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 更新至第十六章 - 汉化发布区 - 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 Powered by Discuz!
  • Baidu
  • 论坛搜索
34213查看 | 92回复

[小说] 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 更新至第十六章

[复制链接]

1

主题

69

帖子

0

精华

外环星域

原力
3
水晶
0
发表于 2013-7-27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agrance 于 2013-10-15 01:31 编辑

【个人汉化】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Fragrance,是第一次翻译,水平有限,请大家多多指教!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希望能让更多同好看到这个故事。很苦恼的是译名的统一,按照论坛的databank改了一些。风格偏向口语化。如果对译名或者其它方面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请诸位不吝赐教!!!
     千万别顾名思义觉得这只是一部浪漫爱情小说,这可是星战历史上的一次大事件哟~~~~~

各章节链接:
第一章:直接下拉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向莱娅公主求婚The Courtship of Princess Leia
戴夫·沃福顿 著 Written by Dave Wolverton
Fragrance 译 Translated by Fragrance

Timeline: 8 ABY
Fragrance的阅读小指南:
为了方便不熟悉这个银河系的朋友们更好地了解她,一些特殊词汇将用“①”这样的数字符号标出,在每段末有说明。星战词汇释义主要来自Wookieepedia。如若发现有错误缺漏之处请提出以便及时纠正补完。偶尔有一些小吐槽及自言自语,也会出现在备注中,不喜欢的话请自行屏蔽。祝各位阅读愉快!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第一章


·索洛将军(General Han Solo)正站在蒙·卡拉马里(Mon Calamari)星际巡洋舰“蒙·瑞摩达”号(Mon Remonda)指挥舱里。警报声像风铃似的响个不停,听起来就好像这艘战舰即将从超空间砸向建于科洛桑(Coruscant)的新共和国首都一般。汉已经有好久没见过莱娅(Leia)了,五个月,整整五个月都在追捕军阀辛戟(Warlord Zsinj)的超级歼星舰“铁拳”号(Iron Fist)。五个月前,新共和国看起来非常安全,非常井然有序。也许,像现在这样失去“铁拳”号,辛戟的实力将被严重削弱,那么前路也将更加平坦。汉想快点逃出这艘黏糊糊的卡拉马里战舰,他更渴望的是莱娅的亲吻,还有她在他额上的爱抚。他最近面对太多黑暗了。

      当超空间推进引擎停下来的时候,由于超光速飞行而出现的白色星空也溶了开来,此时丘巴卡(Chewbacca)大声示警着,被科洛桑的夜灯从一片幽冥中点亮的数十艘巨型碟状飞船正驶过蓝丝绒般的天空,汉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海皮斯战龙舰!(Hapan Battle Dragons)而且周围还环绕着数量众多的岩灰色帝国歼星舰。

      “快离开这儿!”汉大声下令道。他曾经见过一艘海皮斯战龙舰,那可已经令人够受的了。“护盾全开!准备规避!”

      他注视着靠得最近的一艘战龙舰上那三挺背载式离子炮,觉得它们想把自己打下去。战舰碟状缘上的爆能炮塔都转向了他。

      “蒙·瑞摩达”号调了个头并向星球俯冲,奔着科洛桑的夜灯而去。汉的胃猛绞着。他手下的卡拉马里机师受过良好的训练,知道在定下新策略之前最好不要逃走,于是便将战舰驶到海皮斯战龙舰的密集处,好让对方不会冒着击中友军的危险开火。

     就像这艘蒙·卡拉马里战舰里的其他科技一样,指挥舱也极具工艺,非常独特,因此当他们掠过一艘海皮斯战龙舰的指挥舱时,汉可以清晰地看到三位海皮斯军官惊讶的表情,以及缝在她们领子上的银色名牌。他从来没见过海皮斯人。他们的星区以富裕而闻名,同时海皮斯人极其谨慎地保卫着他们的财产。他知道海皮斯人是人类——是那些像种子般四散在银河系的人类中的一员——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三位海皮斯女军官无一例外全都有着惊人的美貌,就像是活生生的,易碎的,装饰品。

      “停止规避动作!”舰长欧诺玛(Captain Onoma)响亮地命令道,他是一位有着浅橙色皮肤的卡拉马里军官,正坐在控制台边,监控着探测器。

      “什么?!”汉吼起来,他没想到一个低阶的卡拉马里军官居然会改变他的命令。

      “海皮斯人没有进攻,他们正向我们示好。”欧诺玛回答,将一颗大大的金色眼珠转向汉。这艘卡拉马里战舰不再发疯似的急速俯冲,停了下来。

      “示好?”汉问道,“那可是海皮斯人!他们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友善!”

      “的确如此,但是他们似乎是来和新共和国进行某项谈判的。周围的歼星舰则缴获自帝国舰队。您看,我们行星的防御力量还完好无损。”欧诺玛舰长向另一边的一艘歼星舰抬头示意,汉认出了她的标志。那是莱娅的旗舰,“反扛之梦”(Rebel Dream)。当这艘战舰被义军从帝国舰队缴获时,可真是一个庞然大物,然而现在与身边的海皮斯舰队一比,实在是太渺小,太不起眼了。汉还看到,大约有十几架小型共和国无畏级舰船围绕在"反抗之梦"身边,这些无畏级的船体上还印着旧义军同盟的标志。

      汉上一次见到海皮斯战舰时,他正和一支小型护卫舰队一同走私枪支,那还是在为茹拉舰长(Captain Rula)工作的时候。当时海皮斯还没有加入帝国阵营,走私者们降落在海皮斯星群边界附近中立地带的某边境村落,希望和海皮斯人的接触能帮助他们摆脱帝国的追缉。然而当他们离开超空间的时候,发现一艘海皮斯战龙舰就在航道附近。即使是处于中立地带,即使他们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最后在二十架走私船中只有三架从海皮斯的攻势中逃了出来。

      这时一个通讯官报告:“索洛将军,我们收到了莱娅·奥嘉纳( Leia Organa)大使发来的通讯请求。”

      “我会在我的房间接收。”汉说道,接着立刻回房去连接通讯。莱娅的影像出现在小小的屏幕上。

      莱娅欣喜地微笑着,黑色双眸中透出梦幻般的神采。“噢,汉,”她没有停顿地接下去,嗓音有如蜜糖般醇美,“真高兴能在这儿见到你。”穿着纯白无暇的奥德朗大使服的她,长发披肩。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她的头发比汉上一次见她时更长了。她戴着他送的发饰,那是用银和蛋白石制成的,这些蛋白石采自被高级星区总督塔金(Grand Moff Tarkin)用死星轰成灰烬前的奥德朗(Alderaan)。

      “我也想你。”汉的喉咙有些发干。

      “降落在科洛桑之后,到迎宾大礼堂来,”莱娅说,“海皮斯的大使就要到了。”

      “他们想从我们这儿得到什么?”

      “并非他们想要什么,而是他们会提供给我们什么。三个月前我曾到他们的主星海皮斯(Hapes)与母皇(the Queen Mother)进行了会晤,”莱娅道,“我向她寻求对抗辛戟的援助。她看起来非常冷淡,态度很不明朗,不过答应会考虑一下。我只能认为他们是来提供这项援助的。”

      不久前,汉开始意识到,对抗帝国残余势力的战争可能会持续很久,也许几十年后才会取得胜利。辛戟和一些较低阶的军阀们曾盘踞在这个银河系超过三分之一的部分,不过这些军阀们现在正“四处奔波”呢——当他们脱离帝国奔向自由世界之后,便开始整个星系、整个星系地掠夺。新共和国无法巡逻这么大的范围。就像旧帝国挣扎着抵抗义军同盟一样,新共和国与军阀们及其大规模舰队艰苦斗争着。汉不希望莱娅因为和海皮斯的结盟而燃起希望。于是他说,“别对海皮斯人期望太高。我从来没听说过他们会给予何人何物——除了当他们自己不太好过的时候。”

      “你甚至没见过他们。快来迎宾大礼堂。”莱娅将命令传达完毕,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啊,欢迎回来。”她别过脸去,通讯中断了。

      “嗯,”汉低语,“我也想你。”

•       •       •


       汉和丘巴卡快速穿过街道直奔科洛桑迎宾大礼堂。他们正在科洛桑某处非常古老的区域,这儿并不像这个行星城市的其它部分一样建在废墟之上,所以周围的烯钢①建筑就像峡谷两边的峭壁般高耸着。矗立的建筑物投下的阴影非常浓重,甚至大家头顶上那些穿梭在楼宇间的空中车流在白天都得开着夜航灯,织就了一张厚实的光幕。当汉和丘巴卡到达迎宾大礼堂时,军乐队已经开始用喧哗铁笛和欢呼号角②演奏起一支奇奇怪怪并且装腔作势着的进行曲。
      【译者注①:烯钢plasteel,亦作plastisteel,是一种丙烯聚合物与金属合金相结合的材料,兼具塑料的韧性和金属的强度以及耐热性。不过,这种材料并不太神奇。压得很薄的时候能制成舒适的护甲,但是不能与爆能枪(blaster)相抗衡,甚至不能抵御一支旧式步枪(slugthrower)。烯钢主要用于制造护甲、飞船零件、容器以及建筑领域。会随着老化发黄。
                 ②:喧哗铁笛和欢呼号角janglers and woot horns,都是这个银河系的乐器,主要用于军乐队。按照这两个词在英文中的原意,估计至少我们所在银河系的大部分人类是欣赏不来这两种乐器演奏的曲子的。】


      迎宾大礼堂是一座巨型建筑物,超过一千米长,有十四层座位,不过当汉接近大门的时候,他发现所有的入口处都挤满了想看海皮斯人的好奇观众。汉跑过了前五个入口,直到突然发现一个金色的礼仪机器人为了让视线越过观众,神经质地不断跳起来或者踮着脚尖。许多人都说某一种特定型号的机器人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汉立刻就认出了C-3PO——没有其他的哪个礼仪机器人会表现得这么焦虑和活跃。

      “3PO,你这大罐头!”汉的声音越过了人群。丘巴卡也大吼着向他打招呼。

      “索洛将军!”3PO回答,带着放松下来的调子,“莱娅公主让我找到您并陪您一道去奥德朗大使包厢。我害怕自己会在人群中与您错过!幸运的是,我有预感该在这儿恭候您。这边,先生,这边请!”3PO带着他们往回走,先穿过一条宽阔的街道,再爬上侧面的斜坡,接着通过几个警卫。

      当他们经过无数道门,走到一条弯来弯去的走廊时,丘巴卡嗅了嗅空气并咆哮起来。然后他们拐了个弯,3PO在一间包厢的门口停了下来。只有没多少人站在里面透过玻璃看向主厅层。汉认出了几位:卡利斯特·里肯(Carlist Rieekan),曾指挥过霍斯回波基地的奥德朗将军;斯莱金·霍姆(Threkin Horm),是正效力于掌着大权的奥德朗议会的主席,他是一个很胖的大个子,没有自己站着而是舒适地坐在一张动力椅中。还有蒙·莫斯玛(Mon Mothma),新共和国的领袖,她正站在一个有胡子的灰色戈塔尔人(Gotal)身边,后者平静地凝视下方,翘起脑袋,将他的触角对着莱娅的方向。

      他们轻声地交谈着,戴着传译机并看向坐在台上的莱娅,她庄严地看着一架海皮斯外交机降落在这座开放式大礼堂的停机坪上。大约有五十万人聚集在主厅层,希望能一睹这些海皮斯人,数万警力守卫着外交机与莱娅之间的金色地毯。汉抬头环视了一下,几乎旧帝国的每个星系都已经在这儿有了个自己的包厢,边上还有他们各自的国旗。这些国旗之中有超过六十万正挂在古老的大理石壁上,表示他们加入了新共和国。当外交机放下舷梯时,寂静降临在了主厅层。

      汉走向蒙·莫斯玛,“怎么了?”他问道,“为什么您不和莱娅一起到下面的台上去呢?”

      “我没有被邀请会见海皮斯大使,”蒙·莫斯玛答道,“他们只求见了莱娅。既然在过去的三千多年里甚至是旧共和国也极少与海皮斯皇室接触,我想在被邀请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过去。”

      “您考虑得真周到,”汉说,“但您是被选举出来的新共和国领袖啊——”

      “母皇塔阿·舒美(Queen Mother Ta’a Chume)认为我们的民主政治形式很有威胁。所以我认为如果莱娅让他们觉得愉快些的话,最好还是让她来与塔阿·舒美的大使们会谈。你有没有数过这次的海皮斯舰队带了多少海皮斯战龙舰?有六十三艘——每艘都代表着一颗海皮斯星群的行星。海皮斯人从没发起过这么大规模的接触动作。我怀疑这会是过去三千年里我们种族所进行过的最重要的交流活动了。”

      汉没说什么,不过他认为自己不能和莱娅坐在一起是被轻视了。蒙·莫斯玛同样被如此对待的事实加深了他的反感。他们在海皮斯人下机前只等了一小会儿。

      最先从外交机上下来的是一个有着黑色长发,以及在灯光下灿烂闪烁的缟玛瑙般双眸的女子。她穿着一条将她长长的腿裸露在外的闪光礼服裙,由桃红色的发光材料制成。主厅层的话筒连接至包厢,因此汉可以听到当这位曼妙的女子走向过道时从人群中传来了一阵轻叹。

      她走向莱娅并优雅地单膝跪地,看着她,响亮地用海皮斯语说:“艾瑞妮 塞里贝斯 厄 塔阿·舒美。‘沙卡尔 莱娅,厄瑞奈赛斯 爱阿佩勒 瑟拉内尔 海皮斯。仁尼特莱 萨汝恩。’”说完她转过身,拍了六次手,几十个身着金色闪光裙的女子开始从外交机中涌出来,她们快步跑起来,其中的一些吹奏银笛或击鼓,另一些则反复用清晰而高亢的声音唱道:“海皮斯,海皮斯,海皮斯”。

      蒙·莫斯玛专心地听着传译机里的标准语翻译,但汉听不见传译机里的声音。

      “你会讲他们的话吗?”汉问3PO。

      “我能熟练运用六百万种交流形式,先生。”接着3PO遗憾地说道,“不过我认为我现在肯定出故障了。海皮斯大使不可能说出我所听到的话。”他转身离开,“这些生锈的逻辑回路!在我报修的时候请恕我失陪。”

      “等等!”汉说,“先别管什么修理,她刚刚说了什么?”

      “先生,我想我一定理解错了。”3PO答道。

      “告诉我!”汉再次加强了语气,丘巴卡则在一旁用咆哮发出警告。

      “好吧,要是您真想知道的话!”3PO的语气听起来变得很受伤。“如果我的传感器正确地接收了她的信息,那么这位代表转达了伟大母皇的话:‘尊贵的莱娅,我送来了来自海皮斯六十三个世界的礼物。希望你能从中获得快乐。’”

      “礼物?”汉说道,“这听起来可真简单明了。”

      “是的。海皮斯人在寻求帮助时从不忘记先送出等值的礼物,”3PO谦逊地说,“不,实际上让我困惑的是这个词,‘沙卡尔’,也就是‘尊贵的’。母皇不可能把这个词用在莱娅身上,海皮斯人只会对相同等级的人说这个词。”

      “唔,”汉试着猜了猜,“她们都是皇室成员。”

      “这倒是真的,”3PO说,“不过海皮斯人几乎是崇拜着他们的母皇。事实上,他们尊称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叫做‘艾瑞妮妲’,意思是‘至高无上的她’③。所以,母皇将自己与莱娅相提并论是不符合逻辑的。”
      【译者注③:至高无上的她she who has no equal,没有任何人与她相等的意思。】

      汉重新看向外交机的舷梯,一种不祥的预感流过全身,他颤了一下。鼓声震天响着,三个女子穿着明艳的,几乎是过分装饰的绸衣从外交机上托着一个珍珠母色的大型容器飞奔下来。3PO还在摇头晃脑地自言自语,“我一定得去修修这些逻辑回路。”当这三个女子将容器里的东西倾泻在地上的时候,人群一片哗然。“这是嘉里诺热(Gallinore)④的彩虹宝石!”
      【译者注④:嘉里诺热Gallinore,海皮斯星群的其中一颗行星,以其彩虹宝石闻名。在衍生宇宙小说中由于其各种特色多次出场。】

      这些宝石在其光芒中幻化出无数种渐变,从耀眼的深红到绚烂的翠绿。其实这种珍宝根本就不是宝石,而是一种以体内自生光绮丽着的硅基生命体⑤。这种生物要几千年才会长成,常被镶在大奖章上。一只成体就能買得起一艘卡拉马里巡洋舰了,然而海皮斯人献上了整整一地——几百对的成体。莱娅表现得波澜不惊。
【译者注⑤:硅基生命体silicon-based life,生物,以硅元素为身体的基本组成元素。硅基生命体多被描述成活水晶样的生物。现在看到这段文字的你,有99.76215%的几率是碳基生命体carbon-based life。碳基生命体中有一位德国天体物理学家Julius Scheiner曾在公元1891年最早推测生命是否能以硅为基本元素。
提示:以上末两句的论述中相关统计数据未知来源,请谨慎采信。】


      另外三个身着茶赭和浅黄褐色皮衣的女子从外交机上下来了,比其他人都高得多。她们随着笛声和鼓点翩然起舞,簇拥着一块浮台,上面种着一株小小的,多瘤的树,棕色的果实正在转红。两盏灯飘在树木上方,就像塔图因的双子太阳⑥一样热烈地照耀下来。人群窃窃私语着直到大使解释道:“(海皮斯语)瑟拉巴,特瑞菲尔 恩 拉萨阿拉。”(“结着果的智慧之树,来自瑟拉伯(Selab)。”)人们瞬间兴高采烈地喝彩欢呼起来,汉站在原地傻了眼。他一直以为瑟拉伯的智慧之树只是个传说呢。据说智慧之树的果实能在人们步入暮年的时候,显著提高他们的智力。
      【译者注⑥:此处原文不是“塔图因的双子太阳”,是“某个沙漠世界的太阳们”,但因为是两盏灯,又说某沙漠,不能不让人想起塔图因经典的双子太阳。于是在此大膽猜测。电影中经典镜头双子落日Binary Sunset,首次出场于EP4。】

      血液猛烈冲击着,让汉觉得头昏眼花。一个男子踩着乐声上前,他是一个半机械战士,穿着黑色镶银边的海皮斯全身甲。他站起来差不多快和丘巴卡一样高了。这位男子坚定地向前走着,接着从手臂中取出某种机械装置,放在莱娅面前的地上。“(海皮斯语)恰茹巴 安达拉,米拉 恩 塞斯-塞尔塔。”(“我们从高科技之星恰茹巴(Charubah)为您奉上掌控之枪。”)
   
      汉斜倚在玻璃上以寻求支撑。掌控之枪让海皮斯部队在小型武器械斗中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因为这种枪发射出的电磁场中和了敌人的自发思维进程。被射中的人便废了一样站在那里,感知不到身边的一切,会去执行任何交给他们的指令,因为他们无法区分敌人的命令和自己的自发思维⑦。汉开始流汗。海皮斯星群的每个世界,每个行星都将最珍贵的宝物献了出来,汉想,他们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回报?
      【译者注⑦:平时掌控之枪被用于海皮斯死刑,已定罪的男犯人先被此枪射击,然后再被命令用爆能枪自我了断。海皮斯的女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判处死刑。】

      他继续观看下去。鼓点,笛声,还有清晰的女声不断高唱“海皮斯,海皮斯,海皮斯,”的声音开始在他的血管中撞来撞去,敲击着他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