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宇宙
搜索

《曼达洛人》第三季细节解析

2023-4-20 23:25|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3515|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第8集



在红色屏障护盾隔间,这群盔甲突击队的装备类似防暴冲锋队,也就是防暴电棍和防暴盾(Riot shield)。在电影后传三部曲、游戏《前线》、游戏《绝地:幸存者》里,我们都能看到这套装备, 但型号各不相同。



吉迪恩总督声称要让自己的克隆人使用原力。这恐怕就是他在《曼达洛人》第二季让佩恩·珀欣医生做的事:抽原力敏感者古古的血,拿志愿者做实验。
无独有偶,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的“新共和国时代”,也有人为制造原力敏感者的相似案例:在前帝国司法检察官赫思里尔的命令下,黑暗绝地德桑要把一群原力敏感性很弱甚至没有的年轻人类,人为打造成原力敏感者。这些人工原力敏感者被称为“重生者”(Reborn)。赫思里尔和德桑使用的方法不是简单的输血,而是高维生物瓦鲁、阿图斯水晶和西斯炼金术三管齐下。当然,他们的阴谋最后被新绝地武士团粉碎。赫思里尔和德桑打造“重生者”的故事主要记载在游戏《绝地武士Ⅱ:绝地放逐》(Jedi Knight II: Jedi Outcast)和桌面RPG设定文《黑暗力量传奇故事》(The Dark Forces Saga)里。值得注意的是,帝国黑暗士兵最早也出自这个游戏系列。



古古上一次使用原力屏障(Force barrier)挡火是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8集。



新共和国阿德尔菲基地休息室里的战利品不少,都是我们很熟悉的物品,比如TIE飞行员头盔、冲锋队头盔、侦察兵头盔、老鼠机器人、RA-7机器人的头部等,正中间是探测机器人的上半部。另外,戴夫·菲洛尼饰演的飞行员诱捕狼在左边角落里。



“复活”的IG-11机器人依然由著名导演兼演员塔伊加·维蒂蒂(Taika Waitit)配音。
第7集



“阴影委员会”(Shadow Council)出自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最早是帝国军师加利厄斯·拉克斯(Counselor to the Empire Gallius Rax) 设立的秘密组织,用来统合四分五裂的帝国残余和帝国军阀。阴影委员会不是一个公开组织;当时帝国名义上的政治领导人是马斯·阿梅达,军事领导人是蕾·斯隆元帅。后来,帝国在贾库战役中战败,拉克斯被蕾·斯隆杀死,阴影委员会事实上解体,阿梅达代表帝国向新共和国投降。本集《曼达洛人》是阴影委员会时隔多年后再次亮相。看来,有人在贾库战役后效仿拉克斯,重建了阴影委员会。



本集里的“赫克斯校长”(Commandant Hux)就是布伦多尔·赫克斯,阴影委员会的创始成员之一。
他最早出自2015年的正史小说《帝国之仆:秘密学会》(Servants of the Empire: The Secret Academy)。在帝国时代,作为阿卡尼斯军校(Arkanis Academy)的校长,他曾设想了一个计划,即效仿绝地和克隆人的培养模式,对非克隆人士兵从出生起就开始训练,从而既能使其具备克隆人的强大战斗力,又能排除后者基因单一化的固有缺陷,创造出一支完全忠于帝国的冲锋队。值得注意的是,该计划在当时并非帝国的国家计划,而是赫克斯校长个人理念的产物,不仅尚未真正投入实践,甚至还一度受到调查。
根据2016年的正史小说《余波2:生命债》(Life Debt)和2017年的正史小说《余波3:帝国的终结》(Empire's End)的设定,布伦多尔和一名不知名的厨房妇女有一个私生子:阿米蒂奇·赫克斯(Armitage Hux)。阿米蒂奇就是《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里的第一秩序赫克斯将军。恩多战役后,拉克斯把布伦多尔招募进阴影委员会,负责新兵训练,因为他很认同布伦多尔的练兵理念。贾库战役后,赫克斯父子和他们训练的少年冲锋队逃离贾库,沿着超空间航道进入未知空间。
在2017年的正史小说《法斯马》(Phasma)里,正是布伦多尔·赫克斯将军把法斯马招募进第一秩序。但是,由于他知道法斯马的卑微出身,因此最后被法斯马暗杀。而一直厌恶父亲的阿米蒂奇·赫克斯默许了法斯马的行为。对外,阿米蒂奇仅仅宣称布伦多尔死于“未知疾病”。当然,小说《法斯马》的故事发生在本集《曼达洛人》之后。
在本集,布伦多尔·赫克斯由爱尔兰演员布赖恩·格利森(Brian Gleeson)饰演。他是阿米蒂奇·赫克斯的扮演者多姆纳尔·格利森(Domhnall Gleeson)的弟弟。



吉拉德·佩雷恩是最受欢迎的《星球大战》小说原创角色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索龙三部曲》到2008年完结的《原力传承》(Legacy of the Force)九部曲小说,佩雷恩的故事贯穿《星球大战》传说宇宙“新共和国”、“新绝地武士团”和“传承”三大时代。
吉拉德·佩雷恩是科雷利亚人,毕业于共和国赖塔尔军校(Raithal Academy)。克隆人战争时期,他在共和国海军服役,一度与克隆人上尉雷克斯结下友谊。帝国成立后,他被调入“帝国级”歼星舰“喷火兽号”(Chimaera),一干就是二十年,到雅文战役后才升任“喷火兽号”舰长。恩多战役时,他力挽狂澜,命令群龙无首的帝国舰队撤退并重新集结。
索龙元帅从未知空间回归后,选择“喷火兽号”为自己的旗舰,佩雷恩舰长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索龙遇刺后,佩雷恩继续效忠于复活的帕尔帕廷皇帝。
帕尔帕廷第二次被卢克、莱娅、汉等英雄击败后,佩雷恩投入帝国军阀特拉多克大将(High Admiral Teradoc)麾下,并升任中将。
娜塔西·达拉上将(Admiral Natasi Daala)铲除13位帝国军阀,包括特拉多克在内后,选择佩雷恩为她的副手,领导勉强统一的帝国残余。
达拉被绝地和新共和国击败后,主动辞职,把帝国残余的指挥权交给佩雷恩。从此,佩雷恩上将成为帝国的最高领导人,可能也是帝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导人。光荣属于索龙,伟大属于佩雷恩。
恩多战役15年后,佩雷恩上将代表银河帝国与新共和国签署和平条约,正式结束银河内战。共和国与帝国互相承认,两个政权并存。在佩雷恩的领导下,帝国开明专制,种族平等,与帕尔帕廷时代几乎完全不同。
遇战疯人入侵银河系期间,帝国与新共和国并肩作战,抵抗入侵者。科洛桑沦陷后,新共和国被改组为银河同盟(Galactic Alliance)。佩雷恩说服帝国各星区总督,让帝国加入银河同盟。他本人被任命为银河同盟第四舰队指挥官。
遇战疯人投降后,佩雷恩元帅被任命为银河同盟武装力量最高指挥官。然而,战后重建加重了科雷利亚、方多等工业发达星球的经济负担。他们开始挑战银河同盟中央的权威。银河同盟政府设法绕过议会,成立秘密警察组织银河同盟卫队。此事遭到佩雷恩的反对。他选择辞职。毕竟,他已经90岁了。
科雷利亚率领100多个行星系退出银河同盟后,银河同盟向科雷利亚宣战,第二次银河内战打响。内战期间,莱娅与汉的儿子杰森·索洛堕入黑暗面,以银河同盟联席国家元首二号兼银河同盟卫队上校的身份,命令银河同盟舰队无差别轰炸行星方多。佩雷恩要求帝国舰队抗命,全力保护方多。他的义举导致杰森的黑暗面学徒塔希丽·维拉射杀了他。弥留之际,佩雷恩把隐居已久的达拉召唤了回来。在达拉的帮助下,据说是佩雷恩私生子的维托尔·赖奇(Vitor Reige)把这位老英雄安葬在母星科雷利亚。
2018年的《义军崛起》最后一集把吉拉德·佩雷恩引入了《星球大战》正史宇宙,但只有语音。随后他在2019年的正史小说《索龙:叛国》(Thrawn: Treason)中亮相,帮助索龙铲除帝国叛徒巴兰海·萨维特元帅(Grand Admiral Balanhai Savit)。
在本集,吉拉德·佩雷恩由美国演员赞德·伯克利(Xander Berkeley)饰演。



IG-12机甲依然有著名导演兼演员塔伊加·维蒂蒂(Taika Waitit)配音。Yes. Yes. Yes. Yes. No. No. No. No.



这些是帝国盔甲突击队员(Imperial armored commando),本剧原创兵种。



《曼达洛人》第二季最后一集里的“第三代黑暗士兵”是纯机器人,而到了本集,吉迪恩把自己穿的盔甲称为“下一代黑暗士兵”。看来,黑暗士兵在正史宇宙的发展与在传说宇宙的发展类似。

在1995年的FPS游戏《黑暗力量》(Dark Forces)里,前两代黑暗士兵都是纯机器人,第三代黑暗士兵虽然也是机器人,但兼有可穿戴动力盔甲功能。黑暗士兵项目负责人罗姆·莫克将军自己就有一套第三代黑暗士兵盔甲。当然,罗姆·莫克的黑暗士兵与曼达洛人的贝斯卡钢没什么关系。



本集出现的近卫队(Praetorian Guard)和《星球大战》后传三部曲里的精锐近卫队(Elite Praetorian Guard)在盔甲造型上略有差异。显然阴影委员会提供给吉迪恩总督的近卫队是后来第一秩序精锐近卫队的前身。
第6集



夸润人沙戈思船长(Captain Shuggoth)和她的蒙卡拉马里恋人都是本集原创人物。沙戈思的名字很像克苏鲁神话里的可怕生物修格斯(Shoggoth)。修格斯的常见造型也像夸润人一样有触须。
她的蒙卡拉马里恋人虽然被称为“王子”,但其实只是蒙卡拉马里总督的儿子,不是《克隆人战争》里的利-查尔王子(Prince Lee-Char)——利-查尔王子已在《星球大战》正史漫画里被帝国折磨致死。这位蒙卡拉马里总督之子由英国演员哈里·霍兰(Harry Holland)饰演。哈里·霍兰是汤姆·霍兰(Tom Holland)的弟弟。汤姆·霍兰就是漫威电影宇宙里的蜘蛛侠扮演者。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与《曼达洛人》第三季同步出版的《星球大战》正史漫画《共和国盛世:剑刃》(The High Republic: The Blade)也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贵族后代为了爱情加入敌对阵营,结果家里人派出雇佣兵来抓捕他(她)。
另外,蒙卡拉马里人和夸润人是可以产生混血后代的。在2016年出版的《星球大战》正史短篇小说集《遥远星系的故事:异族人:第一卷》(Tales from a Galaxy Far, Far Away: Aliens: Volume I)第二篇小说《死亡食谱》(A Recipe for Death)里,塔科达纳城堡曾雇佣过一个厨师叫乔姆·贾鲁施(Jom Jarusch),他就是蒙卡拉马里人和夸润人混血儿。



普拉齐尔15号行星(Plazir-15)的女公爵和她的丈夫邦巴尔迪耶(Bombardier)都是本剧原创人物。女公爵由美国著名歌星莉佐(Lizzo)饰演;邦巴尔迪耶由美国著名喜剧演员兼歌手杰克·布莱克(Jack Black)饰演。对中国观众来说,他最著名的作品应该是《功夫熊猫》——他为主角阿宝配音。



杜库伯爵的支持者赫尔盖特(Helgait)是本剧原创人物,由美国老戏骨克里斯托弗·劳埃德(Christopher Lloyd)饰演。他的代表作是《回到未来》系列电影主角埃米特·布朗博士。



这位酒保是本剧原创机器人,由美国演员塞思·加贝尔(Seth Gabel)配音。塞思·加贝尔是本集导演布赖斯·达拉斯·霍华德(Bryce Dallas Howard)的丈夫,即《游侠索罗》导演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的女婿。



这名B1机器人工头由天行者音效的声音剪辑指导马修·伍德(Matthew Wood)亲自配音。电影前传三部曲、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等作品里的格里弗斯将军、B1战斗机器人等经典角色都由他配音。



技术联盟的纳米机器人出自《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17集到第19集。当时,堕入黑暗面的绝地武士巴丽斯·奥菲指使激进反战人士莱塔·特蒙德把纳米机器人秘密植入丈夫贾卡尔·鲍马尼体内。鲍马尼在绝地圣殿机库里工作。结果纳米机器人爆炸,炸死了鲍马尼和其他二十五个人,其中六人是绝地。



这段奥里贝什文转写成高银河字母就是:
This means nothing
Hopwever, fans may interpret the hell out of it.
WTF ISC

译文:
这没意义
然而(原文拼错了,多了一个字母p),粉丝可能会该死地翻译它。
什么鬼ISC(原文这行是从右往左写的)

显然,这是剧组某个人跟星战迷开的一个玩笑。ISC应该是指《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17集里最早发现纳米机器人的案发现场分析机器人鲁索-ISC(Russo-ISC)。



重要的台词说三遍。第一遍在《曼达洛人》第二季最后一集,波巴·费特对科斯卡·里夫斯这么说。第二遍在《波巴·费特之书》第一季最后一集,凯德·贝恩对波巴·费特这么说。
第5集



格里夫·卡加的这句台词显然是向《星球大战》经典名梗“Han shot first”致敬。简单来说,1977年的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新的希望》里,汉·索洛在小酒馆里直接开枪把赏金猎人格里多打死了,但在1997年的《新的希望》特别版里,导演乔治·卢卡斯把这一幕改成格里多先开枪,但射偏了,然后汉·索洛反击,打死了格里多。(当时出版的配套小说和漫画对这一幕都模糊处理,因此受影响的只有电影。)
这一修改被很多忠于原版的星战迷诟病:
1、原版更能突显汉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特别版把汉改成一个自卫反击的英雄实在没必要。
2、格里多又不是帝国冲锋队,在这么近的距离,他不可能射偏。
为了平息民愤,在2004年的DVD版里,乔治·卢卡斯把这一幕改成了汉和格里多同时开枪,只不过格里多略微射早了零点几秒而已。这样就能说明汉确实早起杀意。
至于格里多为什么会近距离射偏,有一种解释认为格里多当时本不想开枪,而是他的枪走火了。
从此以后,“汉先开了枪!”(Han Shot First!)就成为在《星球大战》影迷和主创人员中间广为流传的经典老梗,出现在不计其数的作品和活动中。



“自转方向”(Spinward)这个词在《星球大战》宇宙有两个含义:首先,它是一个天文学名词,指绕银心逆时针旋转方向;其次,在外环星域正北方(即科洛桑相对银心的方向)有个星区就叫“自转方向星区”(Spinward sector)——那里是真正的银河边缘,再往北就是河外了。官方暂未透露这里的“自转方向巡逻队”(Spinward patrol)具体是哪个含义。如果真的指自转方向星区,那说明内瓦罗真的够偏远,都临近河外了。



帝国崩溃后出现的海盗国家(Pirate Nation)我们早在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里就见证过了。当时,海盗埃利奥迪·马拉卡万亚(Eleodie Maracavanya)夺取了已故帝国陆军元帅卡西奥·塔格的“执行者级”星际无畏舰“歼灭者号”(Annihilator),将其改名为“自由暴政号”(Liberty's Misrule),建立了海盗国家马拉卡万亚主权区(Sovereign Latitudes of Maracavanya)。不过这个海盗国家在蛮荒空间,不在中环。看起来新共和国要面对的海盗国家不少。



这是观众第一次在《曼达洛人》中见到Y翼星际战斗机(Y-wing starfighter)。Y翼是从克隆人战争一直用到第一秩序崛起的经典轰炸机和强击机,有好几个子型号,是义军同盟和新共和国的主力机型之一。



这位是加拉泽布·奥雷利奥斯(Garazeb Orrelios),昵称“泽布”(Zeb)。他是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的主角团成员之一。泽布是拉桑人(Lasat),曾是拉桑荣誉卫队(Lasan Honor Guard)的队长,擅长使用棒枪(bo-rifle)。帝国毁灭拉桑后,泽布是少数幸存者之一。他跟着赫拉、凯南、埃兹拉、莎宾、切宝等“幽灵号”船员南征北战,打击帝国,是义军早期英雄之一。本集的泽布和《义军崛起》的泽布都由美国配音演员史蒂夫·布卢姆(Steve Blum)配音。



在吧台上,那位带牛仔帽的飞行员就是“诱捕狼”(Trapper Wolf),坐在他左边的是吉布·道杰(Jib Dodger),坐在吉布左边的是萨什·凯特(Sash Ketter)。他们仨最早都出自《曼达洛人》第一季第6集,分别由戴夫·菲洛尼(Dave Filoni)、里克·法穆伊瓦(Rick Famuyiwa)和德博拉·周(Deborah Chow)客串。其中,戴夫·菲洛尼是卢卡斯影业执行制片人兼执行创意总监,里克·法穆伊瓦参与了《曼达洛人》全三季的导演工作,德博拉·周是《曼达洛人》第一季的导演之一,也是《欧比-旺·克诺比》的导演。



鲀猪(puffer pig)最早出自《义军崛起》第一季第11集和第四季第5集。这种动物在受到惊吓时会把身体膨胀到平时的三倍。它们的真正天赋是嗅觉,尤其能闻出贵重矿物。在帝国时代,采矿行业受到限制,这一能力导致鲀猪贸易在黑市盛行。



布洛克峡谷(Bulloch Canyon)这个地名很有可能是向已故英格兰演员杰里米·布洛克(Jeremy Bulloch)致敬。杰里米·布洛克在《帝国反击战》和《绝地归来》中饰演了曼达洛人的灵感来源——波巴·费特。



里德中尉(Lieutenant Reed)出自《波巴·费特之书》第5集《曼达洛人回归》。他的扮演者是英国演员马克斯·劳埃德-琼斯(Max Lloyd-Jones)——在《曼达洛人》第二季第8集里,他是卢克·天行者的动作戏替身。
第4集



这些小动物是石蟹(Stone crab),本剧原创生物。不过它们看起来很像在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二季和第三季里出现的小动物多克蚂(Dokma)。



凯里莫鲁特(Kyrimorut)出自《共和国突击队》系列小说第三部至第五部。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它是位于行星曼达洛北半球森林里的一座偏远堡垒,是斯基拉塔氏族(Clan Skirata)的家。很多克隆人逃兵藏匿于此。帝国成立后,个别绝地也藏匿于此。



尖啸鹰(shriek-hawk),在曼达洛语中也被称为“贾伊加拉尔”(jai’galaar),是行星曼达洛的本土猛禽,也是维兹拉氏族(Clan Vizsla)的标志。



绝地大师凯勒兰·贝克(Kelleran Beq)出自卢卡斯影业制作的儿童游戏真人秀节目《星球大战:绝地圣殿挑战》(Star Wars: Jedi Temple Challenge)。这档节目于2020年6月10日开播,8月5日完结,共十集,观看地址:https://www.starwarskids.com/jedi-temple-challenge。在节目里,在礼仪机器人AD-3和宇航技工机器人LX-R5的协助下,贝克大师经常监督绝地学徒完成绝地考验。

不管在《曼达洛人》还是在《绝地圣殿挑战》里,凯勒兰·贝克的扮演者都是美国演员艾哈迈德·贝斯特(Ahmed Best)。他最出名的角色是在《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电影里饰演加·加·宾克斯。另外,在《克隆人的进攻》里,他还客串了外乡人夜总会的顾客艾奇克·迈德-贝克(Achk Med-Beq)。他本人认为凯勒兰·贝克和艾奇克·迈德-贝克是有亲戚关系的,但卢卡斯影业尚未证实这一点。



凯勒兰·贝克骑的是一辆带挎斗的BARC飞行摩托。接应他和古古的是王家纳布安全部队的成员,他们的飞船外形很像H型努比亚游艇(H-type Nubian yacht)。



突袭绝地圣殿的是501军团(501st Legion)的克隆人士兵。追击凯勒兰·贝克和古古的是科洛桑卫队(Coruscant Guard)的克隆人突击士兵(Clone shock trooper),他们乘坐的是LAAT/i,即低空突击艇/步兵型(Low-Altitude Assault Transport/infantry)。最后追击努比亚游艇的是Α-3“圣光级”V翼星际战斗机(Alpha-3 Nimbus-class V-wing starfighter)。这些都是《克隆人的进攻》、《西斯复仇》、《克隆人战争》等影视剧里的经典单位。

第3集



这是观众第一次在《曼达洛人》中见到TIE截击机。截击机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其大气层内最高时速为1250千米,比TIE战斗机快50千米。它拥有六门激光炮,比TIE战斗机多四门。



这是观众第一次在《曼达洛人》中见到TIE轰炸机。轰炸机最早出自《帝国反击战》。在《波巴·费特之书》第5集,帝国在千泪之夜用TIE轰炸机对曼达洛实施了地毯式轰炸。



根据《星球大战》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The Aftermath Trilogy)的设定,新共和国没有固定首都,而是采用首都轮换制,所以本集中的科洛桑应该不是新共和国首都。另外,帝国向新共和国投降初期,在新共和国监督员的“帮助”下,原帝国总理大臣马斯·阿梅达依然在科洛桑领导当地的临时政府,恢复当地秩序。



佩恩·珀欣医生(Dr. Penn Pershing)在科洛桑发表演说的地方就是著名的群星歌剧院(Galaxies Opera House)。在《西斯复仇》里,帕尔帕廷议长在那里告诉了阿纳金·天行者智者普雷格斯的悲剧。



珀欣医生提到的克隆技术应该就是链殖(Strand-Casting),培育出的生物就是《曼达洛人》第一季第7集提到的“链殖体”(Strand-Cast)。《天行者崛起》小说版确认蕾伊的父亲就是帕尔帕廷的链殖体。另外第一秩序的最高领袖斯努克也是一个链殖体。



天穹植物园(Skydome Botanical Gardens)最早出自1994年出版的小说《绝地学院三部曲》(The Jedi Academy Trilogy)第一部。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它由一位富有的全息网新闻(HoloNet News)慈善家在旧共和国时代建立,展示各种珍奇植物。天穹植物园还是古老排外的社会名流组织斜圆会(Order of the Canted Circle)的总部之一。



迈塞斯花(Mysess blossom)出自网游《星系》(Galaxies)在2005年发布的资料片《伍基人之怒》(Rage of the Wookiees),是伍基人母星卡希克的珍惜植物,有藥用功能。



银河博物馆(Galactic Museum)最早出自1994年的漫画《绝地传奇:弗里登·纳德起义》(Tales of the Jedi: The Freedon Nadd Uprising)第1集,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历史悠久。2020年12月,漫威漫画《星球大战》第9集把它引入了正史。当时还是银河内战时期,波·达默龙的父亲克斯·达默龙等人从银河博物馆里偷走了一个古老的自动翻译机器人。义军打算用它掌握的死语言开发新密码。



滅絕动物全息博物馆(Holographic Museum of Extinct Animals)最早出自1994年出版的小说《绝地学院三部曲》第二部。2000年的漫画《奎-冈与欧比-旺:曼特尔兵站最后阵地》(Qui-Gon and Obi-Wan: Last Stand on Ord Mantell)第1集首次公布了它的图像。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奥德朗被毁灭后,很多当地动物的全息像被展示在这里。



马拉斯塔尔(Malastare)的蝠沼蛇(Mantabog)出自2003年的桌面RPG设定书《科洛桑与核心世界》,是一种像毯子一样的飞行蟒蛇。



“Poodoo”是《星球大战》作品里最常听到的粗话之一,最早出自《绝地归来》。在赫特语里,它是“饲料”的意思,通常指班萨的饲料。



旅行饼干(Travel Biscuits)最早出自2000年的小说《新绝地武士团:平衡点》(The New Jedi Order: Balance Point),在网游《星系》里,是玩家的食物之一。



根据2009年《星球大战》官方网站文章《在德克斯餐馆就餐》(Dining at Dex's)的设定,科洛桑一周共5天,分别是:
周日:主日(Primeday),以科洛桑主恒星(Coruscant Prime)命名。
周一:森塔克斯日(Centaxday),以科洛桑的三颗都叫“森塔克斯”的卫星命名。
周二:汤恩日(Taungsday),以汤恩人命名。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他们是曼达洛人的祖先,也是科洛桑的本土种族之一。
周三:热尔日(Zhellday),以热尔人命名。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他们是人类的祖先,也是科洛桑的本土种族之一。
周四:本杜日(Benduday),以古老的宗教组织代本杜(Dai Bendu)命名。代本杜被认为是绝地武士团的前身。



乌梅特峰(Umate)最早出自1995年的画册《图解星球大战宇宙》(The Illustrated Star Wars Universe),是马纳赖山脉(Manarai range)的最高峰。在《星球大战》传说宇宙里,小说《索龙三部曲》设定整个马纳赖山脉都是科洛桑唯一没被建筑覆盖的地方。而在《星球大战》正史宇宙里,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二季第14集《曼达洛女公爵》和小说《共和国盛世:绝地之光》设定只有乌梅特峰是科洛桑唯一裸露的天然山。另外,乌梅特峰周围的平台叫“纪念碑广场”(Monument Plaza)。



这位魔术师由好莱坞著名电影摄影师迪安·坎迪(Dean Cundey)客串。他变出来的动物很像他参与拍摄的电影《侏罗纪公园》里的双冠龙(Dilophosaurus)缩小版。



这个踩高跷的机器人是PK系列工人机器人——这个型号最早出自《幽灵的威胁》,由赛博星际公司(Cybot Galactica)生产,不踩高跷的话,正常身高1.46米,能用于飞船维护、战场打扫等各种杂役。



从21分44秒到23分19秒,背景音乐是《抵抗组织进行曲》(March of the Resistance),出自《原力觉醒》。



光子嘶嘶(Photon Fizzles)是一种绿色的水果鸡尾酒,最早在1985年10月5日播出的动画片《机器人》第5集《失踪的王子》(The Lost Prince)里由C-3PO提及。2019年的烹饪书《银河边缘:官方黑峰站菜谱》(Galaxy's Edge: The Official Black Spire Outpost Cookbook)公布了它的配方。



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提到,新共和国刚成立,帝国残余和帝国军阀尚未清剿完毕,新共和国开国议长蒙·莫思马就推动议会通过裁军法案(Military Disarmament Act)。此举虽然遭到莱娅·奥加纳议员的反对,但无济于事。



2004年的小说《塞斯图斯骗局》(The Cestus Deception)提到,旧共和国有另一个版本的《科洛桑协议》(Coruscant Accords),主要是独立行星加盟旧共和国的指导意见,有几千年历史,是银河宪法的一部分。



这位乘客是巴福佩尔人(Bufopel)——这个种族最早出自《最后的绝地》的坎托湾场景。



这艘是LAAT/le巡逻炮艇(LAAT/le patrol gunship),又被称为共和国警用炮艇(Republic police gunship),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五季和《义军崛起》。这种炮艇由桑希公司和罗萨纳重型工程联合生产,长11.48米,高5.43米,宽5.76米,配备有两门激光炮塔、一门艉炮和两门导弹发射器。它们最早在克隆人战争时期被用于科洛桑城市执法,帝国成立后,也在其他星球被用于军事巡逻。



对一个蒙卡拉马里人说“It was a trap.”看来珀欣医生很了解种族特色。
第2集



邦塔夜(Boonta Eve)是塔图因一年一度的节假日。根据2012年出版的参考书《战争必备指南》(The Essential Guide to Warfare),雅文战役前25102年左右,即银河共和国成立前49年左右,赫特帝国与人类暴君齐姆(Xim the Despot)领导的帝国之间发生战争。赫特人殖民地科瓦里(Ko Vari)的领袖邦塔·赫斯提利克·沙德鲁(Boonta Hestilic Shad'ruu)因军功显赫而脱颖而出。他滅絕了人类的盟友莫拉兰人(Moralan)。不久后,赫特人与人类军队在行星冯托(Vontor)展开决战前,邦塔发表了著名的演说,声称“与其在齐姆统治下苟且偷生,毋宁死!”最后,赫特人及其仆从军大获全胜。齐姆本人被邦塔生擒。战后,邦塔在赫特帝国拥有了神一般的地位。科瓦里改名“邦塔”;以他名字命名的节日“邦塔夜”在多颗行星庆祝。在《幽灵的威胁》里,改变阿纳金·天行者命运的飞梭车赛就是当地的邦塔夜庆祝活动之一,据说它起源于冯托战役后赫特人强迫人类战俘的赛跑活动。



勒明人(Lurmen)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一季第13集。他们发源于行星麦基托(Mygeeto),在行星马里登(Maridun)有个原始的殖民地。就像马里登的土生种族阿马尼人(Amanin)一样,部分勒明人能把身体蜷成一个球,快速行进。



佩莉·莫托(Peli Motto)在这里说的是《波巴·费特之书》的剧情。《波巴·费特之书》可以被认为是《曼达洛人》第2.5季,与本季剧情强关联,绝非独立电视剧。强烈建议所有热爱《曼达洛人》的朋友观看《波巴·费特之书》。本集提到的帝国进攻曼达洛、丁·贾伦躲藏在谐和星(Concordia)等背景都出自《波巴·费特之书》。



时隔46年,传奇机器人R5-D4终于在一部《星球大战》影视剧拥有了大量戏份。在1977年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里,欧文伯伯和卢克本来想从贾瓦人手里買R5-D4,但幸亏R5-D4的发动器出故障,他们才转而買下R2-D2。在2017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从某种角度来看》(From a Certain Point of View)的第6篇小说《红的那个》(The Red One)中,R2-D2在贾瓦人的沙漠履带车里企图暗中破坏R5-D4,因为这样才能确保自己是这批货里唯一完好的机器人,从而能被贾瓦人卖掉,继续执行义军任务。但R2的行为被R5发现,因此没有成功。R2被迫把自己的重要性透露给R5。第二天,当卢克買走R5时,R2再次提醒他自己肩负拯救银河的使命。R5被说动,故意破坏了自己,让R2成功离开贾瓦人。从这个角度来看,义军在战胜帝国的过程中,确实有R5的一份功劳。考虑到R5有破坏自己的前科,这次他在丁·贾伦面前“出故障”难保不是自己所为。



N-1星际飞船仪表上的文字我都转写成拉丁字母后标注在上图里了。这种文字叫弗索克文(Futhork),是纳布人的两套字母之一,另一套叫弗萨克文(Futhark)。弗萨克文更正式,主要用在官方领域;弗索克文是手写体,更常用。



曼达洛的沙漠地表被帝国的核武器聚变弹(Fusion Bomb)炸成了玻璃石(Trinitite)。



圆顶城市森达里(Sundari)是曼达洛首都,最早出自《克隆人战争》。曼达洛是一颗多灾多难的星球。她曾经拥有郁郁葱葱的大草原。但曼达洛人与绝地的一场冲突把曼达洛地表烧成了白沙。崇尚和平的新曼达洛人(New Mandalorian)在白色沙漠上建立起一座又一座生态方块城(bio-cube city)。没想到帝国崛起后,曼达洛再次因战火遭遇生态灾难。



克里兹姐妹的父亲是阿多奈·克里兹公爵(Duke Adonai Kryze),最早在2015年8月12日出版的杂志《建造“千年隼号”》(Build the Millennium Falcon)第32期被提及。他死于氏族大战(Great Clan Wars)。



与曼达洛人历史文化紧密相关的神龙(Mythosaur)终于亮相了!
神龙最早出自1982年的漫威古早漫《星球大战》第69集。在漫画里,一位曼达洛企业家建造了一具巨大的神龙骨骼复制品,企图把他打造成一座主题公园,即“骨骼城”(City of Bone)。但帝国崛起后,骨骼城被征用为贩奴和采矿中心。
自此以后,各种《星球大战》传说宇宙图书开始完善神龙的设定。神龙被认为是曼达洛的本土动物。雅文战役前7000年左右,汤恩人(Taung)在曼达洛一世(Mandalore the First)的带领下,从行星鲁恩(Roon)迁徙到这颗行星,开始奴役和征服神龙,最终导致神龙滅絕。为了纪念他们的领袖,汤恩人把这颗行星命名为曼达洛,自己也改名为曼达洛人。波巴·费特肩甲标志被设定为神龙头骨,是全体曼达洛人和曼达洛人最高领导人的标志。
然而,除了骨骼造型,神龙的完整样子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被描绘,直到2013年参考书《赏金猎人法典:来自波巴·费特的档案》(The Bounty Hunter Code: From the Files of Boba Fett)的出版,读者才知道神龙长什么样。
《星球大战》正史宇宙对神龙的设定似乎略作了修改。领导曼达洛人对抗绝地的伟人曼达洛(Mandalore the Great)被认为是驯服神龙的人。目前没有这个伟人曼达洛的更多资料。
第1集



这个标志最早出自1995年出版的漫画《绝地传奇》(Tales of the Jedi)第六个故事单元《西斯战争》(The Sith War)第3集。在漫画里,它是曼达洛圣战军(Mandalorian Crusaders)的标志。当时是雅文战役前3996年,在不屈者曼达洛(Mandalore the Indomitable)的领导下,曼达洛圣战军与西斯尊主埃克萨·库恩(Exar Kun)结盟,共同发起对银河共和国的进攻,最后战败。



盔甲匠后面跟的两面旗帜:左边是维兹拉氏族(Clan Vizsla)的标志之一,最早出自动画连续剧《义军崛起》第四季第1集《曼达洛英雄》;右边的标志我们很熟悉了,是神龙(Mythosaur)的头骨,通常被认为是全体曼达洛人的标志。



这是埃尔达氏族(Clan Eldar)的标志,最早也出自《义军崛起:曼达洛英雄》。



注意,曼德阿洛(Mand'alor)和曼达洛(Mandalore)的拼写略有不同,因为前者是这个头衔在曼达洛语(Mando’a)中的拼法,本意是“唯一统治者”。



这个少年叫拉格纳(Ragnar),本剧原创人物,由美国小演员韦斯利·基梅尔(Wesley Kimmel)饰演。韦斯利是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吉米·基梅尔(Jimmy Kimmel)的侄子。在《波巴·费特之书》里,韦斯利饰演了那位看管波巴·费特的塔斯肯小孩。



这是本剧原创生物恐龙龟(Dinosaur turtle)。



在超空间里若隐若现的巨型生物就是普尔褶鲸(Purrgil)。他们出自《义军崛起》,体长30米,居住在太空深处,是半智慧生物。普尔褶鲸天生就有超空间跃迁能力。据说,几千年前,科学家们正是通过仿生学研究普尔褶鲸才发明了超空间驱动器。



在内瓦罗的太空港里,可以依稀看见停泊着两艘瓜维亚死亡帮飞船(Guavian Death Gang ship)。这种飞船最早出自《原力觉醒》,汉·索洛在监视屏幕里看到瓜维亚死亡帮的逼近。后来在动画连续剧《抵抗组织》第二季第10集里,当巨像站(Colossus)靠近瓜维亚死亡帮控制的太空时,这种飞船也出动了。



这是我们在《星球大战》影视剧中第三次见到COO系列厨师机器人(COO-series cook droid)。这个型号出自《克隆人进攻》,后来在《波巴·费特之书》第4集中也出现过。



树上有一群科瓦克猴蜥(Kowakian monkey-lizard)。早在《曼达洛人》第一季第1集我们就知道内瓦罗当地有一道美食是烧烤科瓦克猴蜥。但其实科瓦克猴蜥是半智慧生物,最早出自《绝地归来》,是很多黑帮大佬喜欢饲养的宠物之一,比如贾巴和杭多。



星带矿工(belter)一词出自1989年出版的桌面RPG设定书《银河指南2:雅文与贝斯平》(Galaxy Guide 2: Yavin and Bespin),特指乌格瑙特人(Ugnaught)的一种血统行业(blood profession)。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会在小行星上采矿,并把职业技能传承给子孙后代。一旦从业人员数量超过岗位需求,从业人员之间将爆发血统决斗(blood duel)。胜利者将获得这个岗位;失败往往意味着死亡。



安泽拉人(Anzellan)最早出自《天行者崛起》,即生活在基吉米(Kijimi)的巴布·弗里克(Babu Frik)。他也是一位机器人专家(Droidsmith)。帕尔帕廷复活后,巴布·弗里克帮助抵抗组织绕过机器人C-3PO的程序限制,使他可以翻译西斯文字。但代价是C-3PO再次失忆。幸好机器人R2-D2保留了C-3PO的记忆备份。本集的安泽拉人和《天行者崛起》里的巴布·弗里克都由苏格兰演员雪莉·亨德森(Shirley Henderson)配音。



行星卡勒瓦拉(Kalevala)最早在2008年的《完全星球大战百科全书》里被提及,2010年又被动画连续剧《克隆人战争》第二季提及。它是克里兹家族(House Kryze)的母星。博-卡坦(Bo-Katan)和她的姐姐莎廷女公爵(Duchess Satine)都出生在这里。

路过

雷人

握手
7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4-5-19 18:50 , Processed in 0.0713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