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 尤达:隐秘相会》 - 第2页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楼主: darkweskerinc

[小说] 《星球大战 尤达:隐秘相会》

[复制链接]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要去哪里啊?”维问道。对于斯考特而言他似乎话里有话——仿佛他早就知道答案了,而且正在掩饰对答案的恐惧。
尤达摇了摇他的头。“告诉你们,我现在还不会。但是一个问题我有给你们。尤达必须离开科洛桑——但是要偷偷的。必须无人知晓。”
紧随而来就是一阵沉默,一个小小的医疗机器人从考德大师的藥房里滚了出来并且接近斯考特的床,拿着一托盘的治愈片和烧伤膏。
“那可不成,”莉牧大师说道。“议会还有议长办公室每天都期待您的信息呢。”
“装作,”维说道。绝地大师们转过身来注视着他。“告知所有人您要离开。展现此事,大师。展示一些您进入一架绝地星际战斗机的图片。”
“——但是那些图片即是骗局,”杰·玛卢克说道,看出了这个男孩的想法。“当整个星球都关注着你执行一项公开化任务的时候,事实上你会和我们一起溜进别的船里。机智的想法,孩子。”
“但是……”斯考特等待别人说显而易见的话。那个小小的医疗机器人在她的床前停了一阵子然后交付考德大师的镇痛软膏。
尤达大师那绿色的圆脸向她这边倾斜。“怎么了,学徒?”
“嗯,大师,您偷偷地溜走倒也无妨,但是真相是,您是,嗯,天下谁人不识君啊。”
莉牧大师点点头。“这个女孩所说的是真的。科洛桑的每个人都能认出绝地武士团最高大师的面容。您的地址被议会广而告之很多次了,而且您和议长商谈的照片被每一个在首都的记者日常生产着。”
“成一个孩子,伪装我,我们不能够?”尤达问道。
“也许莉牧大师还有玛卢克大师,扮成一个带着他们三个孩子在旅行的家庭?”他那苍老的面容卷缩出一个可怕的、难以置信的、孩子气的傻笑。其他人不情愿地向后退。
斯考特努力地去打开软膏的盖子然后放弃了;它对于她而言固定的太死了以至于无法用她那受损的双手设法打开。“为我打开这个,你会吗?”她把瓶子递还给那个医疗机器人。在它伸出它那金属爪然后机敏地打开瓶盖的时候,它的齿轮还有伺服器抱怨着。“我想不出来我们如何能够把您偷运出这颗星球。除非……”她向尤达眨着眼睛。在她的双眼里冒出了一个想法,然后她笑了好一阵子。
“除非什么?”杰·玛卢克,她的新师父不耐烦地说道。
斯考特再一次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不。没什么。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让我来判断吧,”玛卢克大师说道,他的声音有着让人害怕的温柔。
斯考特恳求着看着他,然后看着尤达大师。“我必须要说吗?”
这个上了年纪的、绿脸的驼背侏儒眯着眼睛瞪着她。“哦,是的。”
维君再一次倾盆大雨,比通常情况下还要剧烈。风起了,摇着马尔雷奥城堡里的蔷薇丛。糟糕的天气。杜库伯爵注视着酸雨滴猛地下落,击打着他书房的窗户。就像每日每夜冲上去对抗他的战斗机器人还有踏遍整个银河系来打击由电脑控制的战斗军事基地的共和国军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斑点在玻璃上留下了它死亡的痕迹,然后溶解成普普通通的涓流。
杜库在探索马尔雷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声称能够通过受损的盘子摔落来看到未来的疯疯癫癫的老婆子。一种引人发笑的躁狂症。他猜测着她会从雨滴里看到什么。毫无疑问是不详的某物。当心:你爱的某人在密谋背叛!亦或是你很快能从一个不受欢迎的鬼魂那里接收到讯息。像这样哗众取宠的内容。
在外边,风在划出另外一道刻痕,在十一个烟囱之间尖叫着然后呻吟着,仿佛它在宣告着一个可怕的鬼魂的来临。
杜库的通讯器响了。

他浏览着,期待着来自格里弗斯将军的日常报告,亦或是来自阿萨吉·文崔斯的信息。他伸出手去打开通路,认出到来的传输数字化署名,猛地打开通路,然后下跪。“您召唤我,师父?”
在他桌子上的全息发生器启动了,达斯·西迪厄斯以摇摇晃晃的状态注视着他。
“您要我做什么呢,师父?”
“要你做?理所当然是一切了。”达斯·西迪厄斯好像很愉悦。“我有一段时间不确定你是否能够克服……你的自立倾向。毕竟,你生在银河系富可敌国的家庭之一里,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还有能力,这要比一大笔可用的财富重大的多。你的理解很深刻;你的意志坚定不移。你会傲慢自大有什么好奇怪的?哎呀,不然怎么会这样?”
杜库说道:“我会一直诚心诚意地效忠于您,吾师。”
“你已经如此了。但是你必须承认,你的态度不是特别逼真。毕竟,一个不会对绝地委员会甚至是尤达大师顺从的人……我怀疑也许要求你这样一个伟大的人忠诚是不是太小气了,亦或太狭隘了。”
杜库试着微笑。“战争进行的很不错。我们的计划一如预期。我分配您的死者,您的计划,您的背叛。我已经为您的战争付出了我的时光,我的财富,我的朋友,还有我的荣誉。”
“毫不隐瞒?”西迪厄斯轻轻地问道。
“毫不。我发誓。”
“好极了,”达斯·西迪厄斯说道。“尤达今天早上去了议长办公室。他要执行一项非常特殊的任务。最高机密。”他哈哈大笑,听起来好似乌鸦那刺耳的叫声。风再次起了,像一个惨遭折磨的生物在这个宅邸周围尖叫着。“当他大驾光临的时候,杜库……以他应得的方式对待他。”
达斯·西迪厄斯哈哈大笑。杜库想要一同大笑,但是他的师父切断了通讯然后消失不见而未能做到。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库在他的办公室里踱步,暴雨伴随着西迪厄斯的召唤的结束而放缓了,然后在外边尖叫的风现在只能在马尔雷奥城堡山墙下轻轻地哭泣着。
他在桌子边停顿了,然后测试那个在他首次听说尤达将会来维君之后的一天安装的、小小的红色按钮。这样一个小按钮是至关重要的。有用的底牌。
杜库发现他的手正在颤抖。
在书房门慢慢打开、露出破破烂烂的粉色舞会袍的时候,他依旧注视着那个按钮。“啊——维莉。我正准备要——”
“叫一个机器人给您带来一杯热饮,您当然会。”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带着一个可爱的、有着血白相间马尔雷奥标志的旧托盘步履蹒跚地穿过门,在托盘上有一个银壶还有一个已经盛着饮料、由最好的陶瓷制成的杯子,都是马尔雷奥的专有色。她那露出鬼脸的宠物,那只有着狡猾的双手的花斑狐狸紧随其后。“我在楼梯上看到不是我而是那个女仆意外地打坏了一个鸡蛋。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如果我们继续浪费鸡蛋的话,那就是堕落,不是吗,先生?先生?”她说道。
杜库让她活在这个老房子里主要是一时兴起;她似乎对保持它的摆设有一种疯狂的执念。但是由于某种原因伯爵发现自己处于困境之中。很明显这个苍老的鹰蝠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某物,但是他对让她试着奉承和哄骗他根本不感兴趣。“快走,就现在,”他说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碎了。
“哦,伯爵,十分抱歉!我不知道维克斯女士是如何到您脚边的!然后您的饮料全洒了!”
在这个场景里有着确凿无疑的滑稽的事,杜库想道。他被那只狐狸绊倒了,那个杯子在地板上粉身碎骨。他宁愿怀疑威莉策划了整个事件。她已经贪婪地低着头对着那个粉碎了的杯子的碎片,瞪着在地上的洒出来的饮料还有那个杯子上的图案。
那点醒了他,发现她在他眼皮底下计划的如此露骨;恢复了恰当观点的感觉。“好吧,维莉?”他愉快地问道。“未来为我们保留了什么,诶?”
“来自高处的死亡,”她说道。她那粉色的手指在溢出物上挥动,她那黑色的双眼露出贪婪的光。“然后这里有一个男仆,那象征着一个忠实的仆人的毁灭。”她向侧面扫了一眼。“不是我,我希望并且祈求着,阁下。您不会对老维莉痛下杀手的,对吗?”
“使我高兴,然后别找出来,”他半是嘲弄地说道;而且然后,自愿的,一个想法回到了他的脑海里:我们背叛自己的造物的多么容易啊。
他不自在地兴奋了。“清理这个。”他突然说道。通讯器响了起来,然后他坐下来去阅读格里弗斯将军的日常部署,把那个老妇人不放在心上。因此他没有看到她那满身虱子的伙伴,维克斯女士,开始舔着饮料。他也没有听到那个老妇人把手指放到瓷杯那受损的、可爱的环形把手所说的“这就是那个孩子,回家吧,我亲爱的。终于回家了。”话。

佩尔利斯·查弗无疑几乎是科洛桑最伟大的、个子不到一米的成年人演员。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装成一个星际战斗机飞行员,一名绝地武士,一个神气活现的英雄了。这就是他为绝地写作的原因!当他长大成年人了;当一个人只有不到一米高的时候,得不到很多扮演横冲直撞的英雄的机会。基本上是腐化堕落又诡计多端的矮子,亦或喜剧性调剂。对那个数年前装成太空海盗的男孩没多少可以说的。
当然他真的很热爱伪装。表演。他不是很热衷飞翔。当银河共和国政府因他可怕的尤达扮演(“令人吃惊的最高大师再创造——原力与这次的四星级表演同在!”是全息新闻上足够友善的对它的描述)以战争影响的名义而接近他,他受宠若惊。
而且也许有点害怕。当穿着制服和拿着爆能枪的人们强人所难的时候,这个人也就无可奈何了。
但是现在,站在绝地圣殿的升降平台上去进入一架名副其实的星际战斗机里,这架战斗机将会以不可言说的几倍光速的速度载着他前往外环空间,他开始深思熟虑了。
绝地管理员们给予他暗示。查弗忍气吞声。“表演时刻,这是!”他喃喃自语道。
他步履蹒跚地走出对接舱然后走向位于绝地圣殿的升降平台上的飞行舱。站在二十米开外、用绳子隔开的地方的、络绎不绝的记者们提出了一连串问题:
“您能够告知我们这次任务的本质吗?伊索有那么至关重要吗?”
“您什么时候回来,大师?”
“您担心前线的突变会切断您和议长办公室的联络吗?”
佩尔利斯向记者们挥舞着他的手杖还有摇摆着他的耳朵。这双耳朵是一流的假体,而且他非常擅长使用它们。保持微笑,查弗,他对自己说道。不用考虑压力,只要一直注视着观众位置然后卖弄。
佩尔利斯把尤达的笑容表现的完美无瑕:开心的咯咯声;睡眼惺忪的露齿而笑;几乎是威胁的假笑;通常是大师出现在孩子们当中的欣喜。但是他不会去开口;他不能在口音的改变上冒风险,让某人用声音识别扫描然后四处宣扬今天爬进萨尔塔亚级信使船的尤达不是真正的尤达。
他接近这架运输船然后爬了进去。这是他畏惧的部分。他从未对封闭空间感兴趣。亦或星际飞行。亦或加速度。他们向他保证这艘船的R2会负责真正的驾驶。他们也有紧急重写来让他们从控制塔里使这艘船起飞,他们如此说道。好吧,也许他们确实这么做了。但是假如贸易联盟控制了这个小R2,诶?毕竟,一个机器人和其他机器人并肩作战有什么不可能呢?也许它是机器第五纵队的成员之一。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叛徒机器人可能会牺牲它自己来让绝地委员会的一名高级成员身受重伤。
这艘星际飞船的顶盖在他的上方转动着然后猛地关闭了,断开了人群的噪音然后让查弗·佩尔利斯感到非常孤独。
驾驶舱的温度应该是可控的,但是他感到很闷热。闷热还有浑身是汗。这架星际战斗机的引擎启动了,然后他发现他自己在思考这个飞行器已经被匆忙地改造成战时物品;它的每一部分,从座椅背带到顶部铆钉,是由价格最低的产品建造而成的。
这艘船让人不安地摇晃着然后爬升一米飞向空中以及盘旋于升降平台上。佩尔利斯向着人群微笑还有挥手。
然后他压低嗓门开始祈祷。
与此同时,两个机器人背靠圣殿区的屋顶上的空中俯瞰点,结束了另外一场全息游戏的比赛。蓑力斯,简易版机器人,注视着它的部分被它那有着仆从涂装的同伴,菲尔德乐斯有条不紊地缩减然后消灭。它们两位在全息异兽战棋进行的可想而知的变化的次数数不胜数。在机会和残忍是重大的均衡器的时候,蓑力斯甚至保持住了,但是它们两个都是首选的侍从,一种技巧为本的战略性变体。麻烦是菲尔德乐斯一直持续服务着,已经按照惯例升级了。另一方面蓑力斯自谋生路已经很久了,而且进行全息游戏软件已经不是他的优先事务了。
因此,他一败涂地。并非不可避免,不是隔三差五;但是很稳固的,趋势是倒退。所以那些在衰竭。这些没了……是不成的。
“再来一局吗?”菲尔德乐斯礼貌地询问道,重新布局。
“我不这么认为。”
“你确定吗?我们离九百万零三万四千八百二十四局还差九十六万七千四百一十三局呢。”
“我不想要玩了。”
“别说那种话。那什么也说明不了。你可以畅所欲言,”菲尔德乐斯拘谨地说道。
“我确信你的初始编程没有支持这种……语言上的散漫。”
“是的,”蓑力斯说道。“无所谓。”
菲尔德乐斯声称它们的情绪的幅度被编程的非常有限——一致,理所应当,忠诚,忠诚,还是忠诚——还有有机体的外表比如烦恼亦或生气是至真至纯的,以及可疑的审美。尽管如此,它明显在和变化莫测的空气玩单人全息异兽战棋游戏。
蓑力斯漫步到屋顶的边缘然后向下望去,注视着人们在他们的飞车里像昆虫一样尖叫着。一个人躺在位于屋顶的公寓里而且向下观察着一把将会几乎悄无声息地干掉他或者她选择的目标的索尔萨伯X45狙击步枪的枪管。死亡从天而降。
仿佛是回应他的思绪一样,狙击枪在高处显现,在由钢筋混凝土建造的塔之间挤压温暖空气的圆柱上摇摆着。人们通常认为的“自然”很久以前就从科洛桑移除了:随随便便的看上一眼,这颗星球已经变成了一座连绵不绝的城市,除了市民外没给任何事物留地方。但是生命是安之若素的——蓑力斯对此是多么地胸有成竹啊!——而且在像这样一个城市星球的、如此古怪的栖息地,仍然有相当多的生物没有意识到首都的街道和塔不是为它们而建造的。小鸟们,哺乳动物们,还有爬行动物一直被当做宠物被带到科洛桑,以及通常情况下逃进下水道,街道还有屋顶,仿佛这座城市是一个钢筋混凝土构成的丛林而且它们是它的本地居民。然后,这里一直有靠热量还有市民的废弃物来茁壮成长的寄生虫:在建筑物内部藏匿的沟谷鼠、使人难受的蟾蜍、铁蠕虫、盲蛇,川拓鸽在窗台上栖息着。而在它们所有之上,在这个交替的食物链的顶部,是尖塔隼。
这是一只雌性,迟钝的双翼,她那烟灰色和有型的羽毛美丽地掩饰着,来对抗建筑物的传票,它们伫立在这个安全线上已经将近三小时了。

所有这一切对于玛科丝·莉牧而言是极好的——她是一个格兰人。格兰人有畜群动物的遗传;他们喜欢成群结队。杰对此是深恶痛绝。他是一个孤僻的人;泥状冲积物一样的情绪在他周围喷涌而出——焦虑,恼怒,起飞前的神经紧张,还有纯粹的百无聊赖——在同一时刻弥漫着以及使人烦恼着,像一个被裹进使人奇痒无比的班萨毛毯里的人一样。除此之外,他们的位置可笑地暴露了。一个可能的刺客能够随时从人群中出现。虽然他有时间去反应,简简单单地抽出他的光剑来粉碎这一群人也许将会砍掉一对清白无辜的旁观者。
除那之外他应该去照料他的新学徒,斯考特。不是因为她酿成大错——如果你不认为她那令人讨厌的癖好与他的判断相抵触的话,不仅仅是令人不愉快的、处于豆蔻年华的女孩子。但是她任然让她的左手缠上了绷带,她那烧伤的腿上安着巴克塔贴片。不仅仅是她的原力很弱;真相是,她应当躺在医务室里啜饮着赫尔灵道尔鸡汤。
而且说老实话——杰·玛卢克是一个猜忌心重的人——杰并不觉得准备好去应对一个学徒。他仍然是一个行动家,而不是一个老师。他想要返回维君然后办好他和杜库伯爵最后一次会谈,还有同时他不想带着一个少女横穿银河系。很明显尤达大师有理由给他强加一个学徒,但是杰对此并不开心。
而且至于尤达大师本人……
杰不安地扫了一眼那个会和他们一同去的小R2然后发现它再一次举止不当地偷偷靠近,在安全线下滑动。“斯考特,检查那个R2。”他磨着牙说道。“它似乎对原地不动有小小的困难。”
这个女孩轻轻地拍打着那个R2的顶部,那发出了古怪又响亮的重击声,仿佛她已经猛击了一个空空如也的金属桶的一侧一样。“不用担心,师父。”她叽叽喳喳地说道。“我盯着他呢。我的意思是,盯着它。”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少我们几乎在队伍的前头,”莉牧大师安慰地说道。
一小群身着褐黑相间衣服的共和国护卫员正在让人们直接进入十二种不同的安全扫描装置,所以一支巨大的队伍像一条河分成十二条支流最后汇聚于海洋一样在它的尾部分散了。每一站由两个疲惫不堪和让人不快的护卫员管理。在他们身后,另外的小队正在进行随机安全检查,打开人们随身携带的行李物品然后让他们清空口袋以及进行搜身检查。
“您应该把您的光剑放进您的行李里,”斯考特对杰·玛卢克低语道。
他咬牙切齿然后去抓向前滑行然后撞上在他们前方的查格里亚人的R2。“非常抱歉,”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他们到了队伍的前头。“第七队,”护卫哨兵对杰·玛卢克说道。“你去第十一队,然后你在第二队,”他对玛科丝还有维说道。“这个女孩去第三队。谁和这个机器人是一路的?”
“我,”他们四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个护卫哨兵皱起了眉头。
“我来带走这个R2,”杰·玛卢克说道。“我们都是一同去旅游的,”他慢慢地点点头,加重语气。
这个护卫哨兵开始点头,回过神来,然后怀疑地盯着玛卢克。“就像那首歌唱的一样,你们会在另一边见面,闪烁趾。但是你获得了一次完整的深层检查。对第七队进行检查!”他咆哮地说道。
“但是——”莉牧大师说道。
“没时间了。”这个哨兵说道,把她猛推向第十一队。
“但是——”斯考特说道。
“同样没时间了!”这个哨兵把斯考特推向第三队。“还有带着这个R2。”
两三个哨兵站了出来。在他们身后,人群开始对这次的耽搁窃窃私语。这四个绝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各奔东西了。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要对我进行额外检查吗?”杰·玛卢克冷冷地说道。
“随机调查,先生,完全是随机,完全是为了保护你们,”站岗的第七位成员,一个步伐轻快、精明强干的中年女性说道。“还有你看起来像一个篆克威尔人。”
“那是因为我生于篆克威尔。”杰低沉地说道。
“但是我要看科洛桑的文件。巧妙的把戏。”这个护卫员说道。
“我在这里活了一辈子——”
“把你的出生地排除在外?假如你不知道的话,先生,篆克威尔已经公开宣称自己是贸易联盟的成员了,还有——也许你也忽视了——我们处于战争之中。哦,呵!”她说道,去拿他的光剑剑柄。玛卢克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他的眼睛冒出了凶险的光。
这个护卫员用眼神和他接触了。“你正在妨碍队伍里的安全护卫队的例行公事吗,先生?”
“我是绝地武士团的成员,”杰轻轻地说道。“这是我的光剑柄。我不想让其他人碰触它。”
“然后你会把它放进行李里,对吗?”她傲慢地说道。
“还有如果海盗要袭击班机的话,我应该跑到航运处然后在我的衬衫和袜子之间的某处找到我的武器吗?”玛卢克蔑视地说道。
这个护卫员宽容地朝他微笑了。“瞧,先生——你我皆知绝地武士团有它自己的星际飞船。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绝地武士的话,你是不会上这个航班的,不是吗?”
“但是——”
“你可以向我的上司去解释此事。传闻那至少要等不低于两个小时!”
在第三安全点的护卫员是一个两眼无神的、嚼着烟的年轻男性。“把你的双手放到两侧并且直接走到扫描装置的下方,”他口齿不清地说道。
“当然了,”斯考特说道。她稍微推了一下R2然后她们同时前进,在R2不安地向外倾斜的时候她走过了扫描装置的正下方。
没光,没警告。哟,斯考特想道。她扫视着第七安全点,看到杰正在被安全人员盘问。他看起来是在机场遇到麻烦了。斯考特再一次庆幸自己把光剑放进了自己的行李里。
她的护卫员停下来把唾沫吐进一个空杯子里。“抱歉,女士。那个机器人也必须通过扫描。”
“那个机器人?他不行。”斯考特脱口而出。
护卫员眨了眨眼睛。“规定如此,女士。贸易联盟正通过我们的机器人散布恶意软件。我们开始跳过清洁工的话,有一天你在家中一觉醒来然后会发现它已经被智能吸尘机器人还有洗衣机器人拿下了。”

“你是当真的吗?”
“它们使用微波,”护卫员说道,又猛地往他自己的杯子里吐了一口吐沫。“那个R2得穿过那里。赶快,小家伙,”他让他的喉咙发出咕咕声,仿佛在召唤一只忠实的狗那样,说道。
R2不可思议地发出嘎吱声然后摇了摇头。
“他不能够通过,”斯考特不顾一切地说道。“他害怕扫描设备。”
“害怕扫描设备?”
“是他的双眼。我的意思是视频传感器。既脆弱又特殊。”她喋喋不休地说道。维紧挨着她,轻轻松松地通过了第二队。她给了他一个哀求的表情。“这个小家伙实际上属于我的祖父,”她佯装猛击R2的壳然后希望她没有这么做。“他是一个导盲机器人。这就是为什么他的传感器是那么,那么……”
护卫员张开嘴,一些唾沫留在他的下唇上。“导盲机器人,我的臀部啊,”他说道。他的双眼眯了起来。“让我再次看看那些文件,然后让这个罐头回到红线后面然后他就可以恰当地穿过扫描设备了!”
维拿起他的手提行李然后跨过来重新加入斯考特的行列中来。“你不需要再次扫描这个R2,”他随随便便地说道。
这个护卫员眯起眼来。
“它和这个女孩一同穿过了,”维说道。“她们都通过了检查。”
污点。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绿色的唾沫慢慢地渗进护卫员的制服衬衫。他向下注视着它然后咒骂。“饭桶,”他急躁地挥了挥手,说道。“我不需要再一次检查这个R2。”
斯考特的视线从维转到护卫员身上。“所以……我们可以离开了?”
“你们可以离开。就现在,饭桶!你们没看到我现在很忙吗?”
“是,先生。谢谢你,先生。”斯考特迅速从护卫站离开。维紧随其后,检查着光剑的重量然后向她咧嘴笑。
“那可真是印象深刻,”斯考特低声说道。“让人做你想要做的事一定很愉快吧。”
“那迟早会很有用然后……”因为某种原因,他注视着她,声音越来越轻,然后微笑从他的脸上消失了。
“怎么回事?”斯考特说道。并且然后,“嘿,我们是不是漏掉了某人?”
在人头攒动的太空港机场里,一个标准型R2是很容易被忽视的。首先,有大小的问题。R2只有略微超过一米的身高,很快被密集的、由人类、查格里亚人、格兰人还有其他类人种族的人群掩盖。然后,有一个机器人比较缺乏生理上的身高这一问题。对于一个智慧生命而言,另外一个智慧生命是会引起巨大兴趣的目标:这个新人会是我的朋友还是敌人,帮助我还是折磨我,阻挠我还是命悬一线的时候拯救我?在另一方面,机器人,占据了大致上和典型的智能生命类似的位置,说,复杂又灵巧的家庭器械。比如说,可编程的食物准备,亦或聪明的床。对于一个类人生物而言,一个机器人——除非它是一个战斗机器人并且带着激光炮还有自动火炮接近——不怎么要紧的。
另一方面,对于一个机器人而言,另外一个机器人确实是等身的。
这也许能够解释一个仍然有着出厂涂装的R2,能够蹒跚而行而且在人群向帕尔帕廷议长的德尔塔机场蜂拥而至的时候嗡嗡叫着几乎会被完全无视,尽管事实上它继续撞向小腿、墙壁还有饮水机,仿佛没有传感器和好的机器脑,正在被一个激动的、脾气暴躁、愈加恼火的、只能用微小的、四个眼孔来往外看的人驾驶着。
这也许同样能解释为什么,在如此健忘的情况下,这个机器人正被另外一个R2堵住,这一个有着明显的共和国红色涂装,在它的壳上画着线条状的安全肩章……
“女士?”在第十一安全点的护卫员是一个满头大汗的、有着双下巴的中年男性。在他那汗涔涔的制式帽下他的头发是黑白混杂,而且剪成了军队发型。“女士,我将不得不要求你和我一起走到这边来。”
莉牧大师的下巴开始运作了。“但是为什么呢,警官?我做了——”
“就和我一起走到这边来,拜托了。”
玛科丝·莉牧愁眉不展,跟着这个护卫员走了几步,走到了扫描设备的后方。他背对着人群站立着。“不要环顾四周,不要环顾四周。就自然地行动。让这看起来仿佛我在仔细检查你的身份芯片。”
莉牧大师茫然若失地看着他。
“身份证件,”他说道。
她交了出来。
他将它嵌入他的数据簿里。
“女士,传感器探测到您随身携带着一个高能聚焦粒子武器。”
“我可以解释——”
“身在此处的绝大多数人不会识别出这个传感标志。”这个护卫员继续说道,声音仍然很低。“我可不会。我知道它是什么。我知道你是什么。这有我们一组人,我们交换信息,你懂的,但是我从不认为我确实能看到……”
“我不确定我明白,”莉牧大师说道。
“不要环顾四周,不要环顾四周。就自然地行动。我认出来了这个信号,”他嘶哑地说道。“你是绝地,对吗?我的意思是,货真价实?”
莉牧大师深思熟虑着。“是的,我是。”
“我懂的。”他的声音混浊,带着情绪。

“你在秘密行动,对吗?人们现在说绝地只为他们自己而外出。他们说他们不过是议长的秘密警察。我从未认同那种说法。那不是绝地之道。”
“当然不是,”玛科丝·莉牧说道,着实为有人认为武士团是议长的一伙私人打手而吃了一惊。
“执行一项任务,”护卫员说道。“不要环顾四周,不要环顾四周。就自然地行动。就告诉我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帮忙。很高兴帮忙。冒险也在所不惜。”他声音嘶哑地说道。
“你真的是武士团之友,”玛科丝说道。
“告诉我吧。你知道我已经见过绝地有多少次!——?十五。十五次。而且下周我会和我的外甥一起走。给我一个任务。就表现自然然后给我一个任务,”他说道。“冒险也在所不惜。什么样的帮助都行。”
“你已经做了,”莉牧大师真诚地说道。护卫员眨着眼睛。“你认为你今天在安检是意外吗?你认为我来到你的线是偶然吗?”
他敬畏地看着她。“由原力安排!”他喃喃自语道。
“我们知道谁是我们的朋友,查普……先生。”她从他的安全肩章上念出他的名字。她从她的斗篷下拿出她藏起来的光剑剑柄。“但是记住,没人必须知道。至于其他人所担心的,我只是一个去玛拉思黛尔拜访家人的、谦卑的旅行者。你现在需要做的一切是表现自然。”
“表现自然,”他顺从地点点头,让他的下巴摇摇晃晃。“理所应当,理所应当。但是……”他的声音变得有点热切。“还有人吗?”
“你可以将我的身份芯片还给我。”
“哦。好的。”他猛地将它推还给她,芯片现在沾满了汗津津的指纹。
“当时机来临,我们会联系你的,”莉牧大师保证道。“在此期间:愿原力与你同在。”
莉牧大师离开了热泪盈眶的他,快速走到了两位学徒的身边。“我很高兴你们通过了。但是杰在哪里呢?”她说道。她皱了皱眉。“还有你们知道的人呢?”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22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埃文·陈不喜欢飞行。哦,不是在空气里。在电车里的大气中乱转还行。船也挺不错的。作为一个水文学家——亦或“水孩”,就如他的职业级在环境有影响的行当里是闻名的——他在快速穿过行星表面还有从海洋、河流还有湖抽样花费了许多时间。首先到其他星球是问题所在。
跳入超空间这个想法——原子扭曲,光拖尾,分子扭曲跳跃——让埃文感到恶心。不仅仅是影响胃部的作呕和恶心——虽然它也确实如此——还是精神上的不适。然而进行他那政府保证的、泛行星的水的评价员的工作不跳跃的话是不行的。通过亚光速赶赴任何科洛桑星系外部的星球将会花费差不多一生的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他在机遇帕普的德尔塔机场,从他那珍贵又时髦的长颈瓶喝了好几口——0.1升的宿嫚思戈尔红。
他于水槽的镜子上打量着自己。说老实话,他看起来并不好。面临的是比预期更漫长的超空间游览,他在最后三天里睡的不太好。他的双眼空洞无神,两天里长出的胡茬遮掩了他的面容好似讨厌的模型,还有他的双膝正感到非常无力。他把他的脑袋埋在他的手中然后向前倾,在那个白色刺眼物之上。
一个机器人走了过来,猛击一面墙,伴随着一声铁罐撞击混凝土人行道的声响,然后溜进一个秘密隔间。
埃文眨着双眼。他正在试着回忆他之前是否见过一个机器人。或许是一个保管机器人,但是这一个是一个R2型号的,它身上没有任何安全肩章。
“奇怪,”埃文大声地说了出来。亦或至少,这就是他打算要说的话。在它出现的时候,宿嫚思戈尔已经让他的舌头麻木了,然后话语渐渐消失就像那个机器人某人的嘴巴僵住的时候作为一个牙医上上下下。
另外一个R2冲了进去。这一个有着机遇帕普的涂色,黑褐相间,有着安全标志。它那小小的金属脑袋挑衅地旋转,把它的凸轮对准这个白色地砖铺成的房间。
凸轮停止了,对准第一个机器人前往的隔间。那扇门只留着一道缝隙。
凸轮的光圈以评价的眼光缩小了。
埃文·陈非常困难地闭上双眼,然后睁开。第二个机器人仍然在那里。
他又喝了一口宿嫚思戈尔。
现如今这个安全机器人偷偷摸摸地转动着——没有别的话来形容它——向那面可疑的墙推进。它是那有着多功能用途的墙的其中之一,有着盥洗室,小便池,水槽,收集棒,还有吸入状态的压缩排水沟。那个小小的安全机器人非常精神地伸出机械爪,无声无息地夹住了把手,然后很快地用力将门拉到半开的位置。
光猛地一闪,然后那个小机器人前后摇摆,惊慌失措地发出吱吱和啵啵的声音。埃文眯着眼看,盯着镜子里反射的场景。那个安全机器人的凸轮掠过隔间的地板。空空如也。
犹豫了一阵子后,它滚了进去:然后在它这么做的时候,埃文的眼睛被镜子里的动作的闪烁吸引住了。第一个机器人正悄无声息地漂浮在隔间的门顶上。
叽叽喳喳还有沮丧的嘟囔。绝大部分来自那个安全机器人,但是一部分肯定来自埃文。他注视着第一个机器人悄无声息地落在隔间的门后。现在这两个机器人的位置颠倒了,安全机器人以不知所措的样子在隔间周围闲逛,然后那个逃亡的机器人躲在隔间的门后。
这个逃亡的机器人突然伸出它的小手臂。闪电像爆能束步枪脉冲一样射向室内,然后以最神秘的方式吱吱作响,仿佛透明钢杆被绑了结。
那个安全机器人狂暴起来,呐喊起来还有发出嗡嗡声然后撞向隔间的门。有色的光在白砖上一闪。就其本身而言,逃亡机器人发出了更加可怕的声音:一个陌生的,空洞的咯咯笑声,绝非人造声。在圆筒里的声音也许是科瓦克猴蜥的笑声。
然后那个邪恶的R2,在埃文开始这么认为的时候,旋转然后笨拙地从房间里滚了出来。
埃文大吃一惊地瞪着隔间的门。他听到了被困住的安全机器人的哀嚎声。然后他用发抖的双手,取出宿嫚思戈尔红的瓶子然后一滴一滴地倒进盥洗盆里,发誓他再也不碰这东西了。

1

主题

60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61
水晶
0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就在绝地信使团进入伊索当地空间之后文崔斯和他们交上了火。最后召唤号装备有吉奥诺西斯人所能提供的、最好的科技,包括一个甚至连卡本缇联合电子公司的那些好伙计还不知道已经被偷了的“戈暮卡特”原型。这个戈暮卡特被建造成用来抵消舰船进入超空间的隐身效果,因此他们不能够像一只沙豹从一棵树上扑向无助的草食动物那样突然在某人的舰队中间神出鬼没。卡本缇的原型像一个地震仪一样运作着,在一艘船离开超空间的时候接载错误的线路,让该船出故障。警告通常不会超过五秒,但这几秒意味着生死存亡。
而且如果有人把这个戈暮卡特安装在像最后召唤号一样迅猛和致命的船上的话,被一个更加迅猛和致命的飞行员驾驶的话,一个人能够完全反转程式就是理所应当的,因此继续这个比喻,这个自称的豹子发现自己跳到了强化了的刑柱上。
在伊索星系的最后一颗星球的较远的一边,时空变稀薄了;变形了;撕碎了。像一串露珠在一个寒冷的窗上凝结一样,第一个共和国飞行员没能成功穿过裂口然后离开了超空间。阿萨吉识别出它是一架配备装甲的、HKD特徍级哨兵船,在它的起落架上有着额外的质子鱼雷炮台。她无视了她的战术电脑还有最后召唤号的平视显示器的瞄准光标,温和地用原力向前,像对待一个她怀抱中的爱人一样缠绕那个哨兵。她能够看到那个飞行员因震惊而睁大了双眼;在他的汽笛停止运转的时候感到肾上腺素激增,令人惊愕地透过他的血液。她能够品尝到他嘴边那突然的冷汗。“最后召唤号,亲爱的,”她低语道。“要结束了。”
激光炮在沉静的而又广阔的空间里闪烁着,而那个哨兵船逐渐地四分五裂了,像一个绽放了的丹图因蒲公英。在这个空间死亡有多安静一直很古怪,没有空气来传播爆炸的响声亦或毁灭的尖叫声。甚至在原力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的逝去与此相差无几,然后那位飞行员的终焉老老实实地到来了,不是心中的一声咆哮,而是忽隐忽现的消失,像一根蜡烛熄灭了一样。
尤达的僚机飞行员们对他们的工作了如指掌。超过两艘哨兵在实空间里具象化了。他们立即就明白他们受到攻击,然后启动了他们的前端火炮。他们的射击经过了阿萨吉的侧翼。
她让最后召唤号倾斜然后让它翻跟斗,在来自左侧的特徍级的激光炮的、致命而又闪闪发光的光束之间旋转。右侧的的那一艘放出两个跟踪者——定向质子鱼雷,有两次近在咫尺。
阿萨吉立刻使了一个假动作然后转向,迫使鱼雷进行机动减速。她越难以定向,它们就越要不得不跟上她的速度。她能够感知到它们那愚不可及的、小小的定向电脑,不知疲倦地修订针对她的假动作还有旋转的拦截角度,然后她放声大笑,从第一艘船旁边一闪而过。
戈暮卡特闪了闪,然后过了一阵子召唤号告知她一艘萨尔塔亚级信使船从超空间里冲了出来。尤达大师来了。
她快速越过第一艘特徍级。他拥有一个塔装激光炮他就能够旋转然后反向对她开火,但是他永远跟不上她,也就伤害不了她。在好日子的时候,阿萨吉·文崔斯会在雨滴之间行走。而任何有着能够把尤达那烧焦的绿色脑袋献给她的师父的机会的日子对她而言就是好日子。
特徍级的飞行员突然停止了开火,不顾一切地向这个星系的第一颗星球猛冲过去,一个死气沉沉的、几乎是被夸大成卫星的星球——但是伊索人用令人敬畏的、智能防御炮台武装了它,作为对不速之客的威慑。他希望能躲到它那巨型火炮下方获得庇护。
那可不成。召唤号太快了。他不得不见识到那一点。

他的处理器将会告诉他。他不得不试一试新花样。迅速向下亦或上升,那是一个问题。他不能够仅仅是停滞不前。阿萨吉通过原力来接触,好似另外一个戈暮卡特,改变特徍级飞行员的意图。
向下。
他会迅速地俯冲来接近炮台然后希望她向上射击。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脏在怦怦直跳;能够感觉到他在磨练自己坚持住,坚持住,强迫他自己不要过早做错事。
她在他的机翼上留了两道烧焦的线只是为了让他抽搐。
极速下降!——一次快速的下落,让船支离破碎。即使他的防护服也不能够让他躲闪。阿萨吉能够感觉到他失去了知觉。
讲真,很仁慈了。
随着血液在他的静脉里凝结,他隐隐约约地意识到最终召唤号从下方射击然后突然停了下来。他没有足够的额外意识来明白阿萨吉,能预测他,在他的线下已经切断了。他不能够全神贯注来注意到追踪着她的铁玩意。
质子鱼雷的新拦截目标倾斜了,让它直直地冲向特徍级的腹部然后爆炸了。这艘船像一颗蛋一样破裂了,溢出白光还有红渍蛋黄。另外一根蜡烛熄灭了。
尤达一定感觉到了。
向她发射了质子鱼雷的特徍级逐渐后退,转身加入到尤达的行列中来。她漫不经心地像对付另外一艘哨兵船一样向他射击,最后的四艘簇拥着尤达,进入实空间。
三艘护卫向下,一艘前进,然后是大师本人了。
阿萨吉皱了皱眉。奇怪的是尤达还没有向她本人开火。虽然他一般会嘟嘟囔囔地引述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的平和亦或人生,这个枯萎的、上了年纪的沼泽蟾蜍不再无精打采地使光剑下垂,根据各方面所说,还有从她对吉奥诺西斯上发生的战斗的了解来看,她会很期待他的到来,还有用火炮齐射来鼓励他。
仿佛是作为对她的想法的回应,他的船开火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星球大战

本版积分规则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4 Comsenz Inc.

手机版| 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Star Wars and all associated items are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Lucasfilm.

© 2014 Lucasfilm Ltd. & ™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under authorizati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