的旅程基本上一路无事,有可能是大家累得吵不动了。莱娅听到卢克和特内妮尔轻声交谈,卢克教给她原力之道,那女孩则讲述了如何猎杀一种这附近山里的一种长角的野兽,她称之为德雷宾。听上去那种生物靠捕猎兰克兽为食,莱娅觉得那简直无法想象。
一行人在晚间来到一条洪水咆哮的山涧边,兰克兽们纷纷跃入水中,一边游一边发出长鸣,水面上只能看到鼻孔,尾巴在身后漂浮着。莱娅无意识地哼起一首小调,然后意识到她哼的是"韩·索罗/奇男子啊!索罗",立马尴尬地停了下来。
韩赶着他的兰克兽追上莱娅和伊索尔德,散漫地冲莱娅笑了下。两头兰克兽并肩游了一会儿,韩的兰克兽被水流推向另一头。伊索尔德做出回应,他驾着兰克兽转向韩的,让两头并肩的兰克兽彼此推挤起来。
莱娅瞪了他俩一眼,喊道,"你们俩都给我停下来!"
"他先挑事的!"韩喊道,而伊索尔德把他的缰绳甩进水里,让水花溅向韩。
在他们身后,特内妮尔轻声吟唱起来,一道水流从河中升起,裹挟着回旋的棕色泡沫流升到四十米高。它旋转着冲向那两人,随后溃散了,把韩和伊索尔德淋了个透。卢克和丘巴卡放声大笑,莱娅也向那女巫回以微笑。
"谢谢你,"她说,"也许哪天你能教我那个咒语。"
莱娅感受到一阵突然的狂喜与渴望,意识到她这是连接上了卢克的感情。他以前很少对哪个女人有这样的感受,她对此很确定。莱娅对他眨眨眼。
"我们很快就能宿营了。"兰克兽们爬出山涧后特内妮尔说道。R2展开了它的天线盘。"那些洞穴就在附近。"
"R2没有搜索到任何帝国的信号,"3PO说,它金色的眼睛在黑暗的山林映衬下闪亮得不自然。"但他接收到在我们上方有许多电波通讯。"
"发生了什么?"卢克问道,而R2开始哔哔叫起来。
"看起来,先生,"3PO告诉他们,"在我们上空,有几艘帝国歼星舰刚刚跃出超空间。R2正在计算舰船数量。截至目前,他侦测到了十四艘船的信号。"
莱娅紧张地看向天空,尽管天空仍然没有黑到可以看见宇宙飞船,伊索尔德说:"我不应该带上那艘海皮斯战龙舰的。在我们小小的进攻之后,他们只有两个选择:增援或者撤退。看起来他们打算增援。"
莱娅差点就要问他,"辛戟的人发现我们在这下面的概率有多大?"但她觉得她最好不要说出来。她不希望给大家增添忧虑,万一本来还没人想到这个问题呢。但她看向韩,从他紧皱的眉头得知了他在想什么。监狱的守卫已经广播过他的大名,辛戟的手下很有可能知道他还活着待在这星球上。而且像新共和国所有的好官员一样,韩的脑袋是有悬赏的。唯一的问题是,辛戟对抓住韩的渴望是否足以让他突破自己设下的封锁令,派一艘船到地面上来呢?
莱娅回头看向伊索尔德。"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不喜欢头上有这么多歼星舰。"那些舰船的探测器侦测到他们两个机器人电信号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毕竟还是有可能,所以她补充道:"我们去那些山洞里躲一阵子吧。"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十分钟以内,特内妮尔带领他们穿过茂密的树丛,来到地上一处裂口。洞口被扭曲的红色藤蔓掩盖了一半,藤蔓上开着味道刺鼻的白花。特内妮尔从她的兰克兽上下来,走到洞口喊道:"巴露卡?巴露卡?"但是无人回答。她紧张地站了一会儿,随后开始轻声吟唱。等她睁开双眼后,她说:"我感觉不到她在附近。"
"如果我们找不到她,"3PO说,"我们该如何获取关于监狱的信息呢?R2,扫描这片区域的生命形态!"R2叫了一声,开始将天线盘对准地面。
特内妮尔向洞中窥探一会儿,走了进去。一分钟后她再次出来。"里边有一些衣服和罐子。看起来她是几天前离开的。"
"真棒,"韩说,"她会去哪?"
"去捕猎食物?"特内妮尔猜测道。"也有可能她再次加入了暗夜姐妹。这对巴露卡而言是危险时期。作为一个被弃者,她应该待在野外,保持独处并且审视她的过去、她的未来。但那种孤独感常常令人无法忍受。"
天色随着日落而暗了下来。"我们在这儿扎营吧,"卢克说,"我们可以等她。"
他催动他的兰克兽走入黑暗,而特内妮尔则开始用石头在洞口围出半圆,显然是为了标识出这个洞已被占有。不知怎么的,走进山洞里面这想法本身就让莱娅不舒服。她感觉自己在侵犯巴露卡的隐私。
伊索尔德赶着兰克兽进入阴暗的洞穴。进去以后,洞穴却呈现出一幅闪闪发光的梦幻景色。钟乳石与石笋表面包裹着石榴红,有一种黄宝石般的色泽,夹杂着金属般的绿色和象牙色条纹。洞穴中仿佛翻涌着海水,莱娅因而明白了为什么女巫们把它叫做石之河。洞顶非常高,足够让两头兰克兽直立着叠罗汉。一道溪水从洞穴中穿流而过。
特内妮尔从洞口附近的一个仓库中拖来一些圆木,韩用他的爆能枪将它们点燃,升起火堆。白天里,整支小队都在骑行中保持安静与警惕,提防着暗夜姐妹的哨兵。现在他们能说话了,莱娅却发现自己太累了。
那些兰克兽倒是看上去一点也不累。它们穿着那些吓人的骨质胸甲和冲锋队盔甲,弓着腰围在火堆旁暖着它们的关节,轻声哞叫着。托什在对年轻的成员们讲话,用她的爪子做着手势,火光在她的牙齿和多疣的肩骨板上闪动。
丘巴卡蜷在一条毯子上睡着了;两个机器人去了洞口,以便R2能用探测器监视外面的旷野。韩带着一支火炬去探索洞穴后部。特内妮尔在往火堆里放绿色的大坚果,那些壳得烤一烤。同时卢克正和她轻声交谈。伊索尔德倚着一根包裹着石榴红的柱子,眼睛半阖着,在把玩他的爆能枪。
兰克兽们发出了一声叹息的呻吟,特内妮尔冲托什点了点头。"她在告诉她的孩子们她的祖先最初是如何遇到女巫们的。"特内妮尔说,"她说有一头生病的母兽遇到了一位女巫,女巫治好了她并骑到了她背上,学会了她的语言。骑上兰克兽的女巫更容易发现食物,因为她敏锐的眼睛即使在白昼也能看得很清楚,那头兰克兽因此茁壮成长,长得很巨大。不久,她成为了兽群之母,而在其他兽群逐渐消亡的同时,她的兽群依然繁荣昌盛。那时候,兰克兽们还不知道如何制造诸如矛和网这样的有力武器,也不知道如何用铠甲保护自己。因为女巫们教会了它们这些了不起的东西,她说,兰克兽们将永远敬爱女巫们并为她们服务。尽管有时我们会下一些不合理的命令,比如让它们载着我们穿越荒野或是让它们去攻击暗夜姐妹。"
莱娅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特内妮尔,意识到这女孩肯定感觉到了她对兰克兽的好奇。"我觉得托什很爱你的族人。"莱娅说。
特内妮尔点了点头,伸手挠了挠那头兰克兽的后腿。"没错,她为她的兽群如此强大而心怀感恩,但没有哪头兰克兽喜欢那些暗夜姐妹。"
"你之前告诉我兰克兽们不会为暗夜姐妹们服务,"卢克说,"那是为什么?"
"暗夜姐妹对待它们的方式很糟糕,把它们当成一般的奴隶。所以兰克兽们经常会跑掉。。"
"我觉得这倒是很有意思,"伊索尔德说,"你们把兰克兽当做朋友,却把男人当做奴隶。你们的权力结构很有趣,男人居然在最底端。但我觉得这整个结构都很野蛮。"
"要看到外星文明的野蛮之处总是比看到自己文明的简单,"卢克说,"女巫们按照力量划分阶级,大多数文明都是这样的。"
伊索尔德点点头、
"打个比方,"莱娅说,"我觉得靠出身决定统治权这种观念就挺野蛮的。你不觉得吗,伊索尔德?"
"这论调由你提出来就显得很奇怪了,公主,"伊索尔德说,"你自己的家族就是世代养育和训练领导人的。你成为领袖只是因为天赋的权力,而你所有的民众都清楚这一点。然而当你的头衔与王位都基本沦为名义,你的人民仍然呼吁由你来担当奥德朗大使的职责。"
"所以你声称我们身为领导者并非因为出身,而是因为我们继承了那些能力?"莱娅不怎么高兴地问道,"我觉得这很牵强。"
"并不牵强,"伊索尔德坚持道。"我们繁育动物的时候图的是它们的智慧、美丽或者速度。在社会性食肉动物中,兽群首领往往会挑选最强壮最聪明的伴侣。结果就是它们的后代通常会"继承"群落中的统治地位。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个观点。"
"就算我认可你这个论点,"莱娅说,"它也根本无法支持人类行为。人类与社会性食肉动物是不一样的。"
伊索尔德凝视着阴影处。"如果你对我母亲了解得更多,你就不会赞成那样的观点了。"莱娅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
"显然,有许多人类社群都将自己视为社会性食肉动物,"卢克说。"随便找个舰队看看,你不可避免地会找到相似的观念。军阀就是这么产生的。"
"暗夜姐妹也一样。"特内妮尔说。
"卢克,我不敢相信你居然在这一点上反对我!"莱娅说,"你可是我知道的最温和的人了。"
"我的意思是,"卢克柔声说,"尽管这在你我听起来可能有些不是滋味,但伊索尔德可能说得有道理。智力,领导能力,决策能力……所有这些特质都很可能是有基因来源的。而如果这些特质能够在繁育中传承,那么有一个长期存在的领导群体也许不是件坏事。"
"我觉得这种方法糟透了,"莱娅说,"你已经见识过了,伊索尔德。你见过你们星球上的商人有能力领导得和你一样好。"
伊索尔德有些迟疑。"我怀疑他们能否当好领袖……他们当然是很好的商业领袖……但我不确定他们有资格领导政府。"
"你怎么会不确定呢?"莱娅问道。
"我们的商业领袖们倾向于以发展、利润、盈余来衡量一切事物。我见过由商业人才领导的世界,他们极少考虑那些被他们视为浪费资源的人们--艺术家,神职人员,弱者。我比较希望这样的领导者专注于商业。"
"你批判商人们唯利是图的态度,可是就在刚才你还把你母亲称作捕食者呢?"卢克说,"她和商人的差别在哪?"
"我的母亲在她那个时代是很好的领袖。"伊索尔德说,"你们以前的共和国当时正分离崩析。我们需要一个冷酷的人来击退帝国。当我们无法击退他们时,我们则需要一个强势的人来确保我们的世界在帝国高压统治下团结一致。但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所需要的母皇应当既能强硬地与我的阿姨们斗争,又能温和地以仁慈治国。"
特内妮尔依然在摩挲那只兰克兽,那巨大的野兽凑到她身边,寻求她的抚摸。"我没法声称自己搞懂了你们整个争论,"特内妮尔说,"但是你说我们野蛮是因为女人统治这个世界而你们男人没有权力。但是如果你的领导者是一位母皇,你不是和我们一样野蛮吗?我们两个世界里男人都没有权力,有什么差别呢?"
"从某种意义上,我拥有无上的权力。"伊索尔德说,"因为虽然我只是个男人,但我有权选择下一任母皇。"
莱娅咬牙。又是这种愚蠢的论调,每一个社会中受压迫的人们都时不时会有这种论调。他们总能想尽办法自我满足,声称自己保有某种控制权,尽管那些控制权已经被他们交给了别人。很多时候你真的没法跟那些太过囿于原生文化的人讲道理。
但莱娅意识到她生气的原因不止于此:还有她恰好满足了伊索尔德理想中完美的母皇要求。他声称自己爱她,而且他也的确是她所见过的最具吸引力的男人之一。但也许他也是那种只有当对方拥有他们所需的条件时才会谈恋爱的人。如果真是这样,莱娅不知道应该作何感想。
也许特内妮尔拥有正确答案。她只是看着伊索尔德大笑起来。"'我有权选择下一任母皇',"她嘲笑道,很神奇地把他的口音模仿得惟妙惟肖。"'我拥有无上权利!'"她一边摸着兰克兽一边回头丢给他一个邪气的笑容,随后笑出声来,"你真是个傻子!"
在山洞后方,韩突然喊叫起来,开了枪。卢克一跃而起,拔出光剑。"那边池子里有只怪物!"韩一边喊一边冲回火边,爆能枪依然冲着能。"又大又绿还有触手!它差点把我吃了!"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对的,"特内妮尔说,"我把她给忘了。"
"你是说你早知道那儿有一头怪物,"韩吼道,"但你没跟我说?"
"氏族姐妹好几年前把她养在湖里的,"特内妮尔说,"我们想着等她长到足够大,她会是兰克兽们的一顿美餐。"
特内妮尔拍了拍托什的侧腹,对她耳语几句。那兰克兽平静地凝视了她一会儿,双眼中闪着一种野性的光芒,随后一声嚎叫,小小的兽群全都向那个湖跑去。人类们靠近火堆,开始吃烤坚果。
温暖的火焰懒洋洋地烧着,他们平和地交谈了一会儿。太阳最后的余晖消散后,洞穴似乎变得黑暗,向他们周围逼了过来。有那么一段时间莱娅感觉很舒服,但她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感觉压抑窒息。她站起身,望向身后。一个黑衣女人站在洞口,手持一根绿色的手杖。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巴露卡质问道,向亮处走过来。莱娅一开始看到她时,那根手杖让那女人看上去衰老而虚弱。但走近以后莱娅发现巴露卡是一个年轻女人,也许不到三十岁。莱娅仍然可以感觉到她周身有黑暗力量的辉光,那让她感到长久的疲惫。巴露卡锐利的蓝眼睛流露出明显的紧张,她从兜帽底下谨慎地看着所有人。“我得警告你们,我是被弃者,你们踏入的是我的住所。我不能欢迎你们或者为你们提供庇护。”
“那么也许我们可以欢迎你,并且为你提供庇护和一些晚餐,”卢克站起身来说道。
“拜托,”特内妮尔说,“我们为寻求你的帮助而来!”
巴露卡待在火光范围之外,像某种野兽一般盯着他们。她的脸上淤伤得厉害。“你们有危险,”巴露卡终于开口道,“桀斯泽里昂已经召集暗夜姐妹们准备开战了。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召唤,在拉扯着我。你们就是她的敌人。”巴露卡的声音中有奇异的沉思意味,似乎她在研究自己的感受。
“但我们不是你的敌人。”卢克说。
“奥格维妮母上告诉我说你申请加入歌山氏族,”特内妮尔说,“我们总有一天会像欢迎一位真正的姐妹那样欢迎你回来。”
“是啊,”巴露卡事不关己地说。“她选择了离开暗夜姐妹氏族。”她像是在说某个此时并不在洞中的人,莱娅意识到这女人精神不太正常。
“你选择了离开暗夜姐妹。”特内妮尔说。
“是啊,”巴露卡低声说,似乎想起来了。
“你愿意帮助我们吗?”特内妮尔问道,“我们得去监狱里面,去找一些飞船部件。你能告诉我们上哪里找吗?”
巴露卡一动不动地站了很长时间,皱着眉头沉思。接着她开始发抖,轻声说道:“不,我不能。”
“你为什么不能?”卢克说,“桀斯泽里昂并没有能力控制你。”
“她有!”巴露卡说,“你难道听不见她呼唤我的声音吗?她在狩猎我!就算是现在她也对我紧追不放!”
“她在召唤你吗?”卢克问道,“你能在脑海中听到她的声音吗?”
“对。”巴露卡说。
“她说什么?”
“她责骂我,诅咒我,”巴露卡回答道。“有时候我在夜里听到她的声音,就好像她站在我的床边。”
“你们俩过去一定很亲密。”卢克说。
特内妮尔说:“桀斯泽里昂是她的姐姐。”
“巴露卡,”卢克温柔地说,“她以前是你的姐姐,但她身上你所爱过的部分要么已经一去不返了,要么隐藏得非常深。”
巴露卡低头看着地面,仿佛盯着地心深处,接着抬头看向卢克。“你是谁?你不止你看起来的样子。我感觉到你的存在。”
“他是来自群星的绝地武士……”特内妮尔说道。
“……前来终结我们的世界!”巴露卡嘶声说道,突然变得凶猛。“对!对!那座监狱!我去过那里!”她旋风似的行动起来,发出嘶嘶声和吐唾沫的声音。她把手杖扎进洞穴地面,旋转它。莱娅的心因恐惧的疯狂跳动,她突然意识到那些吐唾沫的声音其实都是词语,某种咒语。巴露卡脚下的土地翘曲升起,组成由微缩山脉构成的链条,有她的膝盖高,从洞穴的一头绵延至另一头。突然,那些尘土旋转着变得暗沉,建筑开始在巴露卡脚边生长。依偎于群山之中的是一座六边形建筑,中央有庞大的院落。监狱隔间在每一堵墙中流动着出现,小小的门窗细致到毫厘。小巧的圆形瞭望塔从监狱的每一个角落冒出来,还有分毫不差的守卫机器人在椅子里转来转去,抱着迷你爆能枪站岗。小小的帝国步行机在其中一头站岗,尘土构成的身影令人难以置信地在地上走着。外部建筑纷纷在他们身边升起,最后一座独立的巨塔在监狱附近的地上成型,一条泥土的空中走廊连接着监狱的高层与塔的顶端。在监狱的远端,灰尘呈波浪状涌动,似乎在形成一个小湖。
丘巴卡害怕地嚎了一声,指了指:小小的人类状的灰尘身影在微缩监狱周围走着,有些看穿着像帝国冲锋队,其他的则穿着女巫长袍。巴露卡站在她的造物面前,脸上大汗淋漓,喘息着。她双目无神,火光在其中闪耀。莱娅知道只有极度的专注才能让这女巫将尘土操控到如此地步。这种天赋超越了莱娅在卢克身上见过的一切,这让她感到恐惧。如果巴露卡都能做到这个,那些暗夜姐妹该有怎样的力量?
“这些就是监狱的入口,”巴露卡说着,戳了戳监狱东西两侧的门。“而这里是它的守卫们。”她用手杖戳了戳塔上的守卫,碾碎了帝国步行机,撞碎了西侧沙漠边缘的岗哨。
“桀斯泽里昂已经为装配出一艘完整的船而搜寻了很长时间,她想逃离这里。”巴露卡说,“她把零部件放在这儿,在她的高塔底下的地下室。”她狠狠地将手杖刺入塔基。
韩和卢克来到这张活动的地图前,仔细研究。“那座塔的防守太严密了,我们没法公然前往。”韩说,“实际上整个东侧山谷都太暴露了。”
他们看着通向西侧山脉的湖泊。“要我说咱们最好的选择是从北边或南边穿过这些山,”卢克同意道,“然后从后方偷偷潜入监狱。等我们进去了,再穿过监禁区、经过走道进塔就比较容易了。”
“是啊,”韩说,“而且他们有一台浮空装置和几辆飞行摩托停在前头。等我们拿到我们要的零件以后,我们应该能装上它们然后开溜。”
在塔顶上,一个小小的暗夜姐妹的身影走过一道门,站着看了一会儿天空,仿佛直接凝视着巴露卡的脸。巴露卡猛地尖叫“桀斯泽里昂!”然后一个旋身,用手杖击碎了那个身影。
整个完美而生动的监狱复制品溃散为沙尘,而巴露卡跪了下来,抽泣着。卢克走到她身边,小心地触碰她的后背,随后抱住她。
“没事的。”卢克说,“她不会再伤害你了。她不会再伤害你了。”
巴露卡抬头望着他,她的脸上有大块紫色的淤伤。“但我怎么办呢?”她哭道,“我的伤疤什么时候能愈合呢?”
卢克轻触她的脸。“那些运用原力黑暗面伤害他人者,往往也被自己所伤。”他柔声说。他用手指拂过那些淤伤,肿胀立刻就减轻了。“今晚和我坐在一起,”卢克说,“我们可以一起开始你的疗愈。”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天夜里,莱娅在毯子上辗转反侧了很久。那首“韩·索罗,/奇男子啊!索罗”的和声在她脑子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涌起一股强烈的给3PO敲一榔头的冲动。他早知道这会对她产生如此影响吗?他早知道这破曲子会钻进她脑子播个不停、直到她想尖叫出声吗?
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清醒着躺在那,听卢克给特内妮尔、巴露卡和伊索尔德上课。“绝地只为知识和防御而运用原力,永远不用于伤害或夺权。”
“但是就我们氏族的咒语而言,”特内妮尔反驳道,“无论我们运用黑暗还是光明,那些咒文都是一样的。我们该怎么知道我们用得正确呢?”
“给予你力量的并不是那些字句,而是你的动机。”卢克说,“当你保持镇定时,当你感受平静是,当你向你的敌人展示你的慈悲与正义时,你会知道你在正确地使用原力。但如果你向仇恨、绝望或者贪婪投降,那么你就屈服于黑暗面了,而它会掌控你的命运,控制你。”
“我在暗夜姐妹中有些……朋友,”特内妮尔说,“小时候我曾和格拉妮娅跟瓦尔一起玩,我把她们看作亲密的伙伴。甚至桀斯泽里昂也会在冬日节时送我礼物。我们七年前把她逐出氏族。我没法认为她们全都回不来了。”
“你能把她们中的一部分从黑暗面夺回来。”卢克说,“如果你仍然能在她们体内感受到美好,那么你必须尽力唤醒她们。但是别被欺骗了。黑暗面有时极具诱惑力,有些人会彻底地背叛光明,成为邪恶的使者。如果你能的话,记住她们曾经的善良,为此而爱她们,但别让她们动摇你。邪恶的使者很少主动暴露自己。”
“你说那些追随黑暗的人能被争取回来。但是如果你自己被污染了怎么办呢?”巴露卡安静地问道,“你该如何解放自己呢?”
“那么你必须全心全意地背离黑暗。放弃你的愤怒,放弃你的贪婪,放弃你的绝望。”
莱娅看向巴露卡,看到那女人紧紧皱着眉头,眼中闪着泪光。尽管莱娅无法想象她的内心发生了什么,她依然不知怎么地为自己没有与巴露卡相同的问题而感到庆幸。
卢克伸出手轻触巴露卡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温声说道:“而且总有一天,你得放下你的愧疚。”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发表于 2018-5-2 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9 23:57 编辑

额,我也翻了这篇,之前没看到这帖子(可能帖子在待审状态不显示,我的也审了五天才显示出来)。还好我只翻到十八章半,剩下的就交给楼主了,不要坑啊。

另外,我找到一些楼主错译的地方。

先第十七章

“Three new men in the village, and only one of them eligible——and him just barely? ”中的“eligible”翻成适婚似乎不妥,我觉得应该指的是“适合当奴隶”,毕竟后面谈的都是買卖奴隶仆人什么的,估计这个女权社会就没结婚这个概念。“him just barely”没有翻,差不多是“他勉强合适(做奴隶)”的意思。

“All of my life I've wanted to travel offplanet, but now?I wonder how I'd fare. ”里没有“做梦都想……”的意思。“how I'd fare”是“我会遭遇到什么”的意思。

“Isolder shook his head no, and Leia held his eye a moment. ”中 “hold his eye”是和他对视的意思,不是闭眼。

“Luke hugged Leia to comfort her, and Artoo came close enough so that she could pet his sensor window with her hand. ” 里的“pet”是爱抚、抚摸的意思,不是轻拍,拍的话应该是“pat”。

“They went into the fortress, and though many of the witches did not follow, some of the women began whooping and making lusty ululating cries. ”里面“though”是在“and”之后,也就是说它的主句是后面那句“some of the women……”,所以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一部分女人乱叫,另一部分女人没跟着她们叫(即使很多女巫没跟风,一部分女人还是自顾自乱叫)。

“Things have gotten pretty sticky here. ”里“sticky”有棘手,尴尬的意思。这句话是“这里的事情变得很棘手(麻烦)。”

“Now, to top it all off, I suppose you're going to lecture me, or arrest me, or beat me up. ”里 “to top it all off”的字面意思是“在这一切之上”,一般形容下文所述的内容比之前的程度都重,因而不可翻成锦上添花,可以译作“最……”、“……还嫌不够”、“比这一切都……”。这里汉指的是卢克准备教训他这件事比他前面遇到的所有事情都糟糕。

“we blew our anticoncussion field generators, cracked the sensory array window, fried the brains out of my astrogation computer, and leaked about two thousand liters of coolant from the main reactor”里面 “fry the brain (out of sb/sth) ”是俚语,通常用来指认,意思是大脑一团浆糊,什么也思考理解不了。这里就是指宇航电脑当机了。

“Leia led them through a maze of stone passageways up six flights of stairs…… ”一句里“(up)six flights of stairs”就是走过六段(向上的)台阶的意思。六段台阶不是一定是六层,所以最好按照本意来翻译。

“He can navigate the ship”里“navigate”是主要是“为……导航”的意思,而非操纵之意。下文里汉也说R2插好就能导航。

“Han's face got dark with anger, and his eyes looked hollow, haunted.”一句中 “hollow”差不多是“空洞”、“无神”的意思,译成深邃不是很妥。

“About eighty destroyers.”里“destroyer”就是驱逐舰的意思。Star Destroyer其实应该翻成星际驱逐舰,因为老翻译一直是歼星舰(而且很霸气),所以就约定俗成了。所以这里的“destroyer”要么翻成驱逐舰,要么可以直接翻歼星舰。

“Yeah, that's a bust.”中的“bust” 是俚语,指的是“a total failure”、“a complete waste of time”之类的意思。所以这里汉的意思应该不是指Isolder战斗机的抗震罩很烂,而是说两艘船的抗震罩型号数量都对不上,拆换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Point six meters across.”指的是对角线长零点六米。一般情况下如果装备有固定规格的话,报对角线长度就能知道长宽比了(比如XX英寸的电视机)。

“Chances were that no one on this planet outside of the soldiers had ever seen one.”里“soldiers”=“士兵们”,不太好翻成军队。

“He looked back at Teneniel, pleading. ”他回头恳求地看向Teneniel。

“and the businesslike way in which Teneniel bathed seemed to indicate that she really wasn't trying to entice him”这里“businesslike way”译为“公事公办的态度”不妥,毕竟是指洗澡的方式,翻成“有效率的(洗澡)方式”比较好。

“I gave you every opportunity to escape first, and you took the capture rope in your own hand. ”里的后半句“you took the capture rope in your own hand”如果直译的话会让人有点看不懂,意译成“你自愿被我束缚”或者“你亲手把自己捆上了”更好一点。

“……he realized he would have to be pretty tired not to dream about her tonight. ”中的“pretty tired”就是其原意非常疲劳、精疲力竭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差不多是Isolder觉得他今晚要非常疲劳(才能睡觉沉得像死猪一样啥梦都不做)才能不梦到Teneniel(in the nude)。为啥这词禁中文不禁英文(¬_¬)

5月3日继续:

“Yet Isolder could not imagine that she would simply run away with him on some wild fling.”里面“fling”是个俚语,指的是多夜情(比一夜情长点又不到谈恋爱的程度),文雅点可以称之为短暂的风流韵事纵欲享乐。所以这里Isolder不相信莱娅简单跑去和汉来段风流韵事(狂野迷情,或者塞外迷情?好吧我的第一反应是里予火包)。

“who started the Jedi academy all those years ago.”这里“Jedi academy”好像翻成绝地学院的比较多。

“How is that old flirt”这里“old flirt”可以翻成“老滑头”(推荐用这个,形容人说话模棱两可两边不惹,聪明算计,老奸巨猾之类的,很符合尤达的设定)、或者“老骚货”之类的。


5月4日 补充:

“a route that would keep them away from established trails that Gethzerion's spies might be watching”这句里用的是“established trails”,所以应该指的是“已经在使用的山径”(如果是避免留下踪迹的话会用“establishing trails”)。这句话的意思是这条路线让他们避开已在使用的山径,因为这些在用的小路可能正受Gethzerion的间谍的监视。

帖子里放不下了,我干脆把第十八章的校对另开一楼。第十七章如果还有问题我会补充在这楼里。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lobbyist 发表于 2018-5-2 00:58
额,我也翻了这篇,之前没看到这帖子(可能帖子在待审状态不显示,我的也审了五天才显示出来)。还好我只翻 ...

感谢斧正!水准不够又翻得很急,确实是有很多毛病,校对辛苦了。不过我无意掠美,您会不会更愿意自己翻完,以便给同好们一篇更准确的译文?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发表于 2018-5-2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芦苇泥 发表于 2018-5-2 07:39
感谢斧正!水准不够又翻得很急,确实是有很多毛病,校对辛苦了。不过我无意掠美,您会不会更愿意自己翻完 ...

你的翻译通俗、通顺、通畅,很多地方处理得很惊艳,相当精彩。翻译时出点错是再正常不过,所以让别人校对很有必要,很多错自己都看不出来,帮你校对的时候我通过对比你的译文也发现自己错译漏译了不少地方。

你先翻的这篇,且翻译速度比我快,完成的部分比我多。所以为了保持风格统一和效率最大化,还是由你来完成更好一些,之后的所有内容我可以帮你校对,你看这样安排如何?

2

主题

36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8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lobbyist 发表于 2018-5-2 14:16
你的翻译通俗、通顺、通畅,很多地方处理得很惊艳,相当精彩。翻译时出点错是再正常不过,所以让别人校对 ...

天哪感谢鼓励,十分惭愧!我很缺乏相关的经验,所以如果您愿意亲自译完可能是最好的。当然如果您不介意、不嫌麻烦的话,我非常愿意与您合作完成。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发表于 2018-5-4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8 23:58 编辑

第十八章校对

“……a herd leader named Tosh, who had pale green lichens and moss growing in her warty brown skin”里面“lichens”是地衣(类)的意思,包括但不限于霉菌。

“I mean, that woman is definitely put together just right.”这句话我的理解是指Teneniel的各个部位(虽然单独看一般,但)拼在一起恰到好处。也就是说Teneniel有的是一种协调美。“盘靓”是指脸好,但按照Isolder的说法Teneniel的颜值一般。

“"Yeah, I've noticed." Luke smiled weakly.”一般来说“smile weakly”是指一种比较无力、勉强、尴尬的笑。浅笑在中文里和微笑同意,多用于正面、诗意的神态描写,这里不是很妥。

“If you want to ride with His Highness Isolder, that's your prerogative.”这里“His Highness”是表尊称的固定用法,中文里对应“殿下”,一般不需要再加“尊贵的”。有的时候英文里会用“Your/His exalted Highness”,这时候就翻成“尊贵的殿下”。

“But if I go looking for some lovely young lady to comfort me while I'm on the rebound……”里面“while I’m on the rebound”(在我正处于疗伤期的时候)漏译了。

“Isolder had sneaked back around Leia's mount, and he scurried up in that instant, leaped in the saddle beside Leia.”这句里“in that instant”是瞬间,立即的意思(指时间而非距离)。

“when it dropped to all fours and loped through the thick brush”中“drop to all fours”是固定用法,指“四脚着地”。

“Yet by nightfall she was convinced that a person could never travel in these mountains without one.”一句中“was convinced”不太能翻成“不得不承认”(have to admit),最好直译“已经确信……”

“yet the rancors dug their huge claws into ancient handholds and toeholds carved in the cliffs”里漏译了“handholds”,应为“把手点(和立足点)”。

“The prince glared up at Han, and Han smiled down weakly. ”漏译了“weakly”——汉低头勉强地笑了笑。

“He's rather abrasive.”里的“abrasive”是粗鲁、粗暴的意思(rude and unkind)。

“"Oafish," Isolder concluded.”这里“oafish”这个词有不得体、粗鄙、笨拙( ill-mannered、coarse and contemptible、clumsy)的意思,而其所形容这种不得体的原因主要是智力和见识不足,即因愚蠢而粗鄙,所以这个词也有蠢笨(stupid、silly)的意思。这里Isolder总结时用了个比“abrasive”更精确的词,指出了Han不但糙,而且是因蠢而糙……翻的话可以用“又蠢又糙”或者“傻头傻脑、笨手笨脚”,雅一点的话用“又笨又拙”。

“the prince of Hapes thinks that the king of Corellia is an abrasive oaf, and the king of Corellia thinks that the prince of Hapes is slime”这句话里Leia先把Isolder用的词连在了一起变成了“abrasive oaf”,可以直接翻“粗鲁的蠢货”。后半句里的“slime”是个俚语,意思是卑鄙、令人恶心反感的人(a repulsive or despicable person)。这里可以翻成“(海皮斯的王子)是个卑鄙恶心的人”。

“I can see that you two won't be forming a mutual admiration society anytime soon”这里的“(form) a mutual admiration society”是个贬义的俗语,指的是两个人频繁地相互吹捧奉承对方,中文里可以翻成“互吹俱乐部”、“互吹小团体”之类的(“我看你们两个一时半会儿是搞不成互吹俱乐部了”)。

“He called me 'slime'?”他居然说我“卑鄙恶心”?

“Isolder flashed a smile. ”这句里“flashed”漏译了,可翻作“伊索尔德脸上的笑意一晃而过”。

“……filled with all manner of dangerous species of slime。”到处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险的卑鄙恶心的物种。

“When the party came to a mountain river in the late evening where floodwaters roared”这里的“mountain river”翻成“山涧”不是很妥。“涧”中文里指山间的水沟或小溪,一般英文对应“stream”(强调水流)、“gully”(强调地形)之类的,而“river”要更大一些(才能洪水咆哮)。不过由于中文里山河有另外的意思,所以这边“mountain river”翻成“河谷”更好一点。“late evening”一般指9-11点左右的时段,有地方也用作傍晚。鉴于后文莱娅说这时候天还不够黑看不到歼星舰,也有日落时分天色渐晚的表述,所以还是翻傍晚吧。合起来这句话译作“傍晚队伍来到了洪水咆哮的河谷边”。

“the rancors leaped in and swam with long strokes”这句里“stroke”是划水的意思,“swam with long strokes”就是以大幅划水的方式游泳。

“Han brought his rancor up beside Leia and Isolder, smiled at Leia broadly.”里面的“smile broadly”是笑得开怀、灿烂、无拘束的意思。

“carrying twisted sheets of brown foam forty meters into the air”这句里“sheets of ”漏译了。可译为“带着大片大片旋转的棕色泡沫射向空中”。

“Teneniel said when the rancors climbed out of the stream”兰克兽们爬出溪流。至于为什么前面是洪水咆哮的河流后面就变成了溪流,我也搞不懂,大概河道到了某个地方变小了?

“Artoo had his antennae dish extended. ”这句里面“dish antennae”的学名应该是抛物面天线,所以“antennae dish”的学名是天线抛物面,俗名“天线锅”(挺形象的,因为那个面是凹进去的)。

“Threepio said, his golden eyes shining unnaturally bright against the dark foliage of the forest.”一句中“dark foliage”可翻成“(森林中)昏天蔽日的树叶”。

“and Artoo began twittering and beeping”这句里R2发了两种声音,最好用两个拟声词,可以翻成“吱吱哔哔”。

“The guards from prison had already broadcast his name over the air. ”这句中“over the air”(通过无线电)漏了。监狱守卫已经通过无线电广播了他的大名。

“……till they came to a yawning hole in the ground half-concealed by twisted red vines with pungent white flowers. ”这句首先是“yawning”漏译了,这个词在这里有“gaping open as if threatening to engulf someone or something”的意思,可以译成“如噬人巨口般”。此外“in the ground”是在地下或者在土里的意思。所以这句话的前半句可以翻作“他们来到了一处如噬人巨口般的地下洞穴”。

“Artoo, scan the area for human life forms!”漏译了“human”——R2,扫描这片区域寻找人类生命形态!

“Artoo whistled and began aiming his antenna dish along the horizon.”这句里“whistle”是本意吹口哨的意思,R2的“哔哔”声挺像口哨的。后半句需要翻得更精准一些,“along the horizon”直译“沿着地平线”,这个“aim”不及物,作“瞄准”用。整个句子可以译作“R2打了个呼哨并开始用天线锅沿着地平线一路瞄准过去”。

“Once inside, the caves proved to be a glimmering wonderland of stalactites and stalagmites encrusted with garnet in hues of pale citrine streaked with metallic green and ivory. ”这句首先“proved to be”仅仅翻作“呈现”不妥,但是直译也不是很舒服,建议翻成“无疑是……”(洞穴中无疑是一幅晶莹闪烁的梦幻奇景)。后半句里“garnet”在这里就是石榴石的意思(石笋和钟乳石上包裹着石榴石外壳),而后面一堆描写都是指石榴石的颜色,以浅黄色为主,里面参杂着绿色和白色的条纹。整句话可翻作“一旦进入,洞穴中无疑是一幅晶莹闪烁的梦幻奇景。这里到处都是包裹着石榴石外壳的钟乳石和石笋,它们黄水晶般的色泽中夹染着金属绿和象牙白的条纹。”

“It looked like seawater splashing all around”这句里的“splash”是泼、溅之意,“splashing all around”就是“四溅”,翻成“翻涌”不准确——这景色看上去仿佛海水四溅。

5月8日 继续:

“Han took off exploring the back of the cave with a torch. ”漏译“took off”(汉突然离开,拿着火把去探索洞穴的后部)。

“Isolder lay against a garnet-encrusted pillar……”Isolder倚靠着一根包裹着石榴石的柱子。

“the rancors must always love the witches and serve them, even when we make……”这句不能拆分成两句,中文语法不对,“尽管……”之前改个逗号吧。

“The Nightsisters treat them badly, as if they were mere slaves. ”这句里“mere”没有“一般的”意思,应翻成“就好像它们只不过是奴隶”。

“It is only right that you should lead, and all of your people know it. ”这句里“It is only right that+should”是“应该……才对”的意思。这句话可译作“应该由你来领导才对,你的人民都知道这一点。”

“Even when your title and throne have become little more than a token honor……”一句中的连词“even”表递进,可作“甚至”翻译。“a token honor”可直译“象征性的荣誉”。整句话可以翻译成“甚至当你的头衔和王座只是象征性的荣誉的时候,……”

“"No, it isn't," Isolder affirmed.”这句里的“affirm”没有“坚持”的意思,可以翻译成“Isolder断言道”或者“Isolder肯定道”。

“it really doesn't have any bearing on human behavior.”之中“has a bearing on (a situation or event)”是“与……有关系”的意思。(“它实际上和人类行为没有任何关系”)

“Isolder glanced into the shadows. ”Isolder瞥了一眼阴影处。

0

主题

17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19
水晶
0
发表于 2018-5-8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bbyist 于 2018-5-10 00:59 编辑

上面放不下了,再开一楼,仍然是第十八章的校对。

“If you knew my mother better, you would not argue that particular point.”这句话里“argue the point”是个固定用法,指为某个观点而争论不休、争辩到底,甚至为争论而争论。“argue that particular point”是个变种,可翻译成“(你就不会)为这一点争论不休了”。

“Look at any speeder pack, and you can't help but see something of that attitude. ”这句里的“speeder”是俚语里嗑藥的人的意思(speed指某种兴奋剂,估计是安非他命之类的),所以“speeder pack”就是“嗑藥党”、“白粉帮”。

“Then of course there are the warlords.”当然还有军阀。

“I'm not certain they should be allowed to lead governments.”我不确定他们是否应该被允许领导政府。(翻成“有资格”不妥)

“Our business leaders tend to measure everything in terms of growth, profits, output. ”这里的“output”是产量的意思。

“they take little thought for those people who are seen as a drain on their economy——the artists, the priests, the infirm.”这句里“a drain on their economy”意为“(那些)对他们的经济是一种消耗(的人)”(这里的经济是指国家财富,且主要是从工商业获得的物质财富)。“infirm”指体弱者,更具体一点指“老弱病残”,翻成“弱者”可能过于宽泛。

“I would prefer to let such leaders run their businesses.”这里的“prefer”翻作“宁愿”、“宁可”比较好,因为其强调只选取某一方面而放弃另一方。“run their business”就是经商的意思。整句话可翻作“我宁愿让这样的领导人去经商”。

“You complain about a mercenary attitude among business people, yet only a moment ago you called your mother a predator?”这句里的“predator”是个双关,既指前面提到的肉食动物,又指唯利是图的利益掠夺者,比较难处理。建议此处用“掠食动物”、“掠食者”,或者干脆“肉食者”,比“捕食者”这个词负面情绪要重,强调掠夺别人的生命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中文里这些词也有比喻以不正当手段来获利之意,“肉食者”又有统治者、位高权重者的引申义,都可以双关。

“Your Old Republic was falling apart.”你们的共和国正分崩离析

“……we needed someone strong enough to hold our worlds together under the pressure of Imperial rule. My mother met those needs.”漏译了“我的母亲满足了这些需求”。

“yet gentle enough to lead through kindness.”漏译了“enough”(又足够温和,能以仁慈治国)。

“the huge beast leaned into her, seeking her ministrations”这句里的“ministration”可以直接用原意——巨大的野兽凑到她身边,寻求她的服侍

“It was the same stupid argument that repressed people came up with in every society. ”这句话没有必要拆分。原句中没有“又是这种愚蠢的论调”这个成分,“same”指示前面Isolder的论点,整句话可直接译成“这就是每个社会中受压迫的人群都会提出的愚蠢论调”。

“You often couldn't argue with people who were so thoroughly grounded in their own culture”……囿于他们自己的文化(原文没有“原生文化”之意)。

“But maybe he was one of those people who only let themselves fall in love when they met someone who had the right qualifications. ”这句里“fall in love (with)”一般翻译成“坠入爱河”,或者“爱上(某人)”。“谈恋爱”的程度不够,一般对应“date with”。

“Han yelled as he rushed up to the fire, blaster still smoldering.”这里的“smoldering”不是充能的意思,而是指爆能枪才发射过,仍然处于温度比较高的状态,估计还冒了点轻烟。所以后半句可以翻成“爆能枪仍残留着发射后的余温”或者“爆能枪仍冒着轻烟”(选哪个取决于爆能枪到底会不会冒烟,这个得查查设定……)。

“It tried to eat me.”它要吃了我。(这里没有“差点”的意思)。

5月9日 继续:

“The fire was cozy, warm.”火焰温暖、安逸。(“cozy”翻成“懒洋洋”不是很妥当)

“Still, Leia could feel an aura of dark power around her.”这句里的“aura”翻译成气息、气场比较好,因为动词是“feel”。

“Barukka said distantly.”Barukka冷淡地说。(“distantly”没有“事不关己”之意)

“She said it as if she were speaking of someone else, someone who was not in the cave.”漏译了“someone else”——她像是在说另一个人,一个此时并不在洞中的人。

“You chose to leave the Nightsisters,”前面Barukka用的是“has chosen to”,而这里Teneniel用的是“chose to”,表明Teneniel更强调的是Barukka现在的态度,所以得把“了”去掉——你选择离开暗夜姐妹。

“She spun into motion, began to make hissing and spitting noises.”这句里的“into motion”和“in motion”是差不多的意思,指开始进行某种动作或某种任务,“spin into motion”就是开始旋转(自旋)——她开始旋转,发出“嘶嘶”和啐唾沫的声音。

“nestled in the mountains was a long building with six sides”漏译了“long”——依偎于群山之中的是一座长长的六边形建筑。

“Small round guard towers rose at each corner of the prison, and perfectly sculpted guard droids swiveled in chairs, keeping watch with their miniature blasters. ”前半句里“guard tower”是警卫塔、警戒塔的意思,瞭望塔是“watchtower”,不能互译。后半句里“sculpted”漏译(“雕刻得分毫不差”),“keeping watch”译成站岗有点奇怪,因为“in chairs”,可以译成“值守”。

“what kind of power did some of the other Nightsisters have?”漏译了“some of”——暗夜姐妹中的某些成员该有怎样的力量?

“squashed an outpost on the western edge of the desert.”这里的“outpost”特指岗哨中的“前哨”、“边哨”。

“Han and Luke went to the living map, studied it thoughtfully.”汉和卢克来到这张活动的地图前,若有所思地研究。

“And they've got a hover craft and a couple of speeder bikes parked out front. ”之中“a hover craft”可译作“浮空艇”。

“For a long time that night, Leia stretched out on a blanket. ”这句里的“stretch out”是平躺的意思,不能翻成辗转反侧——当天夜里,莱娅在毯子上平躺了很久。

“The chorus "Han Solo, / What a man! Solo.”之中“chorus”指副歌(歌曲中重复的那段),同和声有所区别。

“never to injure or gain power.”这里“gain power”应译为“获得权力”,“夺权”在中文中释义为用暴力占有或攫取政权或权力,对应英文的“take over power”或“seize power”。

“It's not the words that give you power, it is your intent.”英文里“intent”一般翻译成“意图”,即行为的目的,而动机指激发人行为的心理过程,英文里对应“motive”,两者有明确区别。虽然从后文卢克的话来判断,他指的导向光明和黑暗面的是运用力量的动机(心理过程hate,despair等等),但原则上还是以直译词意优先。

“Though Leia could not imagine what was going through the woman's mind,”此处“go through sb’s mind”是“(某人)脑中正在思考……”或“……闪过(某人)的脑海”之意——虽然莱娅无法想象这个女人脑中正在思考着什么

第十八章校对完毕,如果有需要补充的会加在这楼里。

坐等第十九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