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张手之路的兴亡——《共和国盛世》第二阶段剧情概述

2023-6-19 23:34|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472|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张手之路”是《星球大战:共和国盛世》第二阶段图书的核心组织。本文通过介绍张手之路的兴亡,串联起小说《欺骗之路》、《求同存异》、《大灾难》、《复仇之路》、广播剧《杰达之战》、《共和国盛世》第二阶段漫画等作品的主线剧情。

一、张手之路的起源

萨查尔·罗尔德原是卫星杰达的一名慧尔守卫,生活在雅文战役前450年前。他对原力的看法与其他慧尔守卫大相径庭。他认为,原力本身是一个整体,对原力的使用会像蝴蝶效应一样造成不可预见的大伤害——你当下用原力救了一个人,很有可能导致未来外星球某座城市被毁灭。因此,他坚决反对使用原力,觉得只有不用原力才能真正与原力和谐共存。

罗尔德的理念过于异端,因此他被逐出了慧尔守卫。他最后游荡到外环行星达尔纳,觉得这里人烟稀少,岁月静好,便在这里成立了以他的原力观为信仰的宗教组织——张手之路。

二、张手之路的发展与主母的到来

一百多年后,张手之路已在达尔纳发展为一个人数不容小觑的社区。他们主要从事农业生产,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除了在地面上盖农舍,他们还在地下开凿了四通八达的隧道和地洞。

2.Compound.jpg
图1:张手之路社区

张手之路的领导机构是“长老会”。长老会的领导人被称为“先驱”。在诺托兰人沃思·普劳思担任先驱时,张手之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一个叫伊利西娅·泽弗龙的人类难民加入张手之路。她号称能看见未来的幻象,因此获得了“先知”的头衔。她鼓励张手之路积极对外传教,还为张手之路拉来了一个又一个资助人。正是在她的预见下和资助人的资助下,张手之路开始建造自己的飞船“电凝视号”。慢慢地,张手之路的成员开始首先听她的话,然后才听先驱的话。伊利西娅就这样取代沃思,成为张手之路的教主。她拥有了新的头衔——“主母”。

2.Mother.jpg
图2:伊利西娅·泽弗龙主母

主母提出,张手之路要尽可能收集原力文物,防止它们被用来操控原力,这样才能让原力得到解放。因此,她在张手之路内部成立了一个叫“张手之子”的团队。这个团队像间谍一样,一边在银河各地传教,一边从各地盗窃原力文物。不过,连张手之子都没想到,主母拿到这些文物后,没有收藏起来,而是通过黑市秘密出售。这又成为张手之路的敛财手段之一。

三、“行星X”的“抹平者”

雅文战役前349年左右,主母决定找到岁月之杖、季节之杖和破晓之杖。因为这三根权杖能控制一种神秘的动物。而这种动物能给原力带来自由。

主母原本让走私者拉迪卡兹·多布斯去寻找岁月之杖。没想到,多布斯跟着探险家斯彭斯·莱夫布鲁克和他的儿子达思·莱夫布鲁克穿越“面纱”,来到了传说中的“行星X”。“面纱”和“行星X”是在星际探险家中广为流传的神秘存在。其中,“面纱”是包裹行星X的星际液体,似乎有生命,会通过破坏飞船、扰乱船员心智等方式阻止入侵者靠近行星X。而行星X是一颗生命原力强大的星球,其本身似乎就是一个生命体。其地表遭受的任何环境破坏都能迅速恢复;哪怕是入侵生物身上的伤口都能在当地迅速愈合。莱夫布鲁克父子的飞船“银线号”因受损而被遗弃在行星X。多布斯则在行星X发现一颗紫色“大宝石”,便将其带回达尔纳。

3.Leveler.jpg
图3:抹平者

虽然多布斯没有找到岁月之杖,但主母还是对他十分满意。因为这颗“大宝石”其实是“抹平者”的蛋。抹平者就是传说中能给原力带来自由的动物。这种动物以原力为食。它能感知一个人的原力强弱,并扰乱强原力敏感者的思维,把他们的生命原力吸干,导致他们死亡。他们的尸体会变成一堆尘土,一碰就碎。

四、季节之杖引发的命案

季节之杖被保管在海尼斯蒂亚主行星的王室宝库里。主母派遣四名张手之子去偷窃。其中两人是埃韦龙人亚娜·罗和她的女朋友——诺托兰人科尔·普劳思。科尔是先驱沃思·普劳思的女儿。他们成功完成了任务,但季节之杖的失窃也引起了绝地的注意。绝地大师扎拉·马克里和她的学徒凯夫莫·津克奉命调查此案。他俩根据线索来到达尔纳。没想到,凯夫莫和亚娜的堂妹玛尔达·罗一见钟情。但当时两位绝地都没有怀疑张手之路与失窃案有关。

4.Marda.jpg
图4:玛尔达·罗

不料,没过多久,当地大雨倾盆,两百年不遇的山洪爆发,淹没了张手之路社区所在的盆地。马克里大师去附近的城市费尔丹救援;凯夫莫跟着玛尔达去地洞里救人。在这过程中,他意外感受到山洞里有黑暗面,开始怀疑季节之杖是张手之路的人偷的。

4.Yana.jpg
图5:亚娜·罗

另一方面,绝地的到来促使亚娜决定退出张手之路。她的信仰本来就不坚定。现在她又有可能被绝地查出是窃贼。因此她决定带着女朋友科尔退教。主母倒是勉强同意她们走,但条件是她们要再为她执行一项任务——去行星瑟利的格拉夫家族宅邸偷窃一件原力文物。没想到,拉迪卡兹·多布斯刚把他们送到目的地,他们的身份就暴露了。科尔被格拉夫家族杀死。亚娜勉强逃生。她质问多布斯。多布斯承认,是主母让他向格拉夫家族告密的。

就在亚娜回到达尔纳地洞,准备质问主母时,两位绝地也潜入地洞,发现了被偷窃的原力文物。他们同时遇到主母。而主母手里的紫色蛋也已孵化。刚出世的抹平者就地石化了马克里大师。惊骇的凯夫莫夺路而逃,最后也在玛尔达的怀里变成了石头。

虔诚的玛尔达虽然悲痛,但认为是绝地害死了凯夫莫,而不是主母。她指引张手之路全体成员乘坐“电凝视号”去杰达,要揭露绝地对原力的滥用。亚娜决定暂时不离开张手之路,而是与先驱密谋杀死主母,为科尔报仇。

两天后,绝地武士阿兹林·赖尔奉命来达尔纳调查绝地失踪案。在人去楼空的张手之路地洞里,他惊骇地发现已变成碎石的两具绝地尸体。

五、张手之路对和平的破坏

绝地在调查季节之杖失窃案的同时,银河系的另一端也在发生一件与张手之路有关的大事,那就是埃拉姆与埃罗诺两颗行星的和平进程。
这两颗行星互相环绕,位于同一个行星系内,是一条超空间航路的航点。上面的居民曾享有几百年的友谊。但最近两百年,这两颗行星纷争不断。最近五年更是兵戎相见。由于这两颗行星都不属于共和国,因此埃拉姆王室请求中立的绝地来调停。出人意料的是,共和国议长之一奥伦·莫洛也跟着一起来了。当时共和国实行双议长制。夸润人奥伦·莫洛议长主要在外环各地奔波,调解冲突;京·格雷拉克议长主要坐镇首都科洛桑,处理核心世界的政务。

5.Chancellors.jpg
图6:共和国双议长:奥伦·莫洛与京·格雷拉克

说来也巧,当绝地与共和国的飞船抵达埃拉姆和埃罗诺的行星系时,埃罗诺王室的齐丽·阿尔巴兰公主正领导贤火飞行中队执行护航任务。不料,贤火中队的一架战斗机遭张手之路成员的破坏,失控爆炸,波及阿尔巴兰公主的战斗机。她坠毁在埃拉姆,被埃拉姆的范图·曾王子所救。以此为契机,阿尔巴兰公主提议两颗行星的王室联姻,她与范图结婚。莫洛议长、绝地、埃罗诺君主和埃拉姆女王一致同意。

莫洛议长亲自当婚礼司仪。格雷拉克议长也从科洛桑远道而来参加这场象征和平的婚礼。没想到,她的儿子阿克塞尔·格雷拉克却成了和平的破坏者。

5.Axel.jpg
图7:阿克塞尔·格雷拉克

许多年前,京·格雷拉克的丈夫在梅利达/达恩的一次外交任务中逝世。阿克塞尔把此事怪罪于绝地。他一度意志消沉,混迹银河黑道,惹是生非。结果通过一个叫宾诺特·乌洛的米里亚尔人结识了张手之路的主母。由于都讨厌绝地,他与主母一拍即合。

这一次,在主母的授意下,阿克塞尔把全银河追杀自己的赏金猎人都吸引到埃拉姆婚礼现场,迫使他们大战绝地宾客与埃拉姆卫队,各方伤亡惨重。他还炸毁埃拉姆首都的圆顶,导致海水倒灌,淹没城市。阿克塞尔认为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不完全是为了制造混乱,同时还能摧毁被埃拉姆女王藏在王宫档案室里的贤火蝎毒。其实这些蝎毒最早也是张手之路授意埃拉姆女王制造的。

事后,阿克塞尔被捕。在莫洛议长的监视下,埃拉姆女王摧毁蝎毒研究设施。埃拉姆和埃罗诺决定派代表去卫星杰达签署和平条约,因为杰达是共和国领土,在埃拉姆和埃罗诺之间严守中立。

六、破晓之杖与杰达之战

其实,不用玛尔达·罗的指引,主母也会带张手之路去杰达,因为破晓之杖就在那里。很久以前,绝地曾经统治杰达,但其他原力组织认为绝地把自己的信仰凌驾于其他原力信仰之上,因此对绝地不满,导致绝地退出杰达。不过在沉思沙丘里依然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绝地雕像——它就是“最终守护者”雕像,由一位吟唱山的女祭司创作。雕像内部是一座博根藏馆,收藏了很多黑暗面文物。破晓之杖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得到它,张手之路开始在杰达城内制造事端。

首先,在主母的授意下,格拉夫家族的逆子蒂尔森·格拉夫勾结宗教组织九号门兄弟会,炸死了埃拉姆与埃罗诺和约签署仪式上的调停人莫顿·桑·特卡。

接着,蒂尔森又暗杀了埃罗诺大使廷塔克。这导致本来就互不信任的埃拉姆与埃罗诺关系彻底破裂,双方舰队和军队在杰达上空和城内交火。杰达之战爆发!

6.Batte of Jedha.jpg
图8:杰达之战

与此同时,张手之路的先驱在杰达街道上煽动市民反抗各个原力组织,声称是绝地给杰达带来了战火。亚娜·罗趁机放出小抹平者,扰乱原力敏感者的思维,让他们误以为杰达遭到恶魔袭击,从而在大街上大打出手。一时间,埃拉姆军队、埃罗诺军队、发疯的原力敏感者和杰达市民混战,杰达局势彻底失控。

6.Protector.jpg
图9:最终守护者的倒塌

一部分杰达市民拉倒了在他们看来象征绝地统治的“最终守护者”雕像,给了先驱可乘之机。他进入倒塌的雕像,拿到破晓之杖,把它和季节之杖拼接在一起,控制抹平者石化了绝地大师利邦。就在他要继续石化绝地武士维尔达·马克时,维尔达和离群的慧尔守卫泰·西雷克用西斯铁手套“西贝鲁斯之手”击倒抹平者,制服先驱,夺回破晓之杖。亚娜见势不妙,拿着季节之杖,引导受伤的抹平者与自己一起逃跑。

随着共和国维和部队与更多绝地来到杰达,埃拉姆与埃罗诺两军不得不停火,返回各自的星球。杰达之战结束。

张手之路乘坐“电凝视号”逃回达尔纳。在撤离的路上,主母把蒂尔森灭口。先驱因涉嫌煽动暴乱被共和国逮捕。绝地把破晓之杖交给慧尔圣殿首席档案馆员费里克·奥拉纳里保管。没想到他是张手之路用高价買通的间谍。他秘密带亚娜去监狱探望先驱。结果先驱夺过破晓之杖,用它杀死了奥拉纳里。然后亚娜用奥拉纳里的钥匙打开监狱大门,帮先驱越狱。

七、玛尔达·罗从虔诚到狂热

玛尔达被主母任命为张手之路的精神向导,在主母不在时,负责向信徒布道。正是在玛尔达的建议下,主母宣布与先驱割席,声称在杰达煽动叛乱是先驱的个人行为,与张手之路整体无关。她还向杰达捐赠100万扎克尔(杰达的货币单位)巨款用于战后重建。

然而,没过多久,天真的玛尔达把一名伪装成记者的间谍带进张手之路的社区,导致主母对她非常失望。遭到主母的严厉训斥后,玛尔达悔恨不已。这时,她看见拉迪卡兹·多布斯将带三艘飞船去行星X寻找更多抹平者的蛋,便二话不说就跟他们一起走了。

在这次任务中,玛尔达与奥维西亚人博卡纳·科斯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博卡纳也没活多久。穿过“面纱”靠近行星X时,一艘飞船直接被摧毁。多布斯自己的飞船也损坏严重。船员们只能修复并改乘被他一年半前留在这里的“银线号”。博卡纳为了确保“银线号”顺利升空而牺牲了自己。玛尔达再次痛不欲生。由于博卡纳也是原力敏感者,因此这更坚定了玛尔达对使用原力的痛恨。

再次穿越“面纱”离开行星X时,工程师谢伊·加南德拉借助原力指导其他人改造了两艘飞船的超空间驱动器,然后自己算出超空间里的捷径坐标,引导两艘飞船通过超空间捷径逃离“面纱”。但只有“银线号”成功跳回达尔纳,带回十二枚蛋。另一艘飞船跳到了达尔纳附近的一个未知行星系。

这时的张手之路,已经引起了两路绝地的注意:

第一路是绝地武士奥利维娅·泽弗龙和绝地学徒马蒂娅·卡思利。她俩分别是已故绝地大师利邦的助手和学徒,直接从杰达潜入达尔纳。

第二路是阿兹林·赖尔、三位绝地大师和几位绝地圣殿卫兵。他们来调查扎拉·马克里和凯夫莫·津克化为尘土的原因。

在地洞里,当着众信徒的面,先驱把绝地的到来怪罪到主母头上,企图以此推翻她的统治。不料这时玛尔达突然站出来。行星X之旅把她从虔诚的信徒彻底变成狂热的战士。她号召张手之路武装反抗绝地侵略者,还宣布成立“握拳之路”,即张手之路内部的武装组织。堂姐亚娜劝她恢复理智时,她甚至用凯夫莫的光剑砍断亚娜的右手,以示自己从此再也不听别人发号施令。主母随即宣布玛尔达为“握拳向导”。先驱也摇身一变,从主母的反对者变成玛尔达的支持者,然后与主母两人开始商讨打击绝地的战术。

八、决战达尔纳

与此同时,在上述两路绝地之外,又有三路绝地,以不同的方式,不约而同地进入张手之路的社区:

第三路是秘密的方式。在格雷拉克议长的勉强同意下,绝地大师克赖顿·孙、绝地武士艾达·福特和两名议长卫兵秘密潜入达尔纳。由于当地的通信航标被张手之路故意破坏,绝地大师娅德尔和她的小学徒奇帕·塔尔科阴差阳错地也潜入达尔纳,然后与孙大师一行人会合。

第四路是公开的方式。绝地大师查尔-赖尔-罗伊、绝地学徒埃尼娅·基恩、埃罗诺的齐丽·阿尔巴兰公主和埃拉姆的范图·曾王子以公开渠道前往达尔纳,打算与张手之路展开外交谈判,当面对峙。因为他们发现张手之路成员宾诺特·乌洛和戈伊·加诺克故意把一种生物武器送到埃罗诺和埃拉姆星系,引起两地之间的猜疑,加深两地之间的矛盾。

第五路是被迫的方式。宾诺特和戈伊的阴谋被识破后,戈伊自杀,宾诺特逃走。然后,从绝地大师奥林·达尔加和绝地武士盖拉·纳泰的眼皮子底下,宾诺特帮助阿克塞尔·格雷拉克成功越狱。达尔加大师和盖拉跟踪阿克塞尔和宾诺特至达尔纳。结果,达尔加大师被宾诺特用毒藥杀死,盖拉被张手之路俘虏。

接连五路绝地的到来彻底激怒了张手之路。握拳之路的成员喊着“消滅絕地!解放原力!”的口号,使用火箭弹、打手机器人、飞船等各类武器,向绝地及其盟友发起冲锋。达尔纳之战爆发!

很快,绝地大师弗莉斯·伍拉带着一百多位达尔纳人从达尔纳星系的其他地方赶来增援绝地。而张手之路也叫来了拾荒者和海盗盟友。

8.Marda Nameless.jpg
图10:玛尔达与无名兽

玛尔达从行星X带回来的蛋也陆续孵化。她把这些原力吞噬者命名为“无名兽”。无名兽们对包括绝地在内的一切原力敏感者展开了屠杀。

另一方面,主母要求阿克塞尔把他妈妈也引诱到达尔纳,这样能提高张手之路的影响力。没想到,格雷拉克议长虽然答应前来,但同时宣布辞职。这就让格雷拉克母子一下子失去了利用价值。宾诺特把阿克塞尔扔到前线去当炮灰,让他杀死无辜的人,但阿克塞尔没有从命。到这时,他才幡然醒悟,张手之路不会给自己带来自由。于是,他解救出盖拉。两人还在战场上遇到了他妈妈——前议长京·格雷拉克带着五位绝地从科洛桑赶来增援。接着,阿克塞尔与盖拉消灭了宾诺特。

由于达尔纳的通信航标被放手之路控制,因此阿尔巴兰公主和曾王子不得不驾驶一艘年久失修的破飞船,远离达尔纳,才能向其他行星系求援。收到他们的求救信号后,在莫洛议长的斡旋下,埃罗诺与埃拉姆冰释前嫌,派出联合舰队抵达达尔纳,增援绝地。尤达大师也带着更多绝地赶来。胜利的天平终于倾向绝地一方。

九、主母与先驱的败亡

拉迪卡兹·多布斯告诉亚娜·罗,主母其实是原力敏感者,多年来一直在用原力控制周围所有人。亚娜把这一情报告诉玛尔达·罗后,姐妹俩发现有一群小孩在地洞里安装炸藥,企图炸毁整个张手之路社区。孩子们承认,是主母让他们这么干的。玛尔达立即去找主母。

9.Oliviah.jpg
图11:奥利维娅·泽弗龙

与此同时,奥利维娅·泽弗龙、马蒂娅·卡思利和阿兹林·赖尔再次俘虏先驱。他们通过监控发现玛尔达去找主母后,也跟了去。这群人找到主母后,奥利维娅说出了真相:原来主母伊利西娅·泽弗龙是绝地武士奥利维娅·泽弗龙的姐姐,从小就有控制周围人思想的原力能力。但伊利西娅的原力敏感性比奥利维娅低,因此绝地探寻者只把奥利维娅收进绝地武士团,没有收伊利西娅。这让伊利西娅怀恨在心,长大后以自己的方式报复绝地。张手之路、拉迪卡兹·多布斯、阿克塞尔·格雷拉克、蒂尔森·格拉夫等所有人都只是被她用原力控制的卒子和抹黑绝地的工具。

真相的揭露让伊利西娅瞬间成为张手之路的敌人。在随后的扭打中,先驱被伊利西娅用光剑刺死。而玛尔达为了消灭无差别攻击原力敏感者的无名兽,按下了起爆器,爆炸导致洪水灌入地洞,吞没了刚孵化不久的小无名兽,但最早的无名兽“抹平者”还是活了下来。玛尔达用季节之杖控制它,当着奥利维娅的面,石化了伊利西娅。

十、悲伤之夜与张手之路的未来

绝地虽然赢得了达尔纳之战的胜利,但伤亡惨重,有一半参战绝地牺牲,包括艾达·福特、查尔-赖尔-罗伊大师、绝地最高委员会成员格卢思·安多伊大师等。他们大多被无名兽石化。战后,达尔纳当地人把这一夜称为“悲伤之夜”。

为了避免更危险的后果,克赖顿·孙和尤达两位大师决定把无名兽的存在当成一个秘密保守,甚至不在绝地档案馆里记录。他们要进一步调查研究无名兽的起源。

虽然浪子回头,但阿克塞尔·格雷拉克伤愈后,还是被押回科洛桑继续服刑。他的母亲没有复职;共和国由奥伦·莫洛议长单独领导。

罗氏姐妹虽然和解,但还是分道扬镳。亚娜不相信张手之路的教义,因此跟着谢伊·加南德拉远走高飞。她们还带上了身体虚弱的奥帕丽·普劳思——她是先驱沃思·普劳思的妻子、科尔·普劳思的母亲;她的丈夫和女儿都死了。亚娜瞒着玛尔达带走了破晓之杖。谢伊是原力敏感者。她告诉亚娜,她本名玛丽。

10.Eye of the Storm.jpg
图12:马尔基翁·罗与虚无者在行星X

玛尔达依然对张手之路的教义深信不疑,因此驾驶“电凝视号”,带着抹平者和张手之路的残余成员,去银河系其他地方寻找解放原力的方法。她日后将创立“虚无者”组织。150年后,她的外曾孙马尔基翁·罗将领导虚无者对绝地和共和国发动沉重的打击。

张手之路的另一个后继组织是“路之长老”——他们认为原力是火,而玩火者必自焚,因此也禁止信徒使用原力。一直得到玛尔达照顾的格兰人小男孩特罗马克长大后,就成为“路之长老”的领导人之一。但路之长老和虚无者的关系并不好,特罗马克因为一度与马尔基翁合作,还被认为是路之长老的叛徒。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译名表

作品
The High Republic,《共和国盛世》
Path of Deceit,《欺骗之路》
Convergence,《求同存异》
Cataclysm,《大灾难》
Path of Vengeance,《复仇之路》
The Battle of Jedha,《杰达之战》

事件
Battle of Yavin,雅文战役
Battle of Jedha,杰达之战
Night of Sorrow,悲伤之夜
Battle of Dalna,达尔纳之战

角色
Sachar Rold,萨查尔·罗尔德
Werth Plouth,沃思·普劳思
Kor Plouth,科尔·普劳思
Opari Plouth,奥帕丽·普劳思
Elecia Zeveron,伊利西娅·泽弗龙
Radicaz Dobbs,拉迪卡兹·多布斯
Spence Leffbruk,斯彭斯·莱夫布鲁克
Dass Leffbruk,达思·莱夫布鲁克
Yana Ro,亚娜·罗
Marda Ro,玛尔达·罗
Marchion Ro,马尔基翁·罗
Zallah Macri,扎拉·马克里
Kevmo Zink,凯夫莫·津克
Azlin Rell,阿兹林·赖尔
Orlen Mollo,奥伦·莫洛
Kyong Greylark,京·格雷拉克
Axel Greylark,阿克塞尔·格雷拉克
Xiri A'lbaran,齐丽·阿尔巴兰
Phan-tu Zenn,范图·曾
Binnot Ullo,宾诺特·乌洛
Tilson Graf,蒂尔森·格拉夫
Morton San Tekka,莫顿·桑·特卡
Tintak,廷塔克
Leebon,利邦
Vildar Mac,维尔达·马克
Tey Sirrek,泰·西雷克
Feric Oranalli,费里克·奥拉纳里
Bokana Koss,博卡纳·科斯
Shea Ganandra (Mari),谢伊·加南德拉(玛丽)
Matthea Cathley,马蒂娅·卡思利
Oliviah Zeveron,奥利维娅·泽弗龙
Creighton Sun,克赖顿·孙
Aida Forte,艾达·福特
Yaddle,娅德尔
Cippa Tarko,奇帕·塔尔科
Char-Ryl-Roy,查尔-赖尔-罗伊
Enya Keen,埃尼娅·基恩
Goi Ganok,戈伊·加诺克
Orin Darhga,奥林·达尔加
Gella Nattai,盖拉·纳泰
Fliss Woora,弗莉斯·伍拉
Yoda,尤达
Gluth Andoi,格卢思·安多伊
Tromak,特罗马克

生物
Leveler,抹平者
Nameless,无名兽

组织
Path of the Open Hand,张手之路
Path of the Closed Fist,握拳之路
Guardian of the Whills,慧尔守卫
Council of Elders,长老会
Children of the Open Hand,张手之子
Singing Mountain,吟唱山
Thylefire Squadron,贤火中队
Brotherhood of the Ninth Door,九号门兄弟会
Jedi Temple Guard,绝地圣殿卫兵
Jedi Order,绝地武士团
Jedi seeker,绝地探寻者
Jedi High Council,绝地最高委员会
Nihil,虚无者
Elders of the Path,路之长老

地点
Outer Rim,外环
Core Worlds,核心世界
Jedha,杰达
Dalna,达尔纳
Planet X,行星X
Veil,面纱
Hynestia Prime,海尼斯蒂亚主行星
Ferdan,费尔丹
Thelj,瑟利
Dunes of Contemplation,沉思沙丘
Final Protector,最终守护者
Bogan Collection,博根藏馆
Eiram,埃拉姆
E'ronoh,埃罗诺
Coruscant,科洛桑
Melida,梅利达
Daan,达恩
Temple of the Whills,慧尔圣殿
Jedi Archives,绝地档案馆

种族
Nautolan,诺托兰人
Evereni,埃韦龙人
Mirialan,米里亚尔人
Quarren,夸润人
Ovissian,奥维西亚人
Gran,格兰人

头衔
Mother,主母
Herald,先驱
Prophet,先知
Guide of the Closed Fist,握拳向导

飞船
Gaze Electric,“电凝视号”
Silverstreak,“银线号”

科技
Rod of Ages,岁月之杖
Rod of Seasons,季节之杖
Rod of Daybreak,破晓之杖
Hand of Siberus,西贝鲁斯之手
Hyperdrive,超空间驱动器

其他
Zukkel,扎克尔
Death to the Jedi! The Force will be free! 消滅絕地!解放原力!

路过

雷人

握手
3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2-23 13:57 , Processed in 0.45783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