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阿索卡》细节解析

2023-10-5 00:01|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2698|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本剧就是动画连续剧《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的第五季,因为其故事和人物完全就是《义军崛起》第四季的延续。所以我强烈建议观看本剧前把《义军崛起》看一下,否则可能都不知道本剧在说啥。

第8集



要么是摩根被三位大主母坑了,要么是塔尔津有不止一把剑,反正在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六季第9集里,从剑柄到剑刃,塔尔津的剑都与本集出现的这把剑完全不同。



本集标题《绝地、女巫与军阀》是向著名奇幻小说系列《纳尼亚传奇》最早出版的故事《狮子、女巫与魔衣橱》(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致敬。事实上,在《星球大战》2019年芝加哥庆典上,本剧编剧戴夫·菲洛尼就承认,“世界之间的世界”(World between Worlds)以《纳尼亚传奇》中的“世界之间的森林”(Wood between the Worlds)为灵感。



官方吐槽最为致命。从2014年《义军崛起》刚开播起,国内外星战迷就都认为《义军崛起》里的光剑剑刃太细了。



本集确认“千泪之夜”发生在银河内战结束时。当时帝国正在执行臭名昭著的“灰烬行动”(Operation: Cinder),即一旦皇帝驾崩,整个帝国都要陪葬。帝国同时对许多星球的表面狂轰滥炸,新共和国根本来不及救援。



阿索卡问莎宾:“有没有持续训练?”莎宾一开始说:“I try.”然后马上改口:“I do.”看来,她也牢记着尤达大师的名言:“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三位大主母在把死去的冲锋队员变成丧尸时,吟诵的是《复活圣歌》(Chant of Resurrection)。在《克隆人战争》第四季第19集《屠戮》(Massacre)里,老妲卡(Old Daka)也是通过吟诵这首歌把死去的暗夜姐妹变成丧尸。



死亡士兵(Death trooper)这次变成名副其实的“死亡”士兵了。其实“死亡士兵”这个名字最早就出自2009年出版的同名小说,指的就是一群被生物武器“黑翼病毒”(Blackwing virus)感染后变成丧尸的冲锋队员。

为了配合这本小说的出版,当时还在运营的网游《星球大战:星系》(Galaxies)推出了“游戏更新14”(Game Update 14),里面加入了黑翼病毒在达索米尔爆发,导致当地很多冲锋队员和女巫变成丧尸的剧情。这是达索米尔第一次与丧尸联系起来。

后来《侠盗一号》把“死亡士兵”这个名字引入了正史,但含义改成了身体经过秘密医学强化的精锐冲锋队员。本集让这群精锐冲锋队员变回了丧尸。



在《义军崛起》里,埃兹拉用原力跳到半空中,再由凯南用原力把他推到对面的目的地,是师徒俩经常配合完成的特技。在本集,“原力觉醒”的莎宾发挥了凯南的作用。



在《义军崛起》里,埃兹拉经常穿着冲锋队盔甲伪装成帝国军人。这集也不例外。而且这集他的盔甲来自一位老熟人:LS-757。这名冲锋队员出自《义军崛起》第四季第9集《义军进攻》(Rebel Assault)。他在洛塔515区域发现义军凤凰中队成员马特·马丁(Mart Mattin),结果被马特勒晕。没想到他后来一直跟着索龙元帅去了河外星系。



在佩里迪亚(Peridea),那三尊类似《指环王》阿戈纳思之门(Gates of Argonath)的巨像,描绘的就是莫蒂斯(Mortis)的三个太一人(The Ones),从左到右依次是:女儿、父亲和儿子。其中“女儿”的头部缺失,因此不仔细的话看不出来。这一家人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5集到第17集,即所谓的“莫蒂斯三部曲”。他们被认为是原力光明面、原力平衡和原力黑暗面的化身;他们能改变自己的外形,但他们最常用的外形是人形。当时他们生活在一个被称为“莫蒂斯”的流浪行星上,这颗行星本身位于一个巨型八面体内。克隆人战争期间,“父亲”把欧比-旺·克诺比、阿纳金·天行者和阿索卡·塔诺召唤到莫蒂斯,想证实阿纳金是否是预言中的天选之子。结果绝地目睹了这一家人自相残杀,因为“儿子”想离开莫蒂斯。最后阿纳金杀死“儿子”。太一人从此消亡。

太一人的形象总会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比如“世界之间的世界”的入口就是一幅描绘太一人的壁画。

在2012年3月出版的《绝地的命运》(Fate of the Jedi)系列小说最后一册《启示》(Apocalypse)里,古老的克利克人(Killik)巢穴特鲁特(Thuruht)认为,太一人是史前超文明天神(Celestial)变的,至少有10万多岁,原本居住在一颗不知名的丛林星球上,那里有力量泉(Font of Power)和知识池(Pool of Knowledge)两处原力黑暗面结点。后来一个叫阿贝洛思(Abeloth)的女性智慧生物加入这个家庭,一度变成“母亲”。但她偷喝力量泉的水,偷偷在知识池中游泳,导致自己的意识和身体扭曲,企图控制“儿子”和“女儿”,幸好被“父亲”阻止。恼怒的“父亲”带着“儿子”和“女儿”离开他们的家园,把阿贝洛思一个人留在丛林星球上。科舍尔星系附近的无底洞(Maw)黑洞团就是“儿子”和“女儿”指导克利克人建造的,用于封印阿贝洛思。《启示》的作者是美国科幻与奇幻作家特洛伊·丹宁(Troy Denning)。



有阿索卡的地方就有莫赖(Morai)。莫赖是一只康弗鸟(convor),出自《克隆人战争》、《义军崛起》与《曼达洛人》。她本来与“女儿”有强烈的联系。在莫蒂斯,“女儿”临终前把自己的生命力传给“死亡的”阿索卡,让阿索卡“复活”。随后,莫赖就成了阿索卡的陪伴者。她跟随阿索卡在宇宙各地冒险,见证了阿索卡经历过的所有重大时刻。



莎宾认为阿纳金·天行者的英灵是“shadows in the starlight”。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本集播出的当天(2023年10月4日),《星球大战》正史漫画《The High Republic: Shadows of Starlight》第1期出版。但这部漫画是讲两百多年前共和国盛世的故事,与阿纳金和本剧都没太大关系。

第7集



行星科洛桑是银河共和国与银河帝国的固定首都,因此在这座建筑上会有银河议会的标志——银河大印(Great Galactic Seal)。但新共和国采用首都轮换制,每隔一段时间议会就会搬到一个新的星球,那个星球就是新共和国的轮值首都。所以在这一集,科洛桑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共和国轮值首都。



卡森·泰瓦队长与翔野滨户议员提到行星曼达洛的冲突与军阀吉迪恩,确认本剧的时间线在《曼达洛人》第三季之后。另外,坐在翔野议员右手边的就是新共和国国防舰队上将贾尔·阿克巴(Gial Ackbar),由埃尔登·本内特(Elden Bennett)饰演。



本集的C-3PO依然由安东尼·丹尼尔斯饰演。从1977年至今,在几乎所有《星球大战》影视剧里,不管是动画还是真人,C-3PO都由他扮演和配音。不过近年来由于年事已高,他也会采用替身。



从背景屏幕上的奥里贝什文判断,他们所在的地方是新共和国法院(Hall of Justice)。



追击T-6绝地穿梭机的是RP82魔鬼战斗机(RP82 Fiend fighter),本剧原创机型,最早出自第3集。当时官方没有公布它们的型号。后来《星球大战》官方网站资料库(Databank)公布它们的型号为:RP82魔鬼战斗机。



所以在《曼达洛人》第三季第5集《海盗》中出现的泽布是阿德尔菲基地的新兵教官。



阿索卡用原力远程呼唤莎宾的技能叫心灵感应(Telepathy),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就是卢克被困在一个云城风向标上时对莱娅的呼唤。这里强烈暗示莎宾是原力敏感者,因为在正史小说《索龙:结盟》里,阿纳金感受到帕德梅在自己附近,索龙建议他用原力呼唤她,但阿纳金说做不到。帕德梅不是原力敏感者,阿纳金呼唤不到她很正常,但阿索卡在这里能呼唤到莎宾,暗示莎宾可能是原力敏感者。



被索龙用来监控战场的是一个IMG-099帝国Mark Ⅳ巡逻机器人(IMG-099 Imperial Mark IV patrol droid)。这个型号最早出自《新的希望》,只有0.3米高,由帝国军事研究部研发。


第6集



虽然这句话几乎出现在每一部《星球大战》作品开头,但第一次看到剧中人在荧幕上把它说出来的感觉还是很神奇的。



本剧显然为达索米尔人的起源赋予了更宏大的叙事,而且与古老的泽福人(Zeffo)有关。在过去的传说宇宙里,达索米尔女巫的起源非常简单:雅文战役前600年左右,有一位叫阿利娅(Allya)的女绝地因为堕入黑暗面而被绝地委员会流放到行星达索米尔。她一开始在当地建立了一个信仰黑暗面的母权制社会,但等她的孙女出生后,她幡然悔悟,回归光明,并要求她的后代也走光明面道路。阿利娅成为达索米尔女巫的共同祖先。到了帝国时代,达索米尔女巫已发展出不同的氏族,几乎所有氏族都遵循光明面,只有一个例外——暗夜姐妹。她们是达索米尔女巫中唯一走黑暗面道路的氏族。



三位大主母(Great Mother)是本剧原创角色。从幕后演职员表可以知道,她们分别叫阿克特罗波(Aktropaw)、克洛索(Klothow)和拉克西斯(Lakesis),与古希腊命运三女神的名字大同小异:阿特罗波斯(Atropos)、克洛索(Clotho)和拉刻西斯(Lachesis)。



三位大主母所在城堡的造型很像《指环王》电影里的刚铎王国首都米纳斯蒂里思(Minas Tirith)。但这很有可能是一座泽福人的城堡。



在索龙的旗舰“喷火兽号”(Chimaera)的底部,就绘制着喷火兽这种生物。喷火兽是未知空间的生物。在2021年11月出版的《索龙:统治领》三部曲小说第三部《小恶》(Lesser Evil)里,索龙离开母国奇斯统治领,前往银河帝国时,带走了盟友温加利·福尔·马罗克萨(Uingali foar Marocsaa)送给他的礼物——一对戒指。戒指上的图案就是马罗克萨子氏族(Marocsaa subclan)的图腾——喷火兽。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作品里的“喷火兽号”舰桥顶部设备不尽相同。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喷火兽号”的舰桥顶部是单层的通信塔(Communications tower)。在《义军崛起》里,舰桥顶部变成了双层的牵引波束瞄准阵列(Tractor beam targeting array)。在本集,舰桥顶部与传说宇宙一致,又变回了通信塔。顺便说一句,舰桥顶部设备不是判断歼星舰是“帝国Ⅰ级”还是“帝国Ⅱ级”的依据,因为“帝国Ⅰ级”歼星舰既会安装牵引波束瞄准阵列,也会安装通信塔。



不管在《义军崛起》还是在《阿索卡》,索龙都由丹麦演员拉尔斯·米克尔森(Lars Mikkelsen)配音和饰演。他的弟弟马斯·米克尔森(Mads Mikkelsen)在《侠盗一号》中饰演了盖伦·厄索。



在2003年的游戏《绝地武士:绝地学院》里,也有一种动物叫嚎兽(howler)。它们生活在雅文4号卫星,更像爬行动物,而不是哺乳动物。在几千年前的“百年黑暗”(Hundred-Year Darkness)时期,黑暗绝地索尔祖斯·辛(Sorzus Syn)用炼金术人造了这一物种。本集出现的嚎兽与游戏里的嚎兽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但应该不是同一物种。



埃兹拉长得越来越像他爸伊弗雷姆·布里杰(Ephraim Bridger)了。



埃兹拉见到莎宾后说的第一句话是:“I knew I could count on you.”这也是他在《义军崛起》最后一季最后一集给“幽灵号”全体船员留言时,对莎宾说的话。



其实,在2019年出版的正史小说《索龙:结盟》(Thrawn: Alliances)第15章,在克隆人战争末期,索龙见过帕德梅与阿纳金。帕德梅向索龙提到阿纳金的前徒弟,同时也提到阿索卡,但没有明说阿索卡就是阿纳金的前徒弟。所以直到本集,索龙都没联想到阿索卡就是阿纳金的前学徒。



这些是本剧原创种族——诺蒂人(Noti)。埃兹拉和莎宾似乎很容易结识龟形物种。在《义军崛起》里,他们的切宝基地附近就生活着龟形动物多克蚂(Dokma)。



把上面这个镜头旋转180度,再根据美国迪士尼乐园《星球大战:银河边缘》主题园区出售的厄基塔特字母(ur-Kittât)与高银河字母对照表:



我们就能释读出城堡墙上写的文字:



把这句话整理一下:
raise Kujet Ruler of all May His Reign Last for a

第一个单词可能漏了一个字母,应该是“Praise”。我们假定它就是“Praise”,那么这句话可以翻译成:“赞美库杰特,万物的主宰,愿他的统治持续……”



库杰特(Kujet)出自正史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是一名泽福贤人(Zeffo Sage),在达索米尔矗立了自己的宫殿墓穴。他被认为是一名残暴和奸诈的统治者,泽福人正是在他的统治下衰落。



事实上,我们可以在城堡墙上看到泽福人的同款文字。

第5集



阿索卡说:“I won't fight you.”阿纳金说这句话他听到过。那么他是听谁说的呢?是卢克在《绝地归来》里对他说的。



在寻找阿索卡时,赫拉手里拿的应该是一台“增强扫描”通用扫描器(EnhanceScan general-purpose scanner)。这种便携式扫描器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被汉·索洛用来搜寻卢克。它们能搜索半径1500米内的生命形式,3000米内的通信信号,500米内的运动物体和100米内的金属。



卡森·泰瓦提到的“奥加纳议员”就是大名鼎鼎的莱娅·奥加纳公主。她与赫拉是老战友。她俩在《义军崛起》第二季第12集《公主在洛塔》中相识,当时莱娅为义军提供了三艘锤头轻型护卫舰。在《星球大战》正史漫画里,赫拉是同盟最高指挥部成员,会听取莱娅的任务报告。在正史漫画《命运的力量:莱娅》中,她俩与汉·索洛还一同骑汤汤在霍斯雪地里巡逻。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奥德朗星球被帝国摧毁了,但奥德朗星球所在的奥德朗星区还在。因此新共和国成立后,莱娅作为奥德朗星区的代表被选为新共和国议会议员。



每次决斗,阿纳金都要展示酷炫的背后转剑动作。



阿索卡刚穿越回克隆人战争时的那场战斗可能发生在行星赖洛思,因为战场上有不少提列克人,而赖洛思正是提列克人的母星。赖洛思战役发生在《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的后半段,共和国赶跑了企图掠夺赖洛思资源的分离势力。正是在这场战役中,赫拉的父亲查姆·辛杜拉将军及其领导的自由赖洛思运动一战成名。
阿纳金的这一身造型完全还原了《克隆人战争》。
小阿索卡由美国童星阿里安娜·格林布拉特(Ariana Greenblatt)饰演。



在疑似赖洛思的战场,阿纳金对阿索卡说:“Then you'll die.”在《义军崛起》第二季最后一集,变成维德的阿纳金在与阿索卡决斗时,说过同样的话。



曼达洛围攻战是《克隆人战争》最后一季的最后一个故事单元,与《西斯复仇》的故事平行。这场战斗开始前,阿纳金与欧比-旺被召回科洛桑营救帕尔帕廷议长,因此没有参战。阿索卡、雷克斯与博-卡坦指挥共和国克隆人部队与曼达洛抵抗运动战胜摩尔,暂时光复曼达洛。阿索卡本人生擒摩尔。



这是效忠摩尔的曼达洛超级突击队。有的突击队员会模仿摩尔的外貌特征,把盔甲涂成红黑相间,在头盔上安装扎布拉克人造型的角。



著名的雷克斯终于被真人化了。他不仅是《克隆人战争》的主角之一,也是贯穿《克隆人战争》、《异等小队》和《义军崛起》三部动画连续剧的线索人物。他隶属于501军团,在克隆人战争初期穿一式盔甲,军衔上尉,后期穿二式盔甲,在曼达洛围攻战前被阿纳金晋升为指挥官,领导501军团332师。他是阿纳金与阿索卡的忠实战友。66号指令发布后,他一度追杀阿索卡,幸好被她及时取出脑中的抑制芯片。雷克斯从此亡命天涯。帝国时代初期,他努力帮助和保护不与帝国为伍的克隆人。后来,他加入义军凤凰小组,与阿索卡团聚,见证了埃兹拉与索龙被普尔褶鲸卷入超空间。他还参加了汉·索洛领导的恩多突击队,与战友尼克·桑特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
雷克斯依然由所有克隆人的扮演者特穆拉·莫里森(Temuera Morrison)饰演。



罗萨里奥·道森在接受美国《娱乐周刊》采访时透露,阿索卡从灰袍到白袍的转变其实是戴夫·菲洛尼以《指环王》里的甘道夫为灵感,即灰袍甘道夫与白袍甘道夫。



阿索卡与普尔褶鲸沟通的技能叫“野兽控制”(beast control),是《星球大战》作品里常见的原力技能之一。在《义军崛起》第一季第15集《召唤》里,埃兹拉用这一技能与普尔褶鲸结下友谊。



对地球人来说,《星球大战》的故事发生在一个“far, far away”的河外星系。而对赫拉与杰森来说,阿索卡也要去一个“far, far away”的河外星系找埃兹拉。



前往河外星系前,阿索卡对赫拉说:“Hera, I'll find them. I promise.”无独有偶,在《帝国反击战》里,兰多驾驶“千年隼号”离开义军舰队时,对莱娅说了类似的话:“Princess, we'll find Han. I promise.”作为回应,赫拉与卢克都说了:“愿原力与你同在。”

第4集



1991年5月出版的《索龙三部曲》第一部就叫《Heir to the Empire》。中国台湾引进这本书时,将其翻译为《帝国传承》,中国大陆在引进时,沿用了台湾省的译名。但其实,从小说内容看,翻译为《帝国传人》更准确。本书被认为是《星球大战》衍生宇宙的真正开端。从这本书开始,《星球大战》图书创作进入体系化与规模化轨道。它的很多基础设定被沿用至今,比如:
1、帝国首都叫“科洛桑”,是一颗城市行星。
2、义军同盟建立的国家叫“新共和国”,但也存在诸多问题。
3、新共和国的主要威胁是帝国残余。
4、帝国残余喜欢用克隆技术。
《索龙三部曲》作为一个整体被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用户票选为20世纪100部最伟大的科幻与奇幻图书之一,是唯一上榜的《星球大战》作品。



这个镜头出现在10分31秒结束和10分32秒开始的一刹那,可以清晰看到在“幽灵号”的驾驶位仪表盘上,赫拉放着凯南·贾勒斯的照片。凯南·贾勒斯本名凯莱布·杜姆(Caleb Dume),原本是师从于绝地大师德帕·比拉巴(Depa Billaba)的绝地学徒。66号指令发布后,绝地陨落,他遭到克隆人的追杀,是残次品小队的“猎人”(Hunter)放走了他。东躲西藏八年后,他被赫拉招募进义军,呼号“鬼魂一号”。他与赫拉结成革命伴侣,南征北战十年,组建了威震帝国的“幽灵号”船员义军小组。他把埃兹拉收为绝地学徒。他消灭了帝国最高裁判官,与达斯·维德决斗,与索龙元帅斗智斗勇,见证了蒙·莫思马组建共和国光复同盟。凯南最后在行星洛塔牺牲。杰森是他与赫拉的爱情结晶。



到本集为止,除了阿索卡·塔诺,卡森·泰瓦队长(Captain Carson Teva)是唯一一位贯穿整个“曼鞑宇宙”(Mandoverse)全部真人连续剧的角色,在《曼达洛人》第二季、第三季和《波巴·费特之书》中都出现过。在《曼达洛人》第三季第5集,他还与赫拉的老部下加拉泽布·奥雷利奥斯(Garazeb Orrelios)一起混阿德尔菲基地(Adelphi Base)的军人休息区。这个角色由加拿大籍韩裔演员保罗·李森海(Paul Sun-Hyung Lee)扮演。他是星战迷扮装组织501军团加拿大驻防军的正式成员。
另外,“凤凰领队”就是赫拉在义军同盟凤凰中队里的呼号。在《义军崛起》里,“幽灵号”船员本身属于更大的“凤凰小组”(Phoenix Cell)。凤凰中队是凤凰小组下的一支飞行中队。赫拉既是“幽灵号”船员也是凤凰中队成员,因此同时拥有“鬼魂二号”和“凤凰领队”两个呼号。



这位是本剧原创角色贝西中尉(Lieutenant Baysee),由迈克尔·C. 亚历山大(Michael C. Alexander)饰演。



这位是本剧原创角色,罗迪亚人莫瓦特中尉(Lieutenant Mowaat),由道恩·戴宁格尔(Dawn Dininger)饰演。她是扮演罗迪亚人的专业户,在《波巴·费特之书》第1集扮演被塔斯肯人俘虏的罗迪亚人,在《曼达洛人》第三季第2集扮演佩莉·莫托的罗迪亚人顾客,在《曼达洛人》第三季第5集扮演塔特尔上校办公室外的罗迪亚人前台。



这位是本剧原创角色任苏中尉(Lieutenant Jensu),由珠·瑙莫娃(Chau Naumova)饰演。她也是本剧莎宾的动作替身。



这位是本剧原创角色兰德中尉(Lieutenant Lander),由布伦丹·韦恩(Brendan Wayne)饰演。在《曼达洛人》里,他是主角丁·贾伦的动作替身之一。他本人也是美国西部片巨星约翰·韦恩的孙子。



这大概是《星球大战》作品里第二出名的台词,仅次于“愿原力与你同在”。几乎在每一部《星球大战》里都会出现这句话。不过杰森没把这句话说完,完整版是“I've got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前帝国裁判官马罗克死时,会从身体里冒出深绿色的雾霾,很像用达索米尔巫术“复活”的丧尸。



贝兰讲述的莎宾家庭悲剧目前尚未在任何作品里表现。因为到《义军崛起》完结时,莎宾的父母和弟弟都还活着。如果贝兰所述为真,那么莎宾的家人就应该都死于《曼达洛人》中提及的“千泪之夜”(The Night of a Thousand Tears)。



阿索卡最后见到阿纳金的地方就是“世界之间的世界”。这是贯穿《义军崛起》全四季的地方,也被称为聚散散点(Vergence Scatter)。神圣绝地文本(Sacred Jedi texts)里的链状世界定理(Chain Worlds Theorem)描述过世界之间的世界。在行星洛塔,绝地圣殿的莫蒂斯三神壁画似乎是一个入口。原力敏感者可以把一块特殊的石板当钥匙,通过这个入口进入世界之间的世界。原力敏感者可以在世界之间的世界穿越时空。埃兹拉正是通过世界之间的世界回到两年前的行星马拉科(Malachor),从西斯圣殿里救出差点被达斯·维德砍倒的阿索卡。同时,帕尔帕廷皇帝也企图占领世界之间的世界,但埃兹拉没有让他得逞。
本剧的阿纳金依然由海登·克里斯滕森饰演。在他出现后的黑屏画面外,响起了一段维德主题曲旋律。

第3集



本集的莎宾和《新的希望》里的卢克在第一次接受剑术盲练时,都说了一样的话:“I can't see. How am I supposed to fight?”



其实光剑格斗的“预备姿势”(Ready position)最早是埃兹拉在《义军崛起》第三季第15集《暗剑试练》(Trials of the Darksaber)里教莎宾的。



莎宾和阿索卡对练用的是木剑(Bokken saber)。这种武器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7集,当时的《星球大战》官网分集指南将其称为“光剑训练杖”(Lightsaber training staff)。本集字幕首次用日语借词将其命名为“木剑”。



“Zatochi”的本义是日语名字“座头市”。座头市是日本作家子母泽宽于1948年创作的小说人物,一位活跃于江户时代的盲剑客。从1962年到2010年,日本拍摄了三十多部电影和一百集电视剧讲述座头市的故事,对美国流行文化影响很大。卢卡斯影业故事组成员巴勃罗·伊达尔戈曾在推特上说,在《星球大战》作品里,《原力释放》里的拉姆·科塔将军和《义军崛起》里的凯南·贾勒斯都以座头市为灵感。



像格里弗斯将军一样,阿索卡也收集了不少光剑。当然,就像旁边的木剑和训练遥控球一样,这些光剑应该仅用于训练。



在动画单元剧《绝地传奇》第5集,阿索卡被打晕后苏醒,师父阿纳金鼓励她:“Let's go again.”在本集,她用这句话鼓励莎宾。



在这个镜头里,除了四架RZ-1 A翼截击机(RZ-1 A-wing interceptor),其他能被辨认出的飞船型号包括:CR90轻型护卫舰(CR90 corvette)、“双髻鲨级”锤头轻型护卫舰(Sphyrna-class Hammerhead corvette)、EF76内布伦-B护航护卫舰(EF76 Nebulon-B escort frigate)、MC80A“家园一号型”重型星际巡洋舰(MC80A Home One Type Heavy Star Cruiser)以及与“薄暮号”(Vesper)同型号的飞船。



所以,上一集赫拉与阿索卡追捕帝国同情者的地方就是《游侠索罗》里汉带着琦拉飙车的地方——桑希船厂(Santhe Shipyards)。桑希家族及其控制的桑希公司出自1992年的《星球大战》桌面角色扮演游戏补充资料集《利亚纳任务》(Mission to Lianna)。这个发源于行星利亚纳的家族企业是银河系最大的军火商之一。2016年的参考书《政治宣传:银河系说服艺术史》(Propaganda: A History of Persuasive Art in the Galaxy)把桑希家族引入了正史。
另外,这个镜头里站在赫拉身后的是:蒙卡拉马里人贝塔中尉(Lieutenant Beyta)和人类维克·霍金斯大副(First Officer Vic Hawkins),都是本剧原创角色。



以上五位从左到右分别是:
1、马伍德议员(Senator Mawood),本剧原创人物,由美国演员莫里斯·欧文(Maurice Irvin)饰演。
2、罗德里戈议员(Senator Rodrigo),本剧原创人物,由亚美尼亚演员杰奎琳·安塔拉米扬(Jacqueline Antaramian)饰演。
3、蒙·莫思马议长(Chancellor Mon Mothma),义军同盟创始人,新共和国开国领袖,最早在《绝地归来》里由卡罗琳·布莱基斯顿(Caroline Blakiston)饰演。在《西斯复仇》里,她由吉纳维芙·奥赖利(Genevieve O'Reilly)饰演,但正片里只有她的远景,近景只出现在删减片段里。从《侠盗一号》开始,到《安多》,再到现在的《阿索卡》,吉纳维芙·奥赖利饰演的蒙·莫思马真正大放异彩。
4、翔野滨户议员(Senator Hamato Xiono),由加拿大籍华裔演员纳尔逊·李(Nelson Lee)饰演。
5、一位暂时不知名的格兰人议员,由美国演员埃丽卡·杜克(Erica Duke)饰演。



翔野滨户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抵抗组织》,是第一位被真人化的《抵抗组织》原创角色。他是《抵抗组织》主角翔野胜太(Kazuda Xiono)的父亲。二十多年来,他对义军老英雄的不尊重和对帝国残余的轻视一直没有变化。在《抵抗组织》里,他不认为第一秩序是一个威胁,认为莱娅领导的抵抗组织是一群极端分子。哪怕是第一秩序摧毁了他的母星霍斯尼亚主行星,他也不愿意加入抵抗组织。幸好,他的儿子翔野胜太并不认同父亲,而是积极为抵抗组织效力。
不管是正史还是传说,新共和国都有一名位高权重的议员认为义军老英雄对帝国卷土重来的警告是夸大其词。在《索龙三部曲》里,汉·索罗警告新共和国,一名帝国海军元帅正在领导帝国残余。博尔斯克·费利亚议员对此不以为然。



杰森·辛杜拉最早出自《义军崛起》最后一季最后一集最后两分钟。他是提列克人与人类的混血儿,父亲是绝地武士凯南·贾勒斯。所以理论上他比莎宾更有可能成为绝地。
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杰森”(Jacen)这个名字与索龙一样,最早出自《索龙三部曲》小说,即汉与莱娅的大儿子杰森·索洛。杰森·索洛先师从于卢克,成为绝地武士,后来堕入黑暗面,成为西斯尊主达斯·凯杜斯,一度领导整个银河同盟。他杀死了卢克的老婆玛拉,还妄图杀害父母,最后被双胞胎姐姐杰娜·索洛消灭。所以,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杰森·索洛有两个对应角色:他的人设对应凯洛·伦;他的名字对应赫拉与凯南的儿子。
在本剧,杰森·辛杜拉由美国小演员埃文·惠滕(Evan Whitten)饰演。



杰森·辛杜拉的右上臂甲图案其实与他父亲的右肩甲图案一致。



欣·哈蒂使用的耳机似乎与共和国时代的绝地耳机非常相似。



在经历了《曼达洛人》第三季第1集和本剧第2集的神出鬼没后,壮观的普尔褶鲸实体版终于震撼登场!

第1集和第2集



开场这艘新共和国飞船的外形明显以乔·约翰斯顿在40多年前为《绝地归来》设计的“义军巡洋舰”(Rebel Cruiser)概念画为基础。这一设计后来发展为MC30c护卫舰。但官方尚未明确本剧里的这一舰型是否也是MC30c护卫舰。



海尔舰长(Captain Hayle)是本剧原创人物。其扮演者马克·罗尔斯顿(Mark Rolston)也在动画单元剧《绝地传奇》第一季第2集里为达戈内特议员(Senator Dagonet)配音。



贝兰·斯科尔(Baylan Skoll)和欣·哈蒂(Shin Hati)乘坐的是一艘“Η级”穿梭机(Eta-class shuttle)。标准型号长14.2米,大气层内最高时速750千米,配备有2级主超空间驱动器和12级备用超空间驱动器,武器是三门激光炮。“Η级”穿梭机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是绝地和共和国议会常用的飞船之一,因此也被称为“绝地大使穿梭机”或“共和国大使穿梭机”。帕尔帕廷就曾驾驶一艘“Η级”穿梭机去曼达洛处决萨瓦奇·奥普雷斯和逮捕摩尔。



在共和国飞船的机库里可以看到义军与新共和国的标志性飞机——X翼星际战斗机…



…和A翼截击机。



贝兰·斯科尔是本剧原创角色,其扮演者雷·史蒂文森(Ray Stevenson)先前在《克隆人战争》和《义军崛起》里为曼达洛人加尔·萨克森配音。雷·史蒂文森在本剧开播前的2023年5月21日突发疾病逝世,享年58岁——距离他59岁生日才四天。他和《星球大战》电影是同一天生日:5月25日。
他和欣·哈蒂的姓氏来自古代北欧神话里的两条追逐日月的狼。但哪条追月,哪条追日,目前没有定论。只知道他们追到日月时,诸神黄昏开始。本集导演戴夫·菲洛尼出名地喜欢狼。



摩根·埃尔斯贝思(Morgan Elsbeth)出自《曼达洛人》第二季第5集,依然由李小龙的学生和教女黛安娜·李·伊诺桑托(Diana Lee Inosanto)饰演。本剧终于揭露了她的身世:暗夜姐妹幸存者之一。
暗夜姐妹是《星球大战》作品最常提及的组织之一。她们最早出自1994年的小说《向莱娅公主求婚》。不过,1995年的设定书《图解星球大战宇宙》(The Illustrated Star Wars Universe)把1985年电视电影《伊沃克人:为恩多而战》(Ewoks: The Battle for Endor)里的女巫查拉尔(Charal)追设为暗夜姐妹成员。这使得查拉尔成为第一个真人出镜的暗夜姐妹。摩根·埃尔斯贝思是第二个。
2011年《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12集《暗夜姐妹》把暗夜姐妹引入了正史。而在第19集《屠戮》(Massacre)里,格里弗斯将军率领分离势力机器人军队入侵达索米尔,对抗暗夜姐妹和她们的丧尸,最后把暗夜姐妹屠杀殆尽。
就像66号指令后的绝地幸存者越来越多一样,暗夜姐妹幸存者现在也越来越多了,比如:谢利什(Shelish),出自2015年的正史手游《起义》(Uprising);杰塞拉(Jerserra),出自2017年的正史桌面RPG设定书《达索米尔幽灵》(Ghosts of Dathomir);梅林(Merrin),出自2019年的正史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



围攻阿索卡的是HK-87暗杀机器人(HK-87 assassin droid),最早出自《曼达洛人》第二季第5集。在行星科弗斯(Corvus)的城市卡洛丹(Calodan),摩根·埃尔斯贝思长官(Magistrate Morgan Elsbeth)就有两个HK-87——最后分别被阿索卡和丁·贾伦摧毁。



胡扬教授(Professor Huyang)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7集到第9集,是一个建造师机器人。他曾为绝地武士团服务了2.5万多年,协助绝地幼徒制作光剑。谣传他是通过一个蓝色大箱子抵达绝地圣殿的。尤达大师都曾是他的学生之一。不管在《克隆人战争》还是在本剧,胡扬教授的配音演员都是戴维·坦南特(David Tennant)——第十任和第十四任“神秘博士”(Doctor Who)。



T-6穿梭机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3集,首次实体化是在《天行者崛起》里。这种飞船长22.8米,大气层内最高时速1200千米,配备有一级超空间驱动器和紧急求生舱。绝地在克隆人战争期间经常用T-6穿梭机。



阿索卡的T-6穿梭机编号是1974。这其实是本剧第一集导演戴夫·菲洛尼的出生日期:1974年6月7日——字母T是英语字母表倒数第7个字母。1974年也是乔治·卢卡斯完成《星球大战》第一版剧本草稿的年份。



“支点”(Fulcrum)正是阿索卡在《义军崛起》里使用的代号。2016年的小说《阿索卡》透露,她使用这个代号是为了向行星奥德朗致敬,因为正是奥德朗的贝尔·奥加纳议员把阿索卡招募进义军,让阿索卡相信奥德朗是银河系大起义的集结点,是把所有希望连接起来的中心点。后来,亚历山大·卡勒斯、卡西安·安多等义军特工都用过这个代号。



“家园一号”(Home One)最早出自《绝地归来》,是义军同盟在恩多战役中的旗舰。贾尔·阿克巴上将正是在“家园一号”上发出了震撼宇宙的呼喊:“中计了!”(It's a trap!)



阿索卡刚抵达“家园一号”时,可以看到著名飞船“幽灵号”就停泊在机库里。“幽灵号”由科雷利亚工程公司生产,是一艘改装的VCX-100轻型货船,长43.9米,宽34.2米,高14.5米,大气层内最高时速1025千米,有一个2级主超空间驱动器和一个14级备用超空间驱动器,四门激光炮,两个质子鱼雷发射器,还能搭载一艘辅助飞船。“幽灵号”归赫拉·辛杜拉所有,是《义军崛起》主角团队的移动家园,跟着主角们南征北战。蒙·莫思马正是在“幽灵号”上向全银河系发表《义军同盟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ebel Alliance),宣布共和国光复同盟正式成立。“幽灵号”首次实物化是在《侠盗一号》里。



赫拉·辛杜拉,提列克人,《义军崛起》主角团成员之一。她的父亲是行星赖洛思的著名革命领袖查姆·辛杜拉(Cham Syndulla),先后反抗分离势力和银河帝国。但赫拉与父亲其实政见不合。她更愿意参加全银河的起义运动,联合其他星球共同反抗帝国,而不是仅限于赖洛思一地。她招募了幸存绝地凯南·贾勒斯,组建了以“幽灵号”飞船为基地的起义小组。
赫拉后来官至将军,参加过斯卡里夫战役,为霍斯的回波基地送过货,恩多战役后还与汉·索洛进行飞船比赛。新共和国成立后,她是巴尔马战斗群(Barma Battle Group)的总司令。在贾库战役中,她和新共和国大部队一起彻底战胜了帝国。
赫拉与凯南育有一子:提列克人与人类的混血儿杰森·辛杜拉(Jacen Syndulla)。这个名字是向莱娅公主与汉·索洛在《索龙三部曲》里的儿子致敬,即杰森·索洛(Jacen Solo)。当然,杰森·索洛属于传说宇宙,杰森·辛杜拉属于正史宇宙。
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和游戏《战机中队》,赫拉由美国配音演员瓦妮莎·马歇尔(Vanessa Marshall)配音;在本剧,赫拉由美国演员玛丽·伊丽莎白·温斯特德(Mary Elizabeth Winstead)饰演。



赫拉的左臂有共和国开环舰队的标志。克隆人战争期间,绝地大师欧比-旺·克诺比就是开环舰队的指挥官。在现实生活中,欧比-旺的扮演者尤安·麦格雷戈与赫拉的扮演者玛丽·伊丽莎白·温斯特德是夫妻。



赫拉背后则是她在《义军崛起》里的专属飞船“幽灵号”的标志。



赫拉右臂的标志被称为“星鸟”(Starbird),就是莎宾·雷恩为自己设计的个人签名。星鸟也是义军同盟和新共和国标志“同盟星鸟”(Alliance Starbird)的两大灵感来源之一。同盟星鸟的另一大灵感来源是索·格雷拉的标志。



索龙是《星球大战》里最出名的非电影角色之一。他全名米特索龙努罗多(Mitth'raw'nuruodo),奇斯人,来自未知空间一个叫“奇斯统治领”(Chiss Ascendancy)的国家。不管在传说还是在正史,索龙元帅都是《星球大战》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之一。他擅长利用敌人的艺术品精确评估敌人的战略战术。
索龙最早出自20世纪90年代初出版的小说《索龙三部曲》,作者蒂莫西·扎恩。新共和国成立5年后,最后一位帝国海军元帅索龙率领帝国残余,以出神入化的战术打击新生的新共和国。虽然他在攻克共和国首都科洛桑前夕遇害,但沿着他胜利的脚步,帝国一度占领科洛桑,复活的帕尔帕廷皇帝一度王者归来。
2016年的《义军崛起》第三季把索龙元帅引入了正史。作为帝国第七舰队的指挥官,他成为义军早期最强劲的对手之一。结果,在剿灭洛塔义军的战斗中,一大群普尔褶鲸把第七舰队裹进了超空间。索龙一度下落不明。
值得注意的是,索龙和阿索卡有一个奇妙的联系:在《索龙三部曲》第一部中,索龙采用过一个被称为“马格萨布尔”(Marg Sabl)的经典飞船战术。到了《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19集,这个战术变成了由阿索卡首次使用。最后,小说《索龙:结盟》(Thrawn: Alliances)提到,是帕德梅·阿米达拉在克隆人战争期间向索龙介绍了阿索卡使用的这个战术。“马格萨布尔”是一种托格鲁塔花朵的名字。



赖德·阿扎迪(Ryder Azadi)出自《义军崛起》第二季、第三季和第四季。他在帝国成立初期是洛塔星区的总督,后来因为支持埃兹拉的父母反抗帝国而被革职逮捕。在埃兹拉父母组织的越狱中,赖德逃了出来。但埃兹拉父母不幸遇害。与埃兹拉取得联系后,赖德成为义军同盟在洛塔当地的地下抵抗运动领导人。正是他配合义军获得了三艘由莱娅公主提供的锤头轻型护卫舰,也是他配合义军破坏了索龙在洛塔的TIE“防御者”工厂。最后他配合义军解放了洛塔,目睹了埃兹拉与索龙被普尔褶鲸卷入超空间,不知去向。
赖德·阿扎迪的扮演者是克兰西·布朗(Clancy Brown)。他就是《义军崛起》中赖德·阿扎迪的配音演员。克兰西·布朗还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6集里饰演了德瓦隆人伯格(Burg)。



贾伊·凯尔(Jai Kell)是贯穿《义军崛起》全四季的人物。他最早是洛塔少年帝国军校的学员,由于被认为是原力敏感者,因此将被秘密送到最高裁判官那里。埃兹拉把他救出了帝国军校。赫拉安排他和他的母亲躲避帝国追捕。贾伊后来加入了赖德·阿扎迪领导的洛塔地下抵抗小组。
在《义军崛起》,贾伊·凯尔由美国配音演员丹特·巴斯科(Dante Basco)配音;在本剧,贾伊·凯尔由美国喜剧演员文尼·托马斯(Vinny Thomas)饰演。



莎宾·雷恩(Sabine Wren),《义军崛起》主角团成员之一,属于曼达洛人雷恩氏族(Clan Wren)。她早年加入帝国军校,设计了电弧脉冲生成器(Arc Pulse Generator)——一种能与贝斯卡钢发生反应并杀死其穿戴者的武器。她后来退出帝国军校,在16岁时加入由赫拉·辛杜拉和凯南·贾勒斯领导的义军小组。在反抗帝国的战斗中,莎宾一度从行星达索米尔获得暗剑,接着在一场决斗中打败曼达洛超级突击队指挥官加尔·萨克森,成为暗剑的合法持有者。不过,在营救父亲并摧毁电弧脉冲生成器的任务中,莎宾把暗剑交给了博-卡坦·克里兹。
在《义军崛起》,莎宾由美籍孟加拉裔演员蒂娅·西尔卡尔(Tiya Sircar)配音;在本剧,莎宾由澳大利亚籍中意混血演员刘承羽饰演。



莎宾骑的是一辆614-AvA飞行摩托,又被称为洛塔飞行摩托(Lothal Speeder Bike)。这种飞行摩托从《义军崛起》首播集就出现了,由阿拉科技反重力公司(Aratech Repulsor Company)生产,长4.4米,最高时速375千米,是洛塔平民、义军和帝国驻军都使用的常见载具。



在《义军崛起》第一季首播集,凯南、泽布与埃兹拉正是在这条高速公路上不打不相识。十几年过去了,高速公路两边的路灯也变换了造型。



试图在高速公路上截停莎宾的是两架新共和国E翼护航战斗机(E-wing escort fighter)。E翼最早出自1992年的漫画《黑暗帝国》第3期。按照《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的设定,新共和国正是在索龙元帅反攻期间首次使用E翼。看来本剧沿用了这一设定。但E翼并不是被本剧引入《星球大战》正史的。早在2018年的正史漫画《波·达默龙》第23期,E翼就已经出现了。



“鬼魂”(Spectre)正是《义军崛起》中“幽灵号”船员的呼号。鬼魂一号到六号分别是:凯南、赫拉、切宝、泽布、莎宾和埃兹拉。杰森·辛杜拉则是鬼魂七号。显然,驻守在洛塔的新共和国飞行中队继承了这个有历史意义的呼号。

另外,莎宾当时听的歌叫《Igyah Kah》,本剧原创。



莎宾住的地方是洛塔网通信塔E-272(LothalNet comm tower E-272)。在《义军崛起》里,埃兹拉加入赫拉与凯南的义军小组前,就在这座通信塔里勉强度日。



这是莎宾的洛塔猫(Loth-cat),名叫默利(Murley)。洛塔猫最早出自《义军崛起》第一季第5集,首次实物化是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4集。洛塔猫是图卡科(tooka family)动物之一,主要生活在洛塔的草原上,性格喜怒无常,擅长用尖牙利爪捕猎。



埃兹拉·布里杰(Ezra Bridger)是《义军崛起》主角团成员之一,出生于洛塔的人类,与帝国同一天生日。父母亲因反抗帝国被捕(后死于监狱暴动)后,他一个人在洛塔艰难求生。加入赫拉与凯南领导的义军小组后,他因为是原力敏感者而受到凯南的训练,成为一名绝地学徒。摩尔一度企图收埃兹拉为徒,但没有成功。埃兹拉曾通过洛塔的绝地圣殿进入“世界之间的世界”,穿越时空拯救差点被达斯·维德砍倒的阿索卡。后来,他还抵御住帕尔帕廷皇帝的诱惑,没有让他进入世界之间的世界。在解放洛塔的战斗中,一大群普尔褶鲸把帝国第七舰队裹进了超空间。埃兹拉和索龙当时都在第七舰队的旗舰“喷火兽号”(Chimaera)上,因此一度都下落不明。

在《义军崛起》,埃兹拉由美国演员泰勒·格雷(Taylor Gray)配音;在本剧,埃兹拉由美籍厄瓜多尔与伊朗裔演员埃曼·埃斯凡迪(Eman Esfandi)饰演。



在莎宾的工具箱里可以看到两把贝奥巴EZ3喷枪(Baobab EZ3 Airbrush),最早出自《义军崛起》第一季短片《艺术进攻》(Art Attack),是莎宾最主要的作画工具。



在莎宾的工具箱里可以看到她妈妈厄莎·雷恩(Ursa Wren)的发夹,最早出自《义军崛起》第三季第16集《曼达洛传承》(Legacy of Mandalore)。



在莎宾的床尾柜上,放着一顶埃兹拉在《义军崛起》里戴的黄色侦察兵头盔。这顶头盔是埃兹拉偷的,在《义军崛起》第四季首播集《曼达洛英雄》(Heroes of Mandalore)里被莎宾涂成了这样。



在莎宾的房间外,有一个桶的涂色与莎宾的TIE战斗机太阳能板涂色一致。莎宾的TIE战斗机也被称为“莎宾的杰作”(Sabine's masterpiece),是埃兹拉与泽布在《义军崛起》第一季第4集《战斗机飞行》(Fighter Flight)偷窃的一架帝国TIE/ln太空优势星际战斗机,结果在《义军崛起》第一季最后一集《可以燎原》(Fire across the Galaxy)被莎宾擅自涂成了这样。



在莎宾床边的墙上,我们能看到她手绘了一个洛塔狼(Loth-wolf)的头和至少七只洛塔猫。洛塔狼被认为是智慧生物,与原力有特殊的联系,能穿越世界之间的世界,甚至能说简单的基本语词汇。在《义军崛起》第四季第6集《防御者飞行》(Flight of the Defender),一头白色洛塔狼对莎宾说:“睡觉(Sleep)。”然后对她催眠。



在莎宾房间的门边画着许多被红色斜杠划过的冲锋队头盔,暗示这些是被消灭的冲锋队员。在《义军崛起》里,莎宾在“幽灵号”上也画着类似的图案。



在莎宾的房间角落里可以看到至少四顶帝国冲锋队头盔和三顶帝国侦察兵头盔,都没有经过涂装。



在堆放帝国头盔的地方旁边,有一把黑色的座椅上画着三道红色条纹。在“幽灵号”的驾驶舱内,凯南的座位后面就是莎宾的座位,上面也有类似的图案。



在莎宾房间床尾柜后的墙上画着三个图卡娃娃(tooka doll)。这种儿童玩具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20集《赖洛思百姓》(Innocents of Ryloth),在《星球大战》正史作品里很常见。



进入莎宾房间后向右走,可以在一面粉色墙壁上看到鲀猪(Puffer pig)草图。鲀猪最早出自《义军崛起》第一季第11集《笨蛋组合》(Idiot's Array),是一种珍稀动物,在受到惊吓时会把身体膨胀到平时的三倍。它们的真正天赋是嗅觉。在帝国时代,它们被用来嗅探贵重矿物。



在莎宾的床对面墙上画着巨大的星鸟标志,右下角还有她用奥里贝什文写的签名。



贝兰·斯科尔右手手腕显示屏上的黄色奥里贝什文一共五行,分别是:

Luke Leia
Han
Chewie
R2D2 C3PO
Ben

都是我们熟悉的义军英雄的名字。



阿索卡第一次来找莎宾的镜头很像《义军崛起》第四季最后一集42分23秒~31秒的镜头。不过,考虑到莎宾在这两部作品里的装扮和发型完全不同,因此这一幕应该只是镜头致敬,实际描绘的不是同一件事。



莎宾使用的保温杯也是切宝的配色。



给莎宾疗伤的是一个2-1B系列医疗机器人,《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见的医疗机器人之一,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



贝兰·斯科尔抬头望天时,可以看到普尔褶鲸在空中若隐若现。普尔褶鲸出自《义军崛起》第二季和第四季,体长30米,居住在太空深处,是半智慧生物。普尔褶鲸天生就有超空间跃迁能力。据说,几千年前,科学家们正是通过仿生学研究普尔褶鲸才发明了超空间驱动器。普尔褶鲸首次实物化是在《曼达洛人》第三季第1集里。



第2集标题《辛劳与烦》(Toil and Trouble)出自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中的歌词:“不惮辛劳不惮烦。”(Double, double toil and trouble.)而唱这首歌的正是三位女巫,呼应了摩根·埃尔斯贝思的达索米尔女巫身份。



本剧展示了阿索卡具有感知回显(Sense Echo)的原力技能,即接近某个无生命物体,感知不久以前在它身上发生的事。这一技能最早出自1989年的桌面RPG设定书《星球大战规则指南》(The Star Wars Rules Companion),当时叫“后知后觉”(Postcognition)。在2000年6月出版的漫画《共和国》第19期中,昆兰·沃斯展示了这项技能。这项技能从此就被命名为“触物读心”(Psychometry)。在2010年11月的《克隆人战争》第三季第9集《追捕齐罗》(Hunt for Ziro)中,昆兰·沃斯再次展示了这项技能。从此,触物读心就进入了正史。游戏《绝地:陨落的武士团》又为这项技能新增了一个名字:“感知回显”。玩家在游戏里需要经常用到这项技能。



虽然科雷利亚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出现的星球之一,但在真人影视剧里,《阿索卡》只是它第二次亮相。上一次是《游侠索罗》。科雷利亚船坞的样子基本参照了乔恩·麦科伊(Jon McCoy)为《游侠索罗》绘制的概念图。



IW-37钢钳装卸机器人(IW-37 pincer loader droid)出自《西斯复仇》,由赛博星际(Cybot Galactica)在克隆人战争期间为共和国生产,被用来处理敏感易爆的军用物资。

HV-7装卸机器人(HV-7 loading droid)出自2009年的桌面RPG设定书《传承时代战役指南》(Legacy Era Campaign Guide),本剧将其名字引入了正史。在书里,它们是一种小型悬浮多功能机器人,利用反重力技术搬运重物,还能折叠成圆盘,减少占地空间。



机器人C1-10P,昵称“切宝”(Chopper),《义军崛起》主角团成员之一,首次实物化是在《侠盗一号》里。他本来在克隆人战争期间是共和国海军的宇航技工机器人。他的飞船在赖洛思被击落后,当时还是小姑娘的赫拉找到了他。从此,他就与赫拉形影不离。赫拉反抗帝国期间,他和礼仪机器人AP-5成为朋友。他俩一起为赫拉的义军小组在行星阿托伦(Atollon)找到了一个新基地。因此该基地也被命名为“切宝基地”(Chopper base)。



这是“鞘足虫级”穿梭机“鬼怪二号”(Sheathipede-class shuttle Phantom II),最早出自《义军崛起》第三季第6集。赫拉的飞船“幽灵号”(Ghost)本来有一艘辅助飞船“鬼怪号”,但在《义军崛起》第三季首播集被摧毁了,于是“幽灵号”船员从行星阿加马(Agamar)的前分离势力基地里夺取了这艘穿梭机当“幽灵号”的新辅助飞船。



这是一台OI-CT吊车步行机,在《游侠索罗》、《安多》第一季第2集和漫画《达斯·维德:西斯黑暗尊主》第23期里都出现过。



这些是LAAT/le巡逻炮艇(LAAT/le patrol gunship),又被称为共和国警用炮艇(Republic police gunship),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五季和《义军崛起》。这种炮艇由桑希公司和罗萨纳重型工程联合生产,长11.48米,高5.43米,宽5.76米,配备有两门激光炮塔、一门艉炮和两门导弹发射器。它们最早在克隆人战争时期被用于科洛桑城市执法,帝国成立后,也在其他星球被用于军事巡逻。在这个镜头里,炮艇上的奥里贝什文转写成高银河字母是“Police”。



莎宾和凯南似乎都喜欢在参与重大行动前削发。在《义军崛起》第四季第10集,凯南削发剃须后执行了牺牲前最后一个任务。



本剧第2集34分24秒到35分24秒的镜头几乎与《义军崛起》最后一季最后一集最后一分钟的镜头一模一样。



虽然行星西托斯(Seatos)是本剧原创的,德纳布星系(Denab system)先前也仅出现在2009年的参考书《必备星图》(The Essential Atlas)里,但德纳布星系内的行星德纳布则历史悠久,早在1981年的《星球大战》广播剧里就被提及了。



国外网友部分释读了片尾演职员表的星图文字,仅供参考。
1

路过

雷人

握手
7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2-25 18:53 , Processed in 0.0690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