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大膽判定,戴夫·菲洛尼是我的影评的读者……

2023-10-11 21:59|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469| 评论: 0|原作者: freelee

“Ah!So…My God!”看到最新星战剧《阿索卡》的第五集时,我惊了!

我在《欧比-旺》电视剧的观后感中痛斥该剧“AI式”的粗制滥造时,曾声称干脆“我行我上”,提出一些将全剧彻底回炉重做的建议。其中一项建议是这样的:

“不要非让主人公各个星球来跑。尤其是第六集那种赶路,完全是为赶而赶。欧比-旺火线回到塔图因,却没亲手救到卢克,从创作角度来说属于废笔;然后又回去奥德朗探望莱娅,更加再次突出欧比-旺拿不清主次。如果觉得塔图因场景太老掉牙、太单调,不如搞个西斯古墓之类,把克苏鲁、后室怪谈之类都杂糅进去,或者搞个能读取欧比-旺过去记忆的结界,好让剧集有理由展示沙漠之外的场景。甚至阿纳金能借这个机会以海登本尊的形象出现在回忆杀中,卖情怀效率更高。这样又有特效奇观,又能保持场景新鲜感。”(我的《欧比-旺》影评全文见此链接:http://www.starwarsfans.cn/thread-46825-1-1.html

《阿索卡》全系列的编剧为戴夫·菲洛尼,第五集也由他导演。我大膽判定,菲洛尼看了我的影评,因为我写《欧比-旺》影评时并没有看到菲洛尼的剧本(严肃脸)。

第五集里面,“结界”出现了——就是那个在动画《义军崛起》中出现过的“世界之间的世界”(World Between Worlds);“读取记忆”出现了——阿索卡·塔诺穿越回克隆人战争期间多场刻骨铭心的战役;“怪谈”出现了——本来要领便当的阿索卡在结界中历险完后“死者苏生”……哦,还有后面几集,“古墓”(或者别的什么古代遗迹)也出现了——那是黑暗绝地贝兰·斯科尔协助摩根·埃尔斯贝思和索龙元帅的真正目标。

而最重要的是,“海登·克里斯滕森本尊饰演的阿纳金·天行者”出现了。

不像他在《欧比-旺》中淡如水的客串——那场原创的光剑切磋并没有触及到欧比-旺·克诺比与阿纳金师徒情感深处的矛盾——《阿索卡》中的阿纳金有血有肉,令观众有笑有泪。海登游刃有余地演绎出阿纳金/达斯·维德的一体两面,渲染出阿索卡对其爱惧交集的复杂情感。再加上那些将动画场景真实化的师徒冒险、那些“Snips”与“Skyguy”调侃背后的彼此关心,在《克隆人战争》动画完结的九年后(是的,我没把2020年的第七季算进去,因为本季是第六季结束多年后才打上的“补丁”,而基本不涉及阿纳金和阿索卡的互动),阿纳金与阿索卡从情谊甚笃变成各走各路的命运变故,再次激起星战迷心中的涟漪。

《克隆人战争》是首部由菲洛尼主持大局的重要星战文艺项目。聪明刁钻的绝地学徒阿索卡与重情重义的克隆人军官雷克斯,这两位动画原创的新角色成为星战宇宙新一代人气人物。星战版权进入迪士尼时代后,菲洛尼操办的星战项目的规模更不断增大。《义军崛起》《抵抗组织》《曼达洛人》《异等小队》……传奇新角色也不断涌现,有的一登场就注定成为焦点,例如曼达洛人丁·贾伦;有的逐渐赢得观众的认可,例如《义军崛起》的“鬼魂”主角团;有的本以为只是单元剧角色、其后的活跃度却不断提升,例如海盗杭多·奥纳卡、曼达洛人悍将博-卡坦·克里斯、赏金猎人公会头目格里夫·卡加……

阿索卡当然属于“登场焦点”的类别,而且她获得“菲洛尼宇宙”中独一档的塑造待遇。也许当初通过2008年《克隆人战争》剧场版认识到阿索卡的影迷——尤其是年轻影迷——很难想象,他们和阿索卡将一起经历以十年计的人生成长。从《克隆人战争》的学徒到《义军崛起》的“支点”,再到《曼达洛人》的绝地大师和《阿索卡》中终于担当了“师父”的角色,阿索卡在星战宇宙中经历的20多年岁月,在现实中也用了15年来写就。

所以我如今对《欧比-旺》的严重问题有了新的体会。在星战宇宙设定中,《欧比-旺》与《西斯复仇》间隔约十年,而实际创作上映时间的差距则是17年。对于一个当年在电影院看过《西斯复仇》的星战迷来说,他已有一定阅历,去品味十年人事变化的沧桑感。但《欧比-旺》的主创却不像具备这种阅历,或者他们不关心影迷对表现这种阅历的期待。结果《欧比-旺》照搬了一个烂俗的美式中年危机故事框架,这个框架完全不适应欧比-旺的角色定位。

前传时期的欧比-旺沉稳幽默、正传时期的本老练睿智,而《欧比-旺》的主创在期间的“空窗期”给欧比-旺搞出个“颓废十年”。《西斯复仇》上映的时候我念高中,《欧比-旺》播放的时候我奔向不惑之年的路程刚好过半。无论是我个人经历还是身边朋友,都看不到这种精神状态的大起大落:要么大小挫折固然免不了,但终归秉承“桥到船头自然直”的正面态度;要么是作出错误选择后持续为此付出代价。欧比-旺这种“十年一度”地精神状态“急转弯”,在日常生活中鲜有蓝本,很难让正常人动情。

更容易令我理解的,应该是欧比-旺不断克服隐居塔图因的大小困难,同时内心保持坚定。就好像我认识的大部分同龄人,求学时期的学历危机、踏入职场初期的新人危机,再到近年的疫情危机、中年危机……面对挑战,大家不一定像绝地大师那样可以通过信仰调整心态,但至少认同“关关难过关关过”的朴素道理。

菲洛尼也秉持同样的态度。阿索卡经历了离开武士团、共和国覆灭等变故,也一度与徒弟理念不合、产生龃龉,这些经历在她内心烙印成无法磨灭的伤痕,但这不影响她成为义军英雄、绝地大师,不影响她在银河危机爆发时全力以赴、救危济困。普通人无法拥有阿索卡般的传奇经历,但大多数人明白,我们不能否认过去的经历塑造出今天的你我,却可以活好当下换取未来的希望。

得益于阿索卡故事创作的进程与星战时间线的推进几乎同步,星战迷甚至可直接共鸣阿索卡的澎湃情感。《义军崛起》中,当阿索卡意识到恶贯满盈的维德的真实身份时,观众是否会回想起某些曾经在《克隆人战争》播放时期引为知己、如今已成陌路的故人?《阿索卡》中,当阿纳金恢复慈爱友好的面貌时,观众又是否会期盼故人重逢、共叙当年的欢喜?

《阿索卡》第五集,阿索卡在阿纳金形象引领下探索“世界之间的世界”;《阿索卡》结局第八集,阿纳金英灵对着阿索卡宽慰微笑。这两个段落实现了一场跨度近20年的救赎。一场救赎来自阿纳金。相比起《绝地归来》海登版英灵替换掉原版塞巴斯蒂安·肖(Sebastian Shaw)所引起的“侮辱前人”争议,《阿索卡》中那个莎宾·雷恩没看清的模糊形象,才是阿纳金·天行者成为传奇绝地大师的真正标志。过去,海登只演绎出阿纳金的黑暗之路,如今终于塑造出投奔光明的天行者大师。另一场救赎是阿纳金与阿索卡的师徒关系。阿索卡退团时与师父形同恩断义绝的不甘、与维德交手时对天才/挚友堕落的绝望,这一刻烟消云散。

就凭这两场救赎所表现的达观精神,我在评价系统中给《阿索卡》打上五星满分。这是我首次给迪士尼时期的真人星战作品打满分。

打满分不代表我认为《阿索卡》完美。菲洛尼本身也不是一名完美的创作者。不少他主导的桥段引人争议,还有一些我个人不敢恭维。例如《克隆人战争》昆兰·沃斯成为丑角,巴丽斯·奥菲相较于《克隆人的进攻》时期仍保持学徒身份、且最后“黑化”;又如《义军崛起》亚历山大·卡勒斯无厘头的改弦更张,赫拉和凯南的“一吻生子”;再如《波巴·费特之书》对波巴的“乡贤”化处理,强行乱入的“《曼达洛人》2.5季”……

《阿索卡》的问题也显而易见。莎宾的叛逆设定略不讨喜,最后确认为原力敏感者更显俗气;罗萨里奥·道森演绎的阿索卡派头有余、人情味不足,与印象中的“Snips”稍有差距;索龙的具体行动有点配不上其设定上的宏才大略(这个我一向认为其实是索龙的原创者蒂莫西·扎恩的问题。扎恩把索龙过度神化,新正史小说中索龙甚至在武术格斗方面都能通过迅速洞察对手出招风格而击败强敌,其他创作者处理稍有松懈就会导致索龙“降智”)……

然而,这些问题并不至于埋没菲洛尼的最大优点。菲洛尼是一个懂“情”的人,他的创作思路完全契合《星球大战》当初吸引我的浪漫主义、英雄主义情怀。菲洛尼的作品中,有曼达洛人和其伙伴们的江湖豪情,有“鬼魂”群英的患难之情,有古古和洛塔猫的萌物心情,然后还有15年来散播于各个阿索卡故事中的人生曲折感悟之情。

我在同好聚会或者公开发文时都曾表达一个观点,《星球大战》归根结底是“成年人童话”,能把观众追求爽快的情怀调动起来,就已经基本胜利。所以,无论戴夫·菲洛尼是不是看过我的影评才写的《阿索卡》,他胜利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4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2-23 15:15 , Processed in 0.06692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