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你带来的光明(The Light You Bring)

2020-12-1 22:45| 发布者: 星球大战| 查看: 540| 评论: 0|原作者: zzg1945

【译者按】原文《The Light You Bring》于2020年10月8日发表在游戏《星球大战:战机中队》官方网站,作者乔安娜·贝里(Joanna Berry)。

在空旷的太空中,当你将油门开到最大,驾机穿梭在成千上万的闪亮星辰之间时,整个世界都变得澄澈纯净了。

嗡嗡的震动声顺着双脚摸了上来,通过节流阀,一直传到你那戴着班萨皮手套的手上;在训练有素的音乐家们听来,它就像弦琴奏出的音乐。音调若稍高一些,或稍低一些,都可能导致失速。无论对你,还是对你的战友,都会是致命的灾难。然而,A翼是勇者的选择。在无惧无畏的战士手中,它无比致命,它永不失速——你心知肚明,正如你不会忘记自己的名字一样。

“基奥,别搞这一套了。谁也不会夸你闭着眼开飞机的。”

基奥·文齐(Keo Venzee)睁开双眼。他/她朝右侧伴飞的绿蓝相间的Y翼轰炸机望去,笑了。Y翼正努力不被A翼甩掉,他/她能看到它的机身在颤动。

Y翼的座舱里,弗里斯克(Frisk)挥了挥长满鳞片、三根手指的手。他和基奥同属一个中队。通讯器中再次传来他深沉的声音。“高手,大家都知道你能一边睡觉一边开小风筝。用不着特地证明这一点。”

基奥耸耸肩。“你是飞Y翼的,肯定经常感觉昏昏欲睡吧……”

“哈!”

二人驾机转弯,驶向星海。基奥能看到正前方有一片淡淡的金色薄纱,那是林加利星云(Ringali Nebula),横亘在整个博尔梅亚星区(Bormea Sector)里。他们身后的远方,有一小支新共和国舰队:一艘尼布伦-B护卫舰(Nebulon-B frigate),巨大的MC-75星际巡洋舰“节制号”(Temperance),以及隶属于前卫中队(Vanguard Squadron)的一组星际战斗机。二人正是前卫中队成员。

基奥熟练地回拨节流阀,让A翼慢了下来。他/她是一个黄绿色皮肤的米里亚尔人(Mirialan),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年轻的样貌乍一看不像是个老练的飞行员。不少竞速对手和帝国飞行员都在她身上犯过以貌取人的错误,并为此付出了代价。“憋了半天,能飞飞总是舒服的。就算只是例行巡逻也好。”

弗里斯克透过Y翼的座舱朝基奥笑了笑——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的笑容十分引人注目。他的乳白色鼻子从战痕累累的头盔下突了出来,一嘴尖牙暴露无遗。“同感。怎么能在舰队里闷三个星期?我跟你说,这都怪那什么新共和国条例。我们还是义军那会,谁有闲工夫整天坐着啊?”

基奥往座位上一靠。“除非有什么原因。”

“我嘛,不是要串闲话——”基奥哼了一声,一只手扶着通讯器。“——不过呢,昨天晚上玩萨巴克的时候,我听说接下来会有个新的秘密任务要给我们。而且是个大任务。”

“你不是被禁止去军官室玩萨巴克了吗?”

“我又没说是在军官室玩的。练习不能停啊。”

“这倒提醒我了,”基奥说。“我的训练都耽误了。在舰上什么机动都练不了。”

一听引擎的声调,你就知道它什么时候才会到极限——

A翼脱离编队,朝左侧驶去;它做了个翻滚,朝Y翼俯冲下来,以一臂之距从弗里斯克的座舱上方掠过。随后,A翼摆动机翼,猛然加速,速度快得几乎没来得及用引擎尾流扫过Y翼的机鼻。

基奥驾着A翼返回编队,笑出了声。“我靠这一招赢下了索科罗日落大奖赛(Socorro Sunset Grand Prix)。”

弗里斯克不屑地吐着气。“啊,是吗。让谁开A翼都能耍几个花招,但是开轰炸机就不那么容易了。”基奥听到通讯器中传来关节活动的清脆声音。“要说技术,得看我这个——”

“阿多·巴罗代(Ardo Barodai)呼叫巡逻队。”一个粗声粗气、却又不乏友善的声音响彻二人的头盔。“你俩玩够之后,赶快回‘节制号’来。我有个新任务给你们。”

基奥和弗里斯克透过驾驶舱玻璃对视一眼。

“长官的话还是要听啊,”基奥说道。

弗里斯克做出一个恼怒的表情,二人驾机转向,飞向舰队。“我要做的机动也是超好的。”

“当然啦,”基奥启动助推引擎。“以Y翼的标准来说。”

###

“任务很简单,”“节制号”的会议室里,阿多对二人说道。“但人手只有你们两个。你们必须小心谨慎。”

“你了解我的,长官,”弗里斯克自豪地说道。“我正是谨慎的典范——关于我们的秘密任务,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基奥用手肘捅了他一下。“你可真是开了个好头。”

阿多·巴罗代(Ardo Barodai),这位前卫中队的情报长官,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二人。他是个身板结实的蒙卡拉马里人(Mon Calamari),随随便便地穿着一件皱巴的制服——他穿什么衣服,什么衣服就会迅速变皱。为此,前卫中队的新兵们经常背地里笑他。但在基奥和弗里斯克这样的老兵眼里,阿多是名副其实的“长官”:二人曾亲眼见过,这个和蔼而忧郁的蒙卡尔人瞥了一眼战术显示屏,下了几个命令,就像打碎吉䴔(geejaw)蛋一样瓦解了帝国舰队的阵列。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舰队里听到什么小道消息,”阿多说,“前卫中队的新指挥官即将抵达,我要处理的事堆积如山,所以才需要委派。”

“为什么选我们?”基奥问道。“我们不是特战人员,也不是搞情报的。”

“因为你曾是赛艇手,而他曾是——不管怎样,你和弗里斯克正合适。”阿多启动全息桌,调出一张星图。他放大图像,画面上出现了一颗庞大的气态巨行星,以及行星轨道上三个破破烂烂的空间站。

“这是纳夫拉斯三联站(Navlaas Triad),”阿多说着,将自己带蹼的大拇指插进腰带。“曾经,这三个空间站上有个不错的自动云子气体(clouzon gas)开采厂——开采,加工,精炼——”他分别指了指三个空间站。“机器人驳船往来运输,维持它日以继夜的运转。当然,这是战前的事了。帝国的过度压榨摧垮了这家采矿公司。现在这空间站成了一潭死水,沦落为走私者和非法赛车帮派的加油站……任何想在内环偷鸡摸狗的不法分子都在此落脚。”

“嘿,你刚才说‘走私者’的时候,为什么要看我一眼?”弗里斯克抗议道。

“因为你整天讲在银河黑道上混的事,”阿多不温不火地说道。

“这没错,但我没走私。卖艺术藏品是合法生意。”

“你可是被下追杀令了,”基奥指出。

弗里斯克笑了笑。“卖它们是合法的。至于帝国总督没有验货,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咳咳,”阿多将全息影像放大,聚焦在其中一个空间站上。“一名新共和国特工在邻近行星系执行任务,但帝国步步逼近。她最近一次报告里说,她到了纳夫拉斯三联站,把情报给了其中达拉尔托(Daralto)空间站上的一个联络人。我要你们悄悄地潜入进去,把东西拿到手。”

基奥皱了皱眉。”你说帝国?“

“报告说那附近有帝国巡逻队。那里一定发生了些什么,但切记不要交火。在他们眼皮底下溜进去,再溜出来“

“几架TIE是小菜一碟,“弗里斯克说。

阿多皱了皱眉。“这次不行。如果帝国情报机关发现新共和国的踪迹,这次行动将陷入危险。”他分别看了看二人。“我是认真的。我要你规规矩矩地把事办成。”

弗里斯克叹了口气。“如您所愿。对不对,高手?”

基奥没有听见。他/她正皱着眉头,仔细研究简报桌上突兀的蓝色全息影像。

有时,经验和直觉会悄悄地发挥作用,引导人们不由自主地抵达最终的定论。而且有时候…

“有什么想法吗,基奥?”阿多温和地问道。

基奥回过神来。“没有,长官。交给我们吧。”

有时候你就是知道,麻烦的情况即将发生。

* * *

纳夫拉斯是个深蓝色的气态巨行星,表面被绿色的云子气体所笼罩。它的八个卫星都在小行星——以及其他东西——的撞击下变得坑坑洼洼。

当两架星际战斗机赶到时,基奥发现,其中一颗卫星上方隐约散落着一片银色残骸。“像是个标识浮标,”基奥说。“可能是之前采矿作业时留下的。有趣的是,这些东西的制造寿命通常……”

“等等。”通讯器里传来弗里斯克的声音。“扫描仪上有什么东西。”

基奥用观测镜观察着。“看到他们了,隐蔽。”

他们切断电源,让战斗机在太空中漂流,与无数的浮标碎片融为一体。基奥在座位上蜷了起来。

几个影子掠过:看到TIE战斗机那独特的轮廓,每个新共和国飞行员的手都会情不自禁地搭上扳机。基奥数了数,逼近的菱形编队中一共有四架帝国TIE战斗机——一架TIE截击机和三架标准型号战斗机。

“这些帝国鬼子,”弗里斯克在安全频道里小声说道。“还在这飞来飞去,真把恩多战役当摆设了吗?没人希望他们继续——”

TIE截击机射出绿色的激光束。基奥猛地抓住操纵杆。“他们看到我们了!”

“不对。他们在用残骸当靶子打。我们静观其变就行。”弗里斯克的声音中流露着笑意。“还记得那话吗?不用怕帝国鬼子朝你开枪,因为他们什么也——”

绿光再次袭来,几乎擦着弗里斯克的Y翼闪了过去。弗里斯克咽了咽口水。“不过,呃,他们好像练过了。”

漫长的几秒过去后,激光炮火戛然而止,阴影也随之消失。基奥看着观测镜,感觉自己的胃部缓缓地放松了下来。“好。他们走了。”

二人重启引擎。“帝国肯定在用纳夫拉斯三联站补给燃料,”基奥沉思道。“也许阿多和新共和国情报机关正是看上这一点。”

“可能吧。”弗里斯克的Y翼渐渐靠近。和基奥的A翼一样,弗里斯克的战机也重新喷了漆。前卫中队的蓝绿色标记,以及所有可能使人联想到新共和国的痕迹都被抹掉了。“他曾经是个特立独行的飞行员,你能相信吗?”

“阿多?”

“嗯。在恩多战役以前,他绝不会让帝国战机像刚才那样耀武扬威。我们会提前得到情报,然后干他几架下来,让他们涨涨教训。“弗里斯克气鼓鼓地说道。“而现在呢,我们都快要跟他们招手致意了。要么就是等这什么新共和国走一堆又臭又长的程序,然后命令才下来。”

“时代不同了,弗里斯克。”基奥耸耸肩。“我们捍卫银河系的安全——有时这就是代价。我们米里亚尔有句老话:‘止步昨天固然容易,新的开始却会更好。’”

“哈。”弗里斯克遗憾地笑了笑。“我更喜欢特兰多沙的一句老话,一句说给大嘴部落听的话……”

“哪句?”

“等你大几岁,我再告诉你。”

二人的战斗机掠过卫星——它的沙子像米里亚尔寒冷的沙漠一样苍白。就在基奥的思乡情结被唤醒时,三联站之一的达拉尔托出现在了不远处。一个又矮又宽的中央枢纽上,四座塔楼直立着,一排排破烂不堪、空无一物的机器人驳船在塔楼下方的处理中心里漫无目的地徘徊着。

“就没人知道怎么把它们关掉吗?”基思一言不发,沉思着。

“或许有人在利用它们,掩盖什么东西。”弗里斯克说。“既然说到这——一会进去之后,我来负责交谈。”

“我也能应付得来。”

“开飞机的时候,确实可以。但是在这地方,长着鳞片的大个子更能得到尊重,明白了吧?”

“好吧,小心行事,”二人飞向机库,基奥说道。“如果里面盘踞着帝国分子,事情就复杂了。”

#

“身份证明拿出来。”

弗里斯克瞥了基奥一眼,用嘴型挤出“复杂”二字。

基奥用极轻的动作点了点头。泊位负责人是个肌肉发达的查格里亚(Chagrian)女性,一副能把钢板撕成面条、然后生吞下去的样子。遇到这样的加油站工作人员真是再好不过了。然而,她身后站着一名帝国军官。这是个炯炯有神的人类男性,和基奥岁数相仿;他的头发呈深金色,身上穿着破旧的制服。

基奥被军官的手套吸引住了。它不是光滑的皮革材质,而且拇指和食指之间打了几个补丁。军官的袖子上还拴着一根像是手工缝制的带子,紧紧地将袖口贴在手腕上。这根本不是标准的帝国装束。反倒像是…

“这个能当身份证明吗?”弗里斯克递过去一个数据板,上面写着二人的假身份——基奥注意到,数据板下面夹着一张面额不菲的信用片。

泊位负责人接过数据板,浏览着。那张信用片不见了踪影,就像魔术一样。

“那是叛军同盟的星际战斗机,“帝国军官指着重新喷过漆的战斗机,冷冷地说。“我一眼就能看出非标准的改装发动机。”

“我们已经退出了,”弗里斯克兴高采烈地说。“同盟招我们做雇佣兵,但没给过钱。我们觉得这俩飞机也能抵账——他们还没抓着我们呢。”

“你承认你参加过叛乱?”

“我们早不干了,”基奥说,轻轻扬起了声调。“比起在恩多搅合,我们还有更好的事可做。”

帝国军官将胳膊抱在胸前,但什么也没说;查格里亚人将数据板扔回给弗里斯克。“没什么问题。船库可以加油,但别到处乱逛。这位雷尔金(Relkin)——”

“是雷尔金中尉,”帝国军官纠正道。

泊位负责人翻了个白眼。“中尉的部队驻扎在此,所有抵达和离开的人都在监控之下,所以别打鬼主意。”

监控?基奥侧了侧身子。

“没问题,”说着,弗里斯克迈开脚步。

“等等。”雷尔金中尉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拦住弗里斯克,然后朝二人皱了皱眉。“我好像认识你?”

弗里斯克紧张地笑着。“哈哈。我这张脸您要真见过,难道还能忘?”

雷尔金盯了二人许久,然后皱着眉头闪开了道路。“好了,快走。”

离开入口走廊,基奥总算松了口气。“太惊险了……”

“是啊。”弗里斯克挠着他的脸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雷尔金以前没准是那个帝国总督德兰图斯(Derantus)的手下。他不会还在为那批’艺术收藏品’生气吧?”

“弗里斯克——”

“我的意思是,万一德兰图斯在索龙元帅面前显摆那些玩意——?”

“认真一点好吗!”基奥嚷道。“在一个战略位置如此重要的行星系里,居然有帝国驻军?这可不仅仅是加油的问题了。”弗里斯克朝身后瞥了一眼。 基奥轻轻拍了拍他。“咱们得保持低调。该在哪和阿多的联系人碰头?”

“小酒馆。”弗里斯克边走边翻自己的口袋。“不过,这次你得请客了。那个泊位负责人可真坑了我不少钱……”

太空站的酒馆建在一座庞大、已经停用的云子气体过滤器旁边。这座过滤器从地板延伸到屋顶,里面闪着暗淡的绿色灯光。顾客们三五成群地坐在角落里。基奥猜测,其中大多数人都是走私者:他们正愉快地喝着酒,因为所剩不多但尽职尽责的帝国军官们即将检查每个人的飞船。

弗里斯克绕着中央过滤器,走向吧台。调酒师是个身材瘦高、长着一双蓝眼睛的扎布拉克人(Zabrak)——他暂时抛下屏幕上的震球(shockball)比赛,抬起了目光。“嗯?”

“我要北辰麦酒(Polaris ale)。”基奥说。

扎布拉克人斟了一杯。“你呢?”

弗里斯克俯下身子。“我就来一杯林加利日落(Ringali Sunset)吧。”

扎布拉克人扬起眉毛,瞥了瞥周围,耸了耸肩。“抱歉。钱德里拉白兰地(Chandrilan brandy)已经断供好几个月了。”

“你第一次喝是在什么地方?”和调酒师一样,弗里斯克也早就准备好了答案。

“西苏博(Sissubo)。但战争爆发之后就再也没……”

基奥逛了几步,离开了弗里斯克身边,既为了掩护他,也为了放风。似乎没有人对他们产生兴趣,但一种不安感总挥之不去,在基奥的脑中徘徊。

他/她抿了一口酒,让自己冷静下来。北辰麦酒冰冰凉凉,味道出奇的好。这味道让基奥想起自己离开米里亚尔后的第一个落脚点:一个肮脏的空间站。当时,他/她要了一杯北辰麦酒,因为身边的人点的是它,而基奥想上去搭话。

在米里亚尔,他/她的日子过得不错。然而,每次基奥仰望星空时,都会感到一种遥不可及的渴望。这种对从未踏足之地产生的思念之情,在基奥的心中一天比一天强烈——她想看看,外面究竟有些什么。离家的第一天,基奥抵达了那个小空间站;那时,这座空间站是她能想象到的最具星际性的地方。看着来自银河系各个角落的人们从容地享受着饮料,就像经验丰富的旅行者一样,基奥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更大的世界——这也是他/她第一次在酒吧的显示器看到惊险刺激的宇宙赛艇。

“嘿。”弗里斯克拿着一杯像泄露的燃油一样的饮料,慢慢踱了过来。“你没事吧?”

基奥将手中的北辰麦酒喝了个精光。“在想事。弄到了吗?”

“差不多吧。”弗里斯克带着他/她朝一个安静的角落走去。“那个新共和国特工发现帝国军队也在这里,于是没有冒险。她把自己的宇航技工机器人扔到了拉嫩(Laanen)——就是这里,纳夫拉斯的卫星之一。”

他拿出全息投影仪,一个粗糙的影像跃然而出:那是一片荒芜而冰冷的大地。在一座峡谷的中间位置有一个红点,标识着他们要找的宇航技工机器人。“它的磁力抓钩是激活状态,所以只要来个抵近飞越,它就会自动钩上船体。不过,位置比较棘手,简直像穿过针孔一样。”

基奥仔细研究着途径向量,将其印在脑海中。“我的A翼可以搞定。”

“那再好不过了。我们走吧。”

二人朝酒馆大门走去。“但是离开的飞船会被帝国监视。”基奥说。“咱们得想个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卫星。”

“是啊。”二人穿过酒馆大厅,弗里斯克顺手把杯子放在途径的桌子上。“我可不想遇到恶心人的——”

酒馆大门打开了,门外站着雷尔金中尉和两名穿着肮脏盔甲的帝国冲锋队员。

“惊喜——”弗里斯克放慢了脚步。

“你在这啊,”雷尔金眼神冰冷。“我就知道我认识你。”

基奥和弗里斯克咽了咽口水;弗里斯克举起了手。“好吧,好吧,你抓到我了。我认栽。我会把总督的钱退给他。随便你怎么处置我,别抓我朋友——”

“这个白痴在胡说八道什么?”雷尔金咆哮。他朝基奥一挥手——他/她立马把双手举了起来。“你。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该认出你。”

基奥眨了眨眼。

“索科罗日落大奖赛,”雷尔金说。“你在最后一秒的小把戏——那个作弊的小机动把我的船撞偏了——冠军奖牌本来应该是我的。”

基奥再次眨了眨眼。

“还记得我深绿色的赛艇吗?”雷尔金问道,几乎暴跳如雷。“船体上有黄色条纹!”

“噢!”基奥想起来了,于是摆起手。“对呀,怪不得你的袖子是这样!”基奥转向弗里斯克。“职业赛艇手有时会像这样拴紧袖子,有助于——”

雷尔金一指基奥的脸:他/她再次瞬间举起双手。“后来我加入了帝国星际战斗机军(Imperial Starfighter Corps),终于不用再翻修旧战斗机了。”雷尔金恨恨地说:“我本可以为国效命,保卫帝国!但死星爆炸的时候,我却被扔到后勤部门干杂活!”

“这个嘛,任何战争都要依赖后勤——”

“而你,现在和你的蜥蜴朋友一起当小打小闹的雇佣兵,”雷尔金笑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我们毫无威胁,可以自行离去?”弗里斯克大着膽子说。

“不,”雷尔金伸手掏枪。“这意味着谁也不会记得你。”

毫无征兆地,弗里斯克一肩撞在雷尔金身上,把他重重地撞在门对面的墙上。帝国士兵吓了一跳,本能地开了一枪;爆能束打在门框上,枪也从手里掉了下来。基奥冲进走廊,冲锋队员们手忙脚乱地准备用爆能步枪射击。“这边!”

雷尔金挣扎着站起来。“追上他们。谁能教训他们一顿,我给谁升官。”

弗里斯克追上基奥,二人冲过一个拐角,爆能束掠过他们头顶。“我们必须到船库去,”弗里斯克气喘吁吁。“万一被抓到,他们会发现我们的身份——”

不知是出于运气还是判断,一发爆能束击中了他们面前的大门面板。面板炸成了一团火花。基奥朝门猛地撞了上去,但门纹丝不动。他/她拼命环顾四周,然后在墙上有了新发现。“有个通风口!”

弗里斯克抓住通风口盖,使尽全力拉扯着。随着生锈的铰链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通风口盖被扯了下来。基奥一猫腰,钻了进去。然而,他/她突然发现这不是通风口——这条管道一直通往黑暗的地下。幸好他/她设法抓住了管道边缘,没有掉下去。“怎么搞的——?”

他/她只听到身后一阵枪响,一阵脚步声,然后是一句“呜啊!”。紧接着,一个大大的东西撞在基奥身上,将他/她撞下管道,朝下方的深渊跌落,直到——

扑通!

“噢!”

“哎哟!”

“ 啊!正好磕了一下我的尾骨……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不知道,我什么也看不见……”

当啷,当啷。

“……地面好像有点怪。这该不会是……嘿,这有个东西。像是一条线。感觉到了吗?就在地板上。”

“嗯。嗯,感觉到了——”

还没说完,“地板”突然打开了,二人往下摔了几米,掉进了一堆金属筒中。一个个金属筒被这么一撞,纷纷滚落在地上。

基奥坐起身,缓了缓。 “…好吧。这显然不是通风口。没准是云子气罐的装填槽。”

二人脚下的地板微微颤动着。基奥立刻认出了这种震动:这是老旧的发动机长时间缺乏保养时运转的感觉。

“好极了。”弗里斯克伏在基奥身旁,捂着自己的头,把一个罐子扔到一边。“知道怎么回事了吗?记得那些在空间站之间航行的机器人驳船吗,咱们现在就在其中一艘里。

基奥环顾四周,观察着货舱。许多废旧气体罐在地板上滚动着。

“或许咱们能靠它离开这里,”基奥沉思。“如果能给它重新编程,不就可以飞回船库了——?”

“然后呢?”弗里斯克站起身,拧了拧脖子。“ 雷尔金肯定会紧盯着每一艘船,像饿了半天的埃克索哥思(exogorth)一样。咱们怎么才能在不被他发现的情况下,登上卫星取回宇航技工机器人呢?“

“会有办法的。”基奥挤出一个微笑。“来吧。这总比挨枪子要好。“

“和这相比,我宁愿挨枪子。”弗里斯克拍拍身上的灰尘,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机器人大脑的控制面板前,撬开了盖子。“至少我不用提心吊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他花了一段时间重新接线,然后接着说道:“咱们来的时候见到的那架TIE截击机,你觉得会不会是雷尔金的?”

基奥想了想。“如果我是帝国军官,而且喜欢赛艇......我会选择TIE截击机的。”

控制面板上火花四溅,弗里斯克甩了甩手。“干脆把他们干下来吧。直到咱们带着机器人回舰队,享受一杯任务完成后的咖啡为止,谁也不会发现雷尔金人间蒸发的。”

“计划不是这样的——”

“嗯,我知道。”弗里斯克使劲扯出一根电线。他说:“新共和国要的是尽职尽责。是,长官!不,长官!去刷油漆,长官!“

基奥在他旁边蹲下。“弗里斯克,你怎么了?”

“啊,算了。发牢骚而已。“

“不,”基奥说。“不是这样的。”

弗里斯克垂下宽厚的肩膀。“我属于义军,基奥。一直都是。我不喜欢家里,所以出去自己找事干。义军同盟让我能去对付银河系里最大的坏蛋——而且是以我自己的方式。“

他叹了口气。“但现在是新共和国了。咱们得遵守法律。但我不是这样的人。“弗里斯克从控制面板中拔出保险丝,然后死死地盯着它。“在一个有法律的国度里,你知道我的下场会是什么吗?要么在监狱船里,要么在社区服务站。“

“你真这么觉得?”基奥问道。

“你不这么觉得?”

“此时此刻,我们正在塑造新共和国。”基奥说。“我们为之而战的一切信念,化为了新共和国。希望,和平……以及保持自我。帝国给人们贴上好和坏的标签,只有所谓的好人能有一线生路。但新共和国可以容纳所有人。只要我们希望如此。”

“嗯……”

“弗里斯克,他们为什么选你做这个任务?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让你成了完美人选。“基奥拍了拍他的肩膀。“在黑暗中,任何一点光明都是可贵的——无论何时何处。”

弗里斯克叹了口气,然后笑了。“你明明只有我一半大,怎么比我还聪明呢?”

弗里斯克拿起保险丝,插进新槽口。基奥露出微笑:“但是咱们仍然需要对付雷尔金——除非你能用三寸不烂之舌让这锈铁桶凭空隐身,取回宇航技工机器人,然后跳进超空间。”

基奥站起身,来回踱步;想了一会,他/她打了个响指。“你平时是怎么说萨巴克的?‘别研究游戏’——“

“——‘要研究对手’。”弗里斯克慢慢笑了。“懂了……如果我们主动邀请雷尔金去那颗卫星上,他是不会起疑心的。“

“哦?”

“你不是说,你能像穿针引线一样飞过去,把机器人搞到吗。”你能尽可能地飞快些吗?“

基奥笑了。“可以试试。”

一阵震动过后,驳船转了个弯,驶向空间站。弗里斯克拿出通讯器——一个滚来的气罐撞到了他的脚。“好吧。第一部分由你来说比较好。看看之前给码头负责人的那些钱能带来什么回报吧…“

#

“我是认真的,”码头负责人纳利莎(Nerlisha)怒气冲冲地说。“可不能让那些冲锋队在走廊里想开枪就开枪啊。”

雷尔金中尉往椅子上一靠。这里原本是一间供给室,现在被雷尔金征用做办公室;办公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他的头盔放在桌边,擦得像镜子一样闪闪发亮。“只要你能好好看住那些痞子,我们就不需要开枪自卫了。”

纳利莎怒目而视。“你的帝国已经今非昔比了,雷尔金。你不能命令我。如果我的顾客再因为你们而流失——“

雷尔金的通讯器发出嘟嘟声。他冷冷地对她笑了笑。“战争还没有结束,帝国事务高于一切。恕我失陪了。“

纳利莎大步走出房间。

“异族废物,”雷尔金嘟囔道。他抓起通讯器。“怎么了?”

“雷尔金中尉?”

“你是谁?”

“索科罗日落赛的冠军。”

雷尔金咬紧牙关。“嗯。你们的逃跑还真精彩。可惜之后就不会这么精彩了,你们的战斗机已经被我扣下了。“

“真可惜。我还想给你开个价呢。“

“你能有什么可给我的?”

“重新比赛。”

雷尔金挺直身子。

“我们赢了,你就放我们走。我们输了,我的A翼就给你...到时候,谁更强一目了然。公平起见,你的对手除了我,还有我的同事。”

“一架Y翼?”雷尔金笑了起来。“你疯了吧。”

“我没有。毕竟我比你更强,理应加一些不利条件嘛。“

雷尔金的笑容凝固了。他用手按住自己的头盔——一件商店里買的翻新货,而非光荣的奖品。多亏那个米里亚尔暴发户,他已经永远失去了机会。但是…

“可以……但我要关掉你们的超空间驱动器。“雷尔金耸了耸肩。“万一你和你的蜥蜴朋友在飞出船库的一瞬间就溜之大吉怎么办?”

片刻沉默后,通讯器中传来了声音:“然后失去再次打败你的机会?”好吧,你爱关什么就关什么吧。“

“很好。”

“地点在冰冻卫星,拉嫩,一路穿过峡谷。如果你的截击机足够快——而且膽量足够大——就来船库和我们见面。“

“我会去的,”雷尔金轻声说道,然后结束了通话。“相信我。”

复仇可能是甜美的,但一半的甜美来源于盼望。

* * *

在遥远恒星的照耀下,拉嫩坚硬的蓝白色地表像钢铁一样反射着光芒。奇形怪状的冰山傲然挺立;其间散布着道道裂缝,喷涌而出的温暖气体如同狰狞的獠牙,直指天空。一旦星际战斗机以比赛速度撞上冰山,不管护盾多强,都会粉身碎骨。

基奥慢慢地吸气吐气,检查头盔、手套、座椅安全带,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下来。飞行时不要依赖大脑,要依赖内心。胜利就在远方,用心感受它,除了它之外,什么也不要关注。

三架战斗机驶向约定好的出发点。弗里斯克的Y翼稍稍落后。在稀薄的空气中,黑色的TIE截击机投下的阴影如匕首般锐利。

基奥的通讯器上,私人频道传来一个声音。“你知道吧,他肯定会出怪招。”

“当然了。”基奥调了调节流阻力。“但我能应付他。”

“好。没有超空间驱动器,感觉就像没穿衣服。“

“你确定你能让它们恢复正常吗?”

“当然,我修超空间驱动器都一千多次了——只要那个混蛋不来烦我。你专心搞到机器人,其他的交给我。“

前方,一座巨大的冰拱矗立在巨大的峡谷上方,下方则是望不到头的蓝黑色深渊。三架战斗机靠近冰拱,缓缓减速。

“以下是商议好的规则。”在熟悉的频道上听到帝国军官的声音,基奥皱了皱眉。雷尔金中尉接着说:“绕峡谷飞三圈。在第三圈结束时,如果你们两个都领先于我,你们赢。否则——”

“我们知道,”弗里斯气呼呼地说。“这些帝国军人,就喜欢听自己说话的声音…”

“接下来,开始同步倒计时。祝你好运,‘冠军’。”

基奥开始了倒计时。“我不需要运气。”

数字慢慢变小。二……一——

当数字归零时,基奥已经推下了节流阀。A翼一马当先,划破沉寂冰冷的空气,冲入峡谷。透亮的冰墙与冰桥纵横交错。基奥驾机掠过一座冰桥,翼尖几乎擦过冰面;他/她穿过一个窄缝,冲入一条狭窄的通道,加速前进。尽管A翼的速度很快,但TIE截击机尖锐的阴影却紧随其后。弗里斯克的Y翼则被远远落在后面。

观测镜上闪烁着接近提示,它提醒着基奥:除了赛艇手的骄傲之外,这场比赛争夺的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台宇航技工机器人……

一大块冰撞在A翼的外壳上,弹开了——一座冰结正在坍塌。无数碎冰轰鸣着落入峡谷,基奥则顺畅地在大块的碎冰间穿梭。几秒钟后,一阵绿色的涡轮激光炮火袭来,将挡路的冰块炸得粉碎。雷尔金的TIE拦截机冲出冰雾。

“嘿!”全神贯注的基奥听到了弗里斯克的声音。

“清扫道路而已,”雷尔金回答。

基奥又瞥了一眼观测镜。快到了。

他/她穿过一个弯道,眼前是一片梦幻般的景象。峡谷的两侧覆盖着一片片陡峭的、厚厚的冰层,就像冻结在原地的瀑布。基奥驾驶A翼穿梭在冰层之间,将警觉心提到最高。

观测镜发出急迫的提示音。在那里——!在最大的那座冰层后,隐约可见一丝忽红忽白的光芒。

基奥加快速度。他/她让A翼垂直向下,用机腹对着雷尔金,防止帝国军官看到宇航技工机器人。他/她驾机俯冲,冲入冰层后方,座椅安全带深深地嵌进了他/她的肩膀。这里的宽度只有几英尺,而且——

基奥听到一阵金属摩擦声,但仅此而已。红色的度数闪烁着:失败。

“拿到了吗?”在私人频道上,弗里斯克焦急地小声说道。

“抓钩连不上。”基奥加速从冰层下方冲出,雷尔金已经冲到了他/她前面。“船体上的冰太多了!”

他/她掠过峡谷边缘,堪堪超过雷尔金,飞完了第一圈。

雷尔金咬牙切齿地骂着。“一圈完成。下一圈让你吃我的尾气!”

这倒是个好主意…

基奥重新拉平A翼;他/她仔细估计着距离,然后驾机轻轻飞入TIE截击机的引擎尾流。

空气密度突然变化,驾驶舱一阵颤动,警报灯发出尖锐的声音。但基奥抬头一看,发现座舱盖上的融水和碎冰正在尾流的吹拂下纷纷散去。

#

驾驶舱里的雷尔金感觉到,自己的飞行姿态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是那个米里亚尔雇佣兵。那家伙在自己的截击机周围飞行,试图干扰他的气动性能。真是个好把戏。

他得意地笑了。

#

基奥不停地用余光瞥着机身上方的融冰。“快点啊……”

冰正在大片大片地融化,但依然不够快——这颗卫星实在太冷了。基奥咬紧牙关,设法让A翼在TIE截击机的热浪中维持稳定。两架星际战斗机飞完了第二圈,领头的雷尔金得意地笑着。

最后一圈。

两架星际战斗机穿过峡谷,冲向冰川瀑布。即将抵达时,最后一块冰总算滑了下去。基奥准备转向——就在此时,TIE截击机射出一发导弹,在半空中爆炸了。

在冲击波的推动下,基奥的A翼旋转着飞了出去。就在即将撞上峡谷侧壁的前几秒,他/她使出浑身解数才把战机拉起来。“震荡导弹!”

“扫扫后面的垃圾而已,”雷尔金说。

冲击波逐渐消退,但冰层上的裂缝却渐渐扩散。星际战斗机呼啸而过,一道冰层应声粉碎。

基奥将一切寄托于自己的反射神经。他/她猛推油门,直冲宇航技工机器人。前方的冰层崩塌了:只要几秒钟,坠落的冰层就会撞上宇航技工机器人,将它一同带入深渊。

基奥闭上双眼。

咔嘭!

A翼的机身一阵颤动,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它的船壳。基奥睁开双眼,感到A翼的一侧变沉了些。“拿到了——”

一块巨大的冰块砸中A翼的右舷,将它撞入无底深渊。

#

雷尔金瞥了一眼传感器,笑出了声。他的敌手已经一败涂地。

还有——噢,那架愚蠢的Y翼在他前方。那家伙居然还在吭哧吭哧地飞第一圈。

“我都超过你一圈了,”雷尔金笑道,他的截击机轻而易举地追了上去。“你脑子有毛病吗,开这种破船来比赛?”

“你说得对,”特兰多沙人回答。“Y翼不是比赛用的…”

哐啷一声,Y翼的发射器向寒冷的空气中扔出十几个银色的云子气罐。

雷尔金惊得长大了嘴。

做白日梦、练习打靶,和真正的战斗训练无法相提并论。TIE截击机速度太快,来不及躲闪。它的机翼撞上一个气罐。气罐被当场撕裂,引发了连锁反应。下一秒,电子爆炸的绿色火光腾空而起,雷尔金的TIE战斗机无助地跌入深渊。

#

弗里斯克朝爆炸瞥了一眼。“不过,Y翼很擅长轰炸。”

他切换到私人频道。“基奥?”

回答他的只有静电声。

“…基奥,回话!”

一束光芒在下方闪烁——那不是爆炸的光,而是推进器的冷色调的光芒。一架伤痕累累的A翼冒出峡谷,艰难地爬升着,后面拖着一串冰晶;座舱后面,一台崭新的宇航技工机器人正紧紧抓着机身。

“我在这呢——正好赶上。”雷尔金呢——他有没有——?”

“他还活着,但等他上来的时候,非气疯了不可。”弗里斯克大声说道。“咱们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让超空间驱动器启动,然后出发吧。”

两架战斗机冲向遥远的星辰大海。

“幸亏那堆气罐还管用——幸亏码头负责人也看帝国不顺眼”

“是啊。不过,我本来能赢下比赛的。”

“哦,当然喽。”

“了解自己的能力是很重要的。”

“好吧,能回到前卫中队就是我的极限了。”现在看来,在舰队里坐着也不是什么坏差事嘛…”

* * *

“你们两个到哪去了?”阿多·巴罗代问道。“拿个东西怎么花这么长时间?”

“节制号”简报室里弥漫着机油的味道,全息影像闪着冷色的光芒;弗里斯克和基奥并肩而立,红白相间的宇航技工机器人在二人中间。两名飞行员对视一眼:“事情变得有点…复杂,”基奥拐弯抹角地说道。

阿多将胳膊抱在胸前。“嗯,帝国情报机关倒是没动静。然而,帝国后勤系统却像克利克人(Killik)的巢一样炸开了锅。他的大嘴露出一抹微笑。“基于某种原因,他们正在没收纳夫拉斯三联站上所有的……云子气罐?”

弗里斯克耸耸肩。“查抄店铺肯定够他们忙活了。”

阿尔多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做得不错。给你们每人三天假期。”

“太好了!”基奥捶了一下弗里斯克的肩膀。“来吧。你还欠我一杯酒呢。”

“什么?这次拯救任务咱们不是扯平了吗。”

“还差得远呢。不过你投弹投的确实不错。”

“哈。新共和国档案又不会记载这事。”

基奥笑了。“至少暂时不会…”

阿多让二人离开了。他蹲在宇航技工机器人前面,取出一张金色的数据卡。他拍了拍机器人,把卡片插入全息桌,然后退后一步。一张银河系地图显现了出来。地图上的某些关键位置出现了一些光点——每个点都代表了一艘帝国歼星舰。

阿多点了点头,喃喃自语。“嗯。看来,星鹰计划的下一阶段可以顺利进行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1-23 12:30 , Processed in 0.05094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