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共和国巅峰:勇气考验》试阅片段

2020-11-5 20:47|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541|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作为《星球大战:共和国巅峰》系列图书开篇作之一,少年小说《勇气考验》(A Test of Courage)将于2021年1月5日出版,作者贾斯蒂娜·爱尔兰(Justina Ireland)。

内容简介

韦尔内丝特拉·鲁沃(Vernestra Rwoh)在15岁时就成了绝地武士,但她的第一个真正任务实在是太像保姆了。她负责在一艘游船上照看有抱负的发明家埃文·斯塔罗斯(Avon Starros)——她只有12岁。游船的目的地是一座奇妙的新太空站,被称为“星光灯塔”(Starlight Beacon)。

但行程开始后没多久,船上就发生了炸弹爆炸。当成年绝地在试图拯救飞船时,韦尔内丝特拉、埃文、埃文的机器人J-6、绝地学徒伊姆里(Imri)和一名外交官的儿子逃进一艘救生穿梭机,但通信中断,补给缺乏。他们决定在附近一颗卫星上降落,那里能让他们避难,虽然也没安全多少——他们不知道,那里的森林危机四伏?

试阅片段二

克利妮思(Klinith)同时拿起枪和匕首,把它们放进工具箱,因为在隐秘情况下,有时匕首更好用。格威希(Gwishi)拿起枪、面具和一罐奥瓦克斯气体(ovax gas)。他把气体罐放进工具包,与其它装备放在一起。这种气体是制服“稳定翼号”(Steady Wing)机械师的必要手段。“稳定翼号”是他们一直跟踪的一艘豪华邮轮,现在停泊在达尔南星区(Dalnan sector)边缘的一个偏远哨站:海利普港(Port Haileap)。

计划很简单。他们被要求登上“稳定翼号”,破坏它,确保船上无人幸存。这艘船按时间表要在海利普接共和国要员。虚无者(Nihil)要让共和国知道他们在银河系的这个区域不受欢迎。

现在不欢迎,永远不欢迎。共和国不干好事。

下船前,克利妮思回去又拿了几把能藏进靴子顶部的小枪。有时,事情会出错,有人会受伤。这是克利妮思最喜欢的部分。

下船后要在茂密丛林里走一小段路,然后才能看到繁忙的接驳站。丛林里到处是大理石木大树,树上长满蓝色苔藓。克利妮思故意选了一个偏僻的着陆场,这样她和格威希进站时才不会被人发现。他们最不希望被太多人问话。不管是不是看货单,引起的关注越少越好。

“就在那里,”格威希边说边指向一艘占据了大部分着陆场的大船。这家伙无疑比他们偷的货船大十倍。克利妮思意识到这点后,不禁感到一丝恐惧。

“我们究竟该怎么摧毁它?”她问。

格威希叹了口气。“从内部。你是虚无者,就要像虚无者那样做,别担心。”

“我不担心,”克利妮思说。她对任务没有疑问。只不过她感觉这次比先前的任务更严肃,就像她要被晋升一样。如果这个任务成功,她肯定会得到晋升的。她将在虚无者中升职,甚至可能直接对卡萨夫(Kassav)本人负责。

克利妮思和格威希靠近邮轮。克利妮思脸上露出充满期待的笑容。每个人都会谈论“稳定翼号”的毁灭。“我很兴奋。这意义深远。我只是难过我们不是去砸东西。”

格威希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快,我们走。”

港口里满是来自不同行星系的人。作为进入未测绘区域前的最后一站,与所谓文明空间边缘的其他港口一样,海利普港为飞船提供了补充燃料的场所。旅客们可以在这里休息,获取故乡的最新新闻,然后登上拥挤的飞船,前往那些银河系最危险的区域。一大块着陆区上堆满了补给,周围是一圈商铺。这跟克利妮思去过的大部分其他哨站非常相似,除了这儿的远处能看见大理石木大树,绿色的树冠直入紫色的天空。人类、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潘托拉人(Pantoran)等混杂在同一群人中,挤向着陆区外缘的各家商铺。克利妮思看到一个做着賭博广告的标志在远处走廊的另一端。她的手开始痒了。她已经有段时间没玩热门骰子游戏赖克斯特拉(rykestra)了。但眼下她有比賭博更要紧的问题。

克利妮思和格威希走上“稳定翼号”的登船舷梯。站在走道顶端的共和国卫兵们正在说笑,没有理会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海盗。两名海盗完美融入进出豪华邮轮的其他机械师。他俩一走进船舱,格威希就拍拍克利妮思的背。

“轻而易举,”他说。他确实没说错。

他们走过长廊。克利妮思感到内心深处升起熟悉的怒火。这是一艘豪华邮轮,有漂亮的金色地板和银色墙壁,墙上的屏幕有花朵的图案,每隔几秒就变换一下造型。她试着想象住在这样一艘精美飞船上会怎么样。她不能,这比任何其他事都更激怒她。她迫不及待想摧毁“稳定翼号”,看着它的美丽在虚空中破碎。

克利妮思跟着格威希。当格威希指着长廊一侧的匾额时,他们停下了脚步。这艘飞船太大,因此每隔几米就会展示地图,告诉旅客如何抵达不同区域。

“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格威希指着一个空白处,然后拍了拍他背着的沉重工具包。“我要给大家一些惊喜。你去确保逃生舱也完全失灵。我们最不想要的就是生还者。这场灾难应该让‘传承接力号’(Legacy Run)看起来黯然失色。”

克利妮思还没来得及回应,格威希就转身跑向长廊另一端,让克利妮思一个人思索逃生舱藏在哪里。她不是很擅长读图,而这张地图又似乎故意被画得很乱。仔细研究了地图一会儿后,她意识到逃生舱在另一层甲板。

抵达逃生舱所在船舱后,克利妮思发现那里不止她一个人。一个维护机器人在舱内跑来跑去。克利妮思一进去,机器人就停了下来。

“你来签字确认逃生舱吗?”机器人问。它有点像箱子,几条胳膊从各个角度伸出来。

“是的,但我们要升级它们。拿掉通信和导航系统。”

机器人在处理她的命令时前后滚动。“我没接到相关指令。我必须升级我的输入系统来接收新指令。”

墙上有个沉重的大液压扳手。克利妮思用双手举起它,掂了掂分量。“哦,我这里正好能为你升级。”

她用那件沉重的工具猛击机器人顶部,一次又一次,直到这个机器人差不多成为废铜烂铁。克利妮思看着周围她造成的破坏,笑了。

她终于砸到东西了。

试阅片段一

“嘿,拦住她!”

平静感被打破。韦尔内丝特拉睁开眼,看到一个维护机器人在追一辆用零碎杂物拼装成的单车——上面骑着一个深色皮肤的人类小女孩。她有一头散乱的卷发,一只手戴着手套,手上拿着一块亮闪闪的动力水晶。她脸上洋溢的胜利笑容韦尔内丝特拉再熟悉不过了

埃文·斯塔罗斯,吉拉·斯塔罗斯议员(Senator Ghirra Starros)的女儿,又惹是生非了。

埃文还没看到韦尔内丝特拉。韦尔内丝特拉以此为契机,抬手,掌心对着埃文,用原力一推,那个女孩儿就从她的自制小玩意儿上向后飞出去了。但韦尔内丝特拉没有让她重重落地,而是让她悬浮在半空中,同时让她的单车静止在机库中央。

“埃文,”韦尔内丝特拉甜美地说。“怎么回事?”

埃文在半空中扭动。当她认出韦尔内丝特拉时,表情由喜转愁。“呃,我以为你已经上船了。”

“没,我决定在我们出发前再穿越一次哨站。我发现我不是一个人。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天哪,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韦尔恩。”

韦尔内丝特拉对这可怕的昵称咬牙切齿。道格拉斯·森韦尔大师(Master Douglas Sunvale)这么叫她。她虽然不打算纠正一位绝地大师,但对纠正一个比她小的女孩可毫无顾忌。“请别这么叫我。”她在原力中松手,让埃文从并不高的地方落到地上。单车掉进附近一堆货运箱子里。这辆单车无疑是埃文用港口各处无人照看的待运材料做的。

“你最坏,”埃文夸张地在地上摊开四肢抱怨道。

“没那么过分,”韦尔内丝特拉说,尽管让这个女孩落地是有点不友好。

“这个我拿走了,”维护机器人说着抽走了埃文戴手套的那只手里的水晶,然后踩着沉重的脚步原路返回。韦尔内丝特拉走向埃文,伸手想把她拉起来,但小女孩只是瞪着她,自己爬了起来。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银河系最出色的发明家。我要发明一台能阻隔原力的设备,”埃文说。“然后我们看看你怎么办。”

韦尔内丝特拉哈哈大笑。“埃文,我们讨论过这个。原力既在我们周围也在我们体内。它跟你的动力水晶不一样。不可能阻隔原力的。还有,为什么你要拿那个机器人的能量水晶?”

埃文气鼓鼓地说:“为了一个实验。我不会告诉你更多了,绝地。我知道你会想办法毁了它。而且,你不能读取我的思想吗?”女孩双臂交叉。韦尔内丝特拉叹了口气。她和埃文总是发生冲突。这不是因为韦尔内丝特不喜欢这个女孩。恰恰相反——她发现埃文的许多发明和理论无比迷人。但埃文不喜欢被否定。她流落到海利普港(Port Haileap)正因为此。她的母亲,吉拉·斯塔罗斯议员,把她送到这里,希望在太空边缘生活一段时间能让她更感激在科洛桑的生活。但这一切反而让埃文变得更为所欲为,比如总是用其它东西的零件发明新机器。

对埃文来说,她没有真正的理由跟随代表团去星光灯塔,再回科洛桑。她妈妈没有派遣她。她在行程中也没有官方头衔。但哨站站长道格拉斯大师要求埃文随行,尤其是因为达尔南(Dalnan)大使的儿子也12岁。他希望这两个孩子能成为朋友,进而软化达尔南人对共和国的看法。

韦尔内丝特拉也这么希望。主要是因为埃文需要一个朋友。

“埃文小姐!你迟到了。如果你现在不立即上船,我就解开你的连接管,然后我们看看你的单车跑得有多快。”

一个与韦尔内丝特拉一样高的粉金色机器人走向她们。J-6,埃文的礼仪机器人,既是监察员又是保姆,各种态度都有。她的说话方式与韦尔内丝特拉见过的其他礼仪机器人都不一样。她怀疑埃文对这个机器人动过手脚。

埃文深深地叹了口气,拨开脸上的乱发,然后走向单车,把它扶正,准备爬上去。“好吧,看来一切都完了。我懂了,J-6,没必要搞破坏。你来吗,韦尔恩?你不想迟到的。”

韦尔内丝特拉笑着点点头。能看到星光灯塔让她很激动,尽管这意味着她将付出额外的精力保证埃文不惹麻烦。“走吧。”



就在她们走向“稳定翼号”(Steady Wing)的登船舷梯时,韦尔内丝特拉一个踉跄,大声喘气。埃文侧眼瞥了她一眼:“怎么了?”

韦尔内丝特拉把一只手捂住胸口,看着一位正在登船舷梯旁修补盖板的阿夸利什(Aqualish)机械师。机械师转头用三只不眨的眼睛盯着韦尔内丝特拉。他右下角的眼睛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蓝色的疤痕组织。除此以外他没有任何引人瞩目的地方;他穿的橙色连体工作服也是对接站所有其他维护人员穿的。

“我没事,”韦尔内丝特拉最后回应了埃文的询问,然后对那阿夸利什人微微一笑。对方没有反应地转过脸,继续手头的活儿。这个人的某一方面让韦尔内丝特拉感到不必要的警觉——这种尖锐的感觉她无法解释。她只是对前往星光灯塔执行任务感到紧张与兴奋,毕竟这是她第一个真正的绝地任务,她不想把它搞砸。这就是她会关注任意一个正在工作的机械师的原因。

至少,她是这么说服自己的,即使她并不真正这么感觉。

韦尔内丝特拉暂时不管这奇怪的感觉,一心陪伴埃文与J-6登上“稳定翼号”。她要确保这个小女孩不会在开船前逃跑。韦尔内丝特拉忙于手头的事,没有发现原力的每个角落都暗藏魅影。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1-3-6 22:33 , Processed in 0.04551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