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中文网 Star Wars China

 找回密码
 加入星球大战
搜索

《星球大战》正史小说《共和国巅峰:绝地之光》试阅片段

2020-7-28 23:40| 发布者: 南方战士| 查看: 251| 评论: 0|原作者: 南方战士



作为《星球大战:共和国巅峰》系列作品的开篇之作,小说《绝地之光》将于2021年1月5日出版,作者查尔斯·索尔(Charles Soule)。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黄金时代。大无畏的超空间探险家把共和国的疆域扩张到最远的恒星。议会的仁政促成星球的繁荣。绝地的智慧与力量确保各地的和平。绝地是一个享誉银河的组织,由原力使用者组成。随着绝地的影响力达到巅峰,银河系的自由公民确信自己有能力经受任何风暴。但就算是最亮的光芒都会投下阴影,有的风暴不会给人任何准备。

一场超空间内的可怕灾难把一艘飞船撕碎,从灾难中飞出的碎片威胁到了一整个行星系。求救信号一发出,绝地就火速赶往事发现场。但碎片的散落范围大到把绝地都推向了极限。随着天空被炸开,毁灭如雨点般降临绝地促成的和平联盟,绝地必须相信原力,在一天之内解救当地人,稍有闪失,几十亿人将殒命。

正当绝地在英勇抗灾时,真正致命的东西在共和国疆域外孳生。这场超空间灾难远比绝地怀疑的凶险。隐藏在黑暗中的威胁,远离这个时代的光明,其窝藏的秘密甚至能让绝地从心底感到害怕。

试阅片段

原力与银河系同在。​

这是共和国巅峰时代:志同道合的星球结成和平的联盟,人人都有发言权,政府通过协商一致,而不是高压与恐吓,实现管理。这是一个属于雄心、文化、包容与杰作的时代。在靠近银河系核心的明亮中心,有一颗高雅的城市星球,即科洛桑——在那里,富有远见的莉娜·索议长(Chancellor Lina Soh)领导着共和国。​

但在核心世界及其众多和平殖民地之外,还有环区——内环、中环,最后是已知空间的边界:外环。通往那里的超空间航路尚未得到很好的测绘。对敢于勇闯这些航路的人来说,那里的世界充满机遇,但也危机四伏。外环是各种猛兽的栖息地,对企图逃避共和国法律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避风港。​

索议长发誓要通过雄心勃勃的外联计划把外环世界纳入共和国的怀抱。星光灯塔(Starlight Beacon)就是外联计划之一。银河边疆的秩序与正义由绝地武士维护。他们是和平卫士,掌握着难以置信的能力——他们的能力源自于被称为“原力”的神秘能量场。绝地与共和国密切合作,同意在外环设立前哨基地,援助任何可能需要帮助的人。​

在无依无靠的边疆居民看来,绝地是唯一可以求助的资源。虽然那些前哨基地独立运转,不接受科洛桑大绝地圣殿的直接援助,但他们有效威慑了图谋不轨的人。​

鲜有人是绝地武士的对手。​

但总有人不甘心……​

第一章

超空间。“传承接力号”(Legacy Run)

撞击前3小时。

一切正常。

赫达·卡塞特舰长(Captain Hedda Casset)第二次检查她指挥椅内置的读数与显示屏。她总要仔细查看它们至少两次。她有四十多年的飞行经历,因此总结出,复核是她依然在飞的主要原因之一。第二次检查的结果与她第一次看到的一切一致。

“一切正常,”她这次向舰桥船员大声宣布道。“我要去巡视了。鲍曼副官,你接管舰桥。”

“明白,船长,”她的大副回答。他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准备接管她的指挥椅。在舰长完成晚间巡视返回前,飞船由他指挥。

不是每位长途货船船长都像管理军舰一样管理自己的飞船。赫达见过有的星际飞船遍地污渍、管道渗漏、驾驶舱窗口开裂——都是直击她灵魂的过失。但赫达·卡塞特的职业生涯是作为战斗机飞行员开始的。当时她在马拉斯塔尔-萨勒斯特联合特遣队(Malastare-Sullust Joint Task Force)服役,在中环他们那个小星区里维持秩序。她起初驾驶的是英康(Incom)Z-24——这种单座战斗机被大家称为“嗡鸣虫”。大多数任务都是警察行动,诸如追击海盗之类的。不过,最后她升任一艘重型巡洋舰的指挥官。那是舰队里最大的飞船之一。事业有成,工作出色。

她功勋卓著地从马-萨联合特遣队退役,然后加入伯恩行会(Byrne Guild),担任商船船长——她眼中的轻松退役。但三十多年的军旅生涯意味着秩序和纪律不仅在她的血液中流淌——它们就是她的血液。所以,她现在指挥的每艘船都像要与赫特舰队决战一样,哪怕这艘船只是把一批奥格鲁特兽皮(ogrut hides)从A星球送到B星球。这艘船,“传承接力号”,也不例外。

赫达起身,与贾里·鲍曼副官(Lieutenant Jary Bowman)啪得一下互相敬礼。她舒展身体,感觉脊椎骨嘎吱作响。在狭小的驾驶舱里巡逻了太多年,太多高重力机动——有时在战斗中,有时只是因为这让她感到充满活力。

她把一缕凌乱的灰发拨到耳后,心想:然而真正的问题是太多年了。

她走出舰桥,离开指挥甲板的精密仪器,沿着局促的走廊走进“传承接力号”更大更混乱的世界。这艘飞船是卡尼夫船坞(Kaniff Yards)的“A级”组合货运船(Class-A Modular Freight Transport),几乎与赫达一样老。她有点超过理想的使用寿命,但只要得到良好的维护与定期的保养,各项参数就依然在安全范围内。她的船长确保她确实如此。

“传承接力号”是一艘客货两用船——因此其型号中带有“组合”一词。它的巨型中央客舱是一个长三棱柱,工程舱在船艉,其它空间被分配给了货物。舰桥与中央船体通过长吊杆相连,现在她正走在其中一根吊杆内。飞船中部可以附加额外的小模块,最多144个,每次任务根据需要在船坞安装和卸载。

赫达喜欢这艘飞船的多变特质,因为这代表,完成前一个任务后,你永远不知道会在下一个任务得到什么,面对怎样怪异的挑战。有一次出任务时,一半的货舱被改成了巨型水箱,用来把一条庞大的剑鱼(saberfish)从斯皮拉(Spira)的风暴海洋运送到阿布里加多(Abregado)一位女伯爵的私人水族馆里。赫达与她的船员把这头巨兽安全送达——这工作可不轻松。但更困难的是,三个周期后,还要把这头生物弄回斯皮拉,因为女伯爵的人不知道如何照料这该死的怪物,导致它生病了。不过女伯爵付了运费——全款把剑鱼送回家。有许多人,尤其是贵族,宁可让它死掉。

相比之下,这次行程再简单不过了。“传承接力号”的货舱大约有80%被殖民者填满了。他们从人口过多的核心世界前往殖民世界,寻求新生活、新机遇、新天空。赫达·卡塞特对此感同身受。她奔波了一辈子。她感到她会就这样死去。看着窗外,她希望自己的目光能停留在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

由于这次是客运任务,飞船的大部分模块都是基本的客舱配置,开放式座位被改成了理论上能舒服就寝的床。卫生设施、贮藏柜、一些全息屏、小厨房,仅此而已。对愿意花钱购買更舒适与便捷服务的殖民者来说,有的人会获得机器人操作的自动食堂与私人寝室,但这种人不多。这趟行程的乘客都很节俭。他们如果很有钱,大概不会想到去外环闯荡。黑暗的银河边缘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地方,既刺激又致命。实际上,致命多于刺激。

赫达想,甚至离开这里的路都很难走。她碰巧路过一扇大舷窗,目光即被窗外的超空间漩涡吸引。她马上把视线移开,知道自己如果被窗外的景象迷住,会在那里站上二十分钟。你不能相信超空间。它当然很有用,能把你从这里送到那里,是共和国从核心世界开始扩张的关键,但没人真正理解超空间。如果你的导航机器人算错了坐标,哪怕就一点点,你也会最终偏离必经路线,即穿越超空间的主干道——不管超空间到底是什么,然后你就会沿一条黑暗道路前往天知道是什么地方。甚至在银心附近交通繁忙的超空间航路上,这种事偶尔也会发生,更不用说在这里,探索者勉强测绘的几条航路上……反正这种事是你必须密切留意的。

她把这事抛之脑后,继续前进。事实上,“传承接力号”目前正沿着交通最繁忙、最著名的航路向环区世界疾驰。这是一趟轻松常规的行程。这条超空间航路的上下行一直有飞船往来。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但这艘飞船上的九千多条生命都指望赫达·卡塞特舰长把他们安全送达目的地。她确实担心。

赫达走出走廊,走进中央船体,来到一个圆形大空间。这个飞船结构所必须的空旷场所被改造成了一种非正式公共区。一群孩子在踢球,成年人在附近站着聊天,或仅仅在一个与他们每天早上醒来不一样的地方伸懒腰。这个空间并不阔气,仅仅是几条短走廊的交汇处——但很干净。在船长的坚持下,这艘飞船使用一支自动维护团队保持内部整洁卫生。现在就有一个维护机器人像蜘蛛一样在一面墙上爬行,执行着“传承接力号”这样的大飞船所需要的无尽任务之一。

她观察了这群人一会儿——大约二十人,各年龄段都有,来自不同的世界。当然有人类,还有几个长鳞片的特兰多沙人(Trandoshan),一个比思人(Bith)家庭,甚至一个奥尔托人(Ortolan)——蓝皮肤、长鼻子、脑袋两侧长着巨大的招风耳——他们并不常见。但不管他们来自哪颗行星,都只是普通人,等待着新生活的开始。

其中一个孩子抬头看着她。

“卡塞特舰长!”这个男孩说。他是人类,有着橄榄色的皮肤和一头红发。她认识他。

“你好,塞尔奇(Serj),”赫达说。“有什么好消息吗?这里一切正常吗?”

其他孩子停下他们的游戏,聚拢到她周围。

“请放些新全息剧,”塞尔奇说。“我们把系统里所有的都看完了。”

“我们有的都在这里了,”赫达回答。“别试图黑进档案库看有年龄限制的东西。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我的船。我知道‘传承接力号’上发生的一切。”

她身体前倾。

“一切。”

塞尔奇红着脸看向他的朋友。他们也突然发现完全无趣的地板、天花板和墙壁上有非常有趣的东西值得看。

“别担心,”她挺直腰杆说。“我明白。这次旅行相当无聊。你们也许不信,但过不了多久,当你们的父母让你们犁地、制作栅栏或击退兰克(rancor)时,你们会非常怀念在这飞船上的时光的。放松和享受当下吧。”

塞尔奇翻了下白眼,回去玩他和其他孩子们临时发明的球类运动了。

赫达笑了笑,穿过房间,边走边点头聊天。人。或许有好有坏,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是她的人。她喜欢这些行程。不管这些人最终会经历什么样的人生,他们现在都前往环区,去实现各自的梦想。她是这个过程中的一部分,这让她感觉很好。

索议长的共和国并不完美——没有任何政府能做到完美——但这是一个给人们空间去梦想的体制。不,甚至更好。它鼓励梦想,大大小小的梦想。共和国有它的缺点,但总的来说,还不错。

赫达的巡视花了一个多小时——她穿过客舱,查看运送的过冷液体提班纳(tibanna),确保这种易爆物质被正确锁好(确实如此),检查引擎(一切正常),调查飞船环境再循环系统的维修状态(正在稳步进行),确保燃料储备不仅大于剩余航行所必须,而且绰绰有余(确实如此)。

“传承接力号”一切如她所愿。一个在荒野中维护得很好的小世界;一个阻隔虚空的温暖安全罩。她不敢保证这些殖民者一旦散居外环将遭遇什么,但她会确保他们能安全无虞地抵达那里。

赫达回到舰桥,鲍曼副官一看到她就几乎是跳着站了起来。

“船长抵达舰桥,”他说。其他船员纷纷坐直。

“谢谢,贾里,”赫达说。她的副官走到一边,回到自己的岗位。

赫达坐进指挥椅,自动检查仪表,扫描任何异常情况。

一切正常,她觉得。

哐。哐。哐。哐。

持续响亮的警报。舰桥灯光切换至紧急配置——一片红光。从前窗看,超空间漩涡不知怎么地有点怪。也许是因为紧急灯光,但漩涡……有点泛红。看起来……令人不适。

赫达感到心跳加速。她的意识不假思索地转入战斗模式。

“报告!”她大叫着,眼睛在自己的显示屏上扫视,希望找到警报来源。

“警报由导航计算机发出,船长,”年轻的奎尔米亚人(Quermian)导航员卡尔瓦尔学员(Cadet Kalwar)叫到。“超空间航道里有东西。正前方。很大。十秒后撞击。”

他的声音沉着冷静,赫达对此很骄傲。他或许没比塞尔奇大多少。

赫达知道这一情况是不可能的。沿途没有潜在障碍物的地方才会被选为超空间航道,它们的计算精度达到一米。而且舰载导航机器人会沿途作调整,探测并规避任何被忽略的颗粒。在数学上,沿已测绘航道发生光速碰撞是荒谬的。

她也知道尽管不可能,但这正在发生,十秒对“传承接力号”现在的航速来说就是一瞬间的事。

你不能信任超空间,她想。

赫达·卡塞特按下指挥控制台上的两个按钮。

“你们准备好,”她用镇定的嗓音说。“我要手动控制了。”

两根操纵杆从舰长椅的扶手里弹上来。赫达一手一根抓住它们。

她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操控。

“传承接力号”不是英康Z-24“嗡鸣虫”,甚至不是共和国的新型“长梁”飞船之一。它是一艘60岁的货船,寿命不亚于使用年限,载重已达极限,引擎被设计为缓慢地加减速,还对接着太空港与轨道装卸设施。它动起来就像一颗卫星。

“传承接力号”不是军舰。甚至一点都不像军舰。但赫达把它开得像军舰。

她凭借战斗机飞行员的眼睛和直觉看见了前方的障碍物——它正以惊人的速度靠近。不管这个东西是什么,它和飞船都会被撞成粉末,永远在超空间航道里漂浮。没时间规避它。飞船无法转向。没有空间,没有时间。

但现在是赫达·卡塞特船长掌舵。她不会辜负她的飞船。

以最轻微的动作扭动左操纵杆,再对右操纵杆加大旋转力度,“传承接力号”就偏转了。偏转幅度大于它的承受力,但不小于赫达对它的期望。这艘巨型货船与前方障碍物擦肩而过。赫达确信,那东西离船体近到几乎弄乱了她的头发,尽管他们之间隔了层层叠叠的金属与护盾。

但他们活下来了。没有撞击。飞船活下来了。

湍流。赫达接下来得对抗湍流,在颠簸与磕碰中摸索前进。她闭上眼睛,暂时不需要视觉来驾驶飞船。飞船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它的架构在抱怨。

“你能行的,老姐,”她大声说。“我们是一对脾气古怪的老太太。这没错。但我们的命还长着呢。我把你照顾得很好。你知道的。只要你别让我失望,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赫达没有辜负她的飞船。

她的飞船辜负了她。

超应力金属的吱嘎声变得越来越尖锐刺耳。飞船穿越太空时的震动带上了新的音色。这个音色赫达先前听到过许多次。它意味着一艘飞船所承受的压力已超越它的极限,不管是在交火中损坏太严重还是像现在这样,被要求完成一项难以实现的机动。

“传承接力号”在解体。它最多只能活几秒钟了。

赫达睁开眼睛。她松开操纵杆,在控制台上发出指令,启动在事故时能分隔各货舱的隔板护盾,但愿这或许能给一些乘客一线生机。她想到了塞尔奇和他的朋友,在公共区玩球,每个客舱出入口的安全门落下后,可能把他们困在了一个很快会变成真空的区域。她希望孩子们在警报响起时已回到家人身边。

她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

赫达与她的大副四目相对。大副盯着她,知道即将迎来什么。他敬了个礼。

“船长,”鲍曼副官说,“很荣幸——”

舰桥爆开了。

赫达·卡塞特牺牲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救下谁。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星球大战中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星球大战中文网 ( 沪ICP备09001291号 )

GMT+8, 2020-8-12 23:10 , Processed in 0.03250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